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的小祖宗嫁到 第2章以后我就是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虽然捋顺了记忆,但是顾瑾萱还是需要好好了解下原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而她此时也只是知道她会在这里是因为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要说这个姐姐,那就跟她那个在仙界的父亲一样,只是比...

虽然捋顺了记忆,但是顾瑾萱还是需要好好了解下原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而她此时也只是知道她会在这里是因为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要说这个姐姐,那就跟她那个在仙界的父亲一样,只是比顾城更恶劣的是陌尘是在婚前就已经有了陌雪的,而她娶陌羽母亲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陌羽的母亲可以在事业上帮助他,所以为了以后的日子陌雪的母亲只能甘愿从原配变成了破坏人家庭的小三。

才将将知道这些顾瑾萱的怒火就压制不住了,同病相怜的经历让她想起了她可怜的母亲,还有她自己所经历的不公对待,而这更加让她坚定帮陌羽报仇,顾瑾萱身上总算是有些力气了,好在现在是夏天晚间也不太冷,而且下完雨之后还有些闷热。

终于顾瑾萱慢慢的坐了起来,而她身后就是一颗不算粗但是也还牢靠的松树,她背靠着松树喘息,低头看了看刚刚因为用力挪过来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手掌微微皱眉,只是皱眉不是因为疼痛而是现在顾瑾萱的衣服上已经沾上了血渍,在这样的夜晚她又是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显得格外显眼。

她抬着手眼中满是无奈,她这个人有个坏毛病那就是有洁癖,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脏过,不,也许没死前她也这般,但是没看到也就不作数了。

顾瑾萱闭着眼睛让自己休息,她此时有些缺水,因为她现在还在发烧,脑袋昏沉沉的,无意识的顾瑾萱拉扯着自己的领口,突然她身子一僵,微微睁开眼睛手伸进领口摸出那个让自己心脏砰砰跳的玉坠。

这红通通的血玉她可是熟悉的很,这是母亲临终前将她叫到身边给她的,而且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她收好谁也不要告诉,就是父亲也不行,那时她还不理解,但是现在依稀知道了母亲当初的用意。

这血坠她一直贴身的戴着,而且也从来都没有给家族的人瞧见过,如今这血坠怎么会跟她一起来到这里?神游的顾瑾萱受伤的那只手无意识的握住了血玉,一阵红光在顾瑾萱还未回过神来之际将她瞬间带离了这里,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身处一处被雾气笼罩着的空地上。

她怔愣的看了看四周,但是这里除了雾气什么也没有,不,顾瑾萱侧耳倾听,她依稀能够听见河流的声音,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顾瑾萱身上依旧疼痛不得已她只好坐在地上,就在她疑惑的查探这四周的动静是一团白雾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团白雾虽然只是停在她眼前,而且除了一团白雾什么也没有,但是顾瑾萱依旧能够感觉的出来这团白雾在打量着她。

不久白雾开口说话了,“你是孟欣的女儿?”

本来一脸惊讶的顾瑾萱在听见自己母亲的名字时愣住了,随后她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孟欣早就说过她将来会将血凝珠送给她唯一的女儿顾瑾萱。”

“原来如此,那,你是?”

那团白雾明显的一顿,像是没有想到顾瑾萱竟然不知道他是谁,“孟欣没有跟你提起过我?”

“没有,娘亲是在临终前竟这血玉,不,血凝珠给我的,所以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这颗血凝珠里的器灵,你以后可以叫我血。”

“血。”

“不过你怎么回事,你为何没有修为?”

“我,我现在不在仙界,我在一个叫做海蓝星的界面,而且这里没有修士,灵力也不充足。”

“...海蓝星?”

“嗯。”

“你为何会在这里?”

血这么问完明显的感觉出来顾瑾萱气息变重了,眼中流露出来的恨意以及戾气根本就掩藏不住,此时不用她多说他也能够猜到大概“你父亲最终还是辜负了你母亲。”

顾瑾萱惊讶的抬起头来“你刚刚说什么?”

“难道不是?你父亲在娶了你母亲之后不久就有了你,在后来对你母亲甚至连多看一眼也没有,直到你出生,再后来是因为你的资质高所以才会出现在你们母女身边,不然你以为你父亲有多爱你母亲?”

顾瑾萱知道父亲对母亲并没有爱,当出也还是奶奶一定让父亲娶母亲他们二人才会结合,如今她从血口中得知的却是让她更惊讶的答案,原来父亲对自己露出失望之色直到后来都不来看自己一眼的原因竟是这样的,她还一心为着他想,照顾他养在外面,甚至母亲去世没多久就接回来了的后母以及那个害死自己的妹妹,如今这一切看来是多么可笑,她做的这些在他们看来就是多此一举吧。

“你也不用太过震惊,不过你还能够回到仙界吗?”

“我不知道。”顾瑾萱怔怔的道。

“你没有修为是怎么回事?”

“我被顾城带回来的私生女害死,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还进入了陌羽的体内。”

“你这个身体原身叫陌羽?”

“嗯。”

“不过你脸色这么苍白而且这一身狼狈又是怎么回事?”

“原身也是被父亲带回来的后母以及同父异母的姐姐害死的,她被带到母亲的墓地,她死后我就来了。”

“你受伤了。”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因为血看到了顾瑾萱身上的血渍。

“手不小心划伤了。”

血看的出来顾瑾萱在听完自己刚刚的话之后就神情不对,但是现在可不是她发愣的时候“瑾萱你还不了解这里,现在我只跟你说一次。”

听见血的话顾瑾萱抬起头来,眼神中刚刚的伤痛被坚毅还有恨意代替“血,以后我就是陌羽,不在是那个傻傻的顾瑾萱,顾瑾萱也已经死了。”顾瑾萱是想以此来与顾城顾家彻底划清界限,她不愿跟顾家占半点关系。

血顿了下然后道“好,以后你就是陌羽,这里是血凝珠内,而这颗血凝珠是你母亲从一处秘境中带出来的,我也是那个时候被她唤醒的,这里你现在看来是一团雾气笼罩什么都没有,但是随着你修为的提升这里面的东西也会渐渐地展露出来,这就要看你以后能够努力到哪里了,不过现在的你想修炼还是没有可能的,你等会。”说完血消失了。

虽然不知血去哪里,但是听到他说自己修炼无望心里还是有些难过,毕竟她是仙界的人,修炼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而且她这副身体简直可以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明明十七岁,个头也有165,但是身上却没有半两肉,瘦的衣服都撑不起来。

这时血又回来了,他雾气中有一个小瓷瓶,“这里的丹药吃了。”说着瓷瓶落到陌羽面前的地面上稳稳地立在那里。

陌羽将瓷瓶拿起来“这里是?”

“打开吃了不就知道了,你动作快些,你这幅要死的样子看着太碍眼。”血有些嫌弃的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