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农家女 06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琳琅稍一抬眼,小心翼翼地望着王世敬身边身姿秀拔如春山,皎若青天飞白鹤的英俊男子。“急吼吼吼个什么劲儿,我还没给你详细介绍呢。”王世敬虽不受陆白羽不待见,虽然行为举止很是随便,一把拉过陆白羽的手。陆白羽安全的考虑礼数,跟前的人修容不凡,仪表堂堂。“这位是?陆白羽出于礼数,跟前的人修容不凡,仪表堂堂。“这位是?”。...

琳琅稍一抬眼,小心翼翼地看着王世敬身边身姿秀拔如春山,皎若青天飞白鹤的俊美男子。“急吼吼个什么劲儿,我还没给你介绍呢。”王世敬虽不受陆白羽待见,但是行为举止很是随意,一把拉过陆白羽的手。

陆白羽出于礼数,跟前的人修容不凡,仪表堂堂。“这位是?”

“这是当朝正三品的怀化大将军,纪忘川。”王世敬又转而看向怀化大将军,指了指陆白羽。“这是陆家茶庄无所事事的二世祖。背后那个,是她指腹为婚的小媳妇,长得清秀葱嫩的好姑娘啊。可惜啊,纪兄,你千万不能多看,不然,这二世祖非戳瞎你不可。”

纪忘川嘴角微微一扬,谦和一笑,如千年苏溶的冰,虽不温暖,却有潺潺流水的轻柔之意。他的双眸特别明亮,五官较寻常男子更英挺些,原来他就是长安城怀春少女们思之若狂,辗转不忘的怀化大将军年纪忘川。

琳琅看他的眉目,这样子就好像一直藏在心里某个角落里迷了路,怎么也想不起来。

纪忘川被琳琅看得有些诧异,琳琅秀鬓美鬟,肤白凝脂,骨骼清雅,亭亭玉立地看着他。心想着姑娘好大胆,既是已经许了人家的,怎么盯着陌生难以如此不避讳,但是这柔如朗月的眉目,被她盯着也是欢喜的。

王世敬摇了摇骨扇,凑到琳琅跟前瞅了瞅。“小琳琅越长越娇俏了,爷看着真喜欢,就算被挖了眼珠子都值。”

陆白羽暗讽道:“国舅爷说话,千万要注意分寸,不然眼珠子是小,就是丢了国体就是大事。”

王世敬纵横情场数十载,家中纵无名正言顺的正室夫人,背地里的相好百八十个。他从十二岁起就会抱女人,逛教坊,这琳琅无遮无拦地看着纪忘川,岂能逃过他的法眼。“忘川兄,这长安城里觊觎你的姑娘可真多,今儿,又添上了一个。陆大少爷要头疼了,他这心心念念的小丫头,看来是养熟了要飞了。”

纪忘川敷衍地笑了下,倒也辨不出有没有把这句话听进心里。一直以来,他就是个冷漠的人,这股子冷漠劲儿从骨子里就带着。在朝野中任职,不管内心愿不愿意,总要权衡各方利弊关系,不能拒人千里。这王国舅就是个自来熟,一来二去,就把纪忘川当成可以饮酒作乐的朋友。

陆白羽听到王世敬这当头当面的嘲讽,心下吃味得紧,回头看琳琅略微低头,露出一段粉藕似的脖颈子,陆白羽心软,不好当面指摘。

聚宝斋外贵客登门,金老板要是再无动作,就真是不会做生意了,他连忙给小张五使个眼色。“几位贵客光临,厢房已经备下,让小张五沏茶配点心了,国舅爷、大将军、陆家少爷别干站着,进门再说会子话。”

“那敢情好。”王世敬招呼着纪忘川和陆白羽就往聚宝斋二楼厢房走。

纪忘川不经意地回头瞥了眼琳琅,她杵在门外进退维谷,那种怯生生的稚嫩劲儿,就像雏鸟在风中瑟瑟缩缩,忍不住勾起人的保护欲。他很快把心头莫名其妙的想法压制下去,女人这东西,他见得多了,投怀送抱的更多,可他就是天生厌恶,不愿意她们近身,也不喜欢被她们看。

王世敬见陆白羽没有跟进来,回首挑衅了两句。“陆大少,难道你怕了吗?”

陆白羽没好脸色,问道:“怕什么?”

王世敬大大咧咧笑起来。“自然是怕有稀罕宝贝,抢不过我。”

陆白羽禁不住王世敬一激,领着琳琅上厢房再会会他。

王世敬就是个怕寂寞的性子,没人跟他拌嘴,没人让他数落,他就心里不痛快。纪忘川冷性子,他总是听得多,说得少,然后优雅倾城一笑,就算是给了面子了。碰巧遇到陆白羽可以跟他对上两句,又怎么舍得就这么放过他。有的时候,对手比朋友更了解自己,有了对手才能不寂寞。

王世敬翘着二郎腿坐在月牙杌子上,剥着花生衣,灌了口茶,丢一颗花生进嘴里。

纪忘川斟了杯太平猴魁,鲜爽醇味,散着兰花幽香,这轻轻扬扬的滋味倒是跟眼前的琳琅一眼娇秀。

陆白羽扫了纪忘川一眼。“怀化大将军,也有来淘弄古玩的兴致,想来最近长安城确实太平。”

纪忘川淡薄地回了一眼,不紧不慢道:“今日恰逢休沐,与友信步出游。”

金老板笑呵呵地躬身跨入门槛,身后小张五捧着三四个锦盒,都是藏宝阁里的精品。金老板滔滔不绝地向贵客介绍,琳琅心不在焉地站在陆白羽身后。金老板是个心肝玲珑的人,他止口不提人皮藏宝图的事,按说他跟陆白羽也只是买卖关系,却独独把他们领进了他的暗间,琳琅想及这一层,这金老板该不是挖了个坑等着他们跳?

偏生自己对着那小张人皮藏宝图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即便金老板没有与陆白羽达成协议,她也想求陆白羽把那张图给买了。

陆白羽敷衍地哼哼哈哈了几句,怀里收了张诡秘的人皮,任其他宝贝就算美到天上去,到底也是个尘世里的死物件,不像那张人皮,它有一个尚未揭秘的故事,它让人满是探知和欲望。

王世敬本来铁了心要跟陆白羽争,他看上什么物件,他就用身份打压,用财力征服,何况身边还有个怀化大将军,谅金老板没有那个胆子,敢得罪朝廷重臣。

不管金老板吆喝再起劲,陆白羽油盐不进,眼皮都不翻一下,纯粹当个陪客,让他失了兴致。“金老板,你一定是卖了什么稀罕宝贝给陆大少了,快拿出来给我瞧瞧。放心,我只管瞧,绝不动横刀夺爱的念头。”

陆白羽道:“横竖就是没眼缘,要是王国舅没什么事,我府上还有事,就不作陪了。”

王世敬搓着手,垮着肩,一抖一抖地走向琳琅。“陆大少跑得真快,肯定有啥猫腻,我要搜你身也不合适,只能搜搜琳琅这丫头,看她身上藏了个什么宝贝。”

陆白羽怒上脸颊,把琳琅拉到身后,他就见不得有人敢在他面前对琳琅起色心。“你敢!”

王世敬贼心起,心里美滋滋的,他倒不怕陆白羽耍横,都是富贾少爷出身,身手差不多,真是动了组,他还有个怀化大将军镇守着。

纪忘川冷眉横眼,一臂挡下了王世敬,面上挽了一丝息事宁人的弧度。“国舅,只是来寻个乐子,何必叨扰姑娘家的清誉,如此剑拔弩张,岂不坏了兴致。”

王世敬碍于纪忘川的面子,唯有暂且作罢。“琳琅有脸面呐,怀化大将军都给你帮腔。行,今天看忘川兄的面子,不管你们淘了什么稀罕物件,就让你们带出聚宝斋。下个月就是一年一度的品茶大会,到时候有的是机会见面。”

琳琅不多置喙,乖巧地跟在陆白羽身后,卖弄不如藏拙,这个道理从她寄人篱下起,便深知十分。只是面盘出落得愈发标致,这由不得自己控制。走在街上总难免多被人扫几眼。

王世敬是个爱惹事的脾气,手上动不得,嘴上还得捞几把回回本儿。“小琳琅,改明儿,我去陆府上提亲,咱们大把见面的机会,也不急在一时,到时候让小爷好好搜搜你的身子。”

琳琅一脸淡薄大气,直挺挺地站在那儿,喜怒不上脸面,很是镇定,屈膝福了福。“多谢国舅爷惦记。”

“王世敬,别仗着国舅爷的名号胡作非为,你要真是过分了,大不了爷跟你争个鱼死网破。”

陆白羽怒目切齿,拉着琳琅跨出门槛。任金老板尽是点头哈腰地挽留,也无济于事。王世敬这几句轻佻之语,是彻底把陆白羽给激怒了。

彼时,陆白羽和王世敬都是天嵩书院的学生,照理该有些同窗情谊,无奈两人实在不对路,凡事必定争抢个你死我活,博学清修堂的先生唯有将两人劝退,彼此不见,便可相安无事。谁知,两人又在聚宝斋上杠上了,这是上辈子上上辈子结上的梁子。

在聚宝斋唇枪舌剑的闹腾一番后,各自散了去。

陆白羽憋着一口恶气,头也不回地跨上安车,琳琅跟在陆白羽身后,进了车厢朝他身后垫了个软垫。陆白羽一脸沉肃,明眼人一眼就知道他气得不轻。

琳琅乖巧地赔了个笑脸,车厢里摆着一个八宝如意雕花的食盒。“羽哥,饿不?要不要吃点腰果?”

陆白羽转个身,对着扉窗看去。琳琅平日跟他出门,都是目不斜视,今日却反常,直勾勾地看着纪忘川。虽说纪忘川的确是见之难忘的美男子,但是琳琅素来谨慎自矜,怎么能跟小家子里出来的姑娘似的,一见漂亮的男子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瞅。他就是心里极其不舒服,喉咙里堵着团蘸了醋的棉花似的。

琳琅凑过去看陆白羽,委屈问道:“羽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陆白羽心里憋不出,只好把怨气都撒出来。“你知道我舍不得跟你置气,还真是胆子越来越肥了,盯着人怀化大将军看了半天,有这么好看吗?”

琳琅猜到他吃味了,只好继续端着笑脸。“我可不光盯着怀化大将军看呢,我还盯着少爷看,但是少爷那双俊眉朗目没有长在背脊心,所以没有看到琳琅嘛。再着,我也看着金老板呢。”

陆白羽立刻被琳琅那句“俊眉朗目”逗乐了,转念问道:“算你说得过去,那你看金老板做什么?”

琳琅如实直说。“我只是在想,金老板做生意的,只有买错,哪有卖错的道理。为什么他偏偏要把这么玄乎的宝贝送了咱们?”

陆白羽朝软垫上靠了靠,半倚下来,一头支着头。“图了陆府的人脉和财力。以他半入黄土的年纪和聚宝斋的实力,没能力凑齐那十八张人皮拼成一张完整的藏宝图,即便碰巧被他找齐全了,他也没那个力气去挖。”

琳琅转了转大眼睛,试探问:“羽哥,你信金老板的话吗?”

陆白羽摸出藏在怀里的锦盒。“估摸着那人皮的年岁,不像是开国初的东西,有点悬。但是金老板犯不着蒙咱们,真有那龙脉,还要分两成给他呢。”

琳琅心口扑扑跳,问道:“那,你会去找龙脉吗?”

陆白羽抬眼看跻坐在他跟前的琳琅,微微一笑。“你想跟我去找吗?”

琳琅欢快地点头。

陆白羽愿意带她离开长安城,去找寻这人皮藏宝图背后的秘密,这让她着实有些兴奋,但隐隐又藏着些不安。

有些事,藏着掖着还能维持下去,一旦撕开真面目,不知道会是何等光景。

大江国的都城是长安城,平面呈横长矩形,城内北部正中建内城,分为南北二部。南部为皇城,城内集中建中央官署,北部为宫城,内为皇宫、太子东宫和供应服役部门的掖庭宫。宫城、皇城以外全部建矩形的居住里坊。

在坊间形成九条南北向街和十二条东西街,沿外郭城内四面还各有顺城街,组成全城以棋盘状的街道网,规模空前盛大。

安车平稳地经过井字行的坊街,陆白羽悠闲地咬了颗腰果,尚未咬碎落肚,安车前的马匹突然嘘停,车厢冷不防超前搡了搡,陆白羽一个不留神,俊俏的面盘儿磕在车厢内壁上,刮起了一片血红色的痕迹。

“少爷,还有哪里受伤了不?”琳琅连手抓扶起陆白羽,惊得推开车门去看安车前的情况。

车门外,赶车的德荣吓得冷汗直冒,这陆白羽脸上挂了彩,做下人的非得屁股开了花,颤声解释道:“前头有个杀千刀的小屁孩突然冒出来,小的只好刹停马车,让少爷脸上挂彩了,是小的没用,小的领罚。”

琳琅没开声,陆白羽还没发话,她要是多费口舌,就有点越俎代庖的嫌疑了。她只能略表同情地看着德荣,见陆白羽一直不说话,就阖上了车门。看来要等回府再收拾德荣这没眼色的小子了。

大业坊里胭脂巷,玉堂春色撩人醉。

长安城身份矜贵,玩性浓烈的达官贵人们都喜欢到玉堂春里游狎,就图玉堂春够气派、够风雅。

这里的姑娘们各个才貌双全、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恩客们想听旖旎的小曲儿,赏一赏腰肢轻摆的舞蹈,姑娘们能端出教坊司调教的专业水准,想吟诗作对,姑娘们也能捏出伤春悲秋的情调。哪怕是床上的功夫,更是百般花样,保管让恩客们乘兴而来,乘兴而归。

王世敬在聚宝斋里置了气,满肚子憋着火,非要拉着纪忘川来玉堂春里下下火。

他让红姨安置了雅间,挑了两个当红的花魁伺候,纪忘川素来不喜游狎作乐,碍于国舅爷的面子不能退却。王世敬挑了个丹凤媚眼,看一眼就让他胃口大开的姑娘到里间伺候把玩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