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宋杀手日志 第五章 落梅如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清风微扬着衣发,阿顺笑靥嫣然,“姐姐。”“阿顺。”梅久满怀欢欣,正欲见状握着她的手,却骤然听到安久重重干咳了一声,只得讪讪地抽回手。阿顺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主动伸出手勾住梅久的臂弯,凑到她低声道,“姐姐,我有些很紧张。”安久立马怒道,“给我离“阿顺。”梅久满心欢喜,正欲上前握住她的手,却陡然听见安久重重咳嗽了一声,只好讪讪收回手。。...

第五章

清风微扬起衣发,阿顺笑靥嫣然,“姐姐。”

“阿顺。”梅久满心欢喜,正欲上前握住她的手,却陡然听见安久重重咳嗽了一声,只好讪讪收回手。

阿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主动伸手勾住梅久的臂弯,凑近她小声道,“姐姐,我有些紧张。”

安久立刻怒道,“给我离这个女的远点!”

只有梅久能听见安久的声音,但两人肢体上的感受同步,安久不习惯这样靠近一个人,本能的想给阿顺一个过肩摔。

“阿顺。”梅久很是为难,想推开阿顺,又找不到什么借口。

梅久没有顺势安慰,使得气氛略有些尴尬。

雯翠只装着没有听见,笑道,“两位娘子,请上船吧。”

阿顺奇怪的看了魂不守舍的梅久一眼,让她先上了船。

为防止阿顺再靠过来,梅久特地挑了船头最窄的位置,只能容下她一个人。

待所有人都上了船,船在水中慢悠悠的前行。

阿顺不知梅久为何突然疏离,心中不安,打算找个话题打破这种沉闷的场面。她询问身边侍婢,“雯碧,我不太懂家中规矩,见到老夫人,可有什么礼数?”

梅久看向雯碧,她的长相与雯翠很是不同,一张瘦长的脸并不怎么漂亮,有些厚重的单眼皮,看人的时候白眼珠多黑眼珠少,也不太爱笑,说话倒是还算和气,“咱们老夫人待人和气,膝下儿孙又少,现在多了两个孙女,她老人家很欢喜,娘子无需多虑。”

雯翠接口道,“是呀,我们老夫人才不像刹云居的那位,她老人家可亲着呢!”

“家里有两位老夫人吗?”阿顺奇道。

雯翠解释道,“两位老夫人是妯娌,咱们老夫人是嫡长媳,刹云居老夫人是二房的正妻,两位老太爷都不在了。”

安久听着她们的叙述,大约了解这个家的情况,梅氏目前大致上分为两房,大房人口少,二房则子孙繁茂。

小船悠悠,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靠岸。

几人陆续下船,入眼是一大片松林,周围周围栽种的数目亦全都是常青树,被晨雾浸的碧翠欲滴,与别处的秋叶凋零景象大不相同。

一名着烟色衣裙的少女站在小渡口上迎接,“雯碧、雯翠两位姐姐回来啦!”说着又笑盈盈的给梅久和阿顺行礼,“小婢春衣见过两位娘子。”

阿顺见梅久一副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便道,“春衣姑娘无需多礼。”

安久不满道,“你还能再草包一点吗?白瞎一张能拿出手的脸!”

这话自是独对梅久说。

站在晨曦之下,梅久对安久的惧怕少了点,委屈道,“我本就是个村姑,不会做大家闺秀。”

安久又得到一段回忆:梅久一直生活在乡间,但梅嫣然还真没有把她当做普通的村姑养,琴棋书画样样不曾落下,不过是她平日接触的人少,所以有些认生。

安久一边欣赏着风景,一边幽幽道,“人之所以凌驾在其他物种之上,是因为人会一种高级伪装的本领,你活到这么大连最基本的伪装都不会,可见是个残次品。”

梅久不懂她说的某些词汇,然而因为心灵相通,能够大致理解这段话的意思。她不知如何辩驳,只得垂下眼睛看着脚尖。

“抬眼!”安久令道。

“到底怎样你才满意!”梅久觉得这鬼管的也忒宽了点!

两人在内心的交流无人能够听见,可是一直关注梅久的阿顺很清楚的看见她面上一闪而过的恼怒。

“到了。”雯翠提醒道。

梅久这才抬头。

避香居的建筑与旁处的雕梁画栋不同,青墙黛瓦与松木相结合,处处透着朴实大气,颇有秦汉之风。

建筑与青松掩映,溪流潺潺,幽静意趣。

几人在屋外驻足,春衣快步进去禀告,须臾返回将她们迎入。

梅久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手心全是湿腻腻的汗。这对安久来说绝对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她一枪干掉一个团心跳都不带加速一下的,而此时却只能被迫的感受这种紧张感。

更何况,安久以前在正常状态下心跳是每分钟四十五次,梅久是九十多,本身就适应困难,如今从四十五直接跨越到一百二,真个像心脏要飞出来似的!她怀疑梅久是不是下一刻就要猝死。

想指望梅久是不行了,安久赶紧用意识控制。

或许是梅久下意识的逃避,她竟然轻轻松松的便控制住了整个身体,突然而来的真实感让她禁不住小小雀跃了一下。

“这就是我的孙女?”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

安久抬头,首先迎上一双如天空碧洗的眼睛,清澈透亮,绝对不是个老年人的眼睛。

果然,主座上那位身着深褐色褙子的妇人堪堪不过四十岁上下,眉如柳叶,双目狭长,眼尾微翘,琼鼻樱唇,端是一个古韵美人。

她笑起来时眼角有着细细的纹路,“快过来。”

安久依言走到她身前,阿顺则随后。

“好孩子。”妇人握住安久的手腕,不着痕迹摸骨探脉,待她发觉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时,面上的笑容微顿,又仔细端详安久的面容。

“好孩子。”与安久对视,终于让她发现了一些不同,那样冷邃的目光,断乎不会寻常,“叫什么名字?”

“梅久。”安久简洁有力的道。

妇人皱起眉头,“这算什么名字,竟是这样怠慢我的孙女。”

她望着门外松林,沉吟许久,“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从今儿起……你就叫梅如雪,回头族谱上也记这个名儿。”

“是,祖母。”安久十分“乖巧”的答应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只要不是残不忍闻都可以接受。

梅久突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惊慌之中竟听闻老夫人改名,更是不依,“久是娘亲起的名字,取长顺久安之意,不能随便乱改!”

安久冷飕飕的威胁道,“闭嘴,不然杀了你娘,你要名字还是要娘!”

梅久立刻消停下来。

“你呢?”老夫人看向阿顺。

阿顺大喜,连忙答道,“梅顺。”

“嗤,没顺?更不吉利。”老夫人也不满意,道,“就叫梅如焰,取火焰之意。”

雯翠赞道,“白梅如雪,红梅如焰,老夫人这名字娶的真是极美!”

老夫人笑眯眯的道,“哪里哪里,比二房差远了!嗤,梅政景,没正经,这等取名的才华真是我拍马也赶不上的。”

几个婢女很捧场的掩嘴轻笑,雯翠笑嗔,“老夫人贯会取笑人。”

“行了,我也不爱热闹,都回去吧!雯翠,雯碧,你们帮衬着打点打点,眼睛放亮些,替她们挑些好丫头服侍。”老夫人搭着春衣的手起身出门。

快到门口的时候顿下脚步,“如焰,梅氏恩情,切莫忘。”

阿顺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不是梅氏女儿的事情被拆穿了,立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是,如焰誓死不忘。”

安久看见老夫人逆光的侧脸上笑容清浅,平和却又深邃。她和人说话的时候是那样亲切热情,行事上却很冷淡,就如现在给人的感觉一样。

“十四娘,十五娘,婢子陪您一起去刹云居。”雯翠道。

安久点头,心里总觉得这里气氛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梅久挣扎着试图控制身体,安久冷然道,“给我安分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