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檀革水愣了一下云安安都快被自己深深的感动了,要明白她们人鱼一族虽然天生的捕猎者,进了她们嘴里的食物就也没在给别人的。檀革水望着云安安递回来的一小条鱼干欣然同意不成敬意。云安安回别墅看见了周叔在门口等着,周叔看见了她眼前一亮凑过去的,虽然认识云安安的时间短虽然檀革水看着云安安递过来的一小条鱼干欣然笑纳。。...

檀革水愣了一下云安安都快被自己感动了,要知道她们人鱼一族可是天生的捕猎者,进了她们嘴里的食物就没有在给别人的。

檀革水看着云安安递过来的一小条鱼干欣然笑纳。

云安安回到别墅看见周叔在门口等着,周叔看见她眼前一亮凑过去,虽然认识云安安的时间短但是他也心疼这个小姑娘。

檀革水将检查的结果告诉周叔让周叔去联系有关的专业护工。

护工很快就联系到了,是个温柔的小姐姐,然后云安安惊喜的发现她居然可以发出声音了。

但是她还是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学,到底是以前说过话的,所以进步飞快云安安还是非常开心的。

周叔在听到云安安发出的第一个音节就开心的给云安安备了一桌子鱼,自从知道云安安喜欢吃鱼,周叔让人每次都送最新鲜的来。

可惜檀革水出差了一个多月没有亲眼看见,周叔看着每天进步飞快的云安安叹了口气。

可惜云安安的腿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云安安虽然有些着急但是急也没用,梁易真安慰她有些事情不能着急。

在见到檀革水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云安安在花园里周叔帮她在玫瑰地里装了一个小桌子。

大门口传来车子的声音,檀革水进门就看见被周叔拉出来迎接他的云安安。

与一个月前的云安安相比之下,简直是云泥之别檀革水看着云安安穿着一身浅粉色长裙,头发被扎成了许多麻花辫,像是刚刚成熟的蜜桃鲜嫩多汁。

云安安有些拘谨的看着消失了一个月的檀革水,想了想尴尬道“嗨咯!你回来了”

甜美的嗓音灌入耳,檀革水只觉得眼前的人简直是水蜜桃成精,虽然已经知道云安安这个月的行程和恢复状况都是他和梁易真制定的,但是能够亲耳听见云安安开口,还是很让人欣慰。

将吩咐李应提前准备好协议,檀革水推着云安安轮椅走进书房。

之前周叔带她参观了一下别墅,那里都去过但是檀革水的书房,还是第一次进来,檀革水的书单存放这很多的机密文件和资料一般情况下,连保洁要进去都要提前报备。

云安安看见书架上堆满的书籍,不经感叹道做霸总也是不容易啊。

檀革水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递给云安安,这是他出差的第二天,偶然间在一个慈善拍卖会上一条项链。

云安安受宠若惊的接过礼盒,轻声问了句可以打开吗?

得到檀革水的允许,云安安迫不及待把包装纸拆开,这是一条珍珠项链云安安看着盒子内的温润的珍珠。

内心一片欢喜,这个礼物真的是对她的胃口,因为人鱼的天性就是爱吃鱼和囤珍珠。

云安安在海里的时候,除了每天干饭就只剩下在海底沉船中搜刮各种宝贝。

檀革水将文件袋里文件取出来,摆在了云安安的面前,上一秒还沉浸在收到礼物的快乐中。

下一秒云安安就对着递到面前的协议书懵了,如果她没有看错或者说老师教错,这上边是不是写着婚前协议书。

云安安反复确认,确定这是个婚前协议书刚要开口就听见檀革水道。

“很抱歉唐突了云小姐,我的爷爷在一周前住院了他有个愿望就是想要看见我结婚”

“由于爷爷年纪已经大了,我不得不考虑他老人家都心情,我已经让律师整理好了婚前协议,根据A市警察局的进度来看还没有找到云小姐的家人”

云安安脑子将檀革水的话消化一下,意思就是他爷爷生病了想看见优秀的孙子成家立业。

而她在檀革水这里混吃混喝也要帮他忙,两人结婚然后骗过檀革水的爷爷好让老人家不留遗憾。

好家伙她不光是穿成美人鱼,还见识到最经典的假结婚,云安安翻看手里的婚前协议上面条款一部分在和檀革水离婚后她也能分到好大一笔。

云安安有点懵按道理来说,这样的霸总身边肯定是围绕着无数女人,和白莲花绿茶,跟谁不能假结婚非要跟她一残疾假结婚。

不过这个条款的确的非常诱人,云安安在人类社会短短生活了两个月,就不想回到冷冰冰的深海里比较海里没有清蒸鱼。

但是云安安还是有点犹豫,总觉得天上不会掉馅饼,檀革水看见犹豫不决的云安安决定在添一把火。

“云小姐如果能帮檀某这个忙,檀某感激不尽有句老话,子欲养而亲不待”

云安安听见一句话原本就心动,想了想协议上的房子股份,不就是结婚吗?

但是云安安越想越不明白,从遇见他开始给云安安找医生找老师还帮忙找那些无须有的亲人,是这个人太善良还是冤大头。

连云安安都觉得檀革水亏的狠,这里头该不会有诈吧,也许人家只是被长辈逼婚到受不了吧,果然是不正常的世界。

檀革水换了个姿势躺在老板椅上,黑色的衬衫显得整个人都无比悠闲。

云安安看了眼帅气逼人的檀革水,扭开了黑色圆珠笔将自己歪歪扭扭的名字写上去。

檀革水满意的看着婚前协议书和结婚协议书上歪歪扭扭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写在一起有种道不明的心思在游动。

檀革水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寥寥无几,年少时父母车祸双亡留下了偌大的家业,还有一个早就隐退的爷爷。

外面有无数虎视眈眈的人盯着他和身后的檀氏,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檀老爷子毫不犹豫出山,随后落在檀革水身上的重担也随之而来。

想起了在荒滩叫人难以想象的惊艳少女,和面前甜美异常确难掩自己小心思的女孩,心底一片柔软,无论对方是贪图他的财富还是其他东西那些都无所谓。

檀革水最怕就是对方对他无所图,他当然不是慈善家不会善良的养这云安安,他所图的是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的甜美。

新晋的檀夫人还不知道已经掉进了一张大网里。

“一会吃了我们去民政局领证,做戏要全套的才不会让爷爷察觉”檀革水边说边拿起,被云安安遗忘的项链。

云安安点了点头察觉到檀革水的靠近,有些不适应想躲开,但是檀革水眼疾手快的将那串圆润的项链带在了云安安雪白脖子上。

修长的手指拂过敏感的肩颈,云安安全身都僵了。

檀革水故意在她耳畔道“这样可不行,我现在可是你的丈夫”

鼻尖呼吸的气息喷在云安安敏感小巧的耳垂上,缩了缩脑袋差点撞上了檀革水的鼻子。

檀革水也没有在意,目光在云安安的脖颈上流转,头一回给自己太太挑礼物还是不错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