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地下秘藏》第八章 铺首的机关

地下秘藏地下秘藏小说全文阅读_地下秘藏地下秘藏完整版_地下秘藏小说地下秘藏

更新时间:2021-06-11 23:09:31
地下秘藏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地下密藏小说名字叫作《地下密藏》,提供更多地下密藏地下密藏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地下密藏地下密藏比较完整版。地下密藏小说地下密藏摘选:怪人和眼镜陆陆续续醒回来,他们俩相互擦非常干净一头一脸的血,眼镜又给每人注射药物了一只破伤风的针剂。他…

《地下秘藏》第八章 铺首的机关 精彩章节

地下秘藏小说名字叫做《地下秘藏》,这里提供地下秘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地下秘藏小说精选:怪人和眼镜陆续醒过来,他们俩互相擦干净一头一脸的血,眼镜又给每人注射了一只破伤风的针剂。他看了看我的伤口问道:“你还能行不?不然给你留点食物,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出去以后来接你?”“别别,我已经上了贼船了,肯定和你们一起走下去,我还能撑得住!”我咬着牙挎起小包,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我刚才表现还行吧?”“你可悠着点吧,真出了事我们不方便照顾你。”耗子虽然这么说着,语气里对我的排挤感明显消退了许多,“我说你们徐州人在这里住…

怪人和眼镜陆续醒过来,他们俩互相擦干净一头一脸的血,眼镜又给每人注射了一只破伤风的针剂。

他看了看我的伤口问道:“你还能行不?不然给你留点食物,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出去以后来接你?”

“别别,我已经上了贼船了,肯定和你们一起走下去,我还能撑得住!”我咬着牙挎起小包,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我刚才表现还行吧?”

“你可悠着点吧,真出了事我们不方便照顾你。”耗子虽然这么说着,语气里对我的排挤感明显消退了许多,“我说你们徐州人在这里住了两千多年,干嘛不自己把它挖出来啊?要是老子知道哪里有宝藏,一刻也等不了哇!”

“关键就是只知道有,不知道在哪儿啊!总不能把徐州城都铲平了找吧!我哪知道小时候看到的龙就是宝藏入口!”

“你们本地人是怎么描述宝藏的?”潇洒大叔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免俗套的问起了民间野史,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我回想了一下那些民间艺人传唱的各种剧本,总结道:“现在的徐州以前叫彭城,传说项羽派了三十万士兵挖秦始皇陵,里面的宝贝搬了三十天才搬完,项羽把其中的一半用来建都彭城、招兵买马、分发给贫困的百姓,不但兵力迅速壮大而且深得民心。刘邦听说这件事以后,非常眼红嫉妒,四处宣传他‘掘始皇帝頉,私收其财物’的罪状,频频发兵攻打彭城。项羽为了宝藏的安全,特意请来能工巧匠,仿照秦陵的机关设计,把宝藏藏在了地下。”

“听起来就很肥!”耗子两眼放光,兴奋的不停搓手,“我都等不及了,咱们赶紧走起啊!”

我们在耗子的催促下,带着一身绷带继续前行。这条路明显和上面的坑洼的石子路不同,一定是什么人专门休整过的,而头顶传来水声提示着我们的位置处在暗河以下。

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还在为了刚到手的几百块钱高兴的合不拢嘴,谁能想到24个小时以后,我会出现在家乡的一座古山下面!

从这些人的身手来看,他们动动手指头就能弄死我,现在冬煌是挺照顾我的,但在后面的路程中,我必须和其他人搞好关系才行,不然再遇到卫生巾那种情况,他们撒手不管,我就挂了。

正想着,手电射出的光线静止在一面墙上。

冬煌打开探照灯,石墙上突出一块半球型的物件,还挂着一只圆环。

“这不方向盘吗?”我想着活跃气氛,就走过去双手扶上两边,摆出一个开车的姿势,大小、高度都正好。

“哈哈哈,你穿越呢?”眼镜被我逗得浑身乱颤。

耗子叉腰瞪了我们两眼:“都严肃点,这是明明是一个铺首好不好?”

“啥?”我往后退了两步,看到挂着圆环的物件装饰着极为复杂的纹路,“铺首是什么意思?”

耗子鼻子里发出“哼”的轻蔑声:“你不是懂的多吗?这都不知道,铺首就是门环。”

门环?我后退到刚才的石廊里,远远看上去,确实有点像古代的门环,可这体积也太大了吧?

怪人敲敲门,顶在肩膀上推了一会儿,又握住圆环,像开门一样往外轻拉了一下——它始终纹丝不动。

耗子走过去和怪人一起使了一把劲,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一拍脑门说道:“怪了,这不是普通的门环,这是个大型的铺首锁!”

“耗子,能打开吗?”冬煌调节了一下探照灯后面的按钮,光线由柔和的淡蓝转换成了刺眼的日光灯颜色。

“我得研究一会儿。”耗子搓搓手接过灯,嘿嘿的笑了一下,“老子下地以前干过这个,你懂的。”

我心说你真对的起你的名字,研究人家大门上的东西,直接说以前撬过门当过贼不就得了!

耗子盘腿在圆环前坐下,露出少有的认真模样,对着灯光仔细的瞧起来。

我们都不敢说话打扰他,放下包裹找到合适的位置,学着他的样子开始发呆。

这一呆就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我都快睡着了的时候,耗子起身从包里摸出一个破旧的金属盒,我凑过去一看,里面尽是一些镊子、铁丝、倒钩之类的小工具。

耗子用一枚极细的金属棒插入圆环和上面连接扣之间的小孔上,慢慢的转动着。

“怎么样?能开吗?”我急切的问道。

“嘘,都别吱声,我要听听。”

耗子两指捏住小棒,时而快速旋转,时而缓慢揉搓,我看他手指都磨红了门也没有打开的意思。

“咔。”

宛如一座大钟的时针从黑夜跳到了第二天凌晨,凸起的半球终于传来了令人振奋的声音。

随着耗子揉捏金属棒的动作,“咔咔”的转动声不停的响起来。

耗子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落下来,看样子体力有点透支,他转过头向冬煌求助:“老子拧不动了!”

冬煌搓搓手坐在耗子旁边接过金属棒。

“顺时针响两次,逆时针响五次,再顺时针一次,往里用力按一下,没声音了就成了。”耗子呼呼的吹着发红肿胀的手指,一刻不敢大意的指挥着冬煌接手继续开锁。

“咔咔,咔”三声响以后,冬煌也忍不住哀嚎了一句:“你个砍脑壳的门,这么硬!”

“废话,一圈比一圈难,老子都开了好几圈了,实在是使不上力气了。”耗子伸出手给我看香肠一样的手指。

“咔,咔。”又是两声,冬煌朝怪人招招手:“道哥,剩下三圈,你来吧,老子手指头要断掉了!”

怪人坐过来,把手指往衣服上擦了擦,伸直拇指和食指,摆成扳手的形状顺利的拧了一圈。

“加油啊道哥!”眼镜力气小,只有在旁边加油鼓劲的份。

我看怪人手腕上的青筋都突起了,赶紧也跟着呐喊助威。

“咔。”

此刻,这单调的声音比仙乐还动听。

“最后一圈!”

我们紧盯着他的手,上面因为摩擦过猛而渗出了血丝。

“咔。”

“我操啊!终于成了!”耗子一把抱住怪人,差点就低头亲了上去。

耗子用力将金属棒向连环扣里面推了推,一片寂静。他抽出一段铁丝,拧成麻花状,一头套在金属棒露出来的半截屁股上,一头分成两股,分别伸入圆环的缝隙里。

他又拉起圆环,像古代人敲门一样在石墙上叩了几下门。

随着“咔”的最后一声巨响,耗子得意洋洋的指挥着我们:“去给耗爷我开门!”

冬煌和怪人赶紧活动手腕站起来,嘴里数着“一、二、三”,终于拉动了这扇沉重的石门。

半球型的凸起向两边分开,圆环上的连接扣从石门深处拉出了一尊雕像!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眼镜被雕像的模样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从石门中拉出来的东西:一只奇特的怪兽盘成半圆形,他张着大嘴巴,瞪着铜铃一样眼睛,周身布满细小的鳞片,身后还有一条飘逸的金鱼尾巴。

“第二道门?想累死老子?”耗子气的直跺脚,“有完没完!”

怪人举起探照灯照亮了怪兽的全貌,它被雕刻的十分精细,嘴唇边须子的纹路清晰流畅,身上的鳞片随着扭曲的角度的不同,竟然没有一片完全一致的!

随着光源位置的变换,怪兽的身体像活了一样,呈现出慢慢摆动的视觉效果。

“这是一条鱼?”冬煌忍不住摸了摸它漂亮尾鳍,“就是脸长的有点怪。”

眼镜从各个角度把它观察了一遍,总结了一下这个怪兽的外形:“兽头,鱼身,石雕,做工精美,神态威严,肯定是个好怪兽。”

“哪里好了?老子看它的脸丑的很。”耗子很不满的摸摸兽头,“你看,猪鼻子,牛耳朵,瞪着眼还长个角!”

“哎,你这么一说,倒像是个龙头?”冬煌拍拍自己的脑门,“对了,我记得我们那儿有的房顶上就刻着这么个玩意儿,听说是龙王爷的儿子,叫——叫什么来着?”

“螭吻?”我不确定的回答了一声。

“对对对!就是它!”

我回忆了一下脑子里关于它的资料:“螭吻是龙的九个儿子之一,龙头鱼身,按照描述来看,说的可能就是这个怪兽。不过书上没有图片,我也不能确定究竟它是不是。”

“幺妹读过那么多书,你说是就一定是了。”冬煌对我竖起大拇指,“这里出现个老龙王的儿子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又陷入沉默,耗子用手指抚摸着它的鳞片,希望触碰到一点点线索,眼镜掏出放大镜,跟着一起查找着有用的信息。

“怪了,这是一块完整的石头刻出来的,一丁点下机关的地方都没有,鳞片上倒是凿了些细小的花纹,难道是装饰用的?”耗子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摸索着。

怪人突然冒出一句:“它嘴巴张这么大,是不是饿了?”

我发现他每次提出来的问题都和食物有关。

“这玩意儿和卫生巾可不一样,又不是活的,你管它吃什么?”

“等等!”眼镜把手伸进螭吻的嘴巴里,“它有食道!”

地下秘藏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神品灵瞳 重生之掌劫天尊 灭古神帝 一个裁缝的故事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弃妃之毒医风华 大唐之破案神捕 祁少宠妻指南 霸总深情不改 复仇前妻强势归来 凤谋天下之毒妃瑾言 炼狱之王
推荐阅读 爱到深处,画地为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