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田喜地 第四章 踩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祝永鑫在门口搓着手听动静,心急火燎的还好当着孩子的面儿整体表现出,又敢吸烟,只好搭拉着脑袋闷着头蹲着。荷花坐在小板凳上,一时间止忍不住眼泪,抽抽搭搭地哭着,博宁蹲在她身前,每见她滚下一个泪珠就伸出手给她擦一下。意外发现她就还哭得有个响动,再后来索性荷花坐在小板凳上,一时间止不住眼泪,抽抽噎噎地哭着,博宁蹲在她身前,每见她滚落一个泪珠就伸手给她擦一下。发现她开始还哭得有个响动,后来干脆都哭不出声儿了,吓得使劲儿拍她的后背道:“荷花你发出点动静儿啊,你别吓唬我啊?”。...

祝永鑫在门口搓着手听动静,心急火燎的还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儿表现出来,又不敢抽烟,只得耷拉着脑袋闷头蹲着。

荷花坐在小板凳上,一时间止不住眼泪,抽抽噎噎地哭着,博宁蹲在她身前,每见她滚落一个泪珠就伸手给她擦一下。发现她开始还哭得有个响动,后来干脆都哭不出声儿了,吓得使劲儿拍她的后背道:“荷花你发出点动静儿啊,你别吓唬我啊?”

博荣沉着脸站在屋门口,见荷花这般模样,过来伸手抱起妹妹。

荷花就干脆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呜呜咽咽地哭着。

又足足等了两袋烟的功夫,茉莉也扁起嘴一副要哭的模样,屋里终于传出婴儿响亮的哭声,随即就是林氏大嗓门的道喜声:“恭喜恭喜,这回捡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外头等着的人全都喜形于色,博宁先嚷嚷道:“荷花快别哭了,娘给咱生弟弟了。”说罢直接推开屋门,猴儿似的从祝永鑫的胳膊地下钻进屋去,他一直盼着过过做哥哥的瘾,听说捡了个弟弟比谁都乐,扒在炕沿上瞅着杨氏怀里的婴儿,只见他皱巴巴红通通的,小眼睛闭得紧紧,张着一张小嘴儿哇哇地哭。

“丑死了。”博宁有些失望地撇撇嘴,他还以为会是个白胖的弟弟,谁知竟是这副模样。

二奶奶手脚俐落地给剪断脐带,预留一小段儿用细红绳扎好,再仔细折叠盘结起来,用干净的软棉布包好道::“傻小子,刚下生的孩儿都这样,过几日就长得好看了。”

杨氏接过来轻拍着小孙子的后背,让他哇哇地哭出来,然后用早就准备好的小被儿包成蜡烛卷儿,朝地下招呼道:“博荣,赶紧地去请举人老爷家的棠哥儿来踩生。”

荷花也凑上前,伸手想要戳弟弟的腮帮子,没留神被他张嘴含住了手指头,被婴儿软软的小嘴吸吮着,让人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

博宁见荷花似乎很是喜欢小弟弟,自己又围过去,抓着婴儿的小手摇晃着说:“弟弟你赶紧长大,长大了哥带你去灌田耗子、抓蚂蚱子……”

“瞧你那点儿出息,去村北郎中家抓点儿苏木回来煮鸡蛋,别跟家里添乱。”茉莉上来一把打掉他的手,就手给他戴好帽子又缠严实了围脖,“外头天冷,别又把鞋灌包了,到时候看冻出病来。”

博宁被捂得就剩两只眼睛,隔着围脖闷声闷气地对弟弟说:“哥等会儿回来再瞧你。”

方氏身下还没干净,正在等胎衣下来,但看着小儿子伸手踢腿的样子很是有劲儿,心里也放下块大石头。

二奶奶守着见胎衣下来,搁在清水里略洗洗,装进杨氏早就备好的陶罐中,丢进去一枚古钱,然后在罐口覆上青布,拿麻绳缠好搁在一旁。

杨氏笑着说:“他二奶奶,你受累给好生埋起来,等洗三儿的时候一起给你包钱儿!”

“大嫂子,看你说的,咱两家谁跟谁啊!”二奶奶的眼睛在屋里转了一圈儿,也没瞧见什么值得顺手牵羊的东西,就也只得死了心思,抱着那陶罐下了炕,准备出去找个好地儿埋上。

杨氏对林氏连声道谢,还指使儿子给送出去,这才眉开眼笑地抱着胖孙子对方氏道:“这可是个有劲儿的,你听这哭得多响亮,比博荣刚下生的时候还壮实呢!把心踏实地搁肚里,都说事不过三,两个坎儿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就顺当了。等会儿回去让你爹给祖宗上香通禀一声,让老二去拿点儿榛蘑抓只小母鸡儿给你炖上,多喝汤水好生下奶,别饿着我的大胖孙子。”

祝永鑫送走了二奶奶,上炕把方氏挪开,收拾了脏的草席和草灰,重新铺上干净的才把她抱上去躺着。

荷花眼见着娘和弟弟都没事儿,黑亮的眼珠子一转,脸上还挂着泪珠,就爬上炕拱到方氏怀里,哭着道:“娘,你吓死荷花了,呜呜……都怪三婶子,你还给她盛酸菜吃,她好端端干啥推你,呜呜……”

方氏见女儿哭的眼睛红肿红肿的,也心疼得不行,又想起自己刚才也算是打鬼门关转了一圈儿回来的,这会儿也不怪荷花指摘长辈,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自己也抹着眼泪道:“老天爷发慈悲,不忍心让娘丢下你们几个娃儿……”

杨氏素来是个遇到小事和稀泥,遇到大事却比谁都较真儿的人,之前听了荷花的话心里就存了个疙瘩,但那会儿给媳妇接生要紧就没细问,这会儿又见孙女哭诉,便问道:“月子里别哭,看哭坏了眼睛,老三家的又作啥了?”

“娘,没啥大事,我哥今儿来给送了棵酸菜和一小条肥肉,我靠了大油给孩子们炖了酸菜,这不还没等着吃完饭把大油给娘拿去,就被弟妹给瞧见了,说我吃独食儿,我俩争执了几句,她伸手一推我没站稳,就把肚子磕在了缸沿儿上。”方氏搂着还在抽噎的女儿,把整件事说得轻描淡写的。

杨氏自然是知道自个儿这几个媳妇的秉性,方氏素来不是个喜欢说三道四的,这回若不是孩子说出来,她怕是还要瞒着自己呢,想到这儿她就皱着眉头说:“回回入冬老三媳妇就得闹事儿,不折腾一次就闲得她难受。”

“娘,这事儿也不能都怪弟妹,若是我提早叫孩子把东西送过去就没事了。”方氏觉得自个儿本来就是藏了私心,也不好再苛责别人。

说话间博荣已经请了齐锦棠到家里来,屋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换上了笑脸,把自家的事儿都藏了起来。

农村的风俗,孩子刚一落生,哪个外姓人头一个儿进屋,以后孩子的脾气秉性就会随着谁。齐锦棠是举人老爷家的公子,人长得清俊又懂事守礼,所以乡里乡亲的都愿意去叫他去家里踩生。

齐锦棠许是做惯了这样的事儿,进门就先道喜:“恭喜又添新丁。”见荷花趴在炕上,黑亮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又笑着说,“恭喜荷花妹妹又添了弟弟。”

荷花抿着嘴眨眨眼睛,看着站在地下的齐锦棠,不同于乡下孩子的黝黑皮实,反倒是很符合她心里对古代读书人的揣测,纤秀却并不柔弱,白皙中透着浅粉的皮肤,狭长的一双眼睛中闪着粼粼的波光、漾着温和的笑意,双唇弯成好看的弧度,正冲着自己微笑。

虽然荷花心里明白踩生这不过是个俗令,是不可能谁踩的就像谁,但还是忍不住地想,小弟若是能生成他这样好看似乎也当真不错。

把齐锦棠送走之后,祝永鑫去厨下熬粥,杨氏伸手把荷花从她娘怀里拉出来,伸手掖掖被角道:“你就安生地做月子吧,万事有我呢!”然后给荷花穿上外衣,扣上帽子,抱着她往外走,“跟奶奶家去,莫在这儿吵你娘。”

田里的庄稼早就收割好了,在寒风中裸露着大片大片的黑色,地面儿的温度还留不住雪,就只见着片片的雪花飘落在黑色的田野上,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路两旁的树早就落光了叶子,灰扑扑地伫立着,杨氏抱着荷花,嘴里用那乡间小调的旋律自己瞎哼哼道:“今年大雪下得早,明年就有好收成,卖了大豆和蜀黍,给你四叔讨媳妇。”

荷花就也随着她的哼哼摇着小手,笑得眉眼弯弯的看似很开心,她心知家里虽然是老祝头当家,但是几个孩子都是很孝顺杨氏,而且杨氏本来也是个好脾气的人,所以也乐得讨她高兴。

杨氏抱着荷花刚一进院门,就听到刘氏的大嗓门正在屋里白话:“你们是没瞧见,她家自己躲起来靠大油吃酸菜,咱们还都一家家的熬着等杀年猪,她家原本就是干活的少吃饭的多,老大念书还要家里贴补,你说怎么就还有那个脸自己开小灶……”

杨氏抬手拉开屋门,甩开棉门帘子,拎起门口的笤帚疙瘩,往自个儿身上一阵扑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直都扫到刘氏的面前,连雪带土把她呛得直往后躲。

荷花一眼就瞧见灶台上搁着的罐子,上前踮脚往里一看,不由得偷偷笑了,果然跟她想得不差,刘氏从自家走的时候大油还没完全凝固,被她抱着就跑很多油都挂在罐壁上,这会儿搁在灶上都凝成白色的固体状,四周还挂着一圈高出油面的白油花。所以她伸手指着刘氏道:“三婶子偷了大油,奶,你瞧这罐子,油花印比那油面儿高了一大截呢!”

刘氏听到这句话,“嗷”地一声就跳了起来,若不是杨氏在中间站着,她怕是要直接冲上来抓住荷花,这会儿见自己伸不过去手,就跺着脚地骂道:“你个小蹄子,这才几岁就开始胡诌八扯地编瞎话,我可告诉你,扯谎的孩子以后得下地狱,让小鬼儿们拔舌头、滚油锅的!”

荷花放下油罐子,往杨氏怀里一扑,张嘴就哭,虽说是干打雷不下雨,但听起来还是挺像回事儿的。

杨氏两手护着荷花,也抻头朝罐子一瞅,她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缘故,见油的印子果然比油面高出些许,就沉下脸说:“老三家的,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当真没拿大油,也用不着这么吓唬孩子啊!”

刘氏听婆婆话里的意思,竟像是已经认定自己拿了大油,顿时就不依不饶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道:“可真是没处说理了,这家里老的小的一起欺负人啊……”

老祝头背着手从里屋出来,冷眼朝屋里几个人瞥去,使劲儿咳嗽一声说:“嚎什么嚎,我跟你娘还没死呢,要嚎回你屋嚎去,眼皮子浅的东西。”

刘氏跟男人在偏厢住着,吃喝都跟老两口在一起,就算是有心想偷也没法儿开小灶。她见谁都认定是她偷了大油似的,哪里甘心吃这个哑巴亏,气得一骨碌爬起身,扯着杨氏就往外走道:“娘,你跟我屋里看看,看我屋里要是有大油,让我天打五雷轰,立马下来个惊雷劈碎了我……”

“你能不能给我安生点儿?”杨氏气得一把推开她,“家里虽然不宽绰,但我也不差你吃那几口油,正经事一大堆,你别跟我这儿扯犊子。”

然后回头对就着灶火点烟的老祝头道:“他爹,老二家的刚捡了个大胖小子,得给亲家报喜,这刚收了庄稼家里还算有点儿盈余,亲家可是没少帮衬咱们,你说给拿多少合适?”

“都是你们娘们家的事儿,问我作甚。”老祝头听说添了孙子也还是一副跟自己无关的模样,蹲在灶火前吧嗒吧嗒抽烟。

杨氏自个儿在心里合计了一下,上回催生的时候,方氏的娘家除了按习俗给拿了十九个鸡蛋,还另外送了一块花布、两坛酒还有二斤细白面,算得上很是丰厚,自个儿家这回去报喜,除了红鸡蛋外,干脆给割一条肉,抓两只自家养的鸡,再拿二斤自家老头子自个儿种的烟叶子得了。亲家公不好酒只好抽一口,去年就对自家的烟叶子直说好。在心里议定了这些事儿,她就朝外头喊道:“老四,去村口张屠夫家说一声,让他给留条上好的边肋,咱们后天去荷花姥娘家报喜用。”

老四祝永峰一听也不耽搁,穿上厚实的衣裳,找杨氏拿了把铜钱就往外走。

在门口迎面撞上老大媳妇李氏,祝永峰胡乱叫了声大嫂撒腿就跑,李氏进门拿腔作调地说:“呦,老四这是做啥去,急得都火烧屁股了,该不是去跟谁家相媳妇儿吧?”说完还自以为好笑地捂嘴咯咯笑了几声。

杨氏一听这话就有些不乐意,老四今年都已经十七,论理早就该说亲事了,可是这几年家里接连给老大、老二都起了土坯房,本来说先起一趟给老四说亲,等以后日子宽绰了再给老三家起,可老三媳妇又要上吊又想跳河,说凭啥就自己家没房,还得跟公婆住一起,却先给老四盖房。结果把个杨氏气得头疼胃疼,狠狠地闹了一场大病,原本打算盖房的钱都瞧病抓药了,这会儿别说是盖房,连个置办个像样的彩礼都拿不出钱来。老大媳妇又偏偏总喜欢提这件事,怎么能不让杨氏怄火,脸也顿时耷拉下来,把油罐子小心地举到碗架顶上放好,不咸不淡地问:“大冷天不好生在家呆着出来瞎溜达啥!”

“娘,这不是我家里小弟要定亲,我娘家爹说明个儿套车要进城去采买东西,让我过来问问咱家有没有人跟着去,或者用不用捎带着买啥。”李氏平时最爱捯饬,只要出门就都擦着胭脂抹着粉,所以离老远看见个大白脸,就一准儿是她。这会儿笑得满脸掉粉沫,还以为自己挺美的,冲荷花招手道:“荷花想不想进城去耍?”

***=======》《=====***分割线***=====》《=======***

新书冲榜,亲们多多投票,小无会努力更新的~一号开始新书PK打榜,亲们如果有粉红希望能留给小无,到时候看分数加更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