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呀主神 第2章 校园恶霸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生日宴会上,客人抢了主人风头,这个身主忍了。安夕颜也不明白脑子缺根弦还真也不是故意的,送去了花瓶当礼物。一看就明白粗制滥造的地摊货,价值会超过2二十元。也不是讥笑她是花瓶吗?并且还质量很差的那种。这个身主也忍了。当然安夕颜说她家穷,这花瓶但是母安夕颜也不知道脑子缺根弦还真不是故意的,送来了花瓶当礼物。一看就知道粗制滥造的地摊货,价值不会超过三十元。不是讥讽她是花瓶吗?而且还质量很差的那种。。...

生日宴会上,客人抢了主人风头,这个身主忍了。

安夕颜也不知道脑子缺根弦还真不是故意的,送来了花瓶当礼物。一看就知道粗制滥造的地摊货,价值不会超过三十元。不是讥讽她是花瓶吗?而且还质量很差的那种。

这个身主也忍了。

毕竟安夕颜说她家穷,这花瓶还是母亲的遗物。反正身主也不缺这份礼物!

但还没拿到手,这个瓶口绑着红色塑料绸带的花瓶,就从安夕颜手里掉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摔得是四分五裂。

生日宴会砸了东西,这是触霉头的事情。身主还没生气,安夕颜却先哭开了。

眼睛泪汪汪的可怜样子,让四个校草一致指责她,就算不喜欢花瓶,也不能砸了,还是小白花母亲的遗物。物品不在价格贵,在于心意。软的硬的,各种口吻,让身主真是百口莫辩。

她的生日,对方送的是破旧花瓶,还当着众人面砸破了,还指责她恃富而骄,看不起穷人。好好的生日全被搅和了!

李晴羽原本是功课不错的未来白富美,名声也一落千丈,成了娇蛮富贵女的代名词。

真是有苦难言,难不成将当时的监控录像放出来,证明花瓶不是自己摔的?到时真的这样做了,又会被鄙视小肚鸡肠。真是主角什么都是对的,女配什么都是错的。

希宁快要笑出来了:“都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我有那么小气吗?”

安夕颜顿时眼泪象掉了线的珍珠一样,大滴大滴往下落:“晴羽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成了这样,我只想让你开开心心。”

希宁……

没听到她说的话吗?都快成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还拿出来说事。而且这意思就是说,她就是这样小气咯?

“李晴羽!”一声暴怒,响彻整个教室,就看到一个身强体壮的帅哥,大步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

从记忆和这火爆脾气,外加一身紧绷的栗子肉,应该就是跆拳道王子,王子龙。

王子龙站在面前,毫不客气地手指着着希宁的鼻子:“你怎么又欺负夕颜了,她已经那么可怜了,父母全都没有了,你还欺负她。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

希宁……

“不关晴羽姐的事情,我知道她还生我的气。我……”安夕颜索性趴在桌子上啜泣起来,肩膀微微抖动着,哭得好是伤心难过。

希宁……

说了半天,还是象她欺负了安夕颜。

“你给我听着,你再欺负夕颜,我就对你不客气!”王子龙捏着拳头,刚劲有力的手指关节发出爆栗一般的连串响声。

希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站了起来,惹不起、躲得起,老娘躲着就是。

走到门口,靠着门,一脸寒冰的帅哥开口了,话语比脸上的冰还要寒冽:“欺负孤女很开心吗?”

应该是冷面冰山冷鹤鸣,这些家伙是不同班级的,怎么一下课就往这里跑?

真是冤呀,太冤了,比窦娥还冤!希宁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对于这种眼泪包,我躲都来不及。”

冷鹤鸣却用冷冷地“哼”一声来回应,反正这态度就是她欺负孤女的罪名落实了。

一口气堵得好胸闷,希宁回头看了眼,王子龙一改刚才气势汹汹的模样,好声好气地安慰着眼泪巴拉巴拉的安夕颜。

“她受了天大的欺负,你不去安慰一下?大约现在流行戴绿帽子,就喜欢往有男友的女人身上凑。”怎么恶心怎么说,大家一起恶心恶心。

冷鹤鸣还是以冷冷的“哼”来回答,好似他这辈子用得最多的词大约就是“哼”。一天不用高挺的鼻子发出几声这鼻音,就不能证明他很冰山、很酷的样子。小心哼多了慢性鼻炎!

走到一处窗口,风吹过来,让希宁冷静了点。

但心里还是塞得慌,怪不得任务要求之一就是欺负安夕颜。真是没吃羊肉一身骚,既然如此那就欺负她,非要欺负到她,否则真的一口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等到上课铃声响起,希宁才回到教室,而王子龙这才出来,故意对着她直接撞了上去,哪怕希宁躲避了,还是被顶到了门框上,就听到“咔嚓”一声轻响,肩膀撞得生疼。

尼玛的,这叫什么事!

疼得希宁眼睛都快发黑了,但不敢倒下。身主以前就这样倒在地上,结果安夕颜跑过来,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却一脚踩在了身主的手上,让身主痛上加痛。

发现踩在手上了,安夕颜眼泪一下来,所有人都原谅了她,认为她是无心的。这女主光环实在太厉害,所有人都选择性失明。

“晴羽姐!”果然安夕颜跑了过来。

不能倒!希宁硬是撑起了身体,否则手被踩得又红又肿,一个星期才好。

“滚!”希宁实在憋不住了,骂了一声后,用另外一条手臂撑着墙。

“晴羽姐!”果然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站在旁边一脸的委屈和无辜。

英语老师走过来了,看到如此:“怎么了?”

希宁捂着受伤的肩膀,都塌陷下去了,按照以前的情节和目前情况,已经脱臼了。她忍着痛:“不小心自己摔的,我要去医务室。”

看到她脸色发白,额头渗出冷汗,英语老师:“那让安夕颜送你去!”

尼玛,以为她活得太长?如果是安夕颜送她去,路上还不知道闹出什么幺蛾子。

希宁摇了摇头:“不用,安夕颜英文很差,不能影响她学习,我自己能行。”

这里的英文课,整堂课都是说英语,将来的商界精英、高富帅、白富美生意面向国际,自然需要熟练的英语。

从小就英语教学、经常还出国旅游,家里海外有公司的学生,自然没问题。没有任何资源,也没钱在外补课的安夕颜,英语自然是渣,每次考试都是全班倒数。

英语老师听到后也认可,毕竟学习成绩是影响到每个老师的考核的:“那你自己去吧,路上小心。安夕颜回到位置上,上课了。”

希宁瞥了眼安夕颜,听到说她英文差,结果泪不停了。转身就走,希望英语老师上课时,让她多回答几个问题,成绩差需要提高,多多关照才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