欢田喜地 第五章 裹小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听杨氏说要入城,荷花的心思就活泛出来,自回到这儿就还没看过外头是什么样,见她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招手,下定决心忽视那浑身熏人的香气和一脸的铅粉,松手了抓着杨氏衣襟的手,扑到杨氏怀里脆硬生生地叫了声:“大娘!”杨氏过门儿十下一年,只好了两个小子,因为心里很荷花心里还惦记着进城的事儿,不敢露出不乐意的样儿,勉强牵起嘴角冲李氏笑着说:“大娘,荷花也要进城。”。...

一听李氏说要进城,荷花的心思就活络起来,自来到这儿就还没看过外头是什么样,见她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手,决心忽略那浑身熏人的香气和满脸的铅粉,松开了抓着杨氏衣襟的手,扑到李氏怀里脆生生地叫了声:“大娘!”

李氏过门十来年,只得了两个小子,所以心里很是稀罕闺女,见到别家干净漂亮的小丫头,总是喜欢去抱抱亲亲,希望能借个运势,给自己也带个闺女来。近来发觉荷花越长越水灵,就很是喜欢亲近她,但是荷花对自己总是爱搭不理的,今儿见她突然这么热情,顿时乐得眉开眼笑,一把搂在怀里又是宝儿又是肉儿的乱叫,还在荷花白嫩嫩的小脸蛋儿上狠狠地亲了几口。

荷花心里还惦记着进城的事儿,不敢露出不乐意的样儿,勉强牵起嘴角冲李氏笑着说:“大娘,荷花也要进城。”

“好,明个儿进城也算荷花一个。”李氏又在荷花的脸上蹭了蹭,满口答应着,“明个儿大娘抱着你坐车,还不亲大娘一口?”

荷花闻言脸色一僵,但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也只好心一横,闭着眼睛,胡乱朝李氏的脸上吧唧了一口,以表示自己的感谢。

杨氏寻思了一会儿也说:“荷花娘刚捡了个小子,喜三儿和满月都得热闹,你爹前些天捡的蘑菇也都晒干能卖了,等下晚儿商议商议,看让谁跟去卖了蘑菇再把要用的东西都一气儿买回来,大冬天的隔着也坏不了,省得到跟前儿了再抓瞎。”

“呦,老二家又添人口了?”李氏略有些酸溜溜地说,“还是荷花娘命好,有儿有女的,让人瞧着就羡慕。”

刘氏在一边儿见没人理自己,也起身儿扑打着土,凑上前问:“大嫂,去城里也捎带着我呗?”

李氏瞥她一眼,“你又没东西要卖,又没钱买东西的,去干啥?”

“家里那么多活儿,得蒸馒头煮鸡蛋的,也是时候打大酱坯子了,不想着在家干活,就惦记着出去浪荡。”杨氏也不同意她去。

刘氏的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嘟囔着:“谁稀罕去似的!”甩手出去回自个儿屋里了。

杨氏从柜里翻出打粮食时候灌好的蜀黍枕头,准备拿去给孙子睡头,免得以后把头长歪了,又翻出几件儿不能穿的棉布衣裳,打量着能剪开做尿褯子。

荷花见李氏还抱着自己不撒手,就有点儿着急,但是又不好立刻就翻脸不让人抱,正苦着脸不知道怎么找个借口下地,正瞧见小姑梅子从屋里出来道:“大嫂要是进城,帮我把绣好的花样儿带去卖了,再帮我卖几个新鲜的花样儿回来。”

“小姑,小姑抱……”荷花赶紧往梅子的方向伸手,期待小姑能够解救自己脱离苦海。

梅子果然没有让荷花失望,上前抱过荷花说:“荷花咋还包着手呢?瞧着小花猫脸儿,走,小姑带你洗脸去。”

荷花扑在梅子的怀里,闻着她身上皂角的味道,可比李氏洒的香露好闻多了,听她说给自己洗脸,更是高兴得不行,心里觉得这小姑虽然平时泼辣些,可实在是个懂的人心思的好人。

晚上依照习惯,全家都去方氏屋里吃饭,为得是沾新生儿的喜气儿。因方氏在炕上躺着,所以只在屋里地下并排摆了两桌,一桌是老祝头领着几个儿子们,另一个大桌是杨氏带着女儿、媳妇还有家里几个小的。

杨氏趁机说起去城里买东西的事儿,要先敲定出到底谁去,又找补道:“亲家要买东西,荷花还要缠着她大娘去,咱家再去一个大人就是了,要不老二去吧,正好也看着荷花,再把小儿喜三儿和满月的东西买回来。”

祝永鑫本来只是埋头吃饭,听了这话抬头瞅瞅,见刘氏一脸想去的模样,刚想说要不让她去算了,没提防荷花忽然扑过来搂着自己脖子撒娇道:“荷花要跟爹一起去城里咯!”

见女儿过来撒娇,祝永鑫还没吐出口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但是又有些不放心地朝炕上看看,觉得自己若是去城里,也没个人照顾方氏。

杨氏见状开口把事儿敲定了道:“明个儿我过来照应着,你领着荷花跟你大嫂去城里,家里谁想买啥都掂量清楚了告诉老二,让他捎回来。”

刘氏冲着荷花爹的方向笑了大半晌,结果却没得到自个儿想要的结果,脸登时就沉了下来,把碗往桌上摔得咣当作响,没个好气儿地说:“吃饱了!”说着起身儿拉扯自家闺女芍药,“吃什么吃,胖得跟猪羔子似的,跟我家去。”

芍药只比荷花大一岁,平时家里难得吃顿好的,今晚有菜有肉有蛋的,正吃得油嘴马哈哪里肯走,咧开嘴就要哭,手里抓着的番薯饼子却也没停下往嘴里塞,哭得一抽气把自个儿呛得直翻白眼。

刘氏看见更觉得心里窝火,劈手就朝芍药后脑勺扇了一巴掌,这下可好,嘴里的番薯渣子喷了满桌,把荷花恶心地赶紧丢开筷子,直说自己也吃饱了。

杨氏护孩子,赶紧过来拦着斥道:“老三媳妇你这是干啥,孩子好端端的吃饭招你惹你了?”

“就是个吃货,看她这黑胖的德行我就来气,又懒又馋的以后可怎么嫁人?”刘氏想伸手从婆婆怀里把女儿扯回来,“今个儿回家我就给她把脚缠上,以后下晚儿不许吃饭,啥时候瘦下来啥时候再吃。”

“胡扯,缠什么小脚,咱们庄户人家不作兴那个!”杨氏顿时急了,“孩子才几岁,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咋个能不吃饭?”

老祝头只自顾自地喝酒,屋里闹腾设那么似乎都跟他没关系似的,他不吱声几个儿子便谁也不敢说活,屋里的气氛登时有点儿沉重。

荷花被吓得睁大了眼睛,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双手不自觉地就抓紧了身旁茉莉的衣襟儿,先前见家里的女人都是一双天足,倒让她压根儿就没担心过这事,难道这儿的人还时兴裹小脚不成?

晚饭吃得许多人心里都不痛快,梅子更是差点儿跟刘氏打起来,最后气得直接把芍药抱走,说不能可着刘氏祸害自个儿亲侄女。

刘氏连哭带嚎地又是一顿吵闹,最后老三黑着脸摔了筷子,她才算是稍微消停,但嘴里还是叽叽歪歪个不停,似乎有满肚子的不痛快。

荷花被裹小脚的事儿惊了一下,想等着听个明白,谁知道刘氏自说自话都能歪楼的,几句话下来就偏离了原始的话题,连去年冬天被谁害得摔了一跤的事儿都攀扯了出来,荷花越听越是困倦,就迷迷糊糊地靠在茉莉怀里睡着了。

等她夜里被说话声吵醒的时候,已经是睡在炕上的被窝里了,只听祝永鑫轻声道:“她娘,孩子三婶儿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过是看咱家捡了个儿子气迷心,所以觉得啥都不顺眼,啥都想敲打几句,别搭理她就得了,你想要买点儿啥,我明个儿去城里给你捎回来。”

“你兜里有几个钱,还给我捎东西?你也用不着帮人描补,都做了这么多年妯娌,我难道还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平日里吵架拌嘴的,我什么时候往心里去过?”方氏的声音也放得很轻,“我不过是心疼芍药那闺女,开春她就闹着要给孩子裹脚,被咱娘死活的给拦下了,然后忙着地里的活儿就也没在提起,如今这是农闲了,她倒是又想起来了,这回怕是没那么容易搁下了。”

“她还不就是看里正家的闺女,裹了个小脚结果嫁去城里享福去了,这才动得心思。”祝永鑫也叹了口气。

“她也不想想咱家是什么条件,芍药又是什么模样,而且她真当那起子有钱人家是多么享福的?”方氏不屑地说,然后又试探地问道,“如今咱家又添了一张嘴,我瞧着我的奶水也着实不多,免不得又要熬糊糊,到时候他三婶子又该说嘴了,他爹,你看咱是不是分出去单过算了,吃好吃孬、挣多挣少的都是咱自家的,咱俩多干点儿,难道还养不活几个孩子?”

荷花从方氏的话里分析出,原来村里人大多都是不裹小脚的,而且自己爹娘也不赞成裹小脚,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小心思,一时间没有睡意,躺着不动听爹娘说话。这会儿听得方氏说要分家,恨不得立刻开口赞同附和,即便日子过得苦点,也比天天听三婶子刮刺强多了。

“如今老三家没起来房,老四还没说亲事,梅子今年也十三了,大哥都没开口,你让我咋说?”祝永鑫倒是没恼,只是闷声闷气地说,“而且爹一直就说,我们老家那边,多大的家业都要一起过,没有分家的规矩。”

方氏在心里叹了口气,明知道会是这的结果,但总还是忍不住想问,又想起当初嫁过来之前荷花姥娘说,知道孝顺的人以后也知道疼人,虽说男人对自个儿和孩子都没得说,可在这分家的事儿上却是从来不松口的。

“行了,睡吧!”祝永鑫翻了个身。

方氏也轻嗯了一声,荷花听见爹娘的声音都闷闷地,就用力翻身扑过去,正好搂住祝永鑫的胳膊哼唧道:“爹,明个儿进城给娘买糕儿吃。”

夫妻二人听了孩子这话又都笑了,刚才的丁点儿不愉快也烟消云散,方氏嘱咐给荷花盖好被子,刚落雪正是冷的时候,可别冻着。不多时,荷花就在祝永鑫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下又睡熟了。

第二日她老早地就醒了等着去城里,闹得茉莉也不得不起来,帮她穿好衣服,又兑了温水给她洗脸,嘴里不住地嘟囔:“不就是要去城里,瞧把你稀罕的,大早晨的闹得别人也睡不安生。”

荷花可不管这个,她对今日进城的事儿很是期待,除了能多了解点儿这时候的风土人情,主要还是因为在家实在无聊,好容易有个热闹可看,顺便她也存了出去瞧瞧情况,看能不能鼓动祝永鑫去学个手艺的心思,这样以后有个进项不说,也省得他被村里人叫去耍牌。

如今方氏坐月子不能起身,大哥博荣就早起架火,先把昨个儿的剩饭添水冒粥,又热了番薯饼子,端上来咸菜大酱,虽然都没什么好东西,但是一家人围坐着,说说笑笑就把早饭吃了。

饭后茉莉收拾碗筷去锅里刷洗,博荣穿戴好准备要去学里念书,祝永鑫给自个儿和荷花都穿好厚实的衣裳,想了想又给荷花拎了件儿方氏的旧棉衣,说万一回来路上冷好盖着。

少不得又嘱咐茉莉和博宁在家老实看家,帮着奶奶照顾方氏,别只顾着贪玩,这才抱着荷花往前院去。

荷花虽然精神上很是兴奋,但毕竟五岁的孩子还是比较贪睡,昨晚没睡好早晨又起的太早,吃饱了早饭趴在祝永鑫的怀里,就开始昏昏欲睡,小脑袋一点一点,扯着帽子上的毛球也跟着一跳一跳,把祝永鑫逗得直笑,但还是给她好生掖掖衣领,免得被风拍了。

正半睡半醒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杀猪似的哭嚎,把荷花吓得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四处扫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祝永鑫抬手摸摸女儿的头,念叨着:“摸摸毛,吓不着。”快步进院去问,“娘,这是干啥?”

杨氏正在东厢门口急得直跳脚,但是门窗都闩着她也无计可施,见儿子来问就抹着眼泪道:“还不是芍药娘,挨千刀的非要给丫头裹脚,你说咱们乡下女人,都得下地干活、操持家务,弄得一双小脚可怎么干活?”

“我自个儿是下地干活的命,我闺女就也得是干活的命?还不兴以后做个少奶奶?”刘氏说罢又骂芍药道,“赔钱货,嚎什么嚎,等你以后嫁进城里有人伺候,就知道娘是为你好了!”

“老三人呢?就由得她胡闹?”祝永鑫听了这话也很是来气,但是毕竟是弟弟屋里的事儿,他一个做二哥的也不好开口说三道四。

“老三和老四不知道干啥去了,我早起就没见人,你爹出去寻人耍牌去了,梅子说去她姐家看花样子吃完饭也出门了,我刷个碗的功夫,就让芍药娘得了空子,你说可咋整?”杨氏急得团团直转,孙女一声哑似一声的哭嚎直戳着她心窝子生疼,捂着胸口气得脸色发白。

荷花也被屋里的哭喊吓得不轻,虽然她听说过裹脚很是残忍,可头一次这么真切地感受到,直听得脸色发白、满头的冷汗。

这会儿李氏的娘家弟弟来催着说要走,杨氏推着祝永鑫出门道:“赶紧去,搭亲家的车怎么好让人家等着,蘑菇都在门口的背筐里,钱都揣好,要买的东西别忘了,我这就去你家屋里,跟她惹生不起这个气,等老三回家来再说。”

***=======》《=====***分割线***=====》《=======***

新书冲榜,眼巴巴地看着亲们,要给票子啊~下月PK,也要丢粉红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