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41章 叛徒(两章合一)

别逼我说话_第41章 叛徒(两章合一)

更新时间:2022-01-15 21:14:15
别逼我说话状态:连载作者:乐梵音全文阅读

“那是高阶咒器!你们占时破不开,先拦下青容与,我都快强力支撑忍不住了!”说到最后,黑袍男一口鲜血喷了出。他们但是小看了青容与,没想起他能这么快就破开困阵。传言果真不不可信,青容与比传言中还得很厉害的多!听见这话,除了异族女子外,余下三人都去围杀青容他们还是小瞧了青容与,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破开困阵。。

第41章 叛徒(两章合一) 精彩章节

“那是高阶咒器!你们暂时破不开,先拦住青容与,我快要支撑不住了!”说到最后,黑袍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们还是小瞧了青容与,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破开困阵。

传言果然不可信,青容与比传言中还要厉害的多!

听到这话,除了异族女子外,剩下三人都去围攻青容与,青容与的压力倍增,破阵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莎巴里!去对付青容与!”黑袍男子怒叫道。

“不!你没资格命令我做什么!不就是高阶咒器?看我破了它!”

莎巴里的攻击停了下来,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球。

“不!你这样会害死我们大家的!住手!!!”黑袍男子见到这个东西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惊恐的大叫,可他在控制着困阵,现在根本没办法过来阻拦。

“为了异族!她必须死!哪怕搭上再多人的姓名!”说着,莎巴里把黑球朝杜心迟扔了过来,脸上则挂着胜利圆满的笑容。

“不!!!”

“西施!”

在黑袍男子惊恐的大叫声中,还参杂着青容与慌张的叫喊。

杜心迟紧紧抱着感受到危险想要挣脱的小黄,像害怕不敢面对一般低下头,却在低头同时悄悄的张开嘴,小声道:“让莎巴里的攻击无效。”

下一秒,黑球撞击了下杜心迟周围无形的罩子,发出咚的一声,滚落在地。

众人预想中大爆炸并没有出现。

坏的?

假的?

震惊的众人脑海中浮现出各种疑问。

杜心迟则淡定的捡起黑球,拿在手里看了看,这像煤球一样的东西,真有那么恐怖?

看看这些大惊失色的人,仿佛这黑球像一颗原子弹一般。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莎巴里自言自语的不停念叨着。

因为太过相信,所以失败后才更难接受。

因为这一变故,也让双方的战斗暂停,青容与趁机来到杜心迟身边,紧张道:“你没事吧?”

杜心迟摇摇头,把手里的黑球举起来,用眼神询问这是什么。

“这叫雷球,是一种破坏力极强的高阶法器,还好这是个假的,否则引爆的话,半个银丰城怕是都要没了。”青容与现在还心有余悸,同时心中的愤怒更甚,人族背叛者竟然把这么大杀伤性的武器给了异族,这种人绝对不能留!

青容与的声音并没有压低,所以那句假的被莎巴里听的一清二楚。

莎巴里像是找到的宣泄口,猛然转头看向黑袍男人,咆哮道:“你们竟然敢骗我们!给我们假的!我要告诉我们的王!你们这群骗子!都会受到残酷的惩罚!”

莎巴里这一吼,就等于彻底揭下黑袍男人身上最后一层薄纱,坐实了人类咒师和异族合作的事实。

“你不要中了他的计!我可以保证给你们的都是真的,这为什么不好用之后再说,先把正事办了!你不是要杀那个女人吗?!阵法已破,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黑袍男人又惊又气,躲过莎巴里的攻击后,大叫道。

莎巴里的攻击一顿,似乎算是暂时认同了黑袍男人的话,又转身朝着杜心迟袭去。

“你们已经败了。”

青容与这次并未带着杜心迟跑,因为他的老师终于来了。

汝曼琪一击掀飞莎巴里后,落在青容与两人身边,“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先抓了这些异族,那个黑袍男是咒师。”青容与道。

听到最后两个字,汝曼琪脸色变了变,看着黑袍男的眼神比看异族还狠。

黑袍男惧怕的退后一步,有些胆怯的对着异族道:“撤,今天良机已错。”

“想走,问过我了吗?”汝曼琪上前一步,冷声道。

“不可能!啰撒哥哥应该已经把你解决了才对!”见到来人,莎巴里不相信的叫道。

“那几个异族?已经被我解决了。”汝曼琪的表情,仿佛在说解决掉几只蚂蚁一般轻松。

“不可能!啰撒哥哥怎么能那么轻易就败了!”说着,莎巴里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惊恐道:“你是谁?!你肯定不是普通的咒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汝曼琪道。

黑袍男害怕再次往后躲去,他不能被发现,如果被人族抓住,他的未来绝对会生不如死!

“快撤!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黑袍男再次催促道。

“不!今天我拼死也要杀了她!”

说完,莎巴里就要越过汝曼琪,直奔杜心迟。

但她的攻击却在半路被汝曼琪拦住,“今天有我在,你们休想杀任何人!”

一挑四,且游刃有余,毫不落下风。

这一刻杜心迟才在汝曼琪身上见识到一位老师的风范。

“别看老师平常不正经的样子,其实她很厉害的。”青容与拉着杜心迟在一旁观看道。

看看看!不小心说出真话了吧!

上次还说什么活泼之类的,就知道是美化的说法!

青容与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一副我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继续看着战斗。

就在双方打的激烈时,杜心迟的余光看到一直躲在角落里的黑袍男想跑,赶紧拍了拍青容与,指着黑袍男的方向。

青容与点点头,带着杜心迟悄无声息的跟在黑袍男的身后,想要看看能不能钓到更大的鱼。

黑袍男对夜晚的街道非常熟悉,在一个又一个巷子中穿来穿去,在加上一身黑衣,杜心迟几乎都看不见黑袍男在哪,但青容与就像是带了个GPS一样,总能非常准确的找出黑袍男的位置,并且还不让对方发现。

就这追踪能力,如果到了她那个世界,绝对是当警察的好手啊!

想想换上一身警服样子的青容与,杜心迟猛然捂住鼻子。

不行!太上头了!这个思想太危险!

赶紧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寻找不知道在哪的黑袍人身上,平抚刚刚不听指挥,自己加速的心跳。

也不知道他们跟了多少条街,黑袍男终于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宅子前,非常有节奏的敲了三次门后,门打开了,黑袍男左右观望了一圈后,进了宅子。

这就是他们的基地?

杜心迟看向青容与,等待他下一步的打算。

“宅子周围有警戒的阵法,我们强闯会打草惊蛇。”青容与道。

哦哦,这个她懂,就是配备了高科技的安保系统呗!

那他们怎么办?就在这守着?

青容与拿出阵盘,不知道给谁传了一封信。

“我们在这等一会儿,我已叫人。”青容与在杜心迟耳边轻声解释道。

等人?这她到是不反对,但……孤男寡女大半夜躲在树上,是不是不太好?

杜心迟有心想拉开和青容与的距离,但这树枝这么细,她又没练过杂技,不靠着青容与,很大可能会摔下去。

咱能不能换个地方等?

杜心迟眨巴着眼睛无声的问道。

“你是想……”

停停停!

杜心迟一下子捂住了青容与的嘴,她不想上厕所!!

是她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天上N次厕所的人,还是他是这样的人,所以觉得别人都是?!

杜心迟非常肯定确定且确信的认为,绝对是后一种。

黑夜遮住了青容与眼中的细细碎碎的笑意,他不着痕迹的把杜心迟往自己身边带了带,道:“小心,别掉下去。”

既然知道危险,他为什么要挑个这么窄的树枝啊!

小黄似乎都看不下去,在杜心迟手中挣扎了一番,想要下去。

“刚刚那个雷球可否给我看看?”青容与岔开话题。

杜心迟赶紧把这个危险品送给了青容与,并表示不用还了,留着他慢慢研究。

她当时说的是让莎巴里的攻击无效,这个雷球还好不好用,她也不知道。

没被异族炸死,反而在研究时被自己炸死,那就有意思了,她可不想已这种方式流传千古。

见杜心迟担心的样子,青容与看了几眼雷球后道:“这是坏的,空有外壳而已。”

说到这,青容与扫了眼宅子的方向,沉声道:“看来这些咒师还不算无知到了家,把这么危险的物品送给异族。”

杜心迟在心中否定了青容与的这种说法,与其说这东西是假的,她更愿意相信是自己的真言术起了作用。

两人没等多久,很快就从远处赶来七八个人。

这些人行动有序,速度飞快,眨眼间就来到了他们附近。

青容与抱着杜心迟从树上飞下来,这些人无声的对青容与行礼。

“在那间宅子里,一个不能让他们跑了。”

十分钟后,宅子内的四位咒师一个没能跑走,全部被抓获。

……

……

当两人回到客栈后,汝曼琪已经回来了,王小四也平安无事的坐在一旁。

“西施妹子,你没事吧?”王小四激动的跑过来,转了一圈,确认她没受伤后松了口气。

“抓到那个咒师了?”汝曼琪问道。

青容与点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汝曼琪啪的一掌打在桌子上,木桌硬生生的被拍裂出一条缝。

杜心迟和王小四吓了一跳,往旁般躲了躲,免得被误伤。

“这些人族中的败类!是谁把他们养大!是谁让教会他们知识!又是谁杀了他们血脉交融的同胞!他们竟然和异族合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以为人族灭亡了,异族还会让他们活下去吗!”汝曼琪愤怒道。

“老师别生气。”青容与递了杯茶,声音带着一丝凉意继续道:“背叛人族的人,绝不会轻饶。”

“人类的败类!杀一千次都不足以平愤!”

“可有惊动咒师公会?”汝曼琪道。

“没有,我让银丰城青家分支人帮的忙。”青容与道。

“好!这次的事,咒师公会最好没有关系,否则……!”汝曼琪眼中狠戾一闪而逝。

接下来,汝曼琪又把她那面的战况说了一下,四个异族,三死一逃,那个莎巴里似乎在异族中很有身份,最后是另外三个异族拼着命拖住了汝曼琪,给莎巴里争取到逃跑的机会。

不过,虽然逃了,但却被打成重伤,汝曼琪让青容与多调派些人手,暗中追捕,活捉这个莎巴里,他们很可能会套出很多重要情报。

两人讨论完接下来的行动后,汝曼琪把视线转向杜心迟,神情严肃道:“异族为什么拼死都要杀你?”

“异族要杀西施妹子?!为什么?”王小四惊讶的叫道。

这也是她想知道的问题。

杜心迟摇摇头,对于汝曼琪的视线,毫不闪避的迎了上去。

她确实不知道,所以不虚!

汝曼琪沉默不语的盯着杜心迟,手一下下的有节奏的敲着桌子。

咚,咚,咚。

没发出咚的一声,王小四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颤动了一下,而且大有越颤动越厉害的意思,到后来他甚至都有些坐不住,生出想要逃跑,来到听不到这个声音的地方。

他都如此,可想而之作为当事人的杜心迟会怎样了!

就在这时,汝曼琪的手停了下来,脸上重新挂起笑容,叮嘱道:“最近小心点,莎巴里跑了,以她对你的恨你,很可能会在次来杀你。”

杜心迟点点头,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是通过考验了。她猜测刚刚汝曼琪那种敲桌子的方式很可能是某种测谎的办法,让杜心迟庆幸的是,在问她身世的时候,对方没有用,否则她可能真的承受不来。

“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加派人手保护你的。”青容与道。

“我也会保护你的!”王小四紧跟着道。

杜心迟心中一暖,真心的比了个谢谢,谢谢无条件的信任和帮助。

如果说,之前杜心迟怀疑青容与有什么目的的话,通过这几次的事情,杜心迟心中的的怀疑已经消失了。

青容与完全就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帮助别人且不求回报的好人。

杜心迟在心中默默的为之前的怀疑向他道歉。

可她心中越感激就会越歉疚,她有太多的秘密瞒着他们。

比如今天,那困阵对她无效这件事,她就隐瞒了众人。

不能说,没法说,更不知该怎么说。

“别担心,晚上我会派人在你门外守着,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以为杜心迟的低落是担心安全问题的青容与,安慰道。

“是啊!西施妹子,我就在你隔壁,有事你就敲墙,我会听到的!”

杜心迟看着两人,心更沉重了。

别逼我说话状态:连载作者:乐梵音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一品仙娇 神医废材妃 裙上之臣 以前没有将来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楠沉府事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道路在盛放 霍格沃茨吃瓜人 穿书后我靠团宠在娱乐圈爆红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凤落朝天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