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较量

瓦岗小说作品_逐唐最新章节_第九章 较量

更新时间:2021-06-11 20:45:01
逐唐状态:连载中作者:瓦岗全文阅读

一层灶灰的地面很非常干净,除了几只鸟雀的爪痕之外看不见旁人足迹。顾寻抿了抿嘴,我们走过院子,上了檐廊,回到屋前,取下身上提着的猎刀和弓箭,把它们放到檐廊上。  低着头,意外发现紧关的房门下方系着的一根细线依旧不存在严重滞后,顾寻点了点头,摸出钥匙再打开门走了进来醒来后,顾寻把船靠拢河岸,再次拴在河边的大柳树下。。

第九章 较量 精彩章节

  就在廖昌斌耀武扬威之际,顾寻回到了自家院子。

  醒来后,顾寻把船靠拢河岸,再次拴在河边的大柳树下。

  然后,他提着一只圆桶前往顾三义家,桶内,盛着大半桶水,里面装着几条大青鱼。顾三义没有推辞顾寻的好意,收下礼物之后,他把顾寻喊住,用昨夜剩下的鸡汤混合粟米蕨菜熬成的粥请顾寻用了早饭。

  约好下次带着丫头乘舟到曲溪中捕鱼之后,顾寻穿过青竹林,回到了小院。

  推开柴扉,低头望着地面。

  上面撒了薄薄一层灶灰的地面很干净,除了几只鸟雀的爪痕之外不见旁人足迹。顾寻抿了抿嘴,走过院子,上了檐廊,来到屋前,取下身上背着的猎刀和弓箭,把它们放在檐廊上。

  低着头,发现紧闭的房门下方系着的一根细线依然存在滞后,顾寻点点头,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他从屋内出来,没有像往日那样进行晨练,而是坐在檐廊上发呆。

  昨晚,他从顾三义那里听到了自家外祖父崔立的往事。

  三十年前,这片大地还属于北齐的国度,坐在金銮殿上的皇帝不姓杨,而是姓高。当时,北齐政权经常和占据关西(潼关以西)的北周政权征战。

  顾三义和崔立是在军中认识的。

  那时候,崔立是军中校尉,顾三义则是他手底下的一个什长。

  据顾三义所述,崔立不仅武艺精湛,作战拼命,而且长得文质彬彬,懂得经义和诗书,尤其擅长汉人礼仪,一点也不像那些粗鲁的军中汉子。虽然,他从来不提自己的身世,不过,在顾三义看来,应该出自某个诗书传世的汉人世家。

  崔立为人孤绝,不善言辞,不太和同僚打成一遍,和众人始终像隔着一层膜。

  不过,他和顾三义的关系非常不错,两人曾经在战场上多次救过对方性命,交情远超常人。

  服役期满,顾三义离开了军队,那时,崔立因功升为了郎将。

  因为分隔两地,不久,两人便断了音讯。

  顾三义退役后第三年的某个夏日,一个雷电交加暴雨倾盆的夜晚,崔立突然敲响了顾三义的房门,全身是伤的他背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找上门来。

  怎么回事?

  顾三义自然有询问,不过,得到的回应只是沉默,后来,他就知趣不再啰嗦了。接下来,他按照崔立的吩咐,给崔立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治伤。伤好后,崔立带着女孩离开顾家堡,在瓦岗山中建了几间木屋安顿下来。

  当时,他像是在逃避某些人的追杀。

  崔立在顾家堡疗伤时住的地方就是顾山家,那时,顾山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和一般的农家少年不同,他识文断字,略懂诗书,为人安静。平时,这个安静的少年不但要照顾受了重伤的崔立,还要照料那个小女孩,空闲的时候,还会自个拿着树枝在院子的摆放的沙盘里练字。

  那时,他给崔立的印象非常好。

  十多年后,小女孩嫁给了顾山做续弦,她就是顾寻的娘亲。

  再后来,小女孩因病过世,因为听信相士之言,顾山对顾寻不闻不问,崔立也就找上门来,把顾寻要到身边亲自抚养。

  听了顾三义的述说,外祖父的音容相貌昨夜一直在顾寻脑海里回旋。当初,要不是少年顾寻悲伤过度,后世的顾寻也不会找上门来,从某种角度来看,后世的顾寻也该对他感恩戴德才是。

  顾三义之所以讲诉和崔立有关的往事,是想劝说顾寻离开顾家堡。

  在顾三义看来,顾寻不离开顾家堡,不过是害怕面子过不去罢了,而所谓面子和性命相比,什么都不是。就连崔立那样的人物都会避祸入山,证明身为人,趋吉避凶乃是常态。

  虽然,顾寻很感谢顾三义对自己说那番话,不过,他仍然没有避祸入山的打算。

  他有着自己的计划。

  最初,他不想惹下廖家这样的敌人,故而,在顾家祠堂才一笑置之。

  不过,既然惹了也就惹了,他不会因此而改变计划,最多只是微调罢了。

  笑了笑,顾寻站起身,开始了晨练。

  乱世降临,时间紧迫,无论是什么计划,个人的武力都是基础。

  若非他有强悍的个人武力,这会儿多半遭受了人生最大的耻辱,多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他不是有精湛的射术,也多半成为了曲溪河底的沉尸,所以,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必须更加刻苦的练习,即便这种练习对于提升自己的实战能力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效果。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样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然而,顾寻并没有完成一整套的练习,就在他练习枪棒之术的时候,一群人陆续找上门来,平时,很少有人问津的家变得热闹起来。

  上门的多是十几岁的半大小子,年岁最大也就二十出头,最小的则只有七八岁,这些人全都姓顾。彼此间年龄虽然相差不大,辈分却有些乱,只听得叔公、小叔、大侄子之类的称呼满院飘荡。

  之所以前来这里,他们是想看看顾寻是否有三头六臂?

  一晚上,只是一晚上,顾寻在曲溪河畔大发神威的故事便传遍了顾家堡。

  在顾家堡,廖氏家族人多势众,顾氏乃是弱势一方。从来,只听说廖家人欺负顾家人,还从未听说过有姓顾的敢教训廖家人。所以,听说顾寻的光辉事迹之后,这些顾家小子才如此激动地找上门来。

  要知道,他们是年轻人,还有年轻人的血性,不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学乌龟缩头学得已经变成了乌龟。

  短时间内,顾寻就是他们的榜样。

  然而,当真正瞧见顾寻的时候,瞧着他那张清秀得近乎漂亮的脸,以及羞涩的笑容,很多人心里都打起鼓来。

  那件事是真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人不服气。

  顾寻怎么也不像能一个打十个的高人啊!

  一番寒暄之后,有人站了出来。

  这个叫顾青牛的少年有十八岁,人如其名,的确像牛一样壮实,个子足有后世的一米八以上,膀大腰圆,非常敦实。

  在这些顾氏子弟里面,他的武力值应该最高,当他站出来之后,原本闹哄哄的人群立刻鸦雀无声了。

  这么看来,这家伙在顾氏子弟中威望不低。

  不过,他似乎不怎么会说话,支吾了一阵,方才说出切磋两字。

  顾寻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顾寻看来,无论自己以后要做什么,都不可能一个人包打天下,毕竟,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不管怎样,他都必须建立自己的班底,需要一些伙伴为某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在这个时代,有什么比同一血缘的亲人更让人放心呢?诚然,有着后世记忆的他知道家族企业的弊病,然而,任何一个传承许久的庞大的跨国集团在创业之初无不都是从家族小作坊开始的。

  说实话,家族企业也许存在许多毛病,那些由职业经理人管理的企业难道又没有弊病么?

  很多东西,一言难尽啊!

  何况,在公元六百多年的古代中国,宗族的凝聚力极其强大,在起事之初,在没有足够的利益分配给手下时,这种凝聚力就尤为重要。

  话题扯远了,当务之急,顾寻须得击败顾青牛,必须干净利落地击败对方,如此,方才能够降服这头人形野牛,方才能让眼前的这些顾氏少年真心真意的跟随,他必须给他们一个战无不胜的印象。

  说起来,这和狼群中的狼王争斗差不多。

  眯着眼瞧着对面正嘿嘿哈哈地喊着用力活动身体的顾青牛,顾寻脸上掠过一丝微笑。

  在顾青牛眼中,顾寻的笑容很是可恶。

  在他看来,对方一点也不尊重自己,对自己的态度非常轻慢,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对手,就像能轻而易举击败自己一般。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在心里暗暗发狠。

  不过,他还是强行将愤怒按捺下去,认认真真地将身体完全活动开来,然后,他盯着对面七八步远的顾寻,瓮声瓮气地说道。

  “好了吗?”

  顾寻没有答话,而是摆出了一个姿势。

  如果在场的诸位有人是从后世穿来的话,一定晓得这个著名的姿势,曾经在黄飞鸿系列电影中出现过,这姿势让黄飞鸿的大侠形象分外的英伟。

  当然,在顾青牛眼中,顾寻有姿势无实际,纯粹是花拳绣腿。

  “哼!”

  他冷哼一声,缓缓向前。

  虽然怒火攻心,顾青牛仍然没有失去理智,没有像飓风一般疾奔向前,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底细,他在高速奔跑中根本无法准确地完成动作。

  两人相距四五步时,在一片让人窒息的目光注视下,顾青牛动了。

  “呔!”

  脚尖在地上一踏,脚面稍微离开地面,整个人像小山一般朝顾寻倒去,左手手臂像铁鞭一般斜斜地抽向了顾寻。右手则紧握成拳放在腰际,作为后备手段,根据顾寻的应对措施而出招。

  在他看来,自己身强力壮,顾寻只能暂时躲避锋芒。

  然而,顾寻的应对出乎意料。

  就在顾青牛挥手的同时,顾寻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他伸出左手,封住了顾青牛的右拳,右手放在身前,贴着顾青牛抽来的左臂往上轻轻一举,与此同时,左腿往顾青牛身后一靠,然后,猛地沉肩,往前一撞,整套动作极其连贯,宛如行云流水。

  下一刻,只听得砰的一声,顾青牛就被顾寻放翻在地。

  晕头转向的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半晌,回过神来,待要起身,顾寻的膝盖已经压在他腹部,右手并掌为刀,手指紧贴他的脖颈,让他动弹不得。

  场外,不约而同地响起一片惊呼。

逐唐状态:连载中作者:瓦岗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妙手医少 神品灵瞳 重生之掌劫天尊 灭古神帝 一个裁缝的故事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弃妃之毒医风华 大唐之破案神捕 祁少宠妻指南 霸总深情不改 复仇前妻强势归来 凤谋天下之毒妃瑾言
推荐阅读 聂无双凌风少小说 我用忘记,换你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