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杀手世家(一更)

更新时间:2021-10-15 07:16:28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梅政景是二房“政”字辈除了家主之外硕果仅存的男丁,去年三十有三,最有可能会成了下一任家主。假若这一任家主也没英年早逝,他今后是“智长老”的接班人人,因为即使他这个人再怎么没原则,说话的的分量却很重。“吃饱饭了都滚吧,各找各娘,别都杵在这儿让人望着“吃饱了都滚蛋,各找各娘,别都杵在这儿让人看着心烦。”梅政景不耐烦被人围观,他顿了一下,又想起来一件事,“亭君,回去跟那老不死的说,我带十四去祠堂领罚。”。

第二十六章 杀手世家(一更) 精彩章节

梅政景是二房“政”字辈除了家主之外硕果仅存的男丁,今年二十有三,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家主。倘若这一任家主没有英年早逝,他将来就是“智长老”的接班人,所以即便他这个人再怎么没原则,说话的分量却很重。

“吃饱了都滚蛋,各找各娘,别都杵在这儿让人看着心烦。”梅政景不耐烦被人围观,他顿了一下,又想起来一件事,“亭君,回去跟那老不死的说,我带十四去祠堂领罚。”

梅亭君顿住脚步,恭声道,“是。”

“姐姐。”梅如焰方要说话,便瞧见梅政景瞪过来,于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

梅如晗连忙拉着她一起离开。

只消一眨眼的功夫,热闹的饭堂里就只剩下了梅政景和安久二人。

梅政景举步离开,安久便跟在他身后。

出了饭堂的门,穿过一个花木繁茂的院子就到了山洞。

洞中的道路九曲回肠,里面没有点火把,刚刚进入的时候还能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亮看清路,走了十几丈之后已经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了。

滴水声被岩洞扩大,梅政景的脚步轻不可闻,分明是两个人,却只能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气氛显得十分诡异。

走了一会儿,梅政景突然顿住脚步,他讶异的发现,安久也立刻停住。

“你跟着我做什么?”梅政景道。

安久的视力极佳,这样的光线中还能依稀看清他的面容上带着笑,“你不是带我去祠堂领罚吗?”

“哈哈。”梅政景伸手拍拍她的头,“说着玩,莫当真,下回你真杀个把人,我再带你去不迟。”

“为什么帮我。”安久道。

梅政景敛起笑容,不悦道,“我这个人从来刚正不阿,何来偏帮之说?不许胡说。”

“抱歉。”安久现在没有心思跟他玩,“梅府是个杀手组织吧。”

梅政景不知道“组织”是何意,但“杀手”两个字他听懂了,也能意会出安久这句话的意思,他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女,评价道,“不似豆蔻年华。”

安久心中很急切的想知道,但她耐住性子没有追问。

“杀手啊。”梅政景咂嘴道,“不完全是,但也差不离。”

安久心中原本没有抱着得到回答的希望,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说出口了。然而给出的,却是这样一个残酷答案。

即使早就有所预料,安久依旧难以接受。

“呵。”梅政景一声轻笑,显得五味杂陈。安久辨不出其他情绪,但个中嘲讽的意味很清晰。

他低喃,“真不知图什么。”

梅政景悄无声息的离开,不知走了多远,山洞里响起他的带着回声的言语,“你是梅庄之人,普天之下,除了皇族,你杀任何人梅氏都能兜的住,只是要记住,不得杀害手足至亲,否则这天下虽大,也绝无容你之处。”

山洞中响起骨节咔咔声,安久修剪圆润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

“疼。”梅久气愤道,“你还没闹够吗?”

安久未答话。

梅久以为她总算有所收敛,“你这样一闹,我日后如何与族中兄弟姐妹相处?你让母亲和妹妹怎么办?”

“你知不知道。”安久冷冷道,“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样累赘,总想着依附什么去生存,梅嫣然和梅如焰到哪儿都能活下去,你离开她们却只有死路一条!既然是个无能的东西,就不要摆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恶心人!”

梅久第一次觉得,原来言辞也能杀人于无形,这些话就像一只手紧紧扼住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喘息,亦发不出声音。

安久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讥讽,“这个家族以杀人为生,你根本不需要与兄弟姐妹相处,因为,手上染血的人没有资格拥有亲人!”

感觉到梅久的消极,安久勾起嘴角,缓步往清明先生的居所去。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强大自己的机会,只有好好学习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技能,才有机会选择自己自己的道路。

回到清明居时,陆清明正在讲禅,院子里摆了蒲团,众人盘膝而坐。

陆清明已经换了一身禅衣,一身清爽的盘坐在池塘边的巨石上,须发如霜,双目空明,与晨间狼狈模样截然不同。

陆清明目光停留在橘树下的安久身上,似是看着他,又似不曾看她,“宁静源于内心,勿向外寻求。放下昔日的烦恼,亦不担忧未来,不执著现在,你的内心就会平静。内心不嫉妒他人,也不贪婪任何的事物,无私欲,无论何时,内心都持有宁静。莫把所得的估计过高,莫嫉妒他人,莫羡慕他人。如果你嫉妒了别人、你一直羡慕别人,便不知自己心即是佛,你就得不到宁静的心灵。当你懂得体会孤独的恬静,便不再孤独。”

当你懂得体会孤独的恬静,便不再孤独……

安久心中重复这句话。

陆清明问道,“你状若思索,可有所得?”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回过头,看见站在橘树下美丽而孱弱的少女。橘黄累累硕果之下,她的面容明丽却不秾烈,只是脸上浮起笑的时候,莫名冷艳。

她道,“先生是在教人自娱自乐,不过孤独就是孤独,再怎么恬静也是孤独。”

“好一块顽石,只是不知道撬开之后是美玉亦或依旧是顽石。”陆清明呵呵笑道,“你先去放羊吧。”

安久道了一声是,转身出了院子。

“叔果然未曾带她去祠堂领罚!”梅亭瑗恨恨道。

“梅七,你去摘十筐桔子给几位长老送去。”陆清明道。

梅亭瑗知道这是对自己内心不宁静的惩罚,便没有分辨,起身去摘桔子。

安久循着味儿找到屋后,把所有的羊都从圈里放出来,赶着几只头羊往南坡去。

梅亭瑗站在橘子树上看见这一幕,不禁嘀咕道,“还真会放羊。”

安久的祖母家有个农场,小时候偶尔会去玩,帮着放羊,祖母过世以后,农场转卖,她便一直生活在城里。直到开始以杀人为业,闲暇时常常重温儿时经历,只是那种无忧无虑再也无法寻回。

她一辈子有两项最突出的技能——杀人、放羊。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逆天女皇重生后 恋恋倾城白月光 凶兽大佬她被迫拯救世界 乘龙 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俞先生的温柔掌心 弃女医妃她有签到系统 娘娘偏要住冷宫 良婿 朕的皇后是绿茶 大神家那位又在闹海
推荐阅读 年代小辣媳她美又飒 在生存游戏做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