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像是被解除解开封印像但是这是好事,起码能听得懂男人说什么。现在的两人没办法用肢体语言通过一些简单的交流,云安安有点儿心累,幸好重新整理了一些信息出,收养她的男人倒是是个大佬能轻而易举的给她弄了身份。一旁的李应看了眼时间也可以办理登机手续了,伸出手过去的想扶着云安安的现在两人只能用肢体语言进行一些简单交流,云安安有点心累,好在整理了一些信息出来,收留她的男人貌似是个大佬能轻而易举的给她弄了身份。。...

像是解除封印一样不过这是好事,至少能听得懂男人说什么。

现在两人只能用肢体语言进行一些简单交流,云安安有点心累,好在整理了一些信息出来,收留她的男人貌似是个大佬能轻而易举的给她弄了身份。

一旁的李应看了眼时间可以登机了,伸手过去想要扶着云安安的轮椅推到飞机上,被檀革水阻止了李应有点懵逼。

云安安做在头等舱,看着远离地面的飞机内心一阵自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窗外的地面越来越远,取代的是夜晚黑色的云层。

云安安想着躺下睡一会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一边空姐有眼力见上前将座位放倒,不知道为什么从她变成人开始体力就直线下降,好像永远睡不够。

过了不知道多久,感受到轻柔的动作解开安全带,将她抱了起来后背抵着坚硬的胸膛穿过宽阔的大厅,又把她放在座位上。

安全带咔哒的一声,云安安不舒服的动了动,发现压根都不动了过了一会儿,身体突然间发烫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水分。

檀革水明显感受到怀中的人,升高的体温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汗水,云安安对水的渴望到了临界点感觉在没有水她就要干了。

云安安双手乱晃,摸到一旁固定住的水杯,对水的渴望已经达到极致。

檀革水将杯子拿出来到了杯水喂给云安安,干渴的喉咙接触到水分滋润,像是久旱逢甘霖。

但是这点水分根本不够云安安的需求,檀革水皱了皱眉将冰箱里仅有的两瓶水喂给云安安。

云安安难耐的喝着水还不够远远不够,不过两瓶水下肚拉回了一些理智人是清醒了一些。

好在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口管家在门口等候。

见到主人家抱着一位明显生病的少女,平常稳重的脚步显得有些凌乱。

“周叔倒杯水上来,叫黄医生过来一趟云朵发烧了。”

周叔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做事确有条不理,听到吩咐赶紧去叫人帮忙。

檀革水抱着人放在客房里,上飞机前他就打电话吩咐人打扫客房,好在每天客房都有专门的人清洁现在刚刚好用到。

云安安脑子又开始模糊起来,小脸满是不正常的潮红,檀革水将水杯递过去感觉到水分的云安安,舒服的蹭了蹭坚硬檀革水坚硬胸膛。

将两升水一饮而尽,云安安终于缓了过来,脑子里混沌的思绪渐渐散开。

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床边围一堆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

檀革水将一根体温计塞进云安安嘴里,用手帕擦拭这少女被汗湿的头发。

周叔在一旁看着心惊胆战,他在檀家也有几十年了从来都没有看见这位少爷照顾过谁,这还是第一次看着自家少爷生疏的手法。

周叔虽然是老人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拎得清也没敢问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

云安安躺在床上头枕这檀革水的手臂,刚想起来挪一下,就被一只大手按住不能动弹嘴里叼着体温计,一旁急急忙忙赶过来的黄医生敲了敲门。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檀革水将测好温度的体温计拿了出来递给黄医生,好在只是有点发烧,工具有限黄医生做一些基本的检查。

由于明天云朵还要全面检查,黄医生怕影响检测结果没有开药,只是叮嘱了多喝水。

檀革水起身送黄医医生,房间里只剩下云安安一人,她本来还想在眯一会可惜白天睡饱了,现在就再也睡不着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显而易见离自己的小海滩十万八千里远,听见男人要带她去医院检查,云安安本能的抗拒,她还是条鱼万一检查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被人送到研究所变成保护动物那就糟糕了,云安安发愁想来想去也没有思绪。

鱼尾幻化成双腿紧实柔软,云安安好奇的摸了摸,双腿干燥的皮肤和空气中干燥的氧气,云安安不适的看了看腿上都起皮了。

云安安作为精致的一条鱼,在海里的时候还经常用藻类给鱼尾做保养,从来都没有出现起皮的状况,这还是头一次新奇看着自己腿上的死皮。

过了一会就瞄到了床边的轮椅,轮椅上有特制的扶手云安安很轻易的爬上轮椅,驶进浴室入眼就是一个巨大的浴缸。

云安安放满了水将自己整个人都泡进去,漂亮的双腿化成银色的大尾巴,尾巴上透明的鳍纱泡在大鱼缸里。

云安安缓过劲的将自己整个人塞进鱼缸里,可惜鱼缸太小了她不能游两圈。

只能泡泡水,檀革水的手机显示轮椅被启动点开定位发现在浴室,看了眼客房浴室的智能管家显示按摩浴缸正在作业。

泡了两个多小时,檀革水皱了皱眉头,视频会议里主管战战兢兢的汇报,看见大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小心翼翼的汇报生怕踩到雷。

檀革水线下没有什么心思开会,已经泡了两个小时了,洗澡也用那么久吧,听完季度汇报快速敷衍的结束会议。

视频外的主管还有一堆要定夺的方案,但是还是没敢说看着越来越冷漠的大老板挂掉视频会议。

来到云安安的房门前敲了两下,完全没有反应又等了一会,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

果不其然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人,檀革水敲了敲浴室的门,云安安整个人沉水底,突然间听见敲门声吓得魂都要飞了,慌乱的放水大尾巴扑腾的带了一地水。

好在随着水流的消失后双腿变回来了,随意的裹上浴巾打开浴室门就看见男人在外面等她。

檀革水将轮椅推到房间地毯上,看着一片狼藉的浴室,到处都是水地板上,浴室还做了隔绝水的隔断连门口的地毯也被水打湿。

这是在浴室打水仗吗?檀革水头疼不已,他从小独立严谨但是也没有处理熊孩子惹事的经验。

“我让李应请了个护工明天到,下次要泡澡或者有需要记得找护工”

“你这样太危险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一旁的云安安看着满地狼籍有些心虚,新来还有些发怵请护工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眼神心虚的乱飘两人僵持着,看了眼时间这个点周叔估计都已经睡了。

檀革水看着心虚的扣手指甲的女孩,知道她没有听进去,还想说什么看见白皙细嫩的手心被扣的通红,皱了皱眉头拉开被倍受折磨小手。

檀革水认命的走进浴室收拾残局,只是这小姑娘的破坏力也太强了,天花板上都是水渍檀革水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不动声色的收拾这残局。

“以后我让人将浴室的警报器调成两个小时”

云安安点了点头表示她听明白了,檀革水看着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就看见云安安裸露在外的肩膀上一块块红痕。

像是被谁吻过一般暧昧又引人遐想,云安安感受到火热的视线有些不自在抚摸着手臂。

檀革水将备用的药膏放在床头,看着小姑娘的拘谨和不知所措绅士的退了出去。

将门轻轻关上,他不是慈善家自然不会费那么大力气去收留一个孤女,檀革水的身边不缺女人可以说是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一见钟情对于他来说等于天方夜谭,不过现在事情好像超出了控制。

云安安一觉醒来,一早在门口等候的护工,听见房门里的动静敲了敲门。

餐厅里的周叔看见云安安下来,赶忙凑上去虽然不知道自家少爷,为什么带回来一个聋哑残疾人,云安安看着桌上的丰盛的早餐。

心里一点郁闷也烟消云散,转了一圈没有看见男人,周叔看见轮椅上面容精致浑身散发脆弱的女孩,一眼就明白在找什么。

“檀先生,早上去公司了走的时候,吩咐了不用叫云小姐起床”

“大概下午三点回来,云小姐会手语吗”

云安安猛地听到一堆话,消化了半天才差不多理解,开心的看着满桌东南西北各色早餐。

这些都是她的了,化成人这两天上顿下顿都是白粥,没有看见一点肉她好歹也是食肉动物。

周叔盛了一碗瘦肉粥递给云安安,虽然也是清汤寡水的但是至少有肉了啊。

吃过饭以后没有什么事情周叔提出来要带她去花园里散散心。

云安安点了点头护工推着轮椅,入眼是就是一片惊艳红,院子里中满了卡罗拉玫瑰现在刚好是在花期,红艳热烈的玫瑰散发迷人的香气。

一整个小花园全部是精心培育的玫瑰,让人忽视其他的颜色,云处安也喜欢花看惯了海底奇形怪状的珊瑚和五颜六色的小丑鱼。

突然间看见一片玫瑰花园,让人心动一旁的周叔看见少女眼里残留的惊艳,不免有些骄傲这些花虽然不是先生亲自打理的,但也周叔精心呵护的人老了就喜欢花花草草。

在记忆里她好像看过这种热烈盛开的花朵过,手轻轻抚摸着红丝绒般的花瓣,这一看就是主人家的心头好也不知道她可以摘一朵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