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神仙有个约会 第一章 是福还是祸(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手指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我还没反应时回来,血了流入不少。“胡六六,珊瑚雪卷、翡翠羽衣、糟溜鱼片、一品扣肉好了没?哎呀,你手怎么了?唉唉,别说我你还也没做白玉盘龙!”值夜班经理不夸张地大叫。也怪不得他,这间超五星连锁饭店的大老板昨天来巡店,他需“胡六六,珊瑚雪卷、翡翠羽衣、糟溜鱼片、一品扣肉好了没?哎呀,你手怎么了?唉唉,别告诉我你还没有做白玉盘龙!”值班经理夸张地大叫。。...

手指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我还没反应过来,血已经流出不少。

“胡六六,珊瑚雪卷、翡翠羽衣、糟溜鱼片、一品扣肉好了没?哎呀,你手怎么了?唉唉,别告诉我你还没有做白玉盘龙!”值班经理夸张地大叫。

也难怪他,这间超五星连锁饭店的大老板今天来巡店,他需要表现得好,所以紧张的亲自来催菜。这两道淮扬凉菜和两道鲁系热菜是付董事长最喜欢的,虽然菜色普通,但刀工繁杂考究,滋味也好。而那道白玉盘龙是豆腐菜,口味很清淡,不过就是雕刻造型特别有难度。

“对不起啦。”我尴尬地指指身后的菜架,那上面的五道菜有半成品,也有彻底完工的,我所担负的任务不过是刀工一项。

“伤的不重吧?”见我没耽误工作,那条用豆腐雕刻而成的白玉龙还栩栩如生的,值班经理才展现出一丝人性,没什么诚意地关怀着。

我微笑摇头,把左手中指放到水龙头下冲。冰凉的自来水带走了指端冒出的串串血珠儿,落在水池底部,变成淡粉色的液体被冲刷干净。这一刀,割得很深。

“真是有够笨的。”二厨一边做着她的千层芦荟火腿卷,一边骂我,“学厨十年了,就刀工这么一项出了师,居然还会切到手。”

“六六的刀工何止是出师,简直出神入化好不好?在全国的厨师刀工大赛中蝉联三届冠军的,基本她出场,别人就只能争取第二了。”三厨端着新出锅的酱汁鳝片,放在菜架上,“她是最近心情不好,估计是走神了,不然怎么会出工伤?”她特意把“心情”和“工伤”两个词说得特别重些,提醒我昨天才被男友甩掉的悲惨事实。

“是哦,不然今天就是亲手给未来的公爹做菜了,那感觉自然不同。”嘈杂一片中,也不知是谁干笑了起来,可厨房中没有更多的人理会,所以显得格外刺耳。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从小爱好厨艺,十三岁就破格上了厨师学校,然后就是跟着现在的师傅转战各大饭店,整整十年了。师傅认为我有过人的天分,认真栽培,半点不藏私的。可我呢,除了刀工出类拔萃以外,一直不能上灶。因为,我做的菜色香出众,可味道……不能用不好来形容,因为比不好还要不好,简直令人无法下咽。

不是没找过原因,师傅曾亲自盯着我炒菜,甚至用高倍摄像机拍下我做菜的过程,结论是不论是火候还是用料都完全正确,可炒出来的菜就是连猪也不吃。

这件事,至今是个谜,也令我成了厨房衰星。幸好我用刀技术好,这才当上了工资很高的切菜工,毕竟这是家高级饭店,有很多菜式花样别人做不出来。

而不知为什么,三个月前我引起了饭店的太子爷、付董事长的独子付而旦的注意。他疯狂追求我,我明知道我这种相貌、家世和才学都很平凡的平凡女与富家公子是不搭边的,但我从豆蔻年华起就每天窝在厨房里,所以至今可耻的没有恋爱经验。所以当付公子花大把金钱营造出的虚假浪漫令身为爱情小白的我无法招架时,只一个来月我就投降了。

其实付而旦的长相只是普通帅,甚至有些奶油。然后几天前,因为我不肯和跟他上chuang,他于昨天、也就是我厨师考试再一次没通过的时候,施恩似的正式通知我……我们之间玩完了。

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吃大鱼大肉的腻了,想换清粥小菜爽爽口。当小酱黄瓜吃不到,他自然会去吃别的。

对此我并不太伤心,但是感觉很丢人,感觉受侮辱,毕竟被甩并不是一个好的经验。更关键的在于欺骗,听说他早搭上了一个叫杨脂玉的小明星,而我期待的那种命运般的爱情,根本从来没有来过。

“工作时间,哪那么多废话!”一个威严的声音制止了这场无聊的讨论继续下去,说话者正是我的师傅,本店的大厨师长。

他走过来,貌似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皱眉道,“回家去休息几天,伤口好了再回来上班。”

“师傅,我没事的。”我把手从水注下抽出,结果血又流出来了。

“撒点白糖上去,伤口容易合的。”师傅又皱了皱眉,“让你休息就听话,工伤期间,店里会继续支付你全工资的。你这手天天沾水,万一感染了更麻烦。”说完,瞄了欲言又止的值班经理一眼。

大厨师长是很有权威的,就是真正的老板来了,也得给几分面子,所以值班经理没敢反驳,只嗫嚅着道,“七点是客流量最大的时候……”

“难道六六不在,咱们就不做生意了?”师傅火大地道,“让付董事长知道你虐待员工也不好吧?再说除了大老板和大食客,也用不着这么精致的刀工。顶多,这三天有豆腐雕刻的菜全停了,或者我亲自上也行。”说完,看了我一眼,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我很惭愧。

我辜负了师傅的期望。他那么疼我,我应该自绝于人民。可是我家里还有一名老娘、两名阿姨、一条狗……

至于被嘲笑,我是很有心理准备的。一般女性在厨房里很难做到高职位,可我们这儿比较奇特,二厨和三厨都是女的。而我的师傅虽然表面上很严肃,但待我却非常非常的好,加上我前些日子又被有钱的男人追求,所以我的人缘特别差。如今我厨师考试没通过、被男人甩、手还割伤,她们只是幸灾乐祸而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我仍然感觉被打击,沮丧得要命。难道我的青春、甚至我的人生就要在失意中度过?

我打包了一份相对完整的剩菜,从后门出去,拐到附近的街心公园里。天气还只是初秋,并不冷,我坐在凉亭里,胡乱解决了我的晚饭,然后想着到哪儿去消磨时间。

现在回家还太早,我怕被我妈追问发生了什么事。她挖掘人家心里的秘密很有一套,我常想她应该到公安局去发挥余热,有什么负隅顽抗的犯罪分子,交我妈审讯一下就会招的。

………………………………………………………………

………………………………………………………………

66新书奉送,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

这厢有礼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