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穿成月里嫦娥 6.意外的凑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荼米瘫靠在松树脚下,冻得瑟瑟发颤,挺过了月黑风高的恐惧和夜凉如水的寒意,却再也没有抵忍不住天色拂晓时分的晨露侵袭,谁来说她,她究竟还得等多久。在狭小小路一处向下深有百来米的地方,此刻一片山岚坏绕。薄雾遮盖的峭壁上茁壮生长着一两株树干遒劲的松树,白鸡酣然入睡在狭窄小路一处向下深有百来米的地方,此刻一片山岚环绕。薄雾遮掩的峭壁上生长着一两株树干遒劲的松树,白鸡酣睡苏醒,正悠闲地靠在其中一棵树的树枝上看日出。。...

荼米瘫靠在松树脚下,冻得瑟瑟发抖,熬过了月黑风高的恐惧和夜凉如水的寒意,却再也抵不住天色拂晓的晨露侵袭,谁来告诉她,她到底还要等多久。

在狭窄小路一处向下深有百来米的地方,此刻一片山岚环绕。薄雾遮掩的峭壁上生长着一两株树干遒劲的松树,白鸡酣睡苏醒,正悠闲地靠在其中一棵树的树枝上看日出。

“哈哈哈,胆子也太肥了。敢在小爷的地盘威胁小爷,那就让你好好感受下什么叫做后悔。”它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打着晃,话里满是嚣张。

等到太阳升起,温暖地洒下大片大片金黄,白鸡才抖擞精神,一个俯冲向悬崖底飞去。

看到在地上盘坐着的步笙,白鸡一点也不在意会扰人清梦:“起来了,起来了,还挺能睡嘛”。

步笙轻微地动了动身体,像是听到声音后苏醒,随即抬头看向白鸡。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布有这种禁止法力并且带有神魂攻击的高深法阵?”

步笙一身寒意且脸色苍白,看起来似是受伤不轻。

“哈哈哈,当然是小爷的地盘,要不然你真以为小爷是带你来寻宝的?”白鸡一阵洋洋得意。

“你会布阵?这里明显是修为很高的修士布下的禁制,以你的修为怕是做不到。”步笙毫不客气地说。

白鸡自豪地挥了下翅膀:“那是当然,禁制是我主人布下的,她的修为可比你高多了。”

“难怪你宁愿死也不拿出那株五百年的养魂草,原来你是根本就做不了主啊。”步笙随即一脸了然。

“你放屁,小爷当然做得了主。”白鸡气愤地昂起头彰显它的权利,但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很不高兴地刺了一句:“小爷就只是看你不顺眼,单纯不想给你。”

“别废话了,把小爷身上的禁制解开,要不然我杀了你。”走近两步恶狠狠地威胁步笙。

步笙昨天通过小路时,被墙上悄悄窜出的古怪飞虫咬了一口,当即便法力一滞全身麻痹。又让白鸡扫下悬崖,一起掉到了这布有高深连环阵的地方。白鸡倒是乘着他收回光绳抵挡神魂攻击的时候熟门熟路地溜了,他自己却在抵抗这连环法阵时受了不小的伤。虽然虫子带来的影响在掉下来不久就已消失,神魂攻击也只有起初的一波,但现在受伤被困,法力又被禁制限制,自己已是奈何不得。

好在之前给白鸡多加了一道禁制,他若死了,也会要了它的命。

“你先把我带到法阵出口处,不然我们谁也别想逃。想必你也清楚我昨天给你加的禁制有什么作用,我们还是各自退一步的好。”

“你以为我傻吗,我可以跟你在这儿死耗,反正我们都耗得起。就是不知道,半山腰那小丫头等不等得起。”白鸡眼睛一转便哈哈大笑。

“放心,那小丫头应该也不会傻到死等,你说她如果等不下去了自己来小路找我们会怎样?或者胆小想往回走,却恰巧在山里遇到个什么蛇虫虎豹的。啧啧,那么瘦小的人,估计逃不掉吧。”白鸡一边说,一边看着步笙的神情顾自得意。

步笙无奈地低下头想了想,说:“别伤她,让她回村里去,我给你解开禁制”。

“行,只要你给我解开禁制,我一定说到做到让它们别伤她,还护送她回去。你放心,村里的人我一般不会为难。”

白鸡一副不但好说话还很大度周全的样子,边说边向步笙走去。

刚走到步笙面前,眼前红光一闪,就被两圈红色光绳捆了个结结实实。

白鸡瞪着眼睛大叫:“我去”!

“怎么回事,你怎么还能用法力?”它想不明白步笙为什么还有法力驱动光绳。

步笙笑了笑慢慢站起,抬起袖口,里面趴着的旻阳额头上发出红光,正是光绳的另一头。

“它不是快死了吗?它为什么没被禁用法力?”白鸡觉得很没道理。

它不知道其实旻阳重伤是步笙对荼米施的计,只是凑巧被自己撞上了而已。

“好奇吗?不告诉你!带路吧!”步笙意外地用歪打正着的计中计脱了困,高兴地掸掸衣袖,迈步向前走去。

白鸡被红色光绳拉扯,只能不甘心跟上。

荼米是个对自己没有自信,也对他人没有信心的人,思量再三,她决定再忍住饥饿等步笙他们半天。半天后他们要是还不回来,那她再冒险下山回村里去。

主要是她现在细胳膊细腿,没力气、跑不快、还怕蛇,在这有神兽且明显有问题的山上,肯定还会有其他野兽,独自下山明摆着会有各种未知的危险。

但步笙他们已经一晚上没消息了,估计就算不是凶多吉少也不会很太平,再等下去自己也许会被饿死,也许会被逃脱的神兽找麻烦,前后为难,相比未知的危险,自己从神兽手里脱身应该要容易些,所以还是决定再耐住性子等等。

步笙他们回来看到的就是荼米被饿得有气无力瘫躺在树下的画面,远远地吓了一跳,还以为已经遭遇了不测。近了发现还好,还在轻轻呼吸。

荼米听到脚步声睁开眼,本来就很瘦小的人,此刻眼圈青黑,嘴唇青紫,活像是个饿殍。

“怎么了,受了什么伤吗?”步笙走到荼米跟前低头问。

荼米坐起身,看着步笙说:“是受伤了,还受伤不轻。”

“我看看。”

荼米一下发怒,跳起来骂道:“看什么看,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在这儿等着了,啊?混蛋,我等了整整一天一夜,又怕又冻又饿,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步笙后退两步,等荼米骂完也不回答,无声地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只淡绿玉盒。

“找到东西了。我被那个神兽困住了,早上才脱困。”

两句话就交代清楚了发生的情况,让荼米一肚子火焰瞬间熄灭。

“找到了?什么东西,能打开看看吗?”荼米很自然地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看着眼前的盒子问。

“养魂草,有五百年了。”步笙一边说一边打开盖子。

这株养魂草生长的极好,枝干上长着十片叶子,代表着人的三魂七魄,叶子无比漆黑,片片完整无缺。并且叶面光滑平整,散发着一丝丝凉意。

“五百年的够用吗?”荼米面露疑惑,那些修真小说里的灵药不都是上千年,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吗?

步笙刚想说够用了,但是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说:“旻阳受伤太严重了,昨晚被困时我法力全无,正巧旻阳修炼的是神魂,我借用了它的魂力才抵挡住法阵攻击,所以现在这株药草只能将将遏制住它的伤势,它的内里比之前应该还要更糟一些,只能算聊胜于无吧。”

荼米有些焦急:“那现在怎么办,赶紧先炼药给它吃了再说。”

“嗯,我先炼完药给它服下,之后得考虑回宗门去一趟了。”步笙接道。

荼米听了这话没出声。步笙不经意的瞄了她的神色一眼,说:“这里挺好,我准备就在这松树边炼药。只是还差两味需要现摘的药草,等一会我就去山里找找。你饿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荼米点了下头,说:“吃完我跟你一起去,在这里吹了一晚上风,也活动活动。”

步笙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两个馒头、两个梨递给荼米。

荼米脸色惨淡且挂满黑线:“哎,直男思维要不得啊,我昨天吃什么今天你就给什么,看样子你是要注孤身的节奏。”腹诽着接过东西,荼米决定吃完梨就不吃了,再饿也不想啃那干硬得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馒头。

发现荼米吃完梨就不吃了,步笙心想,看来这小姑娘最爱吃的东西是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