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又醋了 01前尘往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武安候府乃而如今蒸蒸日上纪国的权贵人家,挑高的门厅、气派非凡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更显雍容华贵。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如玉精致优雅,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而来,那些的美丽的花草正去努力的向下茁壮生长。曲曲折折的游廊上上,时不时有三五婢女低下头而行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武安候府乃是如今蒸蒸日上纪国的权贵人家,挑高的门厅、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可在这一派繁华的背后,午安候府的后院却有一处冷清可怕,那就是武安候府最后面也是最远的角落处那灰败的院落,从远处瞧去死寂一片,就是婢女们也绕道而行。

“唉,听说了吗?那位,似乎身子越发的不好了!怕是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有婢女端着要呈上去的衣物,小心翼翼的低头朝着身边的同伴唠叨。

另外一位身穿灰色衣裙的婢女连忙左右四下瞧了瞧,然后才叹息了下“也真是可怜,好生生的世子夫人,如今竟然落到这个地步!”

“我瞧啊,还不如我们这些婢女呢!”

“好了好了,这都不是我们该碎嘴的,若是让人听见少不了要罚我们一顿板子,快走吧!”说着,两位婢女就立刻低着头离开。

“咳咳...咳咳...”从那破败的院落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那咳嗽声似乎要将肺都给咳出来般,听着就让人忍不住皱眉难受。只见一破败的房间内,一张单薄的床上躺着一女子,这女子穿着单薄和如今这寒冷的天气格格不入,整个人瘦的似乎只有那么一把。

穆茶用帕子不停的捂着唇,可是却越咳越难受,到最后穆茶不得不躺在床上躬着身子如同一只虾子般不停的咳着。

“小姐...”一道极为担忧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穿着补丁单薄衣衫的婢女跑了进来,连忙将手中的碗给放下,轻轻的扶着穆茶拍着穆茶的脊背,忍不住落下泪来“小侯爷他怎的如此狠心,如今小姐已经病成这样,小侯爷竟然连个大夫都不肯找!”

咳了许久,穆茶觉得嗓子里还是难受,却生生止住咳意,她从那床已经发霉的被子中抬起头来,只见那是一张鹅蛋脸,远山眉,含烟目,清丽的宛若一朵雨后的百合花,透着浓浓的书卷气,举手投足间,秀致典雅。虽面容不算倾国倾城,却也秀丽端庄。

“罢了,他怕是恨不得我早些死,腾出位置来,又怎会给我找大夫?”女子凄然一笑,忍着胸口的咳意,目光歉疚的看着跪在床边眼泪汪汪的婢女来“倒是连累你了,知夏!”

知夏生的一张圆乎乎的脸颊,一双眼睛更是闪动着几分可爱,可此时却是哭的鼻头发红“小姐说什么呢,知夏自小伺候小姐身边,是小姐对知夏如同姐妹般,能够跟在小姐身边,是知夏的福气!”

“何必呢?”穆茶叹息一声,其实当初自己就让知夏离开,她离开或许也没有什么好日子,但也好过陪在自己身边每日里吃不饱穿不暖的好。最近自己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穆茶不觉得有什么牵挂,要说最牵挂的就是身边这个陪伴自己长大,如今还不离不弃的婢女了。

“小姐,我再去求求小侯爷,小姐您的身子不能再拖了!”知夏说着,起身就准备朝外跑去。

“知夏!”穆茶想要开口叫住知夏,可刚刚开口就忍不住咳嗽起来。也就是在此时,只听到一阵脚步声缓慢而来,穆茶用帕子捂着唇,抬起头来却瞧见一女子撑伞而来。

原来,外面已经开始飘落雪花,穆茶的眼眸带着几分模糊,觉得那雪花竟然是片片灰色。

“长姐?”来人入了房间,有些嫌弃的朝着破落的房间四处瞧了瞧,然后由着她身边的婢女收了带着雪花的油纸伞。

房间的门大开,原本就穿的单薄的穆茶更是冷的唇色发青,她抬眸瞧着慢慢走近的女子,视线似乎才恢复过来。

只见来人今日穿着一身水蓝色衣裙,衬的她越发娇俏,她的肩头上披着一身雪白大氅,毛茸茸的瞧着就极为暖和。她乌黑的秀发用一根金簪固定垂于身后,那眉目就似画中的走出来的,水眸盈盈,娇嫩的唇瓣如樱桃,艳红而饱满,怪不得能够让小侯爷如此痴迷。

“穆二小姐这声长姐,我可不敢当!”穆茶嘲讽一笑,苍白带着青色的唇想要勾起却实在笑不出。

穆浅纤细的手绞着帕子,笑意带着天真“怎么会不敢当呢,你可是我的长姐,我们乃是嫡亲的姐妹,若不是长姐还在生浅浅的气?可是当初是长姐你横刀夺爱的,若不是长姐,如今我和小侯爷早就是一对神仙眷侣了!”

“穆浅!”穆茶气的呵斥了声,可呵斥过后却又止不住咳嗽。那穆浅瞧着穆茶咳嗽不停,连忙用帕子遮挡自己的脸颊,整个人也都退后几步,生怕自己被传染到疾病。

“别人言我横刀夺爱,可是到底如何你心里清楚!当初是你说自己不想嫁,是你一次次的哀求于我,若不是如此,我怎会嫁人候府!沦落到如此的地步,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颠倒黑白?你的良心喂了狗吗!”穆茶气的脸色都带着红晕,这抹红晕却是一种病态的红色,瞧着格外的吓人。

穆浅手中的帕子一甩,娇俏的面容突然变得锐利“呵!若不是你爱慕小侯爷,若不是你贪慕这武安候府的权势,你怎么会嫁!说的好听,其实你不过是为了自己,如今却将事情归罪在我身上,长姐可真是可笑!”

“你!”穆茶被穆浅的一番话给挤兑的哑口无言,她本就不擅长争论,从小到大更是对这个妹妹处处相让,可她的退让却让这个妹妹一次接着一次的得寸进尺,直到如今将自己逼成这等模样。

穆浅趾高气扬的笑着“怎么?我说错了吗?其实你怨不得旁人,要怨就怨你自己傻,自己爱上不该爱的人,若不是你自己,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穆茶瞧着这个向来在自己面前乖巧的妹妹,突然张口癫狂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竟然笑出眼泪来。

“是啊,我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是我多费好心要保护你,是我自作多情去爱上小侯爷!如今,不过是报应罢了!”穆茶整个人似乎都变得灰败,精神也在瞬间消退,似乎生无可恋的模样。

穆茶瞧着站在那里的穆浅,想起很多很多事情,她本是穆府嫡出大小姐,父亲乃是翰林院学士,也算是风光无限,被娇宠着长大。二妹比自己小,两人同出一母,父亲母亲都告诉自己要保护这个妹妹,穆茶也是这样做的。平日里,妹妹看上自己的什么,穆茶都会拱手相让,妹妹闯祸了,自己总是会出头为她挡灾。

后来,武安候府的小侯爷和穆浅乃是从小就定是的亲事,武安候府前来提亲,这本该是喜事一桩。可是穆浅却找到自己哭哭啼啼,说自己不爱小侯爷,说自己若是要嫁,宁肯一根绳子吊死算了。穆浅还说,长姐,你不是喜欢小侯爷吗,你替我嫁好不好?

穆茶想起当时的自己,是惊恐万分的,她爱慕小侯爷是真。武安候府的小侯爷生的玉树临风,行为处事更是温润有礼,这样的男子自然是女子心目中夫婿的人选,穆茶也不例外。可,穆茶也只是单纯的倾慕,她知小侯爷乃是二妹的夫婿,从未有过其他的心思。

一开始穆茶也是拒绝的,她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距离二妹出嫁的日子还有很长的时间,二妹日日前来祈求自己,开导自己,甚至做出以死相逼的事情来。

穆茶见不得二妹伤害自己,更何况她心里本就有着几分小侯爷,一来二去,就答应二妹在成亲当日替嫁。

意料之中,当夜小侯爷掀开盖头发现新娘子竟然换了人,当场变了脸色。可武安候府和穆府都是有头有脸的府邸,这嫁错女儿的事情简直丢人现眼,故而两府商议后就将此事给压下来,对外宣称武安候府迎娶的本来就是穆府的大小姐。

可,哪怕穆茶嫁入武安候府,成为小侯爷的世子妃,但在小侯爷心里自己却是个蛇蝎女子,日日对自己没有好颜色。哪怕穆茶对上恭敬有加,对下将府邸给打理的井井有条,对小侯爷更是嘘寒问暖,可惜,众人从未怜惜过自己。

穆茶以为,水滴穿石,只要自己勤勤恳恳,终有一日小侯爷就可以瞧见自己的好,他们定能冰释前嫌,做一对恩爱的夫妻。甚至,小侯爷已经愿意留在自己的院落用膳,也愿意和自己说几句话,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那日...自己和小侯爷回娘家,父亲母亲因为替嫁的事情埋怨自己,一直都不肯原谅自己,她跪在房间里如同每次回来都恳求父母原谅,可终究自己还是被赶出房间。

当她四处寻找小侯爷的时候,却在花园内找到小侯爷,还有被小侯爷拥入怀中的穆浅。

穆茶事到如今还记得,当初的自己是何等的愤怒,她上前去推开两人,却遭到小侯爷狠狠的推搡,自己狼狈的摔在地上,却见小侯爷怒目而视“你个贱妇,竟然如此欺负浅浅,还夺她的姻缘,是你拆散了我们!”

而她的那位二位,泪眼朦胧的瞧着自己,情真意切“长姐,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成亲当日你迷昏了自己,我知你喜欢小侯爷,可我...我和小侯爷从小定亲,我的心里亦是小侯爷啊,我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当时的穆茶想要解释想要去质问穆浅,可惜无人相信自己,自己被唾弃,在众人的眼里自己成为那个抢夺嫡妹夫婿的恶毒女子。

也就是从那日开始,自己原本就辛苦的日子雪上加霜,小侯爷嚷着要休了自己,哪怕被武安候给制止了,可自己却被关在这武安候府最为冷清的院落内,日日过着比下人还不如的日子。

距离自己被关在这院落里,已经整整过去半年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