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给祖宗磕头了 3.鸟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北儿童节再度醒过来时,是躺在藤蔓编织成的床上的。后脑勺隐隐作疼,她皱着眉头坐了出来,有些迷惘地上下打量着周围。这是哪儿?她怎么到了这种地方?她在这儿干什么?上下打量了一圈周围后,她看向那个挂着羽毛门帘的唯一出口,便从藤床上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的,一这是哪儿?她怎么到了这种地方?她在这儿干什么?。...

北六一再次醒来时,是躺在藤蔓编织的床上的。后脑勺隐隐作痛,她皱着眉头坐了起来,有些茫然地打量着周围。

这是哪儿?她怎么到了这种地方?她在这儿干什么?

打量了一圈周围后,她看向那个挂着羽毛门帘的唯一出口,便从藤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掀开了羽毛帘子。

第一眼下去,北六一的心脏猛地抽了一下,放下了帘子,默默退回那张藤床上坐了下来。

为什么她在几百米高的树上啊!这是什么鬼地方!谁把她带来的!

想到这里,北六一的脑子里飞速闪过一张惨白的脸和没有眼白的瞳孔,再次打了个寒颤。

她...她遇到了什么?

这时,羽毛帘子被掀了起来,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展现在北六一的眼前。

面前的女人——大概勉强可以称为“人”,她的肤色和北六一记忆中一样惨白,没有一丝眼白的黑色瞳孔铺满整只眼睛。

而她进来的时候,胳膊的大臂后面居然连着两只巨大的翅膀,翅膀上坠满了极为真实的羽毛。

北六一嘴唇嗫嚅了几下,最终保持了以往的面瘫脸,强压下恐惧,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那个“女人”。

“拉贝嘟噜虎?哇吉拉撒纳!”那女人看到她,惊呼出了一句北六一绝对没听说过的语言,然后转身从几百米的高空跳了下去。

跳了下去……

不…不是人类!北六一反应了过来,想起自己所在的可是高达数百米的参天巨树。

很快,那女人带着一个长袍子的青年飞了进来。

“嘟咕嘟咕哒拉?”青年看着她,似乎在询问那个女人什么。

“哒啦!咪古滴路洗!”女人连忙说道。

北六一暗自咽了口唾沫。那刚刚进来的青年和女人一样,大臂后面是巨大的翅膀,只不过翅膀是暗棕色的。

他们一看就知是同一个种族,肤色都惨白得像纸,瞳孔也都是漆黑漆黑的,眼白很少,而且这第二次打量,北六一发现,他们的脚是两只强壮有力鸟爪。

鸟……鸟人?北六一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词语。

青年鸟人大步上前,北六一心下一惊,警惕起来,连连往后缩。

由于这个不知是什么种族的生物带给她的心理阴影过大,看着逐渐逼近的鸟人青年,北六一咬住嘴唇,开始在脑内回顾自己短暂穷苦的一生。

结果她被翻了翻眼皮,捏着下巴张开嘴,又被捏了捏胳膊腿,就像是什么人体检查一样。

“买得拉德怒思德比,安谧安息西虚卢布。”青年鸟人黢黑的瞳孔紧紧盯着她,说了一句北六一听不懂的话。

北六一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并对于协和听不懂的语言茫然地张了张嘴:“啊?”

“买布鲁?德比路?齐齐兰德?”青年鸟人连续问道。

北六一使劲摇头,刚才慌得一匹时在眼里积聚的生理性盐水猛地喷涌而出。

天知道他在说什么!她只是个卑微的普通群众,只想平平凡凡隐没于人群,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啊!为什么会摊上这档子事!

青年鸟人明显地愣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突然泪流满面。

“嘟噜噜啦,古丽比拉嘟!”那女鸟人对青年鸟人说。

青年鸟人松开了抓着北六一的手,又看了她一眼,随即回过头嘱咐了女鸟人几句,便离开了。

北六一往藤床里缩了缩,用死鱼一样光彩照人的卡姿兰大眼睛看着那个奇怪的女鸟人。

……

“冠,你说她不懂星际通行语?你知道的语言她都不会?”云族组长皱起眉。

“是的。不仅如此,我在调查资料后认为,这是全新的生命体系,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不过这一点我也不能完全肯定,需要得到他们的基因送去联邦基因库比对,”名为冠的云族青年回答道,他正是北六一口中的那个青年鸟人,“这个种族目前最大的特点是外貌异常漂亮,几乎可以和天使族与血族这样的种族较量,但没有那几个种族的任何显著特征。”

“先关着吧,万一那个外来种族不安分,只能用幼崽做俘虏了。”云族首领吩咐道。

“可……不放她回去,会不会被她的种族发现之后,反而主动发动战争?”

“他们应该是星际移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这里。”云族首领笃定地说。

……

“纳思达,纳思达。”编着麻花辫子,头发火红色的少女指着手里的果子说道。

北六一看智障一样看着她。

“纳思达!”少女有些生气了,将果子扔给她,又重复了一遍。

北六一看着这个把自己绊晕的罪魁祸首,实在提不起兴趣学什么“纳思达”,用衣服把果子擦了擦,直接塞进了嘴里。

“沙壁!纳思达!”少女气呼呼地说道。

北六一默默啃着果子。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总有一种自己被骂了的感觉。

这时,她看见有个人影落在大门处,掀开帘子。

冠收了翅膀,看见屋子里的两个人,对着教北六一说话的少女打了个招呼:“蔷。”

“你是来接班的?”蔷歪过头期盼地看着他。

冠摇了摇头,从长袍里摸出一个环状物:“首领不放心这个外族,我想了一下,还是来给她戴上抑制环。”

“这个家伙好像还是个幼崽,你看,还干瘦干瘦的……戴抑制环不好吧?”少女忍不住说道。

两人齐齐转过头去看北六一。

北六一正快乐地啃着此前从来没吃过的果子,忽然发现一直说鸟语的两个鸟人都看向她,她马上停了啃果子的嘴,有点紧张地看着那两个纤长高瘦的鸟人。

地球自末日后,食物逐渐匮乏,就算几十年后重新建立起人类社会的秩序恢复了食物生产,造出新食物也全是乱七八糟混起来的糊糊。

营养单一匮乏,这就导致了人类普遍营养不足,几十年下来平均身高也矮了一截。北六一目前的形象也没逃过这个规律——是个干巴巴的小矮子。

移民到这个新的星球后,她倒是从干瘦变成了精瘦,比之前好看不少。可在两个云族眼里,她就是个又矮又瘦的幼崽。

冠没有应蔷的话,两步跨上前,将手里的抑制环打开。

北六一看着那环,联系到自己的俘虏身份。

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那个环...他想做什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