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凉 第二章 是他,居然是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想归想,言景深是真敢逃。民不与官斗,更更何况对方但是位高权重的夏家。魏大总管调查结果过他们的背景,获知他和温苏二人师出同门。就可捉住两个师弟,与他有关系的人一个都别想逃出。的话亲人们因而受牵连,他永远是都难以宽恕自己。夏月凉仔细地观察得十分仔细地,速度民不与官斗,更何况对方还是位高权重的夏家。。...

想归想,言景深是真不敢逃。

民不与官斗,更何况对方还是位高权重的夏家。

魏大管事调查过他们的背景,知晓他和温苏二人师出同门。

只需拿住两个师弟,与他有关系的人一个都别想逃脱。

如果亲人们因此受到牵连,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夏月凉观察得非常仔细,速度却并不慢,很快就轮到了最后几人。

温子峤模样生得讨喜,心里明明紧张得很,看上去却还是笑眉笑眼的,原本心情不怎么样的夏月凉都弯了弯唇角。

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

言景深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迎接重获新生以来最大的考验。

“姑娘,大管事——”远处突然有人大声呼喊。

言景深的拳头再次握紧,节外生枝,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夏月凉循声望去,只见平日负责传话的小厮正飞快朝他们这边跑来。

魏简扬声问道:“怎的这般急急慌慌的?”

小厮跑到近前,气喘吁吁道:“有个……”

咣当——

他刚说了两个字,大门方向传来一声巨响,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这名传话的小厮,腿一软险些摔倒。

魏简一把揪住他的胳膊:“到底怎么了?”

小厮虽受了惊吓,气息倒是比之前平稳了些许。

“有个姓梅的女人带了好些人想要硬闯咱们山庄。护卫大哥们拦着不让进,但他们根本不讲道理……小的估摸着是大门被……”

夏月凉一听“梅”字,眼睛就眯了起来。

梅四娘!

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不好好待在京城里享受荣华富贵,千里迢迢跑秀城来招惹自己!

“姑娘……”魏简压低声音道:“这姓梅的是什么来路,莫不是与咱家有仇?”

夏月凉极其厌恶梅四娘,但她的事情还真不好四处宣扬。

“仇倒也谈不上,她八成是故意来恶心我的……”

魏简不便追问,忙建议道:“既如此,姑娘不妨先行回避,由我带人前去交涉。”

夏月凉略想了想:“对方人多势众,魏叔切不可与之硬拼。只要他们不伤人,那就按老规矩来。”

魏简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吩咐一旁的小姐弟:“你们俩也赶紧回去,等大叔把那些人打发了再出来。”

目送三人离开后,他带着方才那小厮匆匆赶往山庄大门,依旧是看都没看跃跃欲试的新护卫们一眼。

少年们有些受伤。

山庄主人已经认可了他们,魏大管事带人前去交涉却把他们晾在一边。

分明就是没把他们当人嘛!

暂时“逃过一劫”的言景深并没有感觉到轻松,更没有去计较被人忽略这件事。

他的目光一直尾随着那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心中五味杂陈。

不管重活几世,这女人都改不了爱折腾的毛病。

可她如今也就十二三岁,又出身显贵,能与人结下什么仇怨?

该不会是抢男人……吧?

他差点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抢个鬼啊!

男人在她的眼里算个屁!

※※※※

夏月凉走到半路就遇见了大丫鬟春酌。

见小主子毫发无损,她明显松了口气。

“姑娘,方才那是什么声音,听着怪吓人的。”

“你先随我回去。”夏月凉拉起她的手,二人一起回了居处。

听说梅四娘带人打破了山庄大门,春酌被惊到了。

真是个疯女人!

一把年纪了还不懂权衡利弊,得罪夏家对她有什么好处?

夏月凉不想继续谈论那个讨厌的女人,话锋一转道:“我打算去一趟朔城。”

“封大哥那边有消息了?”春酌敛住思绪,急忙问道。

“消息是有一些,但用处不大。”

春酌是个聪明人,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夏月凉的想法。

“听说闻家向季大姑娘提亲了,您突然想去朔城,莫不是因为这个?”

“去朔城并非临时起意……”夏月凉沉吟了片刻,继续道:“年初季中丞参了闻相一本,闻家恨不能把季家给生吞了。

这才过去几个月又上赶着结亲,不得不让人生疑。

闻家势力越来越大,再这么下去咱们夏家就快没有立足之地了。”

“姑娘说的都在理,可封大哥去朔城已经两个多月了……”

“封大哥武功的确很好,但心思不够细腻。

祖父早已不问政事,父亲又时时被人盯着,只有我这样年纪小又不惹眼的人行事最方便。

等我去把闻老狐狸的老窝仔细搜一遍,就不信一点破绽都发现不了!”

春酌是家生子,夏闻两家的恩怨她一清二楚。

姑娘方才的话说得算是轻的。

闻家一旦得势,夏家的结局绝不止没有立足之地这么简单。

“那奴婢这就去收拾行囊……”

“等一下。”夏月凉叫住她:“我还有些事情要你去做。”

“请姑娘吩咐。”

“你去账房取一百八十两银子,把今日魏叔带回来的那些护卫打发了。”

“您是觉得事情太过巧合,所以怀疑他们与梅四娘有瓜葛?”

夏月凉对春酌的领悟力十分满意。

“不管有没有瓜葛,山庄里绝不能留隐患。他们来这一趟也不易,十两银子就当作盘费,也算是个补偿吧。

还有,你好好照顾小辞和小意,等天气凉些带他们一起回京。”

春酌本以为自己会一同前往朔城,但很显然,她并不在姑娘的计划之中。

她有意再争取一下,夏月凉却笑着催促:“赶紧去吧,最迟中秋咱们就能见面了。”

“是。”春酌不敢多话,快步走出了房间。

夏月凉简单收拾了一番,走进内室打开了机关。

半池山庄初建时,夏四爷便让人挖了一条通往庄外的密道。

经过多年的精心设计和修建,密道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虽不敢说四通八达,隐秘和安全都是有保障的。

但对于夏月凉来说,这条密道最大的作用就是方便她随意进出。

提着一只小巧的灯笼,她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通往主通道的一个岔口。

刚迈进一只脚,夏月凉立刻觉出了异样。

她迅速把手里的灯笼抬高了几寸。

就在前方不远处,橘黄的灯光映照出一道黑影。

“谁?!”她厉声呵斥。

那人发出一声闷哼。

夏月凉暗忖,此人能够寻到这里,足见是有些真本事的。

但他似乎并没有恶意,否则以他的身手,让自己毫无察觉并不难。

她淡淡道:“阁下藏身于此,究竟有何目的?”

言景深心里挺不是滋味。

他的相貌和上辈子没有半分区别,这女人居然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

看来她真的是早就不在乎他,心里连半丝痕迹都没留下。

他又想抽自己嘴巴了。

明明不想被发现,居然还主动送上门来,真特么犯贱……

夏月凉的耐心已经耗尽。

硬拼她肯定不是对手,而且也没有必要,只不过去朔城的计划得延后了。

见她想离开,言景深终于开口道:“夏总真是贵人多忘事!”

夏月凉大惊。

十多年没有听过这个称呼,难道是遇见“老乡”了?

当然,两眼泪汪汪的认亲场面是不可能出现的,她还没那么蠢。

“你认错人了。”她的语气依旧淡淡的。

“别装了,魔鬼椒!”

夏月凉只觉脑袋嗡地一下。

是他,居然是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