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宋杀手日志 楔子·第一章 双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楔子这里是D3区的中央广场。angel了在这片闹市区狙杀半个月,她身下垫着两只矮小的木箱,拜伏在透气性好窗前,玻璃窗狙杀镜仔细观察中央广场。屋内昏黄静寂,她一动不动,一身黑色狙杀服令她在这空间里愈发也没不存在感,好像与广场上的那些雕像也没任何差别,只angel已经在这片闹市区潜伏半个月,她身下垫着两只高大的木箱,跪伏在透气窗前,透过狙击镜观察中央广场。。...

楔子

这里是D3区的中央广场。

angel已经在这片闹市区潜伏半个月,她身下垫着两只高大的木箱,跪伏在透气窗前,透过狙击镜观察中央广场。

屋内昏暗寂静,她一动不动,一身黑色狙击服令她在这空间里越发没有存在感,似乎与广场上的那些雕像没有任何区别,只有那狭长的眼眸偶尔微动。

天使,这是组织的命名,因为她的一双手送人上天堂从来没有失误过。行内人都知道,狙击手中实力最恐怖的除了代号“死神”的狙击手,另外一位的代号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美好的词,这真是讽刺。

通讯器中响起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室外温度26°,风力二级,能见度佳,湿度43%……”

一个完美的狙击环境!angel在心里赞了一句。

九点一刻,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

“各方注意,目标接近五千米之内,完毕。”通讯器里另一个声音快速简短的提醒。

angel最后一次确认一切就绪,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放在扳机上。

车辆在闹市区只能徐徐行驶,近三分钟才进入射程范围。

angel通过狙击镜紧盯着一辆白色布加迪。

这次通讯器中没有再提醒,angel目测估计自己与目标距离超过两千米。

另一座大厦里。

总指挥带着耳麦坐在监控器前面,表情平静。angel的最高纪录是1977.5米,当时的环境还没有现在好,只要不出意外,狙杀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也是组织派她执行任务的主要原因之一。

车停在大厦门口,车门打开。

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angel呼吸平缓,与平常无异。

狙击镜中看见车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一身深灰色条纹西装剪裁合体,将他良好的身形勾勒出来,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但从资料显示,他已经近五十了。

angel的狙击枪锁定在他头部。

她感觉到对面有光线一闪,通讯器中立即传来射击副手紧张的声音,“发现敌方狙击手,angel暴露。”

紧接着是一片死寂,总指挥没有下达任何命令。

现在只要她立刻跳下箱子就能保得性命无虞,但angel对副手的话恍若未闻,一双黑沉的眼眸紧紧盯着狙击镜里的目标,犹如捕猎的鹰隼。

狙击镜中,目标已经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上台阶。

还有十米距离就要脱离狙击范围!

目标锁定。

angel心中飞快计算他的行走速度和子弹射速,在目标移动中,她必须精确的把子弹射到数秒之后目标预计到达的位置。

她在这里的半个月,心里已经反反复复演练计算不下千遍,一秒之后,她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装了消声器的狙击枪悄无声息射出一枚子弹。

于此同时,面前咣啷一声巨响。

她真切的看见一枚子弹击碎透气窗的磨砂玻璃,迎面而来。

额前倏然一冷。

通讯器中总指挥和副射击手的声音同时响起。

“目标命中,撤退。”

“angel,你怎么样?完毕!”

angel从箱子上跌落,摇晃的视线从击碎的透气窗瞧见一方蓝天,眼前慢慢陷入黑暗。

这是一场完美的狙击,于她的一生来说是个完美的句点,至少,从她十六岁执行任务至今,无一失手。

都说人死的时候会回忆到从前许多美好,但是她此刻脑海一片空白,只有眼前一方蓝天深深印在心上。

大厦中,总指挥缓缓吐出一口气,沉默许久,才点燃一根烟。

他未看见画面,但预感到她没了。

组织派angel执行这次任务除了她出色的狙击技术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她是一台完美的杀人机器,只要不收回命令,哪怕她生命受到威胁,也一定会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完成任务。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沉声下达命令,“带回angel。”

第一章

夤夜。

大雾氤氲,草丛里窸窸窣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十来个粉衣少女在旷野中没有目的奔逃,她们垂发散乱,汗水将凌乱的发丝拈在面颊上,裙角被枯枝刮的破烂。

一名娇弱的少女被落在最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喷出的雾花与浓雾混作一起,眼中满是恐惧和绝望。

另外一个少女冲回去拉住她,“快跑,快跑,阿九,他们会追上来!”

“阿顺……”被唤作阿九的少女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我,不行了,你快走吧。”

阿顺抿着嘴拽着她使劲跑。

阿九已经是强弩之末,本就两腿发软,被这么猛然一拽,噗通栽倒在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啊有人家!有人家!”

前面已经看不见那群少女,只能听见她们欢喜的喊声。

阿顺使劲把阿九从地上拽起来,“听见没有,前面有人家,你再撑一撑。”

阿九眼泪决堤一般,浑身软趴趴的,连一步也迈不出去。

阿顺看见后面的浓雾中隐隐跳动的火光,知道追她们的人已经近了,索性一咬牙将阿九背起来,使劲往前跑。

她们被人贩从扬州带过来,那人骗她们说是要卖到大户人家做侍婢,谁知道竟然是被卖进行香馆!

行香馆是汴京最有名的妓馆,名声之盛,就算是她们这些远在扬州的小姑娘都略有耳闻。

也不知是谁撺掇了几句,她们便伺机集体出逃了,根本没有想过逃出来该怎么办。

阿顺从五岁的时候就被卖进了扬州当地的妓馆,养了七年,刚开始她是在厨房干粗活,后来被老鸨发现她出落的越发标致,才被当闺秀养起来,所以她比这些小姑娘见识多,也有力气。

大户人家不可能要她这种从妓馆里买来的侍婢,她从一开始就只是把这次转卖看成一次逃走的机会,但是她得留条后路——阿九小小年纪便已经十分美艳,老鸨肯定会十分看重,若能讨得阿九的喜欢,就算不幸被捉回去,只要阿九能求几句情,她也不至于被胡乱打发了。

看见茅草屋,阿顺一鼓作气冲进屋里,把阿九放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借着微光,阿顺看见少女们七横八竖的躺着,问道,“此处没有人吗?”

其中一个少女道,“没有,似乎是猎户用来落脚的地方。”

在这里等人来捉吗?

阿顺垂眼看着一滩烂泥似的阿九,目光微闪。

她转身,看见靠近门口的墙上挂着一把弓箭,便顺手取下来,“我去看看有没人追来。”

阿九瘫在地上,胸口剧烈的起伏渐渐趋于平稳,目光却越来越涣散。

“啊——”

远处凄厉的嘶喊声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阿顺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

少女们像一群受惊的小兽,紧紧挨着缩瑟成团,面上皆是惊惧。

那声音里的绝望、剧痛、恐惧太清晰,让人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阿顺脸色苍白,静默了片刻,抬脚冲了出去,紧接着少女们都纷纷爬起来往外跑。

大雾中十几条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院子周围。

“谁是梅久?”站在破落门扉前的黑衣人问道。

这些人身弥漫杀气,绝对不是行香馆的护卫,阿顺慌张的闪身进屋内。

“交出梅久,饶尔等性命。”冰冷粗粝的声音再次响起。

有胆子稍大些的少女压低声音迟疑道,“梅久……难道是他们说的阿九?”

阿九,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

外面的人没有耐性等待,雾气朦胧里,为首的黑衣人微微抬下颚,他右手边一名黑衣人如苍鹰跃入院内。

如箭簇一般窜入屋内,白刃寒光,冲余下的少女道,“不想做剑下亡魂就全都滚出去!”

他分明只指着一个方向,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在威胁自己的性命,少女们脑海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哭号。

黑衣人毫不犹豫的挥剑杀了距离他最近的少女,终于有人受不住这等场面,惊慌失措的跑出去。

有人带头,其余浑浑噩噩的跟着往外跑。

眼看屋内的人所剩无几,握着弓箭的阿顺就显得格外显眼,她握着弓箭的手紧了紧,咬牙丢了唯一的武器,也跑了出去。

持剑黑衣人看见屋内还有一个少女躺在地上,双眼大睁,瞳孔扩散,胸口已经没有起伏,出于习惯,他俯身探了一下颈脉。

手指触到少女娇嫩的皮肤,仿佛碰到了微凉的绸缎。

确实是死了。

他大步走出去。

屋外,黑漆漆的夜色里,一群少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发出颤抖的呜呜声。

“谁是梅久!”为首的黑衣人喝问。

没有人回答。

阿顺脸色发白,死死咬着嘴唇。

就近的黑衣人挥剑轻易的杀了一名少女。

“谁是梅久?”那人又问了一句。

少女们惊恐的互相看着,想看看阿九有没有在自己身边,好把她推出去。

仅仅瞬间的迟疑,就又有两名少女倒下。

看着朝夕相处的数月的人血溅当场,如何能够淡然处之,更何况她们都是半大的孩子!

一时间她们像惊弓之鸟逃散、哭号,场面乱作一团。

……

“她在屋里!”阿顺大叫一声,趴在旁边昏倒的少女身旁。

她自以为做的隐蔽,却没有逃过这些人的眼睛,黑衣首领道,“屋内还有人?”

方才奉命进屋的人微微垂首道,“有,不过已死。”

“拖出来。”黑衣首领道。

那人领命转身。

突然!

嗖的一声。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支普通的箭射了一个透心凉,他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站在门口的黑衣人首领眼睛微睁。

血雾喷洒。

屋内,阿九静静伏在窗前,漆黑的眼眸沉静无波,浑然看不见一丝怯弱,整个人溶于黑暗之中。

汗水顺着鬓发边滑落,脑袋欲裂的疼痛让她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她是一缕残魂,自从死后便被禁锢在某个地方,不能飘荡,也不能转世,随着时日渐久,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而此时此刻四周巨大的杀气令她彻底觉醒。

她不知眼前发生什么事情,但对危险有本能的判断。她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这具身体,可这个身体体力透支严重,现在不过是在用意志强撑。

幸运的是,这屋里墙壁上挂着一弯竹弓,弓这种东西曾经也是她的挚爱,她在没有成为狙击手之前是一名竞技弓箭手。

不幸的是,只有五支箭……

如此情形,想要逃生没有任何可能!

被禁锢的太久了,能够有这一刻的自由,在死前摸到最熟悉的东西,已然无憾。

抱着“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心态,她默默估算现在的风速、湿度,以这种可视程度和硬件条件,不太可能一箭射杀两人,况且她只能粗略的估算这副弓箭的射速和射程,唯一可钻的空隙就是对方不知道她手里有几支箭。

思索间,她拉住弓弦的手指一松,精准的射杀了靠近窗子的黑衣人。

黑衣首领喝道,“出来!否则我杀了她们!”

她认识那些少女,根本不打算接受威胁,但她正准备放箭时,陡然发现手指不受控制。

“我要救阿顺,我要救阿顺……”

一个虚弱而执拗的声音蓦地出现在脑海里,她愕然,难道自己不是重生,只是鬼魂附了别的身体?!

一瞬的诧异,令她彻底的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但这一次没有像往常那样失去意识,而是能够看清面前发生的一切。

梅久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的异样,但她没有时间深思,立刻丢下手里的弓箭准备冲出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