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佳人 第03章、选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昭景长长吐出口气,对昭嫆道:“适才底下人来禀告说,额娘了能一下床了。”昭嫆不由得露着灿然的笑靥:“我就明白,这法子当然好使。”昭景望着昭嫆那副料中了的脸蛋,便问:“怎么就那么巧,那个道婆突然来咱们家,还说要叫家中吉祥之人誊写佛经祈寿?”昭嫆昭嫆不禁露出灿然的笑靥:“我就知道,这法子肯定管用。”。...

昭景长长吐出一口气,对昭嫆道:“方才底下人来禀报说,额娘已经能下床了。”

昭嫆不禁露出灿然的笑靥:“我就知道,这法子肯定管用。”

昭景看着昭嫆那副料中了的脸蛋,便问:“怎么就那么巧,那个道婆突然来咱们家,还说要叫家中祥瑞之人抄写佛经祈寿?”

昭嫆露出神秘的微笑。

亭中男子微微一愣,自言自语道:“祥瑞之人?”——他打量着昭嫆与昭景肖似的容颜,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龙凤双生兄妹呀。

昭景挑眉问:“那道婆该不会是你安排的吧?”

昭嫆笑道:“是大阿哥安排的,不过主意是我出的!”

昭景嘴里咕哝道:“我就知道!!”便催促昭嫆:“好了,时辰也不早了,这会子回去,正好陪额娘用午膳!!”说罢昭景也不理会亭中那个让他无比讨厌的人,便大步走了。

昭嫆还算有礼数,回头朝亭中男子道了句“告辞”,便飞快跟着昭景的脚步。

昭嫆却不知自己已经泄露了身份,

阿玛是满军旗、额娘是汉军旗。而且还有个孪生哥哥。这些条件,已经足够查明她的身份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转眼便是三年后,阿玛额娘正为她私底下相看合适的婚配对象。就在这康熙十八年之初的时节里,一个消息,如同轩然大波在整个京城炸开了。

太皇太后下懿旨,名八旗筹备选秀事宜!!

这突如其来的选秀旨意,当真把昭嫆惊了个够呛。

如今是康熙十八年,距离三藩之乱还有两年才会结束啊!

历史上虽没有纪录三藩之乱期间是否有过选秀,但是在战乱的这八年里,有不少宫女出身的嫔妃得宠、上位,由此可见,这八年里应该没有选过秀女才对!!

多年来她一直笃定的事情,竟然给了她如此雷霆一击!!

她才十六岁,自然在待选之列!!

二嫂马佳氏挺着个大肚子,发福的脸蛋笑得更弥勒佛似的,“还是妹妹有福气,终于等到选秀了。凭妹妹这般容貌,必能雀屏中选。”——马佳氏当年也是参选过的,可惜因容貌平平而落选。

二嫂语气那样羡慕,而她何尝不是羡慕二嫂呢?

随着选秀之期越来越近,瓜尔佳昭嫆脸上的愁容却愈发深了。

李氏笑着安慰她:“我还以为,额娘的嫆儿只能许配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为妻。没想到竟有这般福气!额娘已经为你打点妥当,何况,咱们这样的家世,断断不会轻易落选的。”

就是因为如此,她才犯愁!!昭嫆心中的郁闷是说不出的。

额娘说得没错,她阿玛瓜尔佳广德是二等安定伯、正二品镶黄旗副都统。这样的家世门第,怎么可能落选呢?只怕未开选,名字就已经被上头记下了,只等上头对她的婚姻做出决定——要么留在宫里给皇帝当小老婆,要么指婚给近支宗室子弟做福晋。撂牌子自行婚配的可能性不大。

据她所知,康熙朝早期,应该没有姓瓜尔佳氏的嫔妃。似乎只在康熙后期有个和妃是姓瓜尔佳氏……

想到此,昭嫆才稍稍安心几分。

如此便等着选秀之日来临了。

康熙十八年的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柳絮满城。

天色蒙蒙亮,紫禁城的顺贞门外已经排列出一条宛如长龙的马车队伍。随着顺贞门打开,打扮得无比精美的秀女们从马车里下来,排列得整整齐齐,在太监嬷嬷的引领下,缓缓走进顺贞门。

今日是满军上三旗大选的日子,而上三旗中最不乏的便是家世门第佼佼的秀女。

选秀需经过三道流程,海选、初选和最终的殿选。

海选是由各旗都统、副都统负责,从本旗女子中挑选体无残疾、年龄合适的秀女,记录好名字成册,递交上去。海选很简单,只要不谎报年龄、又不是残废就算过关。

而初选是由内务府的嬷嬷选看,这些嬷嬷们负责检查秀女的身子,不但要检验秀女是否处子之身,另外肤色太黑、身有疤痕、体有异味都会遭到淘汰。

因为额娘早就提前打点过了,所以嬷嬷手脚倒也客气。饶是如此,瓜尔佳昭嫆还是有些脸红。光溜溜躺在里头的小榻上,让她不禁生了一身鸡皮疙瘩。

“格格请穿上衣裳吧。”那嬷嬷只瞄了几眼,便淡淡道。

瓜尔佳昭嫆二话不俗,飞快开始穿衣服,穿戴整齐后,便把提前预备好的红包塞进了嬷嬷手里。

那位嬷嬷顿时脸色和蔼了三分,“格格仙姿玉貌,必能荣选宫妃。”说着,便在初选单子上记下她的名字。

瓜尔佳昭嫆忙道:“承嬷嬷吉言了。”——给皇帝当小老婆,还是算了吧。她有个表姐,是额娘的亲侄女,在宫中已有十余年之久,虽然混了个嫔位,日子过得却极为冷清。

这位嫔主,便是景阳宫的安嫔。

记忆中,她还依稀记得这位表姐,彼时她还是个小萝莉。表姐没有亲姊妹,故而对她这个姑表姊妹很是疼爱。只可惜,她五岁那年,表姐选秀入宫,记得那一年,表姐才刚刚及笄。自那之后,她就再未见过表姐……

接下来,便有太监引领通过初选的秀女,往宫闱深处而去。

最后一轮,虽名为“殿选”,但选阅的地点,却未必是殿宇。太监领着一众上三旗秀女穿过御花园,从西六宫的南北大巷一路笔直北区。

旁的秀女早已走得有些懵了,瓜尔佳昭嫆凭借上辈子多次故宫游历的记忆,心中明白,走不了多久就是慈宁宫了。

难道这次选秀要在慈宁宫选阅?

这倒也正常,清朝选秀,素来是由皇太后乃至太皇太后做主。若是中宫健在,自然要陪同选阅。不过如今这个年份,康熙的原配仁孝皇后赫舍里氏早已不再人世,继后钮祜禄氏也在去年亡故了。

所以如今中宫空悬。如今位份最高的,是景仁宫贵妃佟佳氏,以及永寿宫娘娘钮祜禄氏——这位是继后的妹妹,进宫已经半年有余,虽未册封,却也享贵妃礼遇。

两宫之下,并无妃位,只有惠嫔、宜嫔、荣嫔、僖嫔、敬嫔、安嫔、端嫔这七位嫔主。

秀女们跟在引路太监后头,整整齐齐两列,步履均匀,虽然大家都好奇到底要往哪儿去,但并无不识趣开口询问的。

昭嫆原以为目标地点是慈宁宫,不料引路太监行至慈宁门前,却丝毫不停脚步,继续前行。昭嫆心道,再往前,就是慈宁宫花园了呀!

又心想,如今春暖花开,又是这般晴好的天儿,看样子太皇太后和太后也是不愿待在慈宁宫里的。

慈宁花园的风光甚好,春日碧桃开得繁花紧簇,远远望去,宛若粉霞堆积,暖风一吹,醉人的甜香便扑面而来,当真是沁人心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