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三十一章 鸠犬公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国主寝宫之中,景冶和纪夏正对决,景冶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上索绕的灵元十分薄弱环节,大约仅有三重天得程度。纪夏一身黑衣轻装,长发束在脑后,双手中不断地有灵元漫出,二人你来我往,短短时间就了交锋上百招。景冶六重天的实力,所以每日的泰来灵水助益之纪夏一身黑衣轻装,长发束在脑后,双手中不断有灵元溢出,二人你来我往,短短时间就已经交手上百招。。...

国主寝宫之中,景冶和纪夏正在对战,景冶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上萦绕的灵元非常薄弱,大概只有三重天得程度。

纪夏一身黑衣轻装,长发束在脑后,双手中不断有灵元溢出,二人你来我往,短短时间就已经交手上百招。

景冶六重天的实力,因为每天的泰来灵水助益之下,灵元质量已经不弱于七重天了,只是苦于始终无法突破地障,也就无法真正意义上进入七重天境界。

他这许多天以来,每日都和国主实战,一开始国主的交战经验非常薄弱,经常被他轻易用同等境界的力量击败。

但他没想到的是,十几天下来,纪夏的进步几乎可以用恐怖形容,不仅灵元境界突破到三重天,连对敌之上的招式、思维都灵活了许多。

这简直匪夷所思。

尤其是在景冶知晓了纪夏修炼才一月有余的时候,内心从五味杂陈变成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一个月就可以修炼到三重天境界?那是不是意味着,最多还需要几个月,纪夏就可以追上他,甚至超过他?

被一国之主超过不重要,可是被一国之主在几个月时间里超过,他就有些沮丧了。

“人和人的差距真的如此之大?”景冶不禁自问。

突然,纪夏一掌拍来,百叠浪叠加到八层,重重打在景冶胸口,景冶一惊,大雪山中的灵元极速运转,所有灵元流向胸口笼罩五脏六腑。

即使如此,仓促布防之下还是被纪夏打退出去几步。

“你走神了。”纪夏站在原地舒展一下筋骨道。

景冶躬身而立,纪夏示意他起来,笑道:“你这么多天没有回家,应该是想念景郁了吧?”

景冶一愣,国主还记得他妹妹的名字?

又听纪夏说道:“明天我放你一天假,你去府库中领几件少女穿的衣服,带回去,就当是你担任御前,我送你的贺礼。”

景冶不苟言笑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对纪夏行礼道:“谢国主。“

纪夏点点头,心道:“给那个小丫头一点补偿,上次那个废物太子吓坏她了。”

又对景冶道:“你现在不在军中,不必恪守军中规制,三月才回家一次,王宫距离南青街也非常近,当天去当天回,最多需要两个时辰,没事的。”

二人正要继续对战,门外传来侍卫通报的声音:“陆上尹请求觐见。”

纪夏索性更衣,命景冶通传。

景冶前去通传不过几息时间,陆瑜就步伐匆匆而来。

陆瑜见到纪夏端坐上首,连忙见礼,不等纪夏开口,就急促说道:“国主,鸠犬有使节入太城,此时正在宫门等待召见。”

纪夏皱眉问道:“鸠犬使节?他们来干什么?”

陆瑜面露疑惑之色,道:“陆瑜也猜不透鸠犬内心的想法,这个时候他们不与鳄角商议停战细节,来我太苍干什么?难道是鸠犬国又有了什么谋划?”

“不管怎么样,先见见再说。”

纪夏前往太和殿,又召来太苍百官,这才知会景冶通传鸠犬使者。

鸠犬使者一行许多人前来太城,大部分人驻扎在太城之外,小部分人进入太城,又只有几人被纪夏传召。

太和殿中,太苍百官、军中将领俱都分列两旁,等待着鸠犬使者入宫。

不多时,一行三人进入王宫,来到太和殿中,百官纷纷交头接耳。

“鸠犬派遣使者来我太苍,究竟有什么目的?”

“上一次派遣使节,还是在星陨之灾后,鸠犬使者趾高气昂,前来太苍提和谈条件。”

“这次恐怕也是来者不善,你看那三人的生态、走姿,俱都没有半分尊重可言。”

百官低声讨论,眼神中对于鸠犬使者没有半点善意,他们记起先前苍卫军因为星陨全军覆没,国主纪商为了保全太苍,多次向鸠犬求和,鸠犬不和谈便罢,还多次杀死太苍使者,让许多太苍家庭支离破碎。

众人猜测鸠犬意图的时候,鸠犬国三位使者,也在观察周围,当他们看到坐在上首的年轻国主之时,脸上纷纷露出一丝轻蔑。

“鸠犬使者,前来觐见太苍国主。”

站在最前的一位鸠犬高声说道,身躯却站立的笔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礼仪可言。

太苍宰礼长奉眉头一皱,喝道:“大胆!觐见我太苍国主,竟然不行礼?”

鸠犬使者还没有说话,使者身后一位身着女性服装的鸠犬却大笑出声,只听她说道:“行礼?太苍有何资格让我鸠犬使者为他行礼?”

长奉大怒,道:“鸠犬派出的使者竟然如此目无他国国主,那你们出使太苍又有什么意义?”

那女性服装的鸠犬声音中透露着倨傲:“你们太苍在我鸠犬国眼中,不过是一只苟延残喘的家禽,我鸠犬出使太苍,是你们的福气,让你们能够有短暂喘息的机会!“

长奉还要怒斥,纪夏摆手让他停下,只见他慵懒的坐在王座之上,懒洋洋看着底下鸠犬国众人,同样慵懒的问道:“刚刚说话的这位是谁?”

那位鸠犬高扬头颅,语气高高在上道:“我乃是鸠犬国七公主,这次随使者前来太苍,就是为了看看趁我鸠犬不备,杀我六千儿郎的太苍是一个什么模样。”

“鸠犬公主?”纪夏似乎来了兴趣,坐直身躯再次问道。

鸠犬国公主看到纪夏的动作,越过使者,站在最前列,声音更加倨傲道:“正是,看到本公主,你区区太苍国主还不行礼?”

“哦。”纪夏点点头,左手撑住下巴,右手一指鸠犬公主,轻声道:“杀了吧。”

太和殿中,突然一道赤红色剑气横劈而出,横贯两丈空间,炽热气息一闪而过。

其余两位鸠犬使者惊愕看去,只见刚刚还在叫嚣的鸠犬公主,没有了任何声响。

“公主!”鸠犬使者喉咙耸动,轻声喊道,却听不见任何回应。

鸠犬使者上前小心推了推公主,突然,一颗头颅滚落,鲜血喷出,将这位鸠犬使者周身染的通红。

刚刚还在叫嚣的鸠犬公主,身死!

“你……你竟然敢杀我鸠犬国主最疼爱的七公主……他日我鸠犬大军驾临太苍,必将你……”

“杀了。”纪夏叹息一声,再次出声。

剑气划过,刚刚说话的鸠犬使者声音戛然而止。

纪夏看着那位仅剩的使者,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只剩你一个了,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