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2-09-24 08:14:00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状态:连载作者:大茄子吖全文阅读

上楼后云安安看见了,檀老爷子坐在客厅沙发上。云安安都忍扶额,她原本是定好了闹钟的,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也没听见闹钟点声音。“爷爷早,我起晚了”话音刚落云安安双颊一热,都快九点半多了怎么说也不算早了吧。檀老爷子面上依旧和蔼可亲,听见这话摆摆手道:“更年轻人云安安忍不住扶额,她本来是定好了闹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听到闹钟点声音。。

第四十二章 精彩章节

下楼后云安安看见,檀老爷子坐在客厅沙发上。

云安安忍不住扶额,她本来是定好了闹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听到闹钟点声音。

“爷爷早,我起晚了”话音刚落云安安双颊一热,都快十点多了怎么说也不算早了吧。

檀老爷子面上依旧和蔼,听到这话摆手道:“年轻人起晚很正常,革水说你有点晕机还难受吗?昨天住的还习惯吗?”

云安安见老爷子毫不在意,放下心来:“好多了,昨天睡的很好谢谢爷爷”

“现在革水的工作不是很忙,让他好好陪陪你”檀老爷子看见云安安手腕上,戴着的胭脂水满意的望着她。

云安安刚想应道,就看见檀革水一身运动服,头发微微泛着水汽像是刚跑过出了一身汗。

檀革水走进客厅就一眼看见坐在,老爷子旁的云安安。

“今天天气还好,让博远也见见她,过几天大家都回来了又没时间了”檀老爷子说完就往书房走去。

云安安有些懵,但是后面立即反应过来,应该是檀革水的父亲。

她虽然和檀革水住一起的时间短,但是对檀革水的家庭知之甚少。

檀革水道了个好,山路不算崎岖云安安坐在车里。

虽然车窗外一片萧条,但是车内依旧温暖如春。

云安安和檀革水两人一直没有交流,车内弥漫着压抑的气氛。

云安安能明显感到檀革水的低气压流转在身边。

车停了檀革水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

将云安安裹的严严实实,耳畔是呼呼作响的海风。

下车后云安安才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墓园,下午虽然还有些微弱的阳光。

但是此时墓园里静悄悄,一副萧瑟无人的凄凉景象。

檀革水一身肃穆的黑色羊绒大衣,推着云安安行走在水磨石板上。

上午暖洋洋的阳光,到现在也快消失殆尽了。

只剩下海风穿过一道道寂寥墓碑,很快檀革水在相邻的一个墓前停住了脚步。

“这是我的母亲和父亲”檀革水言简意赅的像云安安介绍道。

云安安忍不住将视线,移到冰冷冷的墓碑前。

虽然她没有见过檀革水的父母,但是从檀革水这张脸上也能猜到,他的父母是何等的风华。

檀革水自嘲道:“之前拼命折腾,到头来还不是躺在一起”,望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上面眉眼温婉的女子依旧笑容清浅,旁边的男子温润如玉的气质仿佛历历在目。

檀革水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年,手无寸铁的他站在灵堂前。

仿佛是深入狼群里的一只羔羊,所有的人都虎视眈眈准备将他吞噬殆尽。

脑海里檀博远和那个女人的身影,檀革水回想不起来。

只是依稀记着那个躺在床上身材消瘦的女人,最后的遗言居然是将自己和檀博远葬在一起。

多可笑闹了半辈子,最后还不是躺在冰冷的石头砖下。

云安安将自己出门前准备好的白色花束,轻轻的放在墓碑前。

檀革水一动不动的站这,笔直的像一把出鞘的剑面色冷峻,浑身上下冒着生人勿近。

云安安还是头一回看见这样的檀革水,云安安将鲜花用一块小小砖头压住。

免得娇嫩的鲜花被风吹跑,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檀革水将思绪从脑海里拔出,望着穿着嫩黄色羽绒服的云安安。

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如同一朵探头嫩黄色的小花。

此时冷硬的风,将云安安的长发吹的凌乱。

几缕发丝趴在光洁的额头上,云安安想了想开口自我介绍道:“叔叔阿姨们好”

声音轻轻的一下就被风吹乱,檀革水没有听见云安安说些什么。

只看见她好像张嘴对着墓碑说什么,风实在是太大了。

檀革水望着被风吹绉的小脸,没敢让云安安在外面呆太久。

云安安到时候没有感觉到,她下车之前被檀革水用围巾包的严严实实。

身上也穿着不透风的面包服,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头重脚轻的不倒翁。

在风中左右摇摆,云安安忍不住看向罪魁祸首。

虽然这里的气候比A市温暖多了,就是风大一些也不用穿成一样吧。

檀革水蹲下身靠近云安安,将她被风吹的凌乱不堪的头发,轻轻的揽到耳后。

在云安安有些不知所措时,两人四目相对。

“我十三岁那年他们去世了,留下一个快倒的檀氏给我,那是我最难过的时候”

“那时候檀氏爆出负责人意外死亡的新闻后,股价暴跌股东们纷纷撤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的叔叔伯伯们,开始争夺我的抚养权好控制住我名下的股份和房产”

风虽然凛冽但是檀革水的声音,依旧清晰在云安安耳畔响起。

云安安忍不住去想,年幼的少年失去自己双亲后,还没有来得及悲伤难过。

就被人虎视眈眈的盯上,然后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云安安不难想象到,在那样的情况下檀革水就像一块肥肉般。

平常在云安安面前的檀革水,虽然严谨不苟言笑,没想到一个事业有成的又意气风华的人。

有这一个如此悲惨的童年,云安安温声道:“都过去了”

“檀家的几房都闹的不可开交,爷爷那时候一直在疗养院,知道噩耗时,出山稳定集团将我待在身边”

云安安从未见过这样悲切的檀革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安慰。

只能重复刚才的那句都过去了,檀革水轻生附和道“是啊,都过去了”

云安安拍了拍檀革水厚实的手背,两人走出气氛萧瑟的墓园。

檀革水依旧是不苟言笑沉默的推着云安安往前走。

全然不见之前的脆弱和落寞,云安安知道他心情不好。

檀革水回头望了一下无人的墓园,看见云安安眼中怜悯和心疼。

檀革水内心毫无波澜,他从来都没有将那两人当做自己父母,充其量也只算是给予他生命的陌生人。

但是能换云安安眼里的一些怜悯和目光,也算是值檀革水将眼底仅剩的情绪掩盖住。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状态:连载作者:大茄子吖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挣今朝 聊斋城隍爷的日常生活 云海侠影 大夏经纬师 穿到大明当剑侠 重回九零小时光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人族镇守使 钻风大圣 第十章前往江阴厂 1991从芯开始 太薇陆云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