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53 随便算一算

如意事_053 随便算一算

更新时间:2022-07-24 18:28:34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二人较为明显也不是是寻常人家出的,却明明跑去这静僻无人之处来问卦,除了偷偷的算姻缘还能是什么?而他这句话落了音,却见那本来神情冷冷清清的少年,望向少女的眼神中突然挟带上了一丝恍然大悟之后的忍无可忍。吴恙深吸了口气。算姻缘?么是要借这算命先生之口来说他—吴恙深吸了口气。。

053 随便算一算 精彩章节

二人明显不是寻常人家出来的,却偏偏跑到这僻静无人之处来问卦,除了偷偷算姻缘还能是什么?

而他这句话落了音,却见那原本神情冷清的少年,望向少女的眼神中突然夹带上了一丝恍然过后的忍无可忍。

吴恙深吸了口气。

算姻缘?

难道是要借这算命先生之口来告诉他——他们二人之间有天定的姻缘?企图借此让他改变想法?

这么做未免也太过想当然且丧心病狂。

“自然不是。”

女孩子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泼来叫他恢复了冷静。

“烦请先生替我身边这位公子算一算。”

“哦?”中年男人看向吴恙,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知道这位公子想算什么?”

“……”

什么都不想算的少年看向许明意。

她显然有所打算,他就姑且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什么都行。”许明意语气随意:“先生就随便帮着算一算吧。”

中年男人闻言挑起了眉。

算命这东西哪儿有随便算算的,小姑娘当是在酒楼点菜呢?

想到点菜,他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丫鬟手中的食盒和那一小坛酒。

罢了,谁叫他还要赚银子吃饭,就陪小孩子玩一玩吧。

“这位公子可否走得近些?”

吴恙耐着性子配合地上前两步。

“还需公子言明生辰——”

吴恙负在身后的手指动了动。

生辰?

他看向许明意。

绕这么一大圈莫不是就想套出他的生辰?

为他准备生辰礼之类?

在宁阳时,那些叫人头疼的小娘子们可没少干过这事——

许明意不禁茫然。

这是又想到什么了?

别人问的话,也能联想到她头上?

“若是不便告知生辰的话,只道是哪一年出生的便是。”算命先生退而求其次地道。

吴恙将目光从许明意身上移开。

“庆明元年生人。”

中年男人闻言掐指算了算,又将人仔仔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口中一边讲道:“这位公子面相俊朗不凡,周身又有贵气萦绕,想来家中定是非富则贵啊……”

吴恙皱了皱眉。

这但凡是长了眼睛的人几乎都能看得出来的事实还用得着他来算吗?

他正觉不耐烦再陪着许明意胡闹时,只听那掐起了手指的中年男人缓声说道:“这位公子今早乃是卯时初便出了门,且是独身一人,未带仆从……出门之后,遇到了一名乞丐,公子是个仁善之人,应是施舍了那乞丐一些银钱……”

说到此处,中年男人不禁心生羡慕。

他是个实际的人,自然不会羡慕这公子的出身,他羡慕的只是那名运气好的乞丐……

生活的艰辛早已磨去了他的尊严。

吴恙眼底浮现意外之色。

但他并不是轻易会被说服之人,因此下意识地思索起来。

理智如他,自是不至于胡思乱想到认为是许明意派人跟踪监视了他——

他的心腹随从死在了入京的路上,父亲重新替他选了几名得用之人,但他不习惯被那些陌生的面孔跟着,因此多是一人独自出门。

但京城不比宁阳,父亲不会放心,因此还是差了人暗中保护,只是若非遇到什么值得一提的意外,那些人并不会露面就是了。

而有他们在,绝不可能让他被人跟踪还没有任何察觉。

少年垂眸看向自己衣袍下摆处一小片深浅不一的污渍。

“不知在下说的对是不对?”中年男人笑着问道。

“丝毫不差。”

吴恙看向对方,道:“单凭我袍角处这些许污渍,便能猜到这些,可见先生心细如发,观察入微。”

他的袍角沾了些污渍,鞋靴却是干净,那个位置极像是乞丐扑着跪下乞求时会留下的痕迹。

而如他这般富贵出身,会让一个乞丐扑上来,显然是身边并无仆从阻拦,而他又是习武之人,自己既然也未曾及时躲开,可见并无伤人之意。

所以对方才会笃定他给了那乞丐银钱,又说他心地仁善。

实则此处稍有出入——他之所以会给那乞丐银钱,并非是出于心善,只是觉得能起得这么早来乞讨的人,为了谋生倒也颇为努力,按说本不该沦落至此才对,或许是当真遇到了什么难处,是以他才会给了对方一锭银子。

归根结底,这算命先生所用,根本就不是卜算手段。

中年男人神情微凝,眼神闪动一瞬,脸色不见被拆穿的羞恼,反而是极浓的欣赏之意,他抬手作了一礼,“公子敏锐。”

许明意在一旁赞同地点头。

在思维敏锐这上头,吴世孙确是其中佼佼者,无论是哪方面都不差。

“只是我有一事不解。”吴恙向中年男人问道:“先生是如何准确无误地推断出我是卯时初出的门?”

“些许师门雕虫小技而已。”

吴恙眼神微动。

还真有些本领?

“那先生可否再算一算,我晚些要去何处做何事?”

少年说话间,自袖中取出一张银票,单手按在了桌面之上。

而后重新负起双手,等着对方回答。

中年男人看着那张大额银票眼皮一阵狂跳。

这可足够他吃上整整一年的好酒好肉了!

然而平心而论,此时更吸引他的却是站在他面前的俊朗少年。

方才欣赏之意已起,中年男人此时心中渐渐有了其它计较在,闻言正色又将少年人打量一番。

而后却是望着桌上的那张银票笑了笑。

“也是不必卜的,公子该是要去庙中祈福捐香油钱。”

并非是要出远门,却贴身带着一叠银票。

若是要买什么东西,少不得要带仆从跟随。

假设当真是入寺祈福捐香油钱,按理来讲在大户人家这种事情该是由家中女眷来做才对——

又恰需祈福,那想来这家主事的主母多半是病了。

能使得动这主子公子跑这一趟,那病下的主母定是他十分要紧的长辈……

而这少年虽是一口京话,咬字却少了分圆润,多一些棱角,略微还偏北一些——

自北边来的贵公子,家中长辈身体抱恙者……

算命先生又掐了掐手指。

旋即起身来,抬手正色道:“原是定南王府世孙,在下眼拙了。”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年代当神医 如意事 谣言四起(一) 锦心如月 快穿女配冷静点 结婚后影后她又娇又软 妙手生香 河洛仙侠传 权臣闲妻 重生之温婉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推荐阅读 妖怪当然也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