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安久的记忆(一更)

更新时间:2021-10-15 07:16:26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梅久不敢再说话的,闭上眼睛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等着帐顶,一直到疲倦之极,迷迷糊糊有些睡意的时候,一种很陌生的情绪入潮水下跌般慢慢的将她吞没。电闪惊雷映着一张尚带着稚气未脱的脸庞,能几眼辨别那是个女孩。女孩长得很的美丽,皮肤天生的雪白,五官很立体化,有一头她等着帐顶,直到疲惫至极,迷迷糊糊有些睡意的时候,一种陌生的情绪入潮水上涨般慢慢将她淹没。。

第十九章 安久的记忆(一更) 精彩章节

梅久不敢再说话,闭上眼睛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她等着帐顶,直到疲惫至极,迷迷糊糊有些睡意的时候,一种陌生的情绪入潮水上涨般慢慢将她淹没。

电闪雷鸣映出一张尚带着稚气的脸庞,能一眼分辨那是个女孩。

女孩长得很美丽,皮肤天生雪白,五官很立体,有一头乌黑的长发,黑白分明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合欢花细长的绒瓣,在眼窝处投下影子。

一个穿着米色长裙的妇人在屋里拼命的翻箱倒柜,床前的皮箱里胡乱塞了一些东西。妇人的头发很长,可是头上因为病态的脱落显现出一块一块的斑秃,苍白中泛青的脸颊像死人一样,没有丝毫生气。

她从柜子底部扒出两个薄薄的小本子,枯瘦如柴的手紧紧攥着它们,激动的浑身颤抖,她脚步踉跄的跑回床前,抱住小女孩,“安,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回中国,你看,我弄到了护照,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外婆。”

她鼻子中开始流血,在苍白的脸上很可怖,她抬手胡乱抹了抹,“她是个很好的人,她一定会很爱你。”

女孩轻轻推开她,厉声道,“妈,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你没有吸毒,你是被爸爸害成这样,他拿你试药!”

“安,我说过,可是公众不会相信。”妇人瘫软的靠在床边,双眼空洞无神,“从一年前我透露这件事情之后,他就开始给我注射吗啡。安,他是个疯子……答应我,远离他……”

“妈,你怎么了。”女孩惊慌的从床上跳下来,伸手去擦母亲眼睛里流出的血水,“我去叫救护车!”

安爬到床头,飞快的拨了急救电话,向那边报了住址。

“妈,你坚持一会,他们马上来了。”女孩光着脚,抱着电话泪流满面的蹲在妇人身旁,瘦削的身子不住颤抖。

妇人把吃力的抬起手,把护照塞在她手里,“安,答应我,回中国。”

安拼命的摇头,母亲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握住护照和女儿冰凉的手,“安,离开,现在,马上,求你了!”

母亲眼睛里被血水模糊成一片,没有焦距,却那样执着的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嘴里喃喃道,“答应我。”

“我答应,我答应。”安连连点头。

她松了一口气,“女儿,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能照顾你长大。

对不起,没有坚持到送你离开。

对不起,留你一个人面对未知的未来……

“妈!”

凄厉的嘶喊伴随着轰轰雷声,噼啪的雨点急促落下来,隐隐混杂着救护车的声音。

闪电照的屋子发白,妇人骨瘦如柴的身体被宽大的裙子裹着,露出的手脚如干柴,她仰靠在床边,瘦削苍白的面容上染满鼻血,眼睛里充满混浊的血色,稀疏凌乱的发披散在身上。

安慢慢往前挪了挪,把头伏在母亲胸口,想留住她渐渐消失的温度。

她没有大声哭泣,但泪水就像外面的雨水一样磅礴,直到浑身发麻,脑子中浑浑噩噩。

闯进来的救护人员把她拉开,她拼命挣扎,“是Sancho害了我母亲,是他,他是杀人凶手!”

医生确定妇人已经死亡,所有人都用震惊又怜悯的目光望着她。

安那一刻以为终于有人站到了她这一边,终于有人相信事实真相,然而一个月以后,医生和警方这样对她说:虽然很抱歉,但我必须告诉你,梅女士注射过量的吗啡,她的精神……

画面淡去,眼前渐渐清晰的,又是一个夜晚。

宁静极了。

安瘦长的身形越来越像她的母亲,她神情决绝的把子弹上膛,握着它踢开主卧的门。

床上的男人被巨声惊醒,怒气冲冲的看向门口,当看见那个瘦弱的少女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时,立刻变了脸色,“安,你做什么?”

“你竟然能够心安理得的躺在这张床上!”安冷冷的盯着他。

“你听我说,梅去世,我也很伤心,但那是她自己作孽……”

嘭!他话音未落,被枪声打断,那一枪打在了床头的台灯上,“收起你那鬼把戏!我什么都知道!你现在就去警局自首,否则我就杀了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

男人拿出做父亲的威严,“安,我是你父亲,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

“有你这样的禽兽父亲,我又能好到哪里去!立刻去警局!”安眼睛一片血红,母亲的死状深深印在她脑海里,让她夜夜从梦中惊醒。

“安,冷静,深呼吸。”男人下床,慢慢靠近她,试图使她冷静下来。

“你站住。”她不安的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似乎笃定安不会开枪,于是猛冲上去,一把将她扑倒在走道上。

“砰!”

一声闷响,安瞪大了眼睛,感觉胸口被一股热流浸湿,腥甜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

梅久倏然睁开眼睛,看见清晨温和的阳光照进屋内。

她的呼吸停顿一下,才开始急促的喘息起来。她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太阳穴胀痛,浑身像是被抽干力气般,浑身更是像刚刚从浴桶中捞出来,头发衣服都黏在身上。

“安久。”梅久颤声唤道。

回答的她的依旧是沉默。

“那是……你的父母?”梅久试探着问道。

“嗯。”安久终于回应了一句。

从梦中的言语,梅久能猜测出事情的大致经过:安久的父亲拿她的母亲实验药,却对外人说她服毒,最后致使她死亡,而安久目睹这一切过程,状告无门,心里始终不能过这个坎,所以拿武器逼迫父亲去投案自首,结果却在争斗间误杀了父亲。

“这不是你的错。”梅久得知这件事情的经过,对安久少了惧怕,多了同情,“只是意外啊。”

安久嗤笑一声,声音有些沙哑,“我有杀心,我从来不回避自己的错。”

那并不是她一生所见最血腥恐怖的画面,却影响她一生。

梅久很羞愧,比起安久,她的伤心委屈简直显得太可笑了。

“我嘴拙,不知怎么安慰你,但是……你还存在世间,连老天都在补偿你。”梅久道。

安久笑道,“哈,得了,你确定老天不是惩罚我杀人如麻,才逼我选择你这么个白痴宿主?”

言辞依旧充满讽刺,但那豁达的笑声与平常的冷笑迥异。

梅久无奈道,“你能想开点就好。”

“从前我是想不开,但自从遇见你之后就渐渐想开了。”安久道。

梅久不好意思的道,“我,我不过是个胆小又没见识的人。”

安久嗤了一声,“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不错,我现在连你的低到看不见底的智商都能忍受,还有什么不能承受!”

伪宋杀手日志状态:完本作者:袖唐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俞先生的温柔掌心 弃女医妃她有签到系统 娘娘偏要住冷宫 良婿 朕的皇后是绿茶 大神家那位又在闹海 穿书成丧尸之男配太阴险 重生之公主有毒 重生炮灰开挂了 带着商店去修仙 素手医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