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血性

花瓶女配开挂了_第十一章 血性

更新时间:2022-06-24 07:03:07
花瓶女配开挂了状态:完本作者:弄雪天子全文阅读

不自觉地一声长叹一声,杨玉玲目光微凝,在斡国将军东边一簇灌木丛旁边,陆捕快等大顺的官差浑身是血,被捆都给我住手蜷着跪坐在一处,除了三个出乎意料人物。姚欢与她那一双儿女。这几个不老实在官驿待着,到处到处乱跑什么?除了沈若彬,左右他是一文弱书生,斡国人就没捆他,姚欢与她那一双儿女。。

第十一章 血性 精彩章节

不自觉一声长叹,杨玉英目光微凝,在斡国将军东边一簇灌木丛旁边,陆捕头等大顺的官差浑身是血,被捆住手蜷缩着跪坐在一处,还有三个意外人物。

姚欢与她那一双儿女。

这几个不老实在官驿待着,四处乱跑什么?

还有沈若彬,大约他是一文弱书生,斡国人就没捆他,赵锦蜷缩在他怀里微微发抖,只露出乌黑的长发。

杨玉英不动声色地看过去,那些斡国的士兵椭圆形分散开,呈半包围状态,没被围住的那一边到有条路,可惜只有一铁索桥连通两座山,周围都是悬崖峭壁。

那桥不知何时断了一半,露出近两米长的豁口,以至于怕是逃生无路了。

此时此刻,山坡上鸦雀无声。

将军轻佻地拿弯刀修剪自己的指甲,懒懒地伸了伸腰:“唔,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玩个游戏?”

没有任何一人吭气。

将军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对身边的兵士道:“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些顺人,其实也有个好处。”

斡国兵士们轰然而笑,杂七杂八地说些乡村俚语。

“他奶奶的,顺人都是些没卵子的软蛋,将军怎么还夸起他们了?”

那将军也不以为意,笑道:“论勇武,顺人自然是孬种,不过嘛,说起歌功颂德拍马屁,他们可嘴巴灵巧的很。”

兵士们闻言笑声更大。

将军一扬眉,扫了百姓一眼。

“今儿正好是吾主,嗯,纳妃的好日子,来来,你们几个,就你吧,不还是大顺朝的县官?这么一副小白脸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很会说话的。”

他话音未落,已有士卒走过去把几个老百姓并沈若彬提溜到眼前。

将军拿刀尖一挑沈若彬的下巴,冷笑:“现在,给我诚心诚意地赞美吾主,赞美我斡国,让我听得顺耳顺心,就让你死得痛快些,要是不够诚心……”

说着,他信手把刀在沈若彬的额头上拍了拍,轻轻吹了声口哨,“那我就把你们通通制成人皮灯笼!”

风一吹,众人看着那斡国将军眼睛里的兴味,一时惊骇绝望,姚欢坐在地上,低着头,肩膀微缩,睚眦目裂。

孙俪和孙华姐弟手挽手坐在一起,一颗心怦怦直跳。

孙华简直不能再后悔,他们究竟是哪里想不开,要到这等野蛮荒唐的地方,遭这种侮辱!

被捆成一串的衙役气得牙呲目裂,嘴唇都被咬出斑斑血痕。

陆捕头静静地半靠着树墩,眼角的余光见这帮斡国人的注意力都在沈若彬身上,手指一翻,从鞋底下掏出一小刀片。

登州府,云海县的衙差共事多年,很多父祖辈就有交情,彼此熟悉,此时一使眼色,就心意相通。

沈若彬只觉得身上的绸衣被冷汗浸透了好多遍,干了湿,湿了又干,脑海里像有千万锣鼓齐鸣。

眼前沾着血腥的靴子,在雨水里还是带着渗人的威慑力。

他见过这些斡国人的凶残。

他不能死,他还有壮志未酬,怎么能死?他的锦儿命途多舛,失去他的庇护,会落个什么下场?

抬头对上斡国将军那双隐带戏谑的眼,带血的弯刀犹如凶兽利齿,似乎虽是择人而噬,沈若彬手脚冰凉,拼命忍,也没忍住瑟瑟发抖。

将军不屑地瞥他一眼,眼角眉梢略有些轻佻:“啧,这就是大顺的官……还真是个个酒囊饭袋,小子,你知道人皮灯笼怎么做么?”

冰冷的刀尖贴着沈若彬的喉咙,带着迫人的寒意,沈若彬全身抖动,牙齿咯吱咯吱作响,脑子里竭尽全力地搜寻生路,如今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去,昔年韩信都受过胯下辱,他又有什么不能放下颜面的。

沈若彬脑子里一团乱,瑟缩着压低声音道:“将军,您何必为难我一个小人物,我与将军,天地云泥之别,您是伟岸英雄,我只是地上污泥罢了。便是在我们这些将军的俘虏里,我也不算什么人物!”

他一张嘴,自己也吓了一跳,猛地噤声。

“哟,有点意思。”

斡国这将军显然也有些意外,只因这位县令一开始可是硬气的很,没想到怂得这么快。他弯下腰,看了眼雨中狼狈不堪的顺人,“难道这里面还有大鱼?”

话音未落,忽然心头一警。

他也是多年沙场闯荡过来的,有时候对危险有一种特别的直觉,正是靠了这种直觉,他不光在战场上活了下来,还从一介小兵,爬到现在的位置上。

与朝中勋贵子弟比,他既无背景,又无钱财,能爬得这般快,殊为不易。

本能地一侧头,只觉脸颊一疼,有什么利器飞过,带下一大片血肉。

“啊!”

他疼得一吼,就见本来萎靡不振的陆捕头飞身而至。

一见偷袭没得手,陆捕头心里一横,因着没想活着回去,反而有了一往无前的气势,整个人凭着蛮劲横冲直撞,伸手夺那将军的刀:“跑!”

声音未落,所有衙役齐齐扑过来,扑向斡国兵士,腿脚,牙齿,一切皆成武器,血肉之躯硬生生挡住钢刀。

陆捕头拼尽全力力气和那将军纠缠在一起。

但是情况并不好,虽然斡国人一开始稍有措手不及,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瞬间好几个衙役就被砍翻在地,被绑来的百姓惊慌失措,场面登时大乱。

陆捕头心中焦灼:“黑子,快,桥!”

叫黑子的衙役今年才十六,个头却极大,长得不算粗重,肌肉确相当结实有力,身手也灵活,他显然和陆捕头配合默契,一咬牙,冲慌乱的老百姓大叫:“跟我走。”说着,反身冲到坏了铁索桥边上,身体毫不犹豫地趴下去,伸长了手瞬间就拽住断桥。

他双脚牢牢抓地,愣是一个人搭起一座人梯。

身后就是敌人,钢刀入肉的痛呼声此起彼伏,老百姓们连头都不敢回,也顾不得害怕悬崖峭壁,拼尽全力冲过去,跨过人梯。

一个壮汉衡量了下自己的重量,伸手推了把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芽儿,你先走。”

小丫头一边哭一边跑,还没上去,却见沈县令手里紧紧抱着一个已经昏厥的女子连滚带爬地冲过来,那女子脸色铁青,呼吸急促,似乎很不妙,沈县令眼睛通红,显然要急疯了,大声吼道:“让开。”

花瓶女配开挂了状态:完本作者:弄雪天子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第七十三章 翡翠 第七十章 儿子是个坑 第六十八章 女婿的绝佳人选 第六十三章 大言不惭的古筝老师 9.小兰花 年代小懒宝三岁半 快穿吾之商铺 惊世毒妃之轻狂大小姐 网络新聊斋 039姜沐,你家着火了! 035就是这么狂! 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推荐阅读 年代小辣媳她美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