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为魔 九转为魔 第5章 天魔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孟寻将天魔子的尸体埋了起来,他深知天魔子仇家修为通天恐怖无比,并没有给天魔子立碑刻下自己的名字,生怕被天魔子的仇家将他的身份推演出来。天魔子死前给他留了一个空间戒指,戒指很是古朴,外表胡乱刻着几道花纹,看起来非常显眼。从天魔子的记忆中,他找...

孟寻将天魔子的尸体埋了起来,他深知天魔子仇家修为通天恐怖无比,并没有给天魔子立碑刻下自己的名字,生怕被天魔子的仇家将他的身份推演出来。天魔子死前给他留了一个空间戒指,戒指很是古朴,外表胡乱刻着几道花纹,看起来非常显眼。从天魔子的记忆中,他找到了打开空间戒指的方法,神识进入戒指内,他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天魔子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既然你获得了老夫的戒指,说明老夫已经死了,现在你就是戒指的主人了。戒指中老夫收藏了九州十八域的天材地宝,就算是那些帝皇境的老匹夫也会红眼,故而老夫设下了八个封印,只有你的实力够了才能打开,不然就算你空有整个九州十八域的宝库,以你现在的实力,只不过是引得他人的觊觎罢了。”年轻的天魔子看着孟寻,眼底古井不波,非常的淡然。孟寻再次跪了下来,朝他行了个拜师礼。天魔子点了点头,然后背对孟寻傲然道:“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老夫自称魔王,不是正派修士,也不是邪道修士。魔者介乎两者之间,亦正亦邪,凭心去做事。切莫不要沦陷于邪道,也不要与正派过分接触,保持本心,便是魔王。”“徒儿谨遵师命。”孟寻回答的铿锵有力。“如此甚好,为师深感欣慰!哈哈哈!”天魔子踏出一步,消失在戒指空间中。孟寻回想起天魔子消失的背影愣愣出神,如此英雄豪杰,依旧敌不过阴险小人,最后还是身死道消,可怜全天下人都不知谁是天魔子,也只有孟寻与世间寥寥数人知晓。英雄末路,莫过于此。孟寻收起心中的感伤,细数了一下天魔子留给他的宝物。小到生活起居,大到出行座驾应有尽有,看着眼前这些宝物,饶是孟寻几乎冰冻的心,也不免有些颤抖。这些宝物,天魔子都难得封印,可见那些被封印的宝物到底有多珍贵了。、孟寻的神识从戒指中退了出来,他取了一件灵宝软甲和一把灵宝袖剑用于防身和进攻。目前戒指中品序最高的就是一把法器长剑。长剑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的手刚刚轻触到剑柄,他的脑海中充斥着强烈的杀意,吓得他连忙退走。他估摸着以他目前的实力还如法驾驭,估计需要进入养气境才能使用。“这柄长剑很奇快,戒指中每个宝物师尊都有详细的说明,如何获得又有何用出。唯独这柄长剑没有进行丝毫的表明,甚至连师尊的记忆都没有这柄长剑的任何信息,只知道这把长剑的名字叫做修罗,难不成是一柄凡兵?”孟寻摇摇头,长剑修罗不可能是凡兵,一个凡兵无法承载如此恐怖的血腥气味。世间武器品序分为凡兵、灵宝。法器、道器、圣器、王器、帝器和神魔兵器。凡兵就是凡人只有的兵器,一般修士使用灵宝、法器居多,道器便算的上是珍宝了,一般中高品修真国的修真弟子财大气粗才使用道器,至于圣器、王器还有帝器,那都是圣人、王者、帝皇的专用武器。更高品序的神魔兵器,自神魔从九州十八域消失后的百万年,整个九州十八域都没有出现过一把神魔兵器,偶然会有传闻说神魔兵器即将出世,在九州十八域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可后来发现都是好事者散播的传言。离开山洞,孟寻面朝山洞磕了三个响头,天魔子对他有再造之恩,然后他却无法尽到徒弟之责。“师尊,请您放心,徒儿一定将风凌老儿的头颅待到你的坟前,为您祭奠!”说罢,孟寻站了起来,转身离去。如今孟寻已经是辟谷境的修士,可是宁国的灵气太过稀薄,想要继续修炼,要么去修真国,要么只能嗑丹药。好在天魔子给孟寻留了不少的丹药,有提升境界的,有治疗伤势的,有毒药解药,同样也有不可名状的药。“哇,没想到师尊竟然还有这种需求。”孟寻倒出一粒丹药,仅仅是闻了闻,便感觉小腹中窜起一道无名火,吓得他立马将丹药倒回玉瓶中。孟寻连吃两瓶辟谷丹,每一瓶辟谷丹都有十粒,如此豪奢做派也只有不知丹药金贵的孟寻能够做到吧。辟谷丹下肚后,没过多久药力就爆发出来,孟寻只感觉丹田填满了灵气,而且灵气还在增加,不到一息功夫,孟寻便感觉丹田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仿佛快要裂开了。“不要,丹药服用过多,丹田快要撑爆了!”危机关头,幸好孟寻冷静下来,急忙运转《天魔引》,丹田内的灵气瞬间挥霍一空,朝着四肢躯干流去,逐渐被细胞筋脉吸收。“呼~”孟寻擦拭额头的冷汗,丹田的空虚让他下意识的拿出一瓶辟谷丹。就在他张开嘴,准备倒丹药的时候,忽然间回过神来,丹田的阵痛感,还在眼前,自己就怎么敢继续疯狂吞食辟谷丹。最终孟寻收起了丹药,没办法丹药的药性太强,如果服用稍许,对境界的提升很难起到大的效果,可是打量服用的话,搞不好灵气会撑爆丹田。这也亏得孟寻有神魔级功法《天魔引》,不然搁在其他人突发这种情况,肯定必死无疑。有了前车之鉴,孟寻就不敢乱服丹药,只是想要在凡人国度提升境界,唯有嗑丹药了,除非……有药性温和的天材地宝供他服用。想到这一点,孟寻便将戒指翻了一个遍,可惜目前能够提升境界的天材地宝,天魔子并没有准备,其余的都被封印起来,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解封。孟寻也没有在多想,反正都是自己的,早拿晚拿都一样,目前当务之急是怎么爬上无渊崖。“无渊崖估计得有几万丈深,而且周围都是悬崖峭壁,想要爬上去明显不现实,只能去四周找找出路了。”孟寻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路过小潭时,看着灵气肆意的潭水呆住了,“万年钟乳灵液……看来是上天让我活下来的。”从天魔子的记忆中,孟寻才知道万年钟乳灵液到底有多么珍贵了,万年的石钟乳,一年才能滴下几滴钟乳灵液,汇聚成一个小潭最起码也需要万年的光景。万年钟乳灵液乃是天然的淬体宝物,药性温和,就算用量在多也不怕给身体带来什么副作用。在黑市,一滴万年钟乳灵液,最起码需要一枚极品灵石。这一潭灵液,最起码也有上万滴不止了,就等于上万颗极品灵石啊,如此多的财富注意买下一个九品修真国。只是如今一潭灵液已经被孟寻全部吸收了,只剩下一丁点尚未消散的灵气。“难怪我从无渊崖摔下来都还没死,有万年钟乳灵液就算身体稀烂,只要一息尚存,都会活下来吧。”孟寻拖着下巴,看着小潭道:“如此天材地宝虽然不能带走,但也需要好好藏好了。”于是,孟寻从戒指中拿起一道早已刻好的迷幻阵,布置在小潭周边。迷幻阵布好的瞬间,小潭的灵气被全部遮掩,变得稀松平常。“哦,还真管用!”孟寻满意的点点头,布置要一切后,便继续寻找出路。云崖宗后山,田擎天战战兢兢的站在密室外道:“老祖,马上就要有新一批弟子前来,这次是我亲自甄选的,肯定有适合老祖的人选。”“田擎天,这次老祖我就放过你,如若在有差错,你这副皮囊我就勉强收下了。滚吧!”迷失内的声音越发的苍老,但威严却未减一分。“多谢老祖,多谢老祖。”田擎天脸色煞白,连忙告退。待田擎天离开后,密室内幽幽传来一抹叹气,“前几日,青林山的灵气忽然被消耗一空,想必是宁国快要晋升了吧。如此大的机缘,不能不去争夺啊。只可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