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又醋了 05“忠心”婢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姐,您想吃点什么吗?”一穿着粉色衣裙,头上梳着两个髻丫环站在床边再次询问道。偲茶瞧过去的,这丫环可不是原本将自己摇昏过去的的人,这丫环名为云香。云香乃偲茶的帖身婢女,始终侍候在偲茶身侧,前身被家人保护好的滴水不漏,故此始终会觉得云香很是忠心,对偲茶瞧过去,这丫鬟可不就是原先将自己摇昏过去的人,这丫鬟名为云香。云香乃是偲茶的贴身婢女,一直伺候在偲茶身侧,前身被家人保护的滴水不漏,故而一直觉得云香很是忠心,对云香更是如同姐妹般。。...

“小姐,您想吃点什么吗?”一穿着粉色衣裙,头上梳着两个髻丫鬟站在床边询问道。

偲茶瞧过去,这丫鬟可不就是原先将自己摇昏过去的人,这丫鬟名为云香。云香乃是偲茶的贴身婢女,一直伺候在偲茶身侧,前身被家人保护的滴水不漏,故而一直觉得云香很是忠心,对云香更是如同姐妹般。

可在偲茶瞧来,这个云香可不尽然是忠心,若是真的忠心耿耿,怎会明知主子身子不适,却还如此使劲的摇晃主子,恨不得要了主子的命。

“没有胃口!”偲茶冷淡的说道,虽然心里对着云香有所怀疑,但来日方长自己刚刚新生,不必急于一时。

云香瞧着小姐这冷淡的神色,心里觉得有几分不妥,毕竟平日里小姐对自己可是很好的。不过云香想到小姐如今身子不适,又觉得没有问题。

此时,一丫鬟粗声粗气的开口“小姐,老夫人那里派周嬷嬷前来,问小姐您身子好些了没?”

听闻此言,偲茶连忙开口“快请周嬷嬷进来!”

“小姐啊,您身子如何了?老夫人她可是担心的不行,让老奴过来瞧瞧!”一穿着青衣,头发上擦着头油一身工整的嬷嬷走了进来,直接就来到床边细细瞧着偲茶的神色,瞧着偲茶并无不妥,才拍着胸口一副庆幸的模样。

周嬷嬷乃是曾经老夫人的陪嫁丫鬟,一直都伺候在老夫人身侧,在这偲府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嬷嬷了,就是父亲瞧着也会礼让三分。周嬷嬷对偲茶很是喜爱,平日里去祖母那里周嬷嬷也是忙里忙外的伺候。

“让祖母和嬷嬷担心了,我没事,过会我就去给祖母请安!”偲茶说着,就准备下床穿衣。

周嬷嬷一把按住偲茶“我的小姐唉,您身子金贵还是养着,老夫人那里您放心老奴定会转告的,您好好养着身子,不差于这一时!”

周嬷嬷并未在这呆久,顾忌着偲茶还要休息,周嬷嬷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小姐,听闻您昏迷的这些日子,婉姨娘可惦记着小姐呢,日日都来看望小姐,奴婢瞧着,婉姨娘对小姐您比对二小姐还好上千万分,小姐如今您醒来了可该好好感谢婉姨娘呢!”云香凑近偲茶身边,笑意中带着讨好之色,一双手轻轻的为偲茶按摩着腿脚。

偲茶瞧着云香跪在床边,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心里却冷笑,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

“云香,你跟着本小姐已经有好几年了吧!”偲茶突然询问。

云香不解,却还是舔着脸笑着“是的,奴婢从七岁就一直跟在小姐身边,如今已经整整八年了!”

“八年了啊,既然你入府已经八年,怎的还蠢笨如此?莫不是脑子里都塞满了稻草!”偲茶说着,一脚踹开云香,哪怕她年幼却身子弱并没有什么力气,可云香还是给自己给踹的倒在地上,一脸不可置信的瞧着偲茶。

“小姐,奴婢这是做错了什么?您要如此对待奴婢!若是您不悦,您打骂奴婢都可,可您为何要如何说奴婢呢!”云香说着就嘤嘤哭泣,她捂着眼睛却竖着一双耳朵。云香自小跟在小姐身边,还从未被小姐如此落了面子,心里很是愤恨。

偲茶拨弄着自己的素手,一双桃花眸抬起“奥?身为本小姐的婢女,却怂恿本小姐去讨好一个妾室!要知道婉姨娘她再得宠也不过是个妾,本小姐可是堂堂正正的小姐,你让我去感谢一个妾!云香啊,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纪国嫡庶分明,不说那朝臣贵人之家,就是商贾普通百姓家庭也是嫡庶分明,妾更是可以互通买卖的存在。云香哪怕再怎么笨,也不该在自己面前去让自己感谢婉姨娘,更何况,一个有着自己孩子的姨娘,真的会对原配所出的子女真心宠爱吗?偲茶回忆了下,似乎不尽然。

云香被突然转变的偲茶给吓的一愣,也不敢在那里故意装哭了,她记得小姐一直和婉姨娘关系很好,怎么今日如此反常。

“奴婢...奴婢...奴婢错了,今后定不会再犯了!”哪怕心里还有很多疑问,甚至想要反驳,可瞧着今日明显有些与众不同的小姐,云香却低头认错。不知为何,曾经小姐娇纵天真,可今日小姐还是那副样子,可坐在那里一双桃花眸瞧着自己,竟然让自己不敢多言。

懒散的声音带着几分深意“但愿如此!”偲茶摆摆手让云香出去,这云香是真是假今后必定会见分晓,若是今日自己敲打一番她肯回头老实本分的伺候着,今后不会亏待她。可若是她今后生了别样的心思,就休怪自己无情了。

如此想着,偲茶硬生生的扳断自己的一方指甲,曾经的自己与人为善,善良的对何人都抱着一份宽容。可如今,自己用生命验证自己的愚蠢,今后自己定不会再活的那般窝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