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宋杀手日志 第三章 南辕北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三章Angel哼哼哼一声。梅久循声绷紧身子,“你,是人是鬼!”“你猜。”Angel若也不是为了确认自己还不存在于世,肯定会理睬她的蠢话。记起之后身体失去控制的种种情形,梅久有了猜测,脸色不由得发白,“你掩藏在我身体里有何妄图?”“竟然能说出来这么靠谱梅久闻声绷紧身子,“你,是人是鬼!”。...

第三章

Angel哼哼一声。

梅久闻声绷紧身子,“你,是人是鬼!”

“你猜。”Angel若不是为了确定自己还存在于世,绝对不会理会她的蠢话。

记起之前身体失控的种种情形,梅久有了猜测,脸色不禁发白,“你隐藏在我身体里有何企图?”

“居然能说出这么靠谱的话,真让人吃惊啊,我还以为你没长脑子。”angel凉凉的讽刺。

这个女孩醒来之后一个该问的问题都没有问,无忧无虑的让angle十分鄙视。

梅久沉思,握着床沿的手慢慢放松,面上亦恢复几分血色,“不管你是人是鬼,我感觉你对我没有恶意。”

“你的感觉正确。”angel没有说谎,只不过在她的认知里,对某个人有没有恶意和会不会杀他(她)并没有必然联系。

梅久听见她的话,微微放下心,但因为人鬼殊途,她声音依旧紧绷,“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跟在我身边?”

这次轮到angel疑惑了,眼前这个女孩刚刚明明紧张的心脏狂跳,居然因为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就放下戒备!真是莫名其妙。

等了许久,梅久没听见回音,“你还在吗?”

“名字……”angle有些晃神,记忆中只有代号,而姓名是什么,竟是没有一点印象了,“angel。”

“安久?”梅久语气更熟稔几分,悄声道,“我叫梅久,长顺久安的久,你也是这个字吗?”

安久就安久吧,反正也不重要,她懒得解释,只淡淡道,“你父母的愿望不错,但以你这个智商,恐怕长久不了。”

梅久听不太明白,但也听出不是什么好话,顿时脸色涨红。

“喂,你不许激动!”安久怒道。

她能感受到梅久的感受,那种陌生情绪波动令她难受。这就如同自己想骂别人却不小心连自己一起骂了,这感觉太诡异了!

安久认为抢夺身体迫在眉睫。

“你简直欺人太甚!”梅久愤然道。

门外侯遣的雯翠听见突然扬起的声音,立刻回话,“十四娘,需要婢子服侍吗?”

“不,不需要。”梅久慌乱道。

安久于虚空处长叹一声,她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太多孽,所以这辈子才会受到这种惩罚。

“这位姐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屋外隐隐传来。

梅久精神一震,从床上跳下来,欣喜的奔到门口打开门,“阿顺。”

雯翠笑道,“十五娘刚醒就过来啦,两位娘子真是姐妹情深呢。”

梅久拉着阿顺的手进屋,雯翠见两人都有些欣喜急切的样子便识趣的没有进来打扰,抬手将房门轻轻带上。

“阿九,你要救我。”阿顺眼泪倏然滑落,凤眸中的惶恐不似作假。

梅久愣了一下,笑道,“不要怕,娘说这里是我家,不会有人害你的。”

安久实在忍不住要嗤笑几声,梅久听见声音,动作僵了一下。

阿顺心中慌乱,并未注意到她的细微变化,“昨晚那群黑衣人想杀了我,我见他们并没有想害你,还想带你走,就……说我是你的亲妹妹……”

阿顺原以为梅久身边没有至亲,只要找个机会和梅久说一声就行了,谁想梅久母亲竟然还活着!万一被拆穿的话,她还有命活吗?

“我与母亲失散后,亏得你照顾才能活到今日,心中早已把你当做亲妹妹。”梅久拉着她在床沿坐下,“你放心,我一会就与母亲说。”

安久对这种无聊的姐妹情深戏码半点没有兴趣,她之前认为是梅氏家的人从那群黑衣人手里救下了她们,却原来,那些黑衣本就属于梅氏!想起当时的情形,那些人绝对不是想救人,安久一点都不怀疑自己对危险的敏锐度。

联系梅嫣然的反应,安久揣测,梅氏原本可能是要杀她灭口,却因为某种原因把她留了下来。

“大恩不言谢!”阿顺起身在梅久面前跪下去。

“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梅久连忙俯身扶她。

两人手拉着手说起话,暖暖软软的触感从手心传递,安久简直浑身别扭,如果不算近身格斗之时,她几乎一辈子没这样碰过别人的身体,可恨自己不能甩开阿顺的手!再加上不得不听她们枯燥无趣的聊天内容,闹的安久险些精神衰竭!

于是待阿顺立开之后,她立刻道,“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随便和别人肢体接触?!”

“什么是……肢体接触?”梅久疑惑。

“就是不要随便和别人握手、拥抱、亲嘴、上床!”安久道。

梅久涨红了脸,“你,你……”她到底不好意思说这样的话题,“阿顺是女子。”

“女的也不行!”安久现在没有什么能拿捏她,只好吓唬她道,“你也知道我是鬼,倘若你不乖乖听话,我就杀了你的母亲!”

“我听话,我听话,你休要害我娘。”梅久慌忙道。

安久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这姑娘,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的唬住她,顺利的令人有点失落感。

“好好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吧!我猜,你方才与那个女孩的悄悄话全都被外面那个雯翠听见了。”安久提醒了一句,毕竟她们共处一具身体,在她没有弄明白灵魂与身体之间的关系之前,她不想这具身体被破坏。

“可是她并没有询问啊?”梅久有些不信。

安久不禁暴躁起来,“她没反应就是没听见?你脑袋里装的是肠子吗!像你这种人,活着的贡献就只能是粪!”

安久从不觉得人不聪明是种错,人家又不碍着她什么!但如今与梅久共用一具身体,非但不能忽略,还必须得深入沟通!

此时可此刻,与其说她是痛恨梅久的单纯,还不如说是对自己现在处境的无力感。

她现在,连一枪崩了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梅久就是尊泥菩萨,被这样骂了也得显出三分土性。

她愤恨的起身出去,却忘记安久如影随形。

“十四娘,您身子尚未完全恢复,暂且不要出去。”雯翠笑容温和的将她拦住。

梅久愣住,“为何阿顺可以离开房间?”

“十五娘一切安好。”雯翠道。

梅久没有坚持要出去,垂首道,“我想见母亲。”

“怂包。”安久冷冷的声音莫名让人觉得幽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