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梧桐树 丢失的父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云玲父亲自从下岗后便年年月月喝酒时,喝了醉酒后脾气变的极其狂躁,他对云玲母女无论不问。为了生活,云玲母亲便在附近饭馆当提供服务员。但是靠母亲微簿的工资依旧是杯水车薪,一家人生活迈步维艰。晚上放学时,云玲走在回去路上,他看见了父亲在路边坐着喝酒时。“爸爸,回去一天放学,云玲走在回家路上,他看见父亲在路边坐着喝酒。“爸爸,回家了”。云玲父亲半睁开眼睛,他醉醺醺的说:“玲玲,你听见了,刚刚过去的两个人在笑,他们肯定笑话我丢了饭碗。”。...

云玲父亲自从下岗后便日日喝酒,喝了酒后脾气变的异常暴躁,他对云玲母女不管不问。为了生活,云玲母亲便在附近饭馆当服务员。可是靠母亲微薄的工资依旧是杯水车薪,一家人生活举步维艰。

一天放学,云玲走在回家路上,他看见父亲在路边坐着喝酒。“爸爸,回家了”。云玲父亲半睁开眼睛,他醉醺醺的说:“玲玲,你听见了,刚刚过去的两个人在笑,他们肯定笑话我丢了饭碗。”

“爸爸,没有人笑你,你听错了”

“你爸又不是聋了,他们那些人都不是好人,他们巴不得看我笑话。”

“爸爸,他们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笑话你。”

“那不是住我们隔壁姓李的和姓王的嘛,他两个早就看我不顺眼了。”

“爸爸,你认错了,那两个人我们不认识的。”

“玲玲,你骗我,你跟他们一伙的,都骗我。为什么所有人都骗我。”父亲大声咆哮着。云玲没有办法,便跑去找母亲带父亲回家。

云玲母亲把父亲带回来了家里,替他换下了一身酒臭的衣服。然后替父亲擦拭身体。

父亲突然精神了起来:“听见了嘛,隔壁姓李在敲钟,他在咒我,咒我倒霉,咒我死,他在咒我们全家了,我要过去收拾他。”说罢,就去门后拿起扫把准备过去,母亲赶紧拦住他:“你喝酒喝混了吧,哪有人咒你。自己烂泥扶不上墙。”

“你个臭婆娘,要不是你我会丢了工作,你这个扫把星。”然后拿起扫把狠狠打云玲母亲,云玲哭着求父亲别打了,云玲感到很无助,她怕母亲被父亲打死,她死死抱着扫把。

云玲父亲稍微清醒了些,他骂骂咧咧的骂道:“饭桶,两个饭桶。”然后关上门在床上呼呼大睡。

云玲母亲感到很绝望,她对这个丈夫感到非常陌生,她好像完全不认识,她抱着云玲低头痛哭:“玲玲,我们走,我们再也不回来了。”

母亲最终还是跟云玲父亲离婚了,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了。母亲同村里大婶的介绍下认识了个甘肃的男人,母亲大概是没有办法了,她是个弱女子,靠自己微薄的工资根本不能让云玲读书学习。那个大婶以前在甘肃打工便认识不少甘肃人,那边找老婆很费劲,能介绍成自然媒钱是很不少的。

“那男的长得好,家里又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人又老实勤快,你去了肯定是享福的命,关键人家还没有接过婚,一点也不嫌弃你二婚,你过去他肯定对你好,对你女儿好,这样的条件你去哪里找,你难道想去别人家当后妈嘛,你去他家就是当家做主的好福气呀”。大婶牵着云玲母亲手“:我介绍了不少媒,你看哪个不是过的和和美美的,论亲戚,你还得叫我一声舅妈了,哪有舅妈会坑自己侄女的,你要是信我,这婚事就定了。”

云玲母亲向来是缺少主见了的,现在云玲外婆也不在了,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她想想虽然远了,但父母亲人都不在了,嫁哪里不是嫁了。便带着云玲远嫁甘肃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