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第四章 图美貌?真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秦雪莲本能地捂住项链。一双丹凤眼先是极快地瞟了眼江源达的脸色,又微弯地笑看江男,可她心里却在骂:平常半响蹦不出个屁的丫头片子,今天居然眼睛这么贼,抖上小机灵了。瞧你胖的,怎...

秦雪莲本能地捂住项链。一双丹凤眼先是极快地瞟了眼江源达的脸色,又微弯地笑看江男,可她心里却在骂:

平常半响蹦不出个屁的丫头片子,今天居然眼睛这么贼,抖上小机灵了。瞧你胖的,怎么不继续蠢下去?

“男男,姨这不是相中你妈那……”

江男直接夹菜,一脸漠不关心。

而苏玉芹也正好抱着几瓶啤酒走过来,歪头看秦雪莲的脖子,挺稀奇接过话道:

“可不是咋的?我闺女眼睛是好使。你也买了?啧,这就对了。你呀,是得多打扮打扮,趁着年轻再寻摸一个,不是所有男的都和小亮他爸似的丧良心。”

苏玉芹还要再说,江源达拧着眉头打断:“吃饭吧,孩子都饿了,啥你都操心。”说完就坐在饭桌边起啤酒。

秦雪莲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她赶紧去鞋架处拿带来的兜子,打岔道:“芹姐,你看我给你买啥了?”

“啥?”

“卖高脚杯的到我门市推销,说是效益不好。这不都闹下岗呢嘛,卖的可便宜了,我就给你带了四个。”

“买它干啥呀?家里有的是杯子。”

“摆桌子上好看,来人喝个酒啥的。姐,现在都用这个。”

苏玉芹不赞同地摇头,不过还是很高兴地接过东西放在茶几上:

“你过生日还给我买东西。我跟你说,其实这玩意儿真没啥用。一年能来几回客?人多就去饭店了。在桌子上摆的东西越多越招灰,你就擦吧,没完没了的收拾。再说用啥喝不都是装酒。”

江男攥着筷子环顾一圈恨不得一尘不染的客厅,眼神扫到暖气片上搭着的防尘小花布,又扫了眼茶几上那装着高脚杯的纸盒。

这“老三”,是不是跟她爸吃饭也摆个刀叉桌布蜡烛啊?

呵,难道这就是原因?

她看向她爸,而此时江源达也在看她:“你那手咋回事儿?”

江男没吭声。

江源达也习惯了,平常闺女也不爱说话。打小谁多逗两句就抿嘴一笑拉倒,不像人家那孩子似的咋咋呼呼。他姑娘性格好。给江男夹了块排骨:“干啥玩意别毛楞,小心点儿。划着了是怎么着?”

苏玉芹边倒酒边替她闺女回答:

“说要给我分一半橙子,没拿住菜刀划个大口子。你不用那么瞅我,我上周刚买的,家里桔子橙子有的是。呵呵,她今儿就是瞎孝顺。行了,咱别说她了。来,小莲,姐祝你生日快乐。来男男,你喝饮料啊是咋的,跟你秦姨也干一杯。”

我跟她干杯?她算哪根葱!

江男看着面前她爸那酒杯和秦雪莲的轻轻一碰,嗖的站起身:“我上厕所。”

躲过了干杯这事儿,等江男再回来坐下时,一面吃着妈妈的菜、品着熟悉的味道,一面时不时看向对面的“老三”。

她根本不care那仨大人说啥话题,在她听来,此时说啥都是谎话。更觉得自己真是用了洪荒之力在控制别吐槽,因为怕气死自个儿。

比如那老三一口一句“我家门市”。你家的啊?不要脸!你给我等着!

集中精力时不时观察老三的相貌。

她母亲微胖、白,一米六四的个头,一百三十多斤。而这老三瘦、黑,那眼角由于总爱笑,褶子可比她妈多多了。

纹的那个眉,眉峰翘成那个样,画两道线,纹的年头长了,还有点儿黑中带蓝。

薄薄的嘴唇这个能说啊,习惯性小动作总是爱说完话舔唇。这么大岁数了,黑长直的发型也就算了,还弄个齐刘海。

江男怎么瞧怎么都觉得秦雪莲像个啥啊?要打分也就三分,满分一百。

其实她上辈子就纳闷,怎么婚外情弄个这样的。她爸不是没有机会接触年轻女人。

要知道商铺的服务员可都是一水的大姑娘,长相不好都不能雇用。有的甚至才二十出头。更不用说外市外县来这批发男装的那些女老板们了。

你说这“老三”,还是妈妈的朋友,被发现后不提伤害面大,就说风险吧,是不是也太大了点儿?

她爸这到底是因为点儿啥?!

窝边草有瘾?刺激?真爱?有共同话题?嗯,以她多年主持情感节目的经验,或许还有奶奶没的早,到“老三”这找安全感来了?可要真找安全感,岁数小的不好找,岁数大的不一片一片的?

靠!当听到那秦雪莲不知在和母亲说啥话题呢,还一阵浪笑,江男心里爆了粗话。

她想起妈妈没了后,这“老三”虽然没进江家门,她爸还恶心吧啦的在母亲墓地旁边给他自己预备一块,但是那女人却给她儿子全款买了婚房、让她儿子开上了本田。

越想越觉得真窝囊,真想现在就干死她!

就在江男那难看的脸色马上就会被父母发现时,秦雪莲的BP机响了,她笑着转身去回电话时还扬了下及腰的黑长直:

“喂,谁呼我了?哎呦,儿子,啥?你来啦?那你等着哈,妈马上回去,就在那小卖部呆着,别乱走。”

秦雪莲眼里是遮不住的欢喜,对苏玉芹欢快道:“小亮来了。这孩子,你说他还记着我生日呢。自己坐客车来的。我得回去了,姐,你今天辛苦了啊,我吃的挺好。”

“那你赶紧着吧,我不留你了。那孩子有心了,你算熬出头了。”苏玉芹说着就拽冰箱门拿事先准备好的饺子馅:

“我寻思明早给男男做馅饼,特意多拌了点儿馅儿给你带一份。你一人早上捏几个饺子或是烙饼啊方便。正好,小亮来了,你明天给孩子包饺子吧。”

江男……

瞧她妈这实在劲儿。人家不要,非往人兜里塞,还给送门口让领小亮来家溜达。

不行,得速战速决,要不然容易给自己气回前世。

江男摸着下巴,回头看秦雪莲换鞋的背影:

自打进屋,这死女人就老偷瞄她爸。可这女人一提她儿子,急的直到走都没给她爸再递个眼神。

这软肋,有点儿意思。

而江南不知道的是,她爸此刻还真没心情管秦雪莲走不走啥的,那小亮爱来不来,又不是他儿子。

他更关心姑娘咋不好好吃饭了呢?他要不挪菜盘子,姑娘连夹都不夹,大米饭还数着饭粒儿吃。

这不对啊,平日里孩子一顿最少一碗半饭,也爱吃她妈做那红烧肉,今儿一个菜就叨两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