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宋杀手日志 第四章 惊心往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十七娘,嫣娘子会与您一同用晚膳。”雯翠柔和如初,挡在门前的身子也没半分撼动。梅久难以,只得退屋内。安久感觉到她的受了委屈难过,不但不也没闲情逸致宽慰,反倒怒骂道,“你给我省省,太大点事儿!”梅久忿忿暗想,“还让不让活了!连难过都不能够吗!”“那你说梅久无法,只好退回屋内。。...

“十四娘,嫣娘子会与您一起用晚膳。”雯翠温和如初,挡在门前的身子没有半分动摇。

梅久无法,只好退回屋内。

安久感觉到她的委屈伤心,非但没有闲情安慰,反而怒斥道,“你给我省省,多大点事儿!”

梅久愤愤想道,“还让不让活了!连伤心都不能吗!”

“那你说说,哪一点值得你难受?”安久毕竟是受过残酷训练的专业人才,很擅长控制情绪,只要她愿意,也可以心平气和。

梅久讶异,发现她心里想什么,安久也能听见。

安久的口气不怎么好,但是梅久现在很想找一个人倾诉,于是她不说话,只在心里默念,“我原以为回家能见着父亲了,谁想他竟然已经故去。”

安久立刻得到了关于一个男人的回忆内容,原来,是要梅久回想某段记忆,她才会得到。

“哈,真有闲情逸致,你怎么不庆幸自己绝处逢生?只看的见坎坷,看不见幸运,还拿来当回事的哀怨,活着有什么意思?再说你又见过那个男人几面,死就死了,多大点事。”安久完全不能理解她伤心的理由是什么。

梅久反驳道,“你懂什么!我虽与父亲相处甚少,但他毕竟是我生身父亲,血亲感情,岂能不当一回事!倘若是你的父亲,你还肯这般说风凉话吗!”

“我是安慰你,听不出来?”安久气闷,她一辈子可还没安慰过几个人,“要不是留着你有用,像你这种窝囊废,一枪崩了你我都嫌浪费子弹!什么血肉至亲我不知道,只记得十二岁那年,我杀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父亲。”

“你……为何杀他?”梅久脊背发寒,天啊,这鬼魂为人时都那么歹毒,成了鬼……她一个激灵,不敢再往下想了。

“他是一个医生,经常家暴,痴迷研究药物,甚至私下用我母亲来实验他新研发的危险药品,母亲因此死亡,而他竟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所以我杀了他。”

后来,安久就被关进了少年管教所,在里面呆了半年就有人把她弄了出去,给她安排了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甚至让她进入了竞技弓箭队,那是自母亲死后,她一生之中寥寥可数的快乐时光,可暗无天日的生活也由此开始。

不法组织看中的是她血液里与生俱来的暴力基因,这也是来自那个被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之后的时间里,随着她手上的人命越来越多,对爱恨都渐渐麻木,她并不恨父亲,也一点情分都没有。

安久平淡的说出这段惊心动魄的往事,却把梅久吓的嘴唇发白。

安久发现自己的安慰好像起了反作用,甚为不满,“喂!你不许紧张!”

“你不是人!”梅久满心惊恐。

安久道,“这不用你提醒。”

她现在只是寄存在别人身体里的一缕魂,的确不能算是一个人了。

梅久不再说话,沉默的缩在床角,把头埋在腿间,浑身瑟瑟发抖。

好不容易捱到晚膳时间,梅久见到梅嫣然,眼泪哗啦啦的流不停,安久无语,怕自己再多说一句会把这姑娘吓晕过去,只好沉默感受着来自那个女人怀抱的馨香和温暖。

这回与阿顺拉手不同,她在排斥之余,竟是感觉到一点点舒服,似乎……这里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我儿莫怕。”梅嫣然轻轻拍着她的背,“只要娘在一日,定然不会让你受罪。”

“娘。”梅久哽咽,想与梅嫣然诉说自己身体里藏着一个可怕的鬼魂,又担忧母亲受到伤害,只好隐忍。

晚膳,只有梅嫣然母女和阿顺三人。

梅久受到安久的蛊惑,一上桌便开始狂吃海喝,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村姑模样,反倒是阿顺安安静静的细嚼慢咽,看起来更像是大家闺秀。

梅久遭受惊吓,一时忘记了旁的事情,阿顺几番眼神提醒,才令她想起来清晨答应的事情。

饭罢,她便寻了机会与梅嫣然悄悄说了。

梅嫣然是有阅历的人,看出阿顺这个姑娘心眼子多,心里不大喜欢,不过梅家想知道的事情绝对瞒不住,反正到时候一定会被拆穿,她又何必把女儿的怨怼揽在自己身上?所以她便一口答应了。

梅久放下心来,高高兴兴的告诉了与阿顺。

天色擦黑,梅久就已然十分疲惫,待婢女收拾好好床铺,便倒头就睡。

一夜无梦。

次日天色刚晓,雯翠便催梅久起床,“早些过去,才不会让老夫人觉得怠慢。况且,见过避香居老夫人之后,还要去给刹云居老夫人请安,这来回耽误,都要过晌午了。”

梅久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听雯翠这样说,忙下了床,由着侍婢服侍洗漱。

安久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小姑娘,有点被晃着眼睛的感觉!五官精致绝伦,一袭葱色襦裙,大领亦遮掩不住修长的脖颈,衣裙飘带垂落,尾部系着一块圆环状的白玉,三千青丝半披半挽,青涩中透出一种别样的干净优雅,犹如在水一方的仙鹤。

安久实在按捺不住夸奖了一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梅久吓了一跳。

雯翠没有错过她一瞬间的惊慌,轻声问道,“娘子怎么了?是对这身打扮不满意吗?”

“没有没有。”梅久连声否认。

雯翠没有再追问,心中却奇怪,怎么还有人自己被自己吓到?或者……是被自己惊艳?

梅久浑身僵直,直至走到阳光下才慢慢放松下来:鬼是怕阳光的吧!

而此时,安久忙着看院子里的风景,没有闲情逸致理会小姑娘的心思。

梅府很大,一眼望过去皆是树木,于树林之中有飞扬的屋角若隐若现。

正值盛秋,枯叶如蝶簌簌旋落。

一阵微风过后,林子里下起了一场枯叶之雨。

“母亲不去吗?”梅久道。

安久还没看够,目光就突然移开,她不满的哼了几声,吓的梅久一个踉跄。

“十四娘小心。”雯翠扶住她,“嫣娘子不去,十五娘会与您一道过去,我们先去渡口等她。”

“渡口?”梅久震惊,家里竟然还有渡口!

从玉微居到渡口不远,穿过林中小径,面前豁然开朗。清晨太阳尚未升起,广阔的湖面上烟波浩渺,水与天在雾中溶成一体,轻纱似的烟雾里隐约能瞧见葱翠的绿岛。松木搭建的渡口延伸入湖,旁边泊了几艘小船。

阿顺和她身边的婢女早等在了渡口上,她一袭浅粉色交领襦裙,凤眸微扬,却也是个美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