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 逼出安久

更新时间:2021-10-15 07:16:30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我先看一看两位表妹的病情吧。”莫思归道。梅嫣然点点头。莫思归明显对梅久的病情更有兴趣,但因有了前两次不很愉快的经历,梅久焦躁的往前缩了缩。梅如焰笑着道,“表哥,我这手疼的很厉害,倒不如先帮我瞅瞅?”“好。”莫思归翘起嘴角,在她旁边入座。梅如焰见他笑梅嫣然点头。。

第三十五章 逼出安久 精彩章节

“我先看看两位表妹的病情吧。”莫思归道。

梅嫣然点头。

莫思归明显对梅久的病情更有兴趣,但因有了前两次不愉快的经历,梅久不安的往后缩了缩。

梅如焰笑着道,“表哥,我这手疼的厉害,不如先帮我瞧瞧?”

“好。”莫思归翘起嘴角,在她旁边落座。

梅如焰见他笑的怪渗人,遂一派天真的道,“表哥,上次不小心让你落水,我已经知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趁机报复我行么?”

被识破了?莫思归豁达一笑,“哪能呢,表妹若是不提醒我都忘记了。”

这话太有歧义了!就连梅久都觉得他不怀好意。

“母亲我怕疼。”梅如焰缩会手,眼巴巴的望着梅嫣然。

梅嫣然将三人的心思全都收入眼中,在这些举手之劳的小事上她倒也不介意护着梅如焰,遂淡淡一笑,像哄小孩子似的,“真是孩子气,昨日医者帮你包扎的时候不疼吧?思归的医术名满汴京,比那医者可高好的没边,不仅不疼,这点小伤要不了两天就好了。”

话外之意是,倘若疼了或愈合慢了就是莫思归故意报复。莫思归小时候就听过梅嫣然的大名,再是如何大胆亦不敢在她眼皮底下报复她闺女,“姨母过誉了。”

梅如焰这才乖乖把手伸出去。

梅嫣然看着梅如焰落落大方,而梅久却羞涩小心,心里很不是滋味,以梅久资质原应该会很出色,却被她毁成现在这副拿不出手的模样,末了还是逃不过桎梏。

她心中有愧。

莫思归不愧是名医,手法娴熟的把药换上,过程中梅如焰未曾感觉到一点疼痛,药凉凉的从指间渗入,很快把火烧火燎的感觉压下去。

“表哥的药真神,一点也不疼了。”梅如焰不吝惜赞美。

莫思归无语,这两个表妹,一个看起来天真活泼,却在背后竖起锋利爪牙,另外一个看起来柔弱内向,却会毫无预兆露出暴力一面。

前者是典型的两面三刀,挺正常的一个人,让莫思归很感兴趣的是梅久,她拥有两个完全不相关的性格。

“如雪表妹,观你气色不佳,我帮你把个脉吧?”莫思归殷勤的道。

梅久连连摇头,“不要不要,我只是受了惊,未病。”

你受惊?老子还受惊了呢!

莫思归暗自咬牙切齿,面上依旧带着浅淡而友好的笑容,“受惊之事可大可小,若是发一场热散了风邪还好,万一心里落了病根,日后再想根治就难了。”

梅嫣然一念闪过,“久儿,就让思归帮你瞧瞧吧。”

母上有命不得不从,梅久咬咬牙,一脸悲壮的伸出手腕。

安久不想表态,首先她不喜欢任何医生,其次不喜欢莫思归。以前安久对于这种人的处理办法基本上只有两种,如果对方不生事,就权当空气;如果有些不要命的硬要往上凑,就一个字——杀。而现在,她决定暂且忍着。

微凉的手指搭上手腕,梅久浑身寒毛直竖。

给女眷诊脉,一般用悬丝,亦或在手腕上铺一层薄如蝉翼的绢丝帕子,但这两者皆不如直接诊脉准,尤其是想要判断脉象中细微变化。

梅氏无论男女世代习武,并不十分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莫思归闭眼仔细感受脉象。

与常人没有丝毫不同。一个人呈现两种性格,寻常人都会觉得是“鬼上身”,莫思归不以为然,他断定是种病症。

“如何?”梅嫣然见他收回手,便开口询问。

“平脉。”他忽然心生一计,话锋一转,“但是平脉末尾有轻微浮动,感觉……就像我摸着表妹的脉象,指头底下另外压着悬丝试到了另外一个脉象。”

屋内三人一魂皆惊!

“此等情形我亦首次遇见。”莫思归斟酌道,“可用锁梦术一试。”

“表哥,你……”梅如焰想说,你不会是伺机报复吧!但她又的确觉得梅久的变化很怪异,于是到了嘴边变成,“你确定吗?”

莫思归却看向梅嫣然,“不能确定,但是锁梦术对人有益无害,表妹受过惊吓,用锁梦术能散风邪。”

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全无私心?就连梅久如此善良,在这一瞬间心里浮上自私的念头。安久拿母亲性命威胁她,总归是个祸患,倘若能够用这次机会解决多好!可是她又怕万一失败,反倒激怒安久……

梅久几番挣扎,依旧下不了决心。

“试试吧。”梅嫣然替她做主。

梅久急道,“母亲,我不想用锁梦术。”

梅嫣然蹙眉,“为何?”

梅嫣然知道锁梦术,这种方法会令人陷入半睡半醒之间,使人内心掩藏的秘密被发掘、暴露,使用失败无非是会导致人昏睡一觉,或者对被施术者不起作用,的确没有害处。梅久这些天所为之事远远超出了梅嫣然对她的了解,所以梅嫣然觉得试一试无妨。

“让他试。”安久突然道。

梅久愣了一下,小心问,“你要试?”

安久未曾答话,梅久在梅嫣然的劝说下半推半就。

莫思归欣喜不已。

接着几人便见他从身上一样一样的掏出所需物品:一小段类似檀香的东西,几个血红珠子,一只雪瓷镂花小香炉,和一只红塞小瓷瓶。

梅如焰瞪眼,这要不是事先计划好,就是在身上塞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看他衣袖飘飘,也不想是藏了很多东西,所以她断定是前者。

“这是我调制的安眠香解药,姨母和如焰表妹先服下,以免入睡。”莫思归从小瓷瓶里倒出两粒药丸。

两人服下之后,让遥夜和澹月去门外守着,不许人喧哗。

梅久紧张的浑身冒汗,偏偏安久沉默异常,无论说什么她都不予回应。

莫思归随手从袖中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香段之后和红色珠子一并放进炉中,轻烟从镂花孔袅袅升起。

梅如焰算是服了,连火折子都敢贴身装,也不怕失火把自己烧死!

“你还记得在祠堂前发生的一切吗?”莫思归在梅久对面坐下。

梅久点点头,又摇头。她记得,可是并不知道全部过程。

莫思归并未追问她的动作是何意,继续道,“闭上眼睛,可有闻见香气?”

香气熏得的人浑身懒洋洋,梅久慢慢不再紧张,“有。”

“是何种香呢?”

梅久听见莫思归的声音轻缓,像来自天外云端,她喃喃道,“松香。”

香炉里的白烟不知何时变成淡红。

“是否瞧见接天连地的松林?明月东升,清泉潺潺,你感觉身体轻盈,可以飞起来。”莫思归像说悄悄话般,“越来越接近明月,身边云海苍茫,不知置身何处……”

梅久已经闭上眼睛,安久眼前一片漆黑,漠然听着他的话。

曾有过一段时间,安久隔三差五的被注射镇定剂,以至于少计量的安眠药物在她身上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后来加入杀手组织,针对催眠术有过专门训练,任何催眠在她身上起不到作用。

也因此,心理师在治疗她的时候遇到很大的困难,导致她后期只能靠杀人缓解血液里的躁动。

“你是谁?”

安久听见莫思归问。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国公小姐她有剧本 反派天天想和离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快穿之宿主她含萌量过高 与你共赴美好 洛阳锦 万千星辰只为等你 傅先生每天在线撒娇 末世女小七的农家生活 许卿繁华盛世 逆天女皇重生后 恋恋倾城白月光
推荐阅读 年代小辣媳她美又飒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