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不赦 第三章 人中之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老太太这一句话,康戈和颜雪愣了一下,一旁徐文瑞母亲却立刻黑了脸。“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她不悦的冲老太太几乎是吼了出来,“这种话在家里就说了好几遍,到公安局你还说!能...

老太太这一句话,康戈和颜雪愣了一下,一旁徐文瑞母亲却立刻黑了脸。

“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她不悦的冲老太太几乎是吼了出来,“这种话在家里就说了好几遍,到公安局你还说!能不能不要总搞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现在孩子都已经出事了,你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误导警察的工作?!”

老太太被她吼了几句,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委委屈屈的,嘟囔着还想说什么,旁边的徐文瑞爷爷扯了扯她的衣袖,对她愁眉苦脸的轻轻摇摇头,徐文瑞奶奶便不情不愿的沉默下去,没有把到了嘴边的话说出来。

颜雪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徐文瑞父亲还有姑姑,结果发现他们两个人面对婆媳俩方才的呛声,都只是选择了沉默以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那么说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有两个,一则是徐文瑞母亲平素就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人,在家里说一不二惯了,其他家人都需要让着她,所以对于这种对话模式也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再则就是徐文瑞奶奶认定孙子中邪,之前或许做过什么事情,其所作所为引起过徐文瑞母亲的不满,所以现在徐文瑞出了事,在这样一个节骨眼儿上,家里人就默认徐文瑞奶奶之前本就冒犯到过自己的儿媳妇,现在儿媳妇气不顺,说话语气冲了一点,也是在所难免的,所以就选择了包容忍让。

想到这第二种可能性,颜雪立刻想到张法医提到的那些从徐文瑞胃内容物中找到的黑色纸灰,以及没有焚烧充分残留下来的黄色碎纸片。

一般来说,那种黄色的纸是用来做什么的,任谁都心知肚明。

颜雪瞥一眼康戈,康戈也用眼神示意她自己心里有数,然后示意颜雪继续。

于是颜雪便顺着之前的问题继续询问:“那咱们就回到方才的那个话题吧,徐文瑞这一次回家是正常的回家时间,还是临时起意的?”

“他是临时决定回来的,孩子状态确实是不太好,最近压力比较大,在学校里面睡不好觉,所以就回家里面休息一下,毕竟学校那边是集体宿舍,有别人在,可能会比较吵,回家里面环境毕竟好一些。”徐文瑞母亲边抹眼泪边说。

徐文瑞奶奶在儿媳说起孙子睡不好觉的时候,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被徐文瑞母亲察觉,狠狠一眼瞪过去,老太太就又不吭声了。

“是什么让徐文瑞的压力这么大?”颜雪问。

“主要就是未来的走向问题,不管是保研还是就业,都是有得就有失,孩子拿不定主意,总怕这种关键时候,做错了选择,一步错就步步错,这么一来,精神负担就有点重。”

徐文瑞母亲带着哭腔,啜泣着说:“都怪我,从小就总是给孩子灌输那些要强的念头,他从小到大一路都表现优秀,遥遥领先,我也没有和他说过,不要把这些看太重什么的!我不是个合格的妈妈!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跟他讲,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尽到最大的努力,以后怎么可能拥有更好的人生!都是我的错,让孩子压力那么大,让他背负了太多,承受了太多,所以才会状态那么不好!都是我的错!”

她越说越伤心,说到最后干脆嚎啕大哭起来,一旁的徐文瑞父亲赶忙帮她抚着后背,拿出纸巾来擦拭眼泪。

徐文瑞大姨也在一旁叹气,劝解自己的妹妹:“你也别这么自责,把孩子培养优秀一些,这不是每一个当父母的共同的目标么,这怎么能是错呢!而且你也不是只要求他努力,你自己不也一直以身作则的么,平时生活里工作上,处处要强,从来都没有松懈过么!

孩子出事谁也没办法预料到,这不是你主观上怎么样就能够避免的,所以这个时候你还是别一门心思的埋怨自己,要是这个节骨眼儿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这个家可就真的撑不住了呀!”

徐文瑞母亲抹着眼泪点点头,努力平稳住自己的情绪,徐文瑞父亲也红着眼睛在一旁,不住的叹着气。

颜雪给他们时间稍微平复一下,同时也揣摩着方才徐文瑞母亲的那一番话,听起来她似乎还是下意识的把徐文瑞的死当做是压力之下导致徐文瑞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依旧没有把“他杀”的概念完全消化掉。

“徐文瑞保研的事情,他回来有没有和你们提起过,这件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竞争者?”家属一时还没办法马上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不要紧,颜雪主动往可能的方向去引导,“你们对这方面的情况了解多少?”

本来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所以颜雪问得也全然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不曾想原本还一脸哀伤的徐文瑞母亲却忽然抬起眼,怒目瞪了过来。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的调门儿也因为情绪而变得高亢起来,“保研的事情是文瑞的老师主动向他抛出的橄榄枝,就算是保送,那也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凭着平日里积累下来的成绩和表现获得的!

你问有没有竞争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们家文瑞是抢了本来应该属于别人的机会,所以惹人记恨了?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我儿子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他在学校里面获得的所有荣誉,那都是实至名归,别人只可能羡慕他,不可能嫉妒他,更不可能记恨他,想要去害他!”

“你别激动,别激动嘛!”那个最初嫌弃颜雪年轻的长脸女人忙不迭凑过来安慰徐文瑞母亲,然后替她对颜雪说,“虽然我跟他们家不沾亲,但是那也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徐文瑞这孩子也是在我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

我跟你说,你别怪他妈不爱听你那问题,这孩子是真的特别优秀,从小到大,哪一年不是三好学生什么的啊!别人家孩子得个奖状,爹妈当好宝贝似的挂墙式,他们家徐文瑞的奖状堆起来,都可以直接当壁纸满屋糊墙了!

这孩子还特别全面,不光学习好,还喜欢打篮球,还爱好文艺,会唱歌会弹吉他,之前听我儿子说,上高中那会儿喜欢他的女生就排成排了!人家有正事儿,根本不理会那些!考大学考上了重点大学,上了大学之后听说学习也一直特别好,回回都是得奖学金的好孩子。

哦对,人家还是学生会的学生干部,在学校里面参加过好多活动,得过好多的奖,那你们说这样的男孩子,长得还帅气,那不是风云人物么?我估计啊,在学校里面就跟个小明星一样!

有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人中之龙!徐文瑞就是这种孩子,别人崇拜他还差不多,怎么嫉妒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