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生后我全家都是大佬 第1章,你……叫什么名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快跑!”白兮苧猛的从梦中惊醒,脸上的血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在一起,入口苦意。牢牢地桎梏住身体的绷带把她拉回来了现实。又梦见以前的事情了。三年前,世界巨变,一切未知的病毒诞生了了新的怪物,一家人回去逛街,好好活着的却只剩她一人。怪物扑回来的一瞬间,爸妈只来的及把她和弟弟托牢牢束缚住身体的绷带把她拉回了现实。。...

“快跑!”

白兮苧猛的惊醒,脸上的血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入口苦涩。

牢牢束缚住身体的绷带把她拉回了现实。

又梦到从前的事情了。

三年前,世界巨变,未知的病毒诞生了新的怪物,一家人出去逛街,活着的却只剩她一人。

怪物扑过来的瞬间,爸妈只来的及把她和弟弟托起到围墙上。

面目狰狞的丧尸嘶吼着咬断了他们的脖子。

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倒在血泊里,又看着他们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爬了起来,挣扎着扑向她和弟弟。

她没抓住惊慌失措的弟弟,他掉了下去,爸妈嘶吼着朝弟弟扑了过来……

她跳下去,想把弟弟拽过来,却来不及了,那些面目狰狞的丧尸冲着她扑了过来。

 紫色的雷电突然从远处蔓延过来,密密麻麻的雷电把丧尸劈的面目全非,唯独她爸妈和弟弟的太阳穴分别有根微不可察的冰针。

   白兮苧透过闪烁的电光,远远的看到了一个面容清冷的男子。

三年后,她被一同出去找物资的队员偷袭,醒来时,就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研究所里。

没想到却在这见到了当初那个救了自己的男人。

“嘭!”

耳边传来了不大的声响。

白兮苧扭头看去,恰好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眸子。

冷夜白从床上下来,一只胳膊软绵绵的耷拉着,为了挣脱束缚,他折断了自己的胳膊。

白兮苧只觉身上一松,绷带就被浑身是血的男子用手术刀砍断。

“王老师,这次真的要剖开他们的脑袋吗?这……也太可惜了,我的实验数据还不够呢!”

门外传来了声响。

冷夜白眼睛眯了眯,用尚能动的一只胳膊扛起躺着的白兮苧,撞开窗户就跳了出去。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广播里传来冰冷的机器声。

“请注意!请注意!一号和二号实验体逃脱,不留活口,当场击毙!”

“你带着我跑不掉的。”白兮苧看了一眼幽深的长廊,“把我放下来吧!”

冷夜白收紧了手臂,没有说话,只是快速的朝着前面跑。

“那次——对不住,他们已经没救了。”男人突然开口。

白兮苧身体微微紧绷,勉强扯了扯嘴角。

“站住!”

正前方出现了一堆穿着白大褂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

冷峻男人踉跄的转身,身后,也是一堆穿着白大褂的人。

“呵,本来今天打算痛痛快快的剖开你们的脑子,如今看来……”

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阴恻恻的冲着白兮苧和冷夜白笑了笑。

白兮苧挣扎的从冷夜白肩膀上下来,冰冷的眸子看向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牢牢的把这些人的面孔刻在了脑海里。

“嘭!”

一声枪响,白兮苧回头便看到了挡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冷夜白闷哼一声,血液缓缓的从他腹部渗出。

“不如,我们一起死吧!”

白兮苧突然冲着眼前的人嫣然一笑。

冷夜白愣了一下,冰冷的眸子柔和了一瞬,缓缓的点了点头。

白兮苧闭上眼睛,把所有的能量集中在脑部。

“你……叫什么名字?”

白兮苧听到了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还没来得及回答,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末世第三年,一处较为庞大的幸存者基地地下发生了巨大的能量波动,一大半基地被夷为平地。

————

“砰砰砰!”

“小苧,吃饭了!”

白兮苧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猛地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看向周围,明晃晃的手术刀和各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器械不见了。

白兮苧有一瞬间的迷茫,眼前入目所及皆是粉色,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小苧,别睡觉了,吃饭啦!你爸给你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

白兮苧看向自己的房门,门被外面的人拍的微微颤动,仿佛随时都要砸下来一般。

白兮苧的身体突然剧烈抖动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微微颤动的门。

“小苧,快起床了!都下午两点了!”

门外又传来了她妈直率爽利的声音。

白兮苧张了张嘴,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抖着手拿起放在身旁充电的手机,试了好几次,这才抖着手打开了手机屏幕。

2021年10月21日。

距离末世爆发,还有三个月。

白兮苧听着她妈大大咧咧的声音,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七手八脚的从床上爬起来,拖鞋都没有穿,连忙打开了房门。

门外,王依云一脸懵的看着眼泪簌簌掉的白兮苧。

“闺女,你这是咋了?”王依云试探性的开口,“又被甩了?”

正在端饭的白安海听到白兮苧抽泣的声音,连忙把饭放在桌子上,小步跑了过来。

“没事没事!不就是被人甩了吗?又不是第一次了!”白安海轻轻的拍了拍白兮苧的肩膀,“老爸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快过来尝尝!”

白一凡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拿着拖把就跑了过来,“姐,你怎么了?这次被谁甩了?”

白兮苧低声抽泣,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没有,只是梦见你们都死了。”

白安海:……

王依云:……

白一凡:……

“这样啊!”王依云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拉着白兮苧的胳膊往餐桌旁带,“只是梦而已,咱们一家人都还好好的,没事没事,快尝尝你爸做的红烧肉!”

白兮苧点了点头,眼泪还是一直刷刷的往下掉。

末世三年受的苦,她都没有哭过,一看到家里人,委屈瞬间爆发,就怎么也抑制不住眼泪了。

白一凡默默的把拖把放在一旁,坐在了白兮苧的旁边,“姐,麻烦下次做梦死人的时候,带上我英语老师。”

白一凡,今年16岁,高一,是一个除了英语老师都称他为学霸的孩子。

他不是对英语老师有意见,只是想在下面的时候能补习英语而已。

“说什么呢!”白安海往白一凡头上拍了一巴掌,“吃完饭把地拖好,然后回屋里好好学习,明年就高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大学!”

“爸,今年我高一,后年才考大学。”

白一凡淡定的往白兮苧碗里夹了一大坨红烧肉,然后才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埋头苦吃。

“别管啥时候高考,你得好好考试!”白安海理直气壮的说道。

白一凡幽怨的看了一眼白安海,“老爸,我英语不好,你能辅导辅导我英语吗?”

“吃饭!哪那么多事儿!”白安海瞪了一眼白一凡,“老子上学的时候从来不让家长操心!”

白一凡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

他都听爷爷说了,当初他爸上学的时候,天天不写作业,一天被吊起来抽三回!

“瞎吵吵什么!”王依云一拍桌子,“吃饭!”

白安海冲着白兮苧挤眉弄眼的笑了笑,埋头苦吃。

餐桌上瞬间安静了不少。

白兮苧静静的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景象,微微有些恍惚。

仿佛那三年都是在做梦,一场噩梦,梦醒了,她依旧是大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