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37 压惊

如意事_037 压惊

更新时间:2022-07-24 18:28:33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这倒像是晴湖的手笔。”庆明帝说话的间,目光看向下方小印,笑着道:“果真,还啊他。”晴湖是许昀的字。先帝还未继位时,幼时的庆明帝与许家兄弟也是一起玩过泥巴捅过马蜂窝的情分。“是啊。”皇后笑吟吟道:“放眼中国大庆,最擅画兰的应当依法就是许先生了。”庆明庆明帝说话间,目光看向下方小印,笑着道:“果然,还真是他。”。

037 压惊 精彩章节

“这倒像是晴湖的手笔。”

庆明帝说话间,目光看向下方小印,笑着道:“果然,还真是他。”

晴湖是许昀的字。

先帝尚未登基时,幼时的庆明帝与许家兄弟也是一同玩过泥巴捅过马蜂窝的情分。

“是啊。”皇后含笑道:“放眼大庆,最擅画兰的应当便是许先生了。”

庆明帝点头:“恰巧皇后素来也喜兰花清雅淡泊。”

皇后没有否认,只又细细看了片刻。

画中那丛兰草确是极有灵性。

然而用心品看,只觉得那顽石之后的野草更为肆意放纵……倒隐隐像是犯了几分喧宾夺主的忌讳。

他心中果然还在怨着她啊。

替她作画贺生辰,是这般地不情愿。

“看来皇后极喜欢这幅画?”

皇后诚然点头:“臣妾确是喜欢。”

“难得听你说一句喜欢。”庆明帝显得极高兴,朗声笑道:“如此朕可要重重地赏一赏许家姑娘——”

说话间,看向了席间方向。

许明意闻声起了身,朝着帝后欠了欠身,道:“臣女所献之物,能得皇后娘娘喜欢,已是受宠若惊,断不敢再求赏赐。”

四下安静,少女声音清晰悦耳,语气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恭谨:“况且,这与其说是给皇后娘娘的寿辰礼,倒不如说是谢礼。”

“谢礼?”

庆明帝看一眼皇后,见她亦是不解,遂笑着问道:“不知这个谢字从何说起?”

“前不久臣女生辰之时,皇后娘娘曾赐予臣女一柄绫绢扇,臣女听闻,那扇上所系平安结,乃是皇后娘娘亲手所结。彼时臣女为人所害,正值病中,说来正是得了娘娘所赐平安扇之后,才得以查清真相,解了所中之毒。”

女孩子语气认真感激,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想来必是托了皇后娘娘一片仁爱之心的福气,才会有此转机。对此,臣女一直感念在心。恰借皇后娘娘千秋之喜,聊表心中谢意。”

“朕倒不知竟还有此事。”庆明帝看向皇后的眼神满是毫不掩饰的赞许:“皇后心地仁善,此乃大庆之福。”

此言一出,席间一时附和声无数。

女眷席间,大多人则将目光投向了刚重新落座的许明意身上。

夏曦暗暗气结。

同样都是另备了贺礼的,且她那份必然是最为贵重的,怎却叫她许明意出了这样的风头?

四下的称赞声,落在她耳中无比刺耳。

“许姑娘也是个有福气的……”

“这般通透知恩,也难怪这般得皇后娘娘喜欢。”

而不消去想,此事传扬出去,必然会是一段佳谈。

崔氏心中一片凌乱。

她怎么都不知道那扇子上的平安结是皇后娘娘亲手打的?

察觉到崔氏的茫然,面上始终挂着浅浅笑意的许明意在心中道——母亲不知此事也很正常,说不定连皇后娘娘都未必清楚那平安结是谁打的,因为这是她瞎编的啊。

甚至皇后娘娘赠她扇子,是否当真是在借此提醒许家,都是未知之事。

若她猜对了,此举便是回应。而若是她猜错了,皇后娘娘那般聪慧,必然也能察觉到是她‘猜错了’,将错就错也是个好选择——无论如何,她都能借此向皇后传达许家的善意。

吴家不是他们的敌人,哪怕在外人眼中闹得再是不可开交。

由她一个小姑娘之口,以此事向皇后表达感激之情,是最招眼,却也是最不容易惹人怀疑的。

席间,吴恙隔着屏风看向那道朦胧身影。

许姑娘那晚向他暗中示好罢,今日又向他姑母示好——

若说是镇国公府之意,可那晚他分明亲耳听到那皆是她在引导镇国公。

更不必提近来镇国公府对他父子二人的百般侮辱……

他知道,镇国公态度那般激烈,未尝不是在刻意做给某些人看,但是……他也感觉得到,那位老爷子对他们定南王府,确是一丝好感都无。

所以,这份示好,极有可能单单只是许家姑娘一人之意,至少目前来看是如此。

她所图究竟为何?

难道是要拉拢吴家?——可一个小姑娘,即便是比寻常人聪慧些,突然有此想法与举动未免也太过异样。

相较之下,本已要被他抛在脑后的那个可怕猜测,此时不禁又浮现在少年心头。

非是他想的太多,着实是在宁阳时,爱慕他的女子无数,被人一见倾心这种事情经历的实在太多……

但愿是他杯弓蛇影了吧。

少年独自喝了口酒压惊。

一片丝乐声中,身姿曼妙的舞姬在殿中起舞。

席间谈笑声不断,一旁有几位官员邀吴恙共饮。

“晚辈伤势未愈,不便过多饮酒,还望诸位大人勿怪。”少年语气随意地道。

几位官员貌似理解地点头,心中却已经骂出了声——自己喝都行,偏偏到了他们这儿就不便过多饮酒了?!

再不济,难道会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以茶代酒?

年轻人虽然长得好看,却未免太过目中无人!

然转念一想,世家么,又是这样久经不衰的大世族,可不历来就是这幅高高在上的做派吗?

要么镇国公同定南王即便是一同出生入死打过天下的,却仍是这般不合呢!

不就是因为定南王嫌弃镇国公不过一介莽夫只会提刀砍人,而镇国公又百般看不惯定南王的世家做派么!

气质清贵的少年坐在那里,闲适中带有一两分轻慢的模样落在皇后眼中,叫她不禁轻叹了口气。

察觉到庆明帝的目光也落在了那里,她无奈道:“……阿渊这孩子,着实是自幼被惯坏了,在宁阳时胡闹些也就算了……回头臣妾必然叫人给兄长传话,让家中好好地管教管教。”

庆明帝却显得尤为包容,笑着道:“这有什么,他如今年纪尚小,年轻人有几分傲气不是什么坏事。”

只要还认得清自己的身份就好。

吴家人,合该目中无人些。

若吴恙当真足够圆滑玲珑,那他倒要忍不住去想一想定南王对子孙的教养是不是与世家大族历来的清高不符了。

“怎连陛下都这般惯着他……”皇后笑叹了口气:“如此岂不真要将他纵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在宁阳时,他尚可自在随意,怎到了京城,就得束手束脚了?如此岂不显得朕这个姑父做的太过苛刻?”庆明帝半开着玩笑,语气就像在说家常话。

皇后听得笑起来,未再去接这话。

而庆明帝看向殿外方向,低声道:“对了,怎还不见太子?”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年代当神医 如意事 谣言四起(一) 锦心如月 快穿女配冷静点 结婚后影后她又娇又软 妙手生香 河洛仙侠传 权臣闲妻 重生之温婉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推荐阅读 穿书后只想做悍妇 方莹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