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农家女 04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陆白羽清举风朗,对她诚心点头致意,这些年多得他的照顾,虽然陈其玫一直提防着琳琅,深怕他们情投意合,怕琳琅入了陆家的籍,以她不祥人之命,是陈其玫决计不能够容下的。琳琅心里都很清楚,但她没办法装塌。漫天血光亮透了月海山庄的夜空,她这一世注定一生不能够庸庸碌碌平凡普通琳琅心里都清楚,但她只能装糊涂。。...

陆白羽清举风朗,对她诚心致意,这些年多得他的照顾,但是陈其玫始终防备着琳琅,生怕他们情投意合,怕琳琅入了陆家的籍,以她不祥人之命,是陈其玫断断不能容下的。

琳琅心里都清楚,但她只能装糊涂。

漫天血光亮透了月海山庄的夜空,她这一世注定不能庸碌平凡。

一脚跨出陆府大门,琳琅整个人才算活泛起来,好似周遭拘束着孙悟空的紧箍咒突然就给撤掉了。

回望了陆府左右把门的一人高的寿山石大貔貅,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十年来,便是这样谨小慎微亦步亦趋地走过来。

琳琅常常回忆起十年前灭庄那一日,可是模糊的记忆好像故意隐藏在脑海深处,怎么都想不起来。

“想什么呢?”陆白羽轻轻拍了下琳琅的额头,若说是拍,动作更轻些,像是轻快地抚摸了一下。

琳琅弯了弯明媚的眼角。“少爷,我们这是去哪里呀?”

“都说了不许叫‘少爷’。”陆白羽听琳琅尊他为少爷,就脑仁儿疼,他无时无刻不想跟琳琅拉近距离,可琳琅就像牛皮灯笼怎么都点不亮,又怕姑娘脸皮太薄,自己唐突了佳人。

琳琅温婉地喊了声。“羽哥。”

“这感情好,以后没有外人就这么叫。”

陆府上的家丁已经备好了大少爷出行的安车,红木雕花的车厢宽敞,铺了层舒适的褥垫。陆白羽阖上了车厢内壁上的扉窗,琳琅给陆白羽拿了个绣着四合如意图案的靠枕,垫在陆白羽背后,自己则恭恭敬敬地正坐在陆白羽跟前。

陆白羽见琳琅与他以礼相待,板起脸空。“琳琅,松泛些,这儿这有我们俩,没别人,你再这样拘谨着,我可要生气了。”

陆白羽本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脾气,脸色登时有些不悦,琳琅赔了个笑脸。“羽哥,别生气,小女子不识抬举还不成嘛。”

陆白羽扑哧一笑,倒也不是真心想跟她撒气,他又怎么舍得跟琳琅撒气。“你以后少远着我,我就不生气了。”

“可是……”琳琅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后半句,她作为陆家过客的身份不好表太明。陈其玫一直防着她勾引陆白羽,祸害了陆白羽光辉璀璨的命途。

陆白羽一脸兴奋,道:“没什么可是不可是,别瞎担心有的没的。今儿个初二,聚宝斋派了小张五来给我传了个信儿,说是收了新宝贝,要不要去开开眼?”

琳琅浮着笑眼,陆白羽看着她清婉可人的笑脸,更是喜不自胜。

眼瞅着入了秋他就到了弱冠之年,陆府这十年来茶庄生意越做越大,五年前被御前看重升了御用贡茶,乃是大江国的名正言顺的名门望族。陆白羽长得一表人才,身姿挺拔,面如冠玉,皎若朗月,不仅家世好,人面更好,来陆府攀亲,给陆白羽做媒的人可以从长安大街头排到了长安大街尾。

琳琅心知,陆夫人是铁了心要给陆白羽找一户门当户对的望族,以陆白羽这面相即便是攀上个公主也是合情合理的。

可陆白羽就像是入了魔,着了道,狠了心地喜欢月琳琅。硬生生地把婚事推到了不可再推的境地,男儿弱冠之年再不娶亲,便是要被坊间乱传了,这陆家大少爷好人好貌,却迟迟不见婚配,怕是有隐疾,没准是个断袖。

琳琅挑眉看了陆白羽一眼,复有垂首道:“羽哥,下回,有新玩意儿,就不必喊上我了。”

陆白羽笑道:“你不是顶喜欢看新鲜玩意儿的嘛,怎么了,转了性子了?”

“我怕大夫人不高兴。”大夫人虽然防着她,到底对她不算坏,何况琳琅也没有攀附陆白羽的念头,不想让陆白羽继续在她身上蹉跎下去。经历过大是大非的人生变故,她比一般同龄的女子都要早熟和冷淡,只是一脸纯真无碍,让人以为她纯得跟实心木头似的。“陆家大少爷人中翘楚,大夫人一门心思要给羽哥你觅个良配,一拖再拖,如今,怕是不能再拖延下去,这坊间传闻可坏了,羽哥,难道浑然不知吗?”

“坊间都说什么了?”陆白羽知道琳琅脸皮薄,没说两句,脸色又羞红。“是不是说陆家大少爷不是有花柳,就是个断袖。不然怎么好端端的还不成亲。是不是这话?”

琳琅自知真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但是人在屋檐下,能低头就低头。“既然都知道,那还不照着大夫人的意思,赶紧办了吧。”

陆白羽道:“你别说,我心里有人。我不能娶了别人,害了别人。”

琳琅听后,便止口不劝,横竖不能让陆白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免得以后不好相处。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她这辈子永远不祥的梦魇里,不想被人嫌弃,更不想被人戳背脊心说她是个祸害。

陆白羽态度转变很迅速,这会儿已经和颜悦色地凑到琳琅身边。“你怎么不问问我心里有了谁?”

“羽哥心里的人,自然应该是与大江国第一贡茶的陆氏茶庄相匹配的望族,婚姻良配不仅仅关系自身,更是关系着两个家族的兴旺荣辱。”

琳琅清浅的声音,点拨着陆白羽的心,陆白羽垂丧着摇了摇头,琳琅似乎完全不懂他的心,满口世人都知晓的大道理,听着就耳朵起茧子。

陆白羽道:“罢了罢了,不说这些煞风景的话。”

聚宝斋,位于晋昌坊最热闹的地段,繁盛华丽,可当胜景之名。

陆白羽提着窄袖交领织金锦袍一角从安车上走下,而后转身抬手想让琳琅搭着他的手,琳琅虚扶了一下陆白羽的手,悠然从安车踏板上轻轻跃下。

小张五眉头眼尾特别灵光,一看贵客临门,忙哈着腰就迎到门口。“陆大少爷,你可算是来了。”

陆白羽逢人倒也和善,跟着小张五玩笑道:“才不来小半月,就这么惦记着我的银子啊。”

小张五眉开眼笑地供着陆白羽。“哪儿的话,陆大少爷上座,已经沏好了太平猴魁,备上了八道小点心,金老板正在厢房内候着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