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第3章 干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解的事情太多,姜暖干脆全都抛到一边,回到房间探索自己的空间。反锁门,进空间后,她进入了从没进去的茅草屋。茅草屋很简陋,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子有一本书,此外,摇摇欲坠的...

不解的事情太多,姜暖干脆全都抛到一边,回到房间探索自己的空间。

反锁门,进空间后,她进入了从没进去的茅草屋。

茅草屋很简陋,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子有一本书,此外,摇摇欲坠的墙壁上还挂了一把金黄色的弓。

拿起书,《养身决》三个大字映入眼眸。

翻开书,迅速浏览一遍,姜暖笑了,“大神这是怕我受欺负?”

《养身决》是一部淬体的功法,按照运行路线不断吸纳空间中的能量,就能让身体变得越来越好。

这种改变是全方位的,包括且不限于力气变大,五感变得灵敏,这种激发身体潜力的淬炼能让人体不断优化。

它不是修真功法,也没有什么招式,却能延年益寿,减少病灾。

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没有犹豫,姜暖立刻按照书上的功法运行起来。

不知多久,姜暖睁开眼睛。

“好舒服,全身都轻快了,好像搬走了压在身上的大山。”

《养身决》没有如此神效,姜暖之所以这么感觉,是因为原身的身体亏空厉害。

除去姜氏丈夫去世的六年,十四年间她一共生了八个孩子,身体早就千疮百孔。那些孩子,最终只活下来五个。

姜暖站起来,发现身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仔细看一下,汗水隐隐有些发黄,她猜应该是体内的毒素。

凑近闻一下,还有一股淡淡的腥臭。

不想污染空间,姜暖立刻出去,打算烧水洗澡。

她原本打算自己烧水的,王氏看到后,慌慌张张把人请出去,麻利地烧了一锅热水。

来来回回搓了三遍,姜暖才从房间走出来,洗干净后,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跟着呼吸。

“真舒服!”伸了伸懒腰,姜暖准备去看一下那群小萝卜头。

那群小朋友给她的感官非常好,她很乐意同他们亲近。

姜暖找到人时,小朋友们正在喂鹅。

大白鹅很凶,大牛二牛不敢上前,黄小四拿着一个碗往外撒谷糠,黄小五拿着竹竿在一旁戒备。

“小四,把碗给我,我来喂。”

“不行,娘身体不好,不能干活,要好好养着。”黄小四想也不想的拒绝道。

“喂个鹅而已,怎么就不行?”姜暖无语,“乖,把碗给我。”

“不要,娘不能干活。”黄小四坚持拒绝。

“臭小子,把碗给我。”姜暖佯装发怒,绷着脸说。

她发现这招最有用。

果然,黄小四委屈巴巴地把碗递过来,一副想哭不敢哭的样子。

又怎么了?难道我说话太重了?姜暖反思,看来下次不能这么过分。

一碗谷糠撒完,姜暖轻松地拍了拍手上的土,转身离开。

全家大大小小都干活,只有她一个人闲着,姜暖感觉自己没脸吃饭。

喂鹅只是随手做的一件小事,可好歹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她很满意。

兴奋中的姜暖并没有注意,四小跟在她身后,眼睛红通通的。

走到院子,院子中多了两个男子。

“老大、老二,你们俩回来了?”没有犹豫,姜暖直接开口。

“娘,我回来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喊,显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娘,”黄老大走到姜暖面前,“给你今天的工钱,本来有十二文的,我花了两文钱买馒头吃。”

“娘,还有我的,”黄老二不甘落后,“我今天赚了七文钱,全都给娘。”

接过温热的铜板,看着面黄肌瘦的两个儿子,姜暖突然感觉这十七个铜板的重量,自己承受不住。

“你们自己赚的,自己留着,不用给我。”

“娘,是不是儿子哪里做错了?”黄老大突然变得慌张,“娘,不要这么对儿子,儿子真没藏私房钱。”

“娘,我也没藏私房钱,”黄老二跟着解释,“今天生意不好,没赚到钱,明天儿子走远一些,保证不比大哥赚的少。”

事情如此发展,姜暖一点都没想到,太过诧异,都忘记了反应。

突然,黄小四流着泪大喊,“大哥,二哥,娘要死了,怎么办,娘要死了。”

我要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明明活的好好的,姜暖非常不明白黄小四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想法。

还没开口,就听到黄小四继续说,“都怪我,是我让娘干活的,都是因为我,娘才会死。”

“什么,你居然让娘干活了。”黄老大震惊地喊,而后,飞快地走到黄小四身旁,打了他一巴掌,“你怎么能让娘干活?你要害死娘?”

说着,还想打。

姜暖反应过来后,立刻护着黄小四,“老大,你打小四做什么?他又没做错。”

“娘,”黄老大痛苦地看着姜暖,“小四都害死你了,你还护着他?你不能老惯着他,娘不是他一个人的,娘去了让儿子怎么办?”

“胡说什么,我好好的,不会死。”姜暖飞快地开口,“你可别咒我。”

“娘,你放心,就算倾家荡产,我们也会让你风光大葬,我这就去买寿衣。”黄老二一脸悲痛地开口。

“我不会死,我活的好好的。”姜暖咬着牙解释。

但是,没用!

所有人都一脸悲痛地看着她,仿佛她真的要挂了。

特么的,到底怎么回事?姜暖忍不住在心里飙起脏话。

姜暖分神这么一下,兄弟俩已经打算为姜暖准备后事,脚步都踏了出去。

“你们俩给我站住,”姜暖真的发火了,“老娘现在好好的,你们全挂了我也不会挂,谁再诅咒老娘,我踢死他。”

顿一下,姜暖补充,“用眼神诅咒也不行,别用那种悲痛欲绝的眼神看老娘,看得老娘想揍人。”

刚保住小命的她,对死尤为忌讳!

一通脾气发下来,所有人都低下头,再也不敢用那种稀奇古怪的眼神看着姜暖。

把人带到厅堂,姜暖才开始盘问,“说吧,为什么觉得我要死了?小四,你来说。”

用袖子擦一下眼泪,打了一个嗝,黄小四才开口,“因为娘干活了。”

“因为我干活?”姜暖郁闷地要死,“谁告诉你们我干活就会死?”

马的,智障,让她知道谁造谣,一巴掌拍死她。

“娘,你自己说的,”黄老大红着眼睛解释,“你说自己身体弱,不能干活,不然会累出病撒手人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