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17 是她

如意事_017 是她

更新时间:2022-07-24 18:28:31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毕竟,这个问题终归不适于当着问到。“你这些年来在镇国公府,吃穿用度一向比其它府上的妾室要高上一截,患上经常失眠症以来,京中各路郎中皆给你请了遍,我做为主母,敢说一句府中上上下下,无人薄待为伤心你一分一毫!”这时崔氏望着神情已有近些恍惚间的阮氏,道:“你这些年来在镇国公府,吃穿用度向来比其它府上的妾室要高上一截,患上失眠症以来,京中各路郎中皆给你请了遍,我身为主母,敢说一句府中上上下下,无人亏待为难过你一分一毫!”。

017 是她 精彩章节

当然,这个问题总归不适宜当众问起。

“你这些年来在镇国公府,吃穿用度向来比其它府上的妾室要高上一截,患上失眠症以来,京中各路郎中皆给你请了遍,我身为主母,敢说一句府中上上下下,无人亏待为难过你一分一毫!”

此时崔氏看着神情已有些恍惚的阮氏,道:“如此之下,你尚不肯安分,说白了便是不知足!一个不知足的妾,说想要个孩子,只为能陪在身边,便是你自己,敢信这话吗?”

她敢断定地说,即便那孩子出生了,有阮氏这样一个姨娘在,日后也绝不可能是个不争不抢的——它连来到这个世上,都是生母的算计,更不必提之后的路!

别跟她说什么有孩子陪着才能不孤单,她早前要教阮氏打马吊,阮氏可是一百个不情愿,这世上打发孤单的法子多了去了,偏偏她阮氏挑了个最恶毒的!

是啊……

许明意再次赞同地点头。

人生路本就短暂,阮氏还偏要走捷径——遇到这种人,你除了干气,还有什么办法?

好好活着,活久一点不好吗?

该说的话长辈们都说得差不多了,而她本身是个急性子,只因刚“回到”十六岁这一年,还有些不大适应,又奢望着能同家人们多呆一会儿,多听他们说说话,这才坐在此处安安静静地听了这么久——

而眼下,她要问自己真正要问的问题了。

“你说当初父亲是去过熹园之后,才下定决心叫人送去了药,又说母亲只明时一个,亦是在顾忌我。”许明意看着阮氏问道:“这些想法,你是如何得来的?”

她方才观阮氏说起这些话时的神情没有丝毫犹疑退缩,倒不像是单凭着自己的臆想得出的结论。

“自然是我自己看到的!”阮氏的神态已近有些癫狂。

“当真是你自己看到的么?还是说,听了旁人一些别有居心的话,眼中存了偏见之后,再看什么都像是妖魔鬼怪了?”

这一次,不及阮氏回答,许明意便已经拿笃定的语气问道:“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年来同你吹耳旁风的人,应就是此次与你合谋之人了吧?”

听到这句话,阮氏本接近混沌的眼神闪动了一下。

“什么合谋……”

她没有太多表情地笑了一声,抬眼看向许明意:“这等小伎俩,还需要什么合谋吗?”

“平安符都随身带着了,若无人相互壮胆,怕是根本迈不出这一步。况且,小伎俩也是需要门路的——”少女语气平静:“这来自西域的长眠草,在西域都是一味禁药,在京中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得到的。”

阮氏眼神凝滞一瞬。

“西域?”

许启唯皱眉道:“昭昭是说,这毒出自西域?”

许明意点头。

“没错,是阿葵同我说的。”

众人便都目含印证地看向阿葵。

“……”

一日之内,已经受了太多次此类眼神的阿葵攥紧颤抖的手指,尽量镇定地点头道:“是。”

虽然长眠草是个什么东西,她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但姑娘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西域……”

崔氏低声重复了这二字,脸色渐渐变了。

府里住着的那位柳姑娘的生母,后来改嫁之人,似乎便是西域的一位商人!

她能想得到,许启唯等人自然也都先后想到了。

这也是许明意此前为何会在毫无证据的前提下,便疑心到柳宜身上的原因所在——

先前她在扬州时,听到裘神医说此毒来自西域,下意识地就想到了柳宜。

当然,那时只是一丝怀疑而已,而许家出事之后,一直不愿嫁人的柳宜也未能避免被牵连,虽因非血亲的缘故保住一命,却还是落了个被流放的结局——是以她也就无从追究查证了。

“你如今尚且嘴硬不肯说出同谋,不外乎还是想给镇国公府留一个隐患!”

许启唯拍案起身,满目怒色:“自以为是,不过是自讨苦吃!”

他可不是什么讲究体面的家主!

关乎孙女安危,他今日非得将此事查个清清楚楚!

崔氏听出老爷子的意思,当即唤了两名守在厅外的粗使婆子入内。

然而话音刚落,就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旋即便是阮氏的惨叫声——

是阿珠迫不及待却又面无表情地折断了对方一只胳膊。

她已经等了太久,终于等到主子们松口,当然不肯将这等好机会留给其他人。

两名婆子见得这一幕,互视一眼之后,默默站在了阿珠身后。

阮氏疼得面无血色,汗珠直落。

然心中强撑着一口气,紧紧咬着牙,仍不欲吐露半字。

而此时,阿珠的手握住了她的另一条手臂……

握紧后又微微松开些许,将折却又未折——

几个呼吸间,在这等可怕的煎熬中,已近崩溃边缘的阮氏心中的那口气终究还是倏地散开了。

“是柳宜!是她!”

……不是她撑不下去,只是许家人摆明了已经猜到了柳宜身上,她再怎么嘴硬,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啊!——阮氏在疼得昏死过去之前,在心中悲怆绝望地哭喊着道。

此时,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来至了厅外。

那正是阿珠的父亲,朱秀。

“姑娘今日午后让我去查证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秦氏所嫁的那名西域商人,早在一月前就已经带着秦氏离开了京城。他们所开的那间西域香料铺子,也在十日前被别人重新租赁,改做了漆器铺。”

许启唯神情震怒。

……定是听闻了他镇国公府的姑娘患了嗜睡症,意识到了柳宜的意图,恐败露之后被牵连,这才逃离了京城!

“立即将柳氏带来问话!”

夜色浓重闷热。

昏暗中,柳宜抱着一只沉甸甸的包袱,急得浑身都被汗水打湿。

她本想趁夜离开,可却发现整座镇国公府四下竟一反常态地都有人在仔细把守着!

便是几处不常开的小门,都换上了新锁!

硬闯当然是行不通的。

她强自稳了心神,片刻后,朝着前方不远处一座亮着灯火的院子小跑了过去。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年代当神医 如意事 谣言四起(一) 锦心如月 快穿女配冷静点 结婚后影后她又娇又软 妙手生香 河洛仙侠传 权臣闲妻 重生之温婉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推荐阅读 仵作皇妃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 方莹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