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八章 诘难

花瓶女配开挂了_第二十八章 诘难

更新时间:2022-06-24 07:03:09
花瓶女配开挂了状态:完本作者:弄雪天子全文阅读

“我家彬儿说,朝廷对综合考评的事尤其很看重,皇帝陛下还亲派学政官员前去各地监察,想一想也知,要不然能从书院脱颖而出,前途肯定不可限量。”“登莱偏远,仅有长平书院一所最国内知名的书院,这书院的山长还也不是普普通通人。”“彬儿去拜会过他老人家,此人叫徐忠明,字介之“登州偏僻,只有长平书院一所最知名的书院,这书院的山长还不是普通人。”。

第二十八章 诘难 精彩章节

“我家彬儿说,朝廷对考评的事特别看重,皇帝陛下还亲派学政官员前往各地监察,想想也知,要是能从书院脱颖而出,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登州偏僻,只有长平书院一所最知名的书院,这书院的山长还不是普通人。”

“彬儿去拜访过他老人家,此人叫徐忠明,字介之,好似还做过帝师,皇帝老爷对其非常信任。”

“你弟弟要是到长平书院求学,可比他在京城和那些个权贵子弟争锋要好得多,至少机会比留在京城大。”

杨玉英:“……”

“我杨家只剩下我一个女儿,可没有弟弟能享这等好事。”

“什么话,杨家没男丁了,若林不也是你弟弟?他将来一定孝敬你。”

沈若林是沈若彬的幼弟,今年也十六岁,比杨玉英小俩月,那到是沈家唯一一个没和赵锦很亲近的,一直就是面子情。

唔,对自己也是面子情,虽然她供那小子读书读了好些年。

沈家人在读书方面都还算一般的有天分,连沈若雨也能写一写风花雪月的诗词。

“我儿从董周先生那探听到,长平书院这位山长喜欢弈棋,你不是有一套《见山堂弈谱》,是叫这个名吧,赶紧找出来,让彬儿给徐山长送去。”

“这等关键时刻,可不是闹别扭的时候,还有你要彬儿还你什么嫁妆,还惊动了登州知府,这像什么样?自己家里的私事,如何要让外人看笑话。”

沈母面上隐带一点骄矜,还有些隐秘的得意,“彬儿有大志向,下定决心要带职再参加国考,朝廷如今重人才,我儿必能脱颖而出,到时说不得会连升三级,也给你挣回一诰命来。”

“玉娘,娘是过来人,你听我的,此时对男人好些,于人于己都没坏处,我沈家,不会忘了你的付出。”

沈母语重心长,说得自己都感动了,花厅里一干丫鬟面面相觑,半晌姜微微瞠目道:“败了,天下竟有比我脸皮还厚的。”

另一装壁花的小丫头也无语:“肯定是没见过咱们家欧阳庄主。”

“愣着作甚,娘都把台阶递到你脚下,还不赶紧顺着走下来,去吧,先拿《见山堂弈谱》给我,回头我让彬儿送去长平书院给徐山长。”

“对了,这几日清闲,你让你府里的下人来帮娘搬家吧,也没多少东西,一车运过来就是……”

“《见山堂弈谱》?”

沈母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传来一略苍老的声音,音调很高,显然有些兴奋。

“要送我的?丫头你今天怎么这般乖。”

瘦无二两肉的老头一阵风似地闯进门,“弈谱真的有?不是说让先帝送给斡国小太子了?”

沈母脸上一阴,尚未开口,沈若雨忽然色变,拉住母亲的衣袖,上前盈盈一拜,轻声道:“见过徐山长。”

老头瞧她一眼,登时明白究竟,不禁蹙眉:“你说你们,一个老太太,一个小姑娘,看着也是体面人,还是云海县令的家眷,不说给沈县令增添点光彩,到把心思花在歪门邪道上。”

“我早与沈若彬说过,长平书院就是一普通书院,天下芸芸众生,但凡有向学之心,无论姓名来历,通过考试便可入书院就读,你们是听不懂话么?”

沈若雨一时有些羞愤,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瞳子,低声道:“山长别误会,我与母亲是来探望嫂嫂的。”

徐山长一愣,登时转头看杨玉英,脸上带出些痛心疾首:“你和那个沈县令成亲了?他一个正经科举考出来的进士,却连《九章算术》、《孙子算经》都没读过,不懂‘方田’,不懂‘粟米’,不懂‘商功’,难道就不别扭难受?”

“老朽与他聊了不过十分钟,不痛快了小半日,幸亏如今朝廷科举取士的改革进展得越来越顺利,考官们越来越认真,已很少让纯粹腐儒混进朝堂了。否则,将来满朝文武都如沈县令,老朽想一想都觉可怕!”

徐山长语速极快,表情丰富。

杨玉英:“……噗!”

沈母瞬间脸色铁青:明明是她儿子不想要杨玉英这刁钻婆娘!

花厅里一干下人也莞尔。

几个婢女笑盈盈看着那老头,一时觉得老人家器宇轩昂,颇讨人欢心。

“我与沈县令早已和离,老先生安心。”

徐山长身体松弛下来,表情和缓,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对,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一辈子的事,不能胡闹。”

沈母在外人面前向来注重自己的形象,又知徐山长的身份,心中暴跳如雷,面上也只捂着胸口蹙眉而坐,神色郁郁。

沈若雨到也颇能屈能伸,抿唇道:“世间众生,各有所长,我兄长自幼入学,学的是孔孟之道,凭自己的能力考中进士,入仕以来,兢兢业业,并无疏漏,纵然不懂数学,也无伤大雅……徐山长何必诘难于他?”

徐山长嗤笑:“诘难?谁有那闲工夫?”

他不再多理会,转头看杨玉英:“老夫是有点为咱们那位陛下伤心,年前刚三令五申,下了旨意,要求各地县令县丞等基层官员,谙熟《治县三十六则》,这三十六则里第四章,讲的便是要求基层官吏粗通数学基础,如今看来,把皇帝的话当放屁的,还真不知有多少?”

徐忠明见过沈若彬,对他印象不大好。

当然,理由不全是因为沈若彬不通数学,不懂数学的官员多了去,他难道还一个挨着一个去厌恶不成?

纯粹是徐忠明与沈县令性情不和,所谓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像小孩,徐忠明年纪不小,身份地位也不同寻常,到了他这样的地位,自是随心所欲得多。

于是不喜欢也不会憋着。

而且,那沈县令若是已做到知府以上,年纪偏大,对数学不了解也有情可原,自有技术官员来充任属官,各司其职便很好。

他一小小县令,这般不在意君王的想法,就让徐忠明觉得有些不痛快。

可其实徐忠明自己,对于那位皇帝陛下,平日里也没有多少尊重!

老人家一副对沈家母女视而不见的模样,只略一抬下巴,要杨玉英带自己参观园子。

偏偏以他的地位,她们母女还不好真去得罪,也只能略有些不甘心地被杨玉英端茶送客,再被小厮礼送出门。

花瓶女配开挂了状态:完本作者:弄雪天子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两个结局上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 一品仵作 第十一位玩家 北枝寒 五方世界届劫悲 重生之珠光宝妻 2350之双星记 许愿盛夏不遗憾 危机吧!班长大人 谁被困住 平凡的清穿日子
推荐阅读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