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宋杀手日志 第六章 扬名立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刹云居也是建在湖中的一座小岛上,阳光扒开晨雾,隔著湖便能看见了枫红杏黄,如同水中的一团火焰,在碧蓝的水里拖出长长的影子,霎是很好看。船在渡口船只停泊,雯翠领着两人横穿过杏林,到了一片苍翠的竹林前。原来是这岛屿外围种的是枫树和杏树,被包围起中间一片竹林。“船在渡口停泊,雯翠领着两人穿过杏林,到了一片苍翠的竹林前。原来这岛屿外围种的是枫树和杏树,包围起中间一片竹林。。...

刹云居也是建在湖中的一座小岛上,阳光拨开晨雾,隔着湖便能看见枫红杏黄,犹如水中的一团火焰,在碧蓝的水里拖出长长的影子,煞是好看。

船在渡口停泊,雯翠领着两人穿过杏林,到了一片苍翠的竹林前。原来这岛屿外围种的是枫树和杏树,包围起中间一片竹林。

“喂!”一个十五六岁的双髻少女出现在石阶小径间,水杏眼怒视雯翠,“雯翠姐姐不知道我们老夫人不耐烦见着避香居的人?”

雯翠也不生气,笑盈盈的道,“满香姑娘,我现在不是避香居的人了,我们嫣娘带了十四娘和十五娘回府,我来为两位娘子引路。”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满香态度虽依旧不好,但也不曾过于为难,“雯翠姐姐知道老夫人的脾气,你就在此等等吧,两位娘子跟婢子来。”

说着转身竟要走,压根不将这两个主子放在眼里。

“慢着。”阿顺突然叫住她。

满香驻足回首,“娘子何事?”

阿顺微提裙摆走上石阶,到满香跟前,冷不防的抬手狠狠掴了她一巴掌,“一个婢子,竟然目无尊卑!难道刹云居都是这般没有规矩?”

从更名梅如焰的那一刻开始,阿顺就知道自己必须抱紧避香居老夫人的大腿。大房势弱,但她名义上是大房那边的人,二房子孙又十分繁茂,她不可能得到避香居老夫人的照拂,与其夹缝中求生存,还不如干脆从中择一。

她也知道掌家的大妇是刹云居老夫人的媳妇,得罪刹云居,她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大好过,然而她与梅久不同,人家是真正的梅氏血脉,她不过是个假冒的,不拼哪有出头之日?

安久嘴角噙着微不可查的笑,静静的看着这一幕。阳光疏漏,那微扬的凤眸里像是燃了一簇火,她觉得这姑娘与“如焰”这个名字很配。

“你!”满香捂着脸,眼泪扑簌簌落下,狠狠瞪了梅如焰一眼,丢下她们跑了。

雯翠叹了口气,“十四娘,十五娘,我们回去吧。”

“为何要回去?做错事情的又不是咱们。”梅如焰道。

雯翠凑近她小声道,“刹云居这位老夫人护犊子,可没什么道理可讲,她的雷霆之怒,寻常人可承受不起。”

梅如焰凤眼一扬,“能打死我不成?”

说完,追着满香的身影去了。

雯翠心里也痛快,怕梅如焰一个人吃亏,便怂恿安久,“十四娘,咱们去看看吧,万一……也好有个照应。”

“那去看看吧。”安久道。

有这热闹干嘛不看呢?她与梅如焰是一起的,只需跟着,什么都不用做,到时候功劳自有她一份。头儿由旁人出,她也一样能笼络祖母的心。

两人刚走道院门口,便听见里面闹腾起来。

安久站在门口望了望,只见院里十来个粗实婆子把梅如焰围起来,而正对门的廊上放了一张坐榻,两侧婢女静立,一个五旬有余的老太太正在往瓶中比划着插花,一身鸦青色褙子,金纹钩缠,满头银丝如霜,面上已有皱纹和几点浅褐色的老人斑,但因她很白,整个人显得十分干净。

阶下,满香捂着脸怒视梅如焰。

“见过婶祖母。”梅如焰从容行礼。

“哎呦!这是怎么了?”雯翠赶紧上前,笑着给二老夫人行了一个大礼,“雯翠参见老夫人,不知十五娘犯了什么错,怎得劳老夫人摆出这样大的阵仗?”

那位老夫人恍若未闻,一门心思的玩插花。

安久靠在院中一棵银杏树下坦然然的看热闹。

几个侍婢频频看向她,但奈何二老夫人刻意晾着大房那边的人,她们不敢出声提醒。

隔了小半个时辰,二老夫人终于完成了一瓶姹紫嫣红的大作,一旁的侍女忙恭维夸赞。

“唷,这院子里怎么还蹲着两个呢?”二老夫人好像才看见梅如焰和雯翠两人。

侍婢们奉茶的奉茶,捏肩的捏肩,还有人小声提醒道,“老夫人,那边杏树下还站着一个呢。”

待老夫人诧异的转过头,瞧见一个葱色衣裙的小姑娘正缩在树干旁,看起来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热闹看完了,安久垂着脑袋,挪步往院子中间站了站,“见过婶祖母。”

老夫人端起茶杯,诱导安久,“你说说,那两个人犯了什么错儿?”

安久转眼看着雯翠和梅如焰,认真道,“就看见一个犯错的。”

两人的心突的一下提了起来,安久没有同她们一起挨罚,现在又眼巴巴的看着她们,不是要倒戈吧。

安久的目光暗示,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口中犯错的人是在雯翠和梅如焰之间,毕竟实际上只有梅如焰动手打人了。

老夫人温和道,“哦?谁犯了错?”

安久抬手指着满香,“她。”

“哦?既然是满香犯了错,她们怎么主动请罪呢?”二老夫人疑惑道。

安久很严肃且真挚的望着二老夫人,“因为这几个婆子都很凶,她们怕挨打。”

眼看诱导内讧泡汤,二老夫人失去耐心,也懒得装下去,将茶盏往院中狠狠一摔,“还没人敢在我这里动手!你们两个目无尊长,欺负到我老婆子头上,还想好生的离开?给我打!”

“慢着!我们姐妹打的只是个下人,何曾欺负过婶祖母!”梅如焰争辩道。

安久眼看自己也逃不过打,便不咸不淡的加了一句,“是啊,一个贱婢怎么配称我们的尊长。”

含沙射影,气的二老夫人险些背过气去,但倘若发火,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是贱婢?

一口气憋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二老夫人按着心口努力按压怒气。

“我们姐妹都是孝顺的人,婶祖母要是真气的慌,只要能消气,就算为了一个侍婢把我们打死又如何呢?”梅如焰笃定二老夫人不敢。

正在给二老夫人揉肩的婢女悄悄道,“老夫人,若是真打出个好歹来,岂不是让避香居那边抓住了话柄,让她们给满香道个歉,折辱折辱岂不更好。”

二老夫人想想也是,叫她们给一个侍婢低头也挺痛快,“罢了,不与你们小孩子一般计较,给满香道个欠就回去吧。”

梅如焰道,“婶祖母还是打死我吧,我宁死不会给一个下人低头!”

安久又跟了一句,声音控制的不大不小,“别傻了,婶祖母没长着梅氏的骨头,也没长着梅氏的脸皮,折了打了,可一点不会疼。”

二老夫人霍的站起来,气的浑身发抖,她张开嘴正欲说点什么,突然翻了个白眼整个人向后倒。

院子里顿时乱作一团,“老夫人被气晕了!快去请医女!”

安久伸长脖子看了几眼,手被一个人拉住,她条件反射的捞过来就想给一个冲膝。

“阿九。”梅如焰惊呼。

梅久灵魂与身体的契合度比安久高的多,她猛的一惊,瞬间控制身体,整个人的动作生生顿往前扑。

“二老夫人身体不好,经不得气,快走快走。”雯翠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催促两人趁乱离开。

之后短短一个下午,梅花里近千口人都知道了刚回来的十四娘和十五娘把二老夫人给气晕了。

刚来就“扬名立万”,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