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过去与我的将来 幼时的点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个年代农村家家户户基本上在吃的方面都能自给自足。我们村每家每户都有田,都有山头除了地。田里种的水稻,山头长的木子和地里种的瓜果蔬菜,基本上一大家子吃饱饭是也没问题的。虽然孩子要读书学习,稻子需肥料和别的大大小小都需支出。光是凭那些零工和零零星那时候我还小,我的上面还有个姐姐,姐姐是大叔叔的女儿,我的小叔叔还没有结婚。我的父母亲也还在家,可能是生了我以后才有了柴米油盐的烦恼,也可能他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他们开始了每天不断的争吵,我虽不知他们争吵时为了什么,但是年幼的我也感受的到气氛的压抑。很快我的父母亲也做出了决定,外出打工并且把年幼的我一块带了出去。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开始了异乡的漂泊之路,要是时光能停留在那时候也算不错,虽然算不得温馨,但是家至少还是完整的,我们一家人至少还能在一起。。...

那个年代农村家家户户基本在吃的方面都能自给自足。我们村每家每户都有田,都有山头还有地。田里种的水稻,山头长的木子和地里种的瓜果蔬菜,基本一大家子吃饱饭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孩子要读书,稻子需要肥料和别的大大小小都需要支出。单单凭那些零工和零零散散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村子里有年轻人开始陆陆续续出去打工了,我大叔叔也出去了。走向了那些他们从来没有看过的繁华。

那时候我还小,我的上面还有个姐姐,姐姐是大叔叔的女儿,我的小叔叔还没有结婚。我的父母亲也还在家,可能是生了我以后才有了柴米油盐的烦恼,也可能他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他们开始了每天不断的争吵,我虽不知他们争吵时为了什么,但是年幼的我也感受的到气氛的压抑。很快我的父母亲也做出了决定,外出打工并且把年幼的我一块带了出去。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开始了异乡的漂泊之路,要是时光能停留在那时候也算不错,虽然算不得温馨,但是家至少还是完整的,我们一家人至少还能在一起。

父母带了我去了一个沿海城市打工,是村里出去的年轻人介绍去的。听说厂里的工资待遇不错,还包吃包住。我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是做陶瓷艺术的一个工厂,印象里我的母亲偶尔会带一些次品,什么少一条胳膊的熊,缺一个船角的帆船和尾巴带有划痕的海豚回来给我玩。他们去工作我便一个人呆在宿舍,摆弄着这些,也算听话懂事。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我五岁时那年夏天,那已经是我们一家人在那里讨生活的第二个年头了。我们住的宿舍外面有一方水井。我一直是记得父母的叮嘱的:“不许乱跑,东西不能乱动,就乖乖呆在这里玩,等我们下班回家。”可能是一个人实在无聊,也可能我命里注定有此一劫,那天我踏出了房间门,恰好看到水井旁放着一个小水桶。(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水井打水的桶,不大,提手上系着长长的绳子)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拎起了小桶,丢进了水井,想拎点水玩玩。哪知道我太高估了自己的力气,水太重了,我反被它拽进了水里。剩下后面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吓得大哭,还猛的呛了好几口水。

也许是命大,也许是天意,就在这个同一时候,一个宿舍楼有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回来了。他听到水井里面的动静,赶紧抓住拖在地上的绳子,并趴在井边上大喊让我抓住水桶。我吓得牢牢抱住水桶,他用力把我从水井中解救了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我猛的呛咳了几声。叔叔连忙问我有没有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哭着摇了摇头,他让我自己先进去把衣服换了,他去找我父母让他们回来带我去医院看看。

紧接着一个时候,我的父母急匆匆赶回来了,先是对我一顿数落,然后检查我有没有事,确定我除了受到惊吓并无大碍之后,他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锅碗瓢盆被子枕头……目光所及之处无一幸免。我只能坐在一旁哭,却也不敢出声。都是因为我,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过了没几天,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共识。我的父亲收拾了我和他的衣物,领着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就是从我离开的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也是那一天奠定了我以后的不幸生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