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第3章 是个能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们俩昨天的活计但是割猪草,一人一把镰刀,上工前还回去。”一板一正的说话的方式,易柔静回过头看去,抬头一看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的姑娘,圆乎乎的脸盘儿,脸上的五官也都圆乎乎的,瞧着蛮有福气,身上穿着一套蓝色工装服,纽扣扣得一丝不苟,瞧着二十左右年纪,可面一板一正的说话方式,易柔静回过头看去,只见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的姑娘,圆圆的脸盘儿,脸上的五官也都圆圆的,瞧着蛮有福气,身上穿着一套蓝色工装服,纽扣扣得一丝不苟,瞧着二十左右年纪,可面上的神情跟三四十岁似的。。...

“你们俩今天的活计还是割猪草,一人一把镰刀,下工前还回来。”

一板一正的说话方式,易柔静回过头看去,只见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的姑娘,圆圆的脸盘儿,脸上的五官也都圆圆的,瞧着蛮有福气,身上穿着一套蓝色工装服,纽扣扣得一丝不苟,瞧着二十左右年纪,可面上的神情跟三四十岁似的。

“晓静姐,我大嫂今儿也跟我们一起割猪草,劳烦给她也一把镰刀。”丁安敏笑着说道。

提到了自己,易柔静上前走到丁安敏和夏星辰身边,朝着人问了好,“你好,劳烦了。”

丁安敏在一旁又是一阵讶异,不过心里也暗自庆幸这人生了次病后懂礼了些,没丢了自家的面儿。

“每个人的活计都是大队长安排的,人数都是确定的,你是不是割猪草的活,我不知道。”丁晓静看了一眼易柔静说道,“等大队长来了后给你安排。”

丁安敏有些焦急,她怕易柔静心里不顺给丁晓静脸色看,忙解释道,“晓静姐,我大嫂前些日子生病了身子刚好,重的活计做不了的。”

易柔静看了看丁安敏心里有些暖,她收回之前觉得这姑娘不和善的印象,这妥妥的小棉袄啊。

“这个我可管不了。”丁晓静瞥了易柔静一眼,眼底带着淡淡的嫉恨,不过转瞬即逝了。

易柔静仔细回想了一番,没回忆到跟这个圆脸姑娘有过什么交集啊。

拿不到镰刀,只能等着大队长的到来,丁安敏也在一旁等着,夏星辰也没走,三人排排站看着旁人陆陆续续领了农具走人,还收获了不少打量和嘀咕。

全民挣工分的年代,大队长丁孝定来的也不晚,易柔静估摸着也就等了五分钟的时间。

易柔静瞧着大队长跟一般人没什么差别,约莫四五十的年纪,穿着一身沾了些泥点的棕色工装服,洗得都泛白了,手肘和膝盖那儿还打了补丁。

说来看了这么多人,好多人的衣服都是打着补丁的,这么一对比易柔静发现原主的衣服很可以,瞧着都很新,哦,丁安敏和夏星辰的也都不错。

“大队长,我大嫂今儿开始要上工了。”丁安敏笑着迎上去,“不过我大嫂没怎么做过活,身子也不太好,今日才退烧,您给安排点轻省些的活吧。”

“跟我们割猪草就不错,反正是按照猪草的量算工分的,您看……”丁安敏有些小声说道。

丁孝定转头看了易柔静一眼,笑着说道,“这是安城媳妇吧,开始上工了?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吧?”

“不能够。”易柔静接话道,神情带着微微严肃,“我这人做事就是讲究一个迎难而上。”

“之前是对新环境有些忐忑,在娘家的时候也没做过,有些担心,但嫁过来的三个月,我见公婆还有弟、妹都这般努力,我深刻认识到自己这样是不成的,所以今日开始我会努力挣工分。”

“但是安敏说得也是实话,我刚生完病,身子还不太好,目前可能只适合做些简单的活,不然耽误了大家也是不好的。”

丁安敏在一旁见易柔静上下嘴唇一开一合,这让她想到了自家这位大嫂之前的模样,也是这么多话,可说出来的却不堪入耳,什么脏的臭的都能从嘴里蹦出来。

可今日……说出来的头头是道。

活见鬼了,这人没想到还是个能人,见人说人话,见鬼……呸……自己想得啥呀。

丁安敏虽然心里想了不少,不过面上也没表现出来,而是期盼地看向了丁孝定。

“好,你今日就跟着安敏她们去打猪草,晓静,给安城媳妇一把镰刀。”丁孝定点头同意了,并跟圆脸姑娘说道。

丁晓静抿了抿嘴,但还是给拿了镰刀,但却是挑了一把生锈的,“诺,拿去,既然你不怎么会干活,还是把好的农具留给会干活的更好,你觉得呢?”

这人肯定对自己有意见,易柔静确认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

今日已经得了打猪草的活,不好再画蛇添足,所以易柔静爽快接过,“晓静姐说得对,等我今日熟悉了活计并得了好工分后,再用好镰刀不迟。”

“谁是你姐。”丁晓静暗自不诧道。

“都去干活,趁着今日天气好。”丁孝定开口催促,丁坪生产大队的社员们都加快了速度,易柔静也跟着丁安敏和夏星辰去割猪草了。

“安敏大嫂……”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走在身边的夏星辰越发凑近自己,易柔静有些不适,更加不适应的是她的称呼,什么安城媳妇已经够了,又是安敏大嫂,真是够够的了,她的名字明明更好听啊。

“我跟安敏同年,那我也叫你大嫂吧。”

易柔静抽了抽嘴角,怎么,结过婚的女人就不配使用自己的名字了吗?不过人姑娘笑得好看,态度又有些亲近,她也没反驳,也就一个称呼嘛,叫什么不是叫。

“大嫂,你跟我听说的有些不一样啊。”夏星辰略显激动道。

“听说?”

“咳咳——”丁安敏在一旁使劲咳嗽。

夏星辰脸上神情一尬,马上转换了话题,“大嫂,你今儿可真是威武,那虎婆子被你怼得那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真是大快人心。”

“虎婆子?”易柔静能瞧不出两人之间的官司,但不计较,毕竟记忆里的原主真心……所以顺着换了话题,“张嘴漏风的那个婆子?”

“哎呦,说得太对了,可不就是张嘴漏风嘛。”夏星辰拍手大笑起来。

易柔静上上下下看夏星辰,觉得这姑娘模样和性子有些不相符啊。

“别闲聊了,快些去割猪草。”丁安敏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带头走在最前面,没一会儿就走到了水塘边,蹲下身子就麻溜割上了。

易柔静看清楚丁安敏割的所谓猪草,是折耳根,也叫鱼腥草,是一味中药,知道要割什么后也蹲下身子开始了,镰刀虽然生锈,但威力还是有的,折耳根也不是难割的东西,就是量不是很多,没割一会儿水塘边的就下去一大半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