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给祖宗磕头了 6.为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蔷望着冠一走,立刻笑嘻嘻地捏着北儿童节的脸:“没想起你这么很厉害,我早已想治一治那个冷傲鬼了,干得好看!以后姐肯定好好的罩着你~”北儿童节迷惘地望着面前的鸟人“各部卢比路达大路”地说着什么,却看得出来她的神情非常开心。但同时,北儿童节松了口气。她又拿了两但同时,北六一松了口气。她又拿了两个果子,递给少女一个:“纳思达。”。...

蔷看着冠一走,马上笑嘻嘻地捏着北六一的脸:“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早就想治治那个高傲鬼了,干得漂亮!以后姐绝对好好罩着你~”

北六一茫然地看着面前的鸟人“各部卢比路达大路”地说着什么,却看得出她的神情十分高兴。

但同时,北六一松了口气。她又拿了两个果子,递给少女一个:“纳思达。”

蔷惊喜地接过来。对方刚刚是说了“水果”没错!是自己之前教的!

初为人师太有成就感,她马上快乐地投入了对“幼崽”的语言教学。

......

被抓来云族已经有几天了,北六一作为“俘虏”,每天活动的位置便是居住的树屋,和树屋下的林地。

每天有鸟人给她送来吃食,而那个名叫“蔷”的鸟人来的时候,会用爪子抓住她飞到地面放放风,同时充当语言老师的角色。

噢,或许应该称那些“鸟人”为“云族”。

晚上北六一是没人看守的。大概那些云族也觉得她根本不可能从数百米的巨树上跑掉,因此格外放心。

每天好吃好喝地“被养崽”,北六一从未觉得生活如此美好过。

要知道,之前在地球时,她每天工作一整天,也只能得到足够果腹的罐头罢了。

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由于资源匮乏,对于大多数幸存的地球人来说,食物没什么好吃不好吃的,因为他们压根没吃过好吃的。

现在的北六一,每天有足够的果子可以吃,每顿饭还有颗粒状的软糯主食。

如果能当一辈子俘虏该多好...北六一暗暗地想。

虽然一切都很美好,但对并不喜欢说话的北六一来说,她现在唯一的噩梦就是被一个成天叽叽喳喳的“大姐头”重新教着学做人。

“笑,这是笑!”北六一面无表情的脸被一双“咸猪手”捏着,嘴角被迫扯向两侧。

“笑,给我笑,你不笑是吧?不是好孩子!”那个叫做蔷的鸟人捏着北六一的脸往两边拉,硬生生给她拉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为什么生活要对她这个小可怜下手?北六一从咧开的嘴里,废老大劲挤出一个“笑”字。

“没错,这个就是笑。你还挺聪明的嘛~”蔷的眉眼弯弯,揉了揉北六一的头。

北六一拍开那双咸猪手,委屈巴巴地揉了揉自己的脸。与此同时,她看到自己的手。

真是奇怪…她下意识地想。为什么她明明没怎么晒着.....难道这里紫外线很强?

她隐晦地瞟了一眼肤色惨白的蔷,否定了这个猜测。

蔷看着面前幼崽灵动的样子,心里越发喜欢。

真是漂亮啊.......

北六一被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揉了揉发麻的胳膊,忽略那道目光,捡起脚边的树枝在地上划拉着练习新学的字。

蔷看着北六一就想笑。

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云族这个种族,人均颜控,奈何自家种族实在不是很漂亮的那一类,只能上星网馋馋那些血族、天使族、精灵族的身子才能勉强满足颜控需求这样子。

“树、鸟、鼻子、眼睛、嘴巴、果子、飞翔、跳跃......”蔷日日犯花痴,好在北六一还算勤奋,手里拿着动态的早教小卡片,跟着图认字理解,倒是进步得很快。

......

冠最近十分丢脸。

他身为最有竞争力的下任首领候选人,从很久以前就每天都跟着云族首领一起,处理各种事务。

虽然真正轮得到他处理的一般是类似小助理处理的小杂活,几年下来,他也在部落里隐隐积攒了些威望。

冠一向重视仪表,日常走的是简约帅气的干练风。但最近他一直都穿的是土气的高领长袍。

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多数人也识趣地不会在他面前提起。

然而还是有不少跟他不对付的对手、纨绔子弟毫不遮掩地当面嘲讽他,让他脸上挂不住。

无他,冠戴着抑制环是不能生气的。

按照抑制环的设定,只要身体出现激动的生理反应,抑制环判定他可能做出危险举动,便会放出特定的镇定电流。

接着,他会软绵绵地趴倒在地上,目光涣散,毫无还手之力。因此冠的对手十分热衷于花式气他,让他丢脸,然后羞辱他。

起初冠是很克制不住自己的,只要一激动就会瘫软在地,的确很是惹人眼球地丢了几次脸。不过几次教训后,他便学乖了,整个人愈发佛系,居然能达到被花式挑衅而面带镇定微笑的程度。

而抑制环唯一的解除办法,就是佩戴者识别。由于抑制环属于军事性科技,佩戴者识别十分复杂,需要操作且需要输入指令,北六一至少需要学会听懂操作和输入文字才能输入指令。

这么下去到底不是个事,为了早点摘掉抑制环,结束这丢人日常,冠终于忍不住往囚屋跑去,想看看蔷的教学进度到底如何了。

要知道,因为怕他因为抑制环办事出岔子,首领连原本交给他的工作都分给了其他首领候选人!

多年努力眼看就要毁于一旦。每每想到这里,冠的肠子都悔青了。

当时干嘛非得想吓唬一下那个幼崽呢?拿上抑制环走人不好么?将心比心不好么?

急匆匆跑到囚屋的冠刚一收起翅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发花痴的蔷,和自己奋发图强的北六一。

他差一点就要急火攻心,在抑制环的威慑下,终于是硬生生憋下了那口气,深呼吸,然后温声问道:“蔷,教学进度怎么样了?能不能让她给我把抑制环解开?”

蔷这才从花痴中惊醒,然后一本正经地举起手里的卡片对着北六一说:“树~这是树~这是果子~”

北六一配合地跟着念:“树,果子。”

冠原地站了几秒,扯出一个非常温和的微笑:“这样是对的,简单词要打好基础。”

“我们崽可聪明了~”蔷自豪地说。

冠的眼皮抽了一下,随即再次露出温和的微笑:“这是好事,不要让她压力太大。”

看到冠的脾气变得如此佛系,蔷转过身使劲憋笑。

之前暴脾气的冠居然被抑制环收拾得服服帖帖!

她揉了揉北六一的脑袋,笑眯眯地看着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