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凤华 第一章 开封美人有细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郎中,您且快些走,我家小娘晕过去了。”晨色初开,石板小路两旁,白霜未化,一个圆脸的女婢步履匆匆的催促着,看着颇有些心急如焚。在她的身后,一个白胡子的老者一手拿着一个炊饼,乐...

“张郎中,您且快些走,我家小娘晕过去了。”

晨色初开,石板小路两旁,白霜未化,一个圆脸的女婢步履匆匆的催促着,看着颇有些心急如焚。

在她的身后,一个白胡子的老者一手拿着一个炊饼,乐呵呵的咬着。

背着药箱的小童瞧得直心焦,都什么时候了,要出人命了,您老还吃什么炊饼啊!没看到主家的人,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么?

他想着,低声说道:“师父,要不把炊饼先搁着,瞧完病了咱再吃?”

张郎中小眼睛一瞪,“不急不急,这开封城里的小娘子若是晕过去了,不用想,一准是饿的!”

话说物极必反。

自打大庆天宝女帝那会儿起,贵女们都以圆润为美;但是到了陈朝,这风向一会儿就变了。

官家独宠林娘子,夸她芊芊细腰,盈盈而握,犹如月中仙子,乘风而起。

这一下子便炸了锅,开封城中的小娘子们,纷纷以瘦为美。

张郎中狠狠的咬了一口炊饼,可怜呐,明明生在富豪家,却犹如饿殍。

这武国公府的闵五娘子,更是个中翘楚,人称开封第一腰,走一步得娇喘三声,对着她打个喷嚏,她就能变成风筝,真真的要上天啊!

行不多时,小楼已在眼前。

张郎中拍了拍手,驻足门前,前头的婢女已经焦急的唤道:“长公主,张郎中来了。”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安喜,且领张郎中耳房饮茶,稍候片刻。”

那名叫安喜的婢女心中一喜,“五娘子醒了。”

说话间也不多问,自领着张郎中去饮茶不提。

而在那小楼之上,一个穿着白色中衣的小娘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阿娘,快些拿剪子来,将我这身上的劳什子布巾儿剪了去。”

……

闵惟秀是憋气憋醒的。

她只记得辽军来攻雁门关,漫天都是血,柴家姐姐已经不知所踪,她带着残兵血守,腹部被长枪刺穿,真他娘的疼!

闵惟秀大吼一声,“兀那狗贼,只要我闵惟秀在此,你们这辈子都别想过雁门关。阿福,你将本将军的血窟窿束紧了,待我再杀上八百回合。”

阿福手一抖,使劲儿一勒,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憋闷得喘不过起来。

闵惟秀恼羞成怒,恨不得爆粗,“阿福,我他娘的没有被辽狗杀死,反倒被你勒死了啊!”

作为一个英雄,她觉得自己不能死得这么滑稽,简直是贻笑大方,愧对列祖列宗啊!

闵惟秀一声暴喝,眼前一亮,顿时傻眼了,哪里还有金戈铁马,哪里还有残肢断垣,只见她左右两边一边站着一个婢女,使了吃奶的劲拉扯着裹在她腰间的布,像是在拔河一般。

看到闵惟秀看过来,安喜笑呵呵的说道:“五娘,您再忍着些,待奴打个结就好了。保证这腰细细的。”

闵惟秀恨不得自戳双目,都说人要死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最遗憾的一幕,最爱的人。

她想的这是什么鬼?

闵惟秀怒火攻心,顿时撅了过去,临晕过去之前,还听到安喜在大喊道:“不好了,五娘晕过去了。”

等再度醒来,闵惟秀发现自己坐在绣着金菊的纱帐里,微风吹得床边的银铃,叮叮作响。

这银铃乃是她十岁生辰的时候,官家亲手画了图样,遣人制了送来的,当时羡煞了多少开封府的小娘子。这串银铃铛,自打那日起,就挂在她的床帐上,一直没有取下来过。

“我的儿,你可算是醒了。”

闵惟秀听这声儿,脑袋嗡嗡作响,她挑了挑眉,紧了紧被子,微微的抬起了头,只一眼便泪如雨下,眼前坐着一个美妇人,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她。

正是她的阿娘,临安长公主。

可是她的阿娘,早在五年前,已经死了。

闵惟秀有些发愣,早前在开封城的时候,若论出身,她便是圣人也做得的。

大庆天宝女帝之后,又延绵了数百年。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庆末年分崩离析,群雄割据,今上威武雄壮,一统中原,建立了大陈朝。

闵惟秀的父亲,乃是官家的潜邸旧臣,第一猛将,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加太子太傅,武国公,位极人臣。

而她的母亲,乃是官家唯一的亲妹妹,临安长公主。

什么是开封城第一女衙内?说的就是她了。

可是后来……

“秀儿,阿娘知晓你不愿让太医来瞧,怕传到宫里去了,便让安喜去寻张郎中了,他若是敢乱说,我叫人封了他的安之堂。”

闵惟秀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临安长公主,迟疑着,轻唤了一声,“阿娘。”

是用小拳拳捶塌她的胸口,还是双手一扭拧爆她的脑袋呢?

闵惟秀想着,辽狗好生厉害,竟然俘虏了她,还不知道上哪里弄来了一个妇人,冒充她的阿娘,还整出了这么一间屋子,这是作甚?妄图劝降她么?

她阿娘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

闵惟秀虽然是女子,但是也只愿意站着死,绝对不会跪着生。

她正想着,又觉得自己个喘不上气来了,低头一看,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

她的腰间缠着的是什么?之前瞧见的那一幕竟然是真的,闵惟秀捂住了自己的脸,痛不欲生。

谁还没有个荒唐岁月不是?

闵惟秀彻底想起来了,十四岁那年,她为了保住开封第一细腰的称号,只要在家中,便让安喜用布条束紧了自己的腰部,每日用食跟雀儿似的,终于把自己给整晕了过去。

这是她被饿晕的第一次,再往后,年节的时候,她大病了一场,险些丢了小命。

往事不堪回首。

她的腰间束着布条儿,她的阿娘还在,那么她应该是回到了六年前。

“惟秀,惟秀。”

闵惟秀回过神来,小脸一红,刚才她在想什么,她在想怎样杀了自己的阿娘……简直是大逆不道。

“阿娘,你快拿了剪子来,将我身上裹着的这劳什子布条剪了去。”

临安长公主一挥手,身边的王嬷嬷立马拿了剪子过来,闵惟秀下了床,张开双臂,王嬷嬷咔嚓咔嚓的几剪刀,剪掉了那个死结,然后轻轻的将那布条拆了去。

随着那布条落地,闵惟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一截,立马中气都上来了,“一斤牛肉三碗酒!”

她混行伍多年,人在刀口滚,可不就想喝点小酒壮壮胆,吃点大肉赛神仙。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惟秀。”

闵惟秀咳了咳,“来点清粥小菜吧。最近正在看七侠五义传呢,有些入迷。”

临安长公主回过神来,“给惟秀拿肉,再拿些梅子酒来,我的儿,你便是要吃那天上的星,阿娘也让人给你摘了来。”

闵惟秀咧嘴一笑,是了,这时候,她还是开封第一女衙内,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不能做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