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滑向深渊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就的一段时间,一切按照规定手续,工作按部就班地通过着。向红肩负着如此最重要的的责任,她认真地地现场查验每一车建筑物资。一直到有一天,一个叫韩大年的中年人货主运来了一车钢筋,向红仔细验完质量和吨位,便盼咐他去选定的地方卸了车。接着,她带着韩大年来办公室开当韩大年再一次来送货的时候,向红要他把茶叶拿回去,韩大年却说:“孔老师,您也太认真了,这又不是贿赂。这大热天的,您细皮嫩肉的在这里风吹日嗮多辛苦啊!我实在过意不去,才拿来一包绿茶给您解解暑。”向红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下不为例啊。”向红就这样收下了第一份礼物。。

第三十一章 滑向深渊 精彩章节

开始的一段时间,一切按照规定办理,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向红担负着如此重要的责任,她认真地查验每一车建筑物资。直到有一天,一个叫韩大年的中年货主运来了一车钢筋,向红仔细验完质量和吨位,便吩咐他去指定的地方卸了车。然后,她带着韩大年来办公室开收据。趁向红写单据的时候,韩大年将一包茶叶放在办公桌的另一端,随手拉了一叠报纸盖在上面。等了片刻,他接过向红递过来的收据放进随身的黑皮夹子里,出门向自己的货车走去。向红起身整理桌子时,发现了那包茶叶。她稍作迟疑,拿起茶叶赶了出去,但是韩大年已经开着车离开了工地。

当韩大年再一次来送货的时候,向红要他把茶叶拿回去,韩大年却说:“孔老师,您也太认真了,这又不是贿赂。这大热天的,您细皮嫩肉的在这里风吹日嗮多辛苦啊!我实在过意不去,才拿来一包绿茶给您解解暑。”向红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下不为例啊。”向红就这样收下了第一份礼物。

韩大年刚走,向红接到了高杨打来的电话,说非常想她。并约她晚上在老地方见面。两人亲热过以后,高杨漫不经心地对向红透露,说中学校区已经破土动工。有些建筑材料必须让向红负责的工地代为签收。收据上要填写的具体数量依据上级传来的手机短信签收。也就是说,无论收到多少数量,按照短信通知的数量填写收据。向红隐隐感觉不大对头,便询问缘由。高杨让她不要多问,严格按照上面的指示办理。如果因违背上级指令而耽误工期,后果自负。最后他一脸无奈地说:“没听说过吗?‘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我们都是磨道里的驴子,听吆喝的。”

向红说:“我一个验收员怎么都无所谓,我是担心你会跟着受牵连,毁了你的声誉。”

“这是上级的安排,与你我无关。”高杨给向红吃了一颗定心丸。

从此以后,向红偶尔收到货主送来的各种礼物。小到一块酱牛肉,一只烧鸡,一包茶叶,一条丝巾,一把雨伞或者是几个罐头。大到衣服、皮鞋、手提包之类的用品。曾经有个砖窑老板送给她一辆纵情牌大踏板摩托车,价值一万多。开始接受礼物时,向红感觉心跳脸红,甚至觉得自己卑鄙龌蹉。可时间长了就变成了常态,习惯成了自然。她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有了显著的提高,她变得既显耀又自豪。

张小乐发现妻子逐渐花钱大手大脚。那些奢侈品与她的工资极不相称,但每一次问她,她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不是说领了加班费、午餐费,就是说发了奖金。小乐见她频繁地换包,买衣服便劝她生活节俭一些。而向红总会说买新包为了配不同的服饰,三十二十块的穷不到哪里去。女人打扮得阔气,男人脸上才会有光彩。

有一次,张小乐在衣柜里看到一个LV名牌包,的标牌上的价格让他瞪大了双眼,这可是要花掉她一年的工资啊!他随即又翻看了其他几个包,都是天价。他又看了那些从没穿过的衣服,标牌上的价格大都不菲。

张小乐把那些标牌取下来拿给向红看,并责备她铺张浪费。向红说东西都是别人送的。他首先怀疑的就是高杨。因为他并不知道妻子握有那么大的权力,只知道她在建筑工地上班。他气愤地质问向红:“你说跟高杨之间是清白的,他为什么送你这么多贵重东西呢?”

“你怎么知道是他送的?”向红反问道。

“不是他还能有谁会送你东西呢?”向红不敢回答,

“不关你的事。”然后便低头沉默不语。

张小乐却穷追不舍。见向红避而不答,他说要去找高杨询问。向红这才说出了真相。“那些东西都是材料供货商送给我的。”向红低声说。

“他们为什么给你送东西?”

“因为我负责收他们的建筑材料。”向红语气里透着心安理得。

张小乐大吃一惊!“给学生建楼的钱你们也敢贪?亏你还是个人民教师呢!”

“拖你的洪福,我早就不是教师了。”向红反讥道。

“不做教师也得做人讲良心啊!你赶快把收受的赃物全部退回去!不然会出大事的。”

向红昂着头,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都用过了,退不回去了。”

张小乐担心地说:“老婆,这样下去你迟早会吃亏的,俗话说......”

向红猛然接过话茬,“俗话,俗话,你哪来的那么多俗话?说你俗,你还不承认。看看人家穿的用的,再看看你自己。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迫击炮一样“突突突突”。

张小乐根本插不上嘴,但他还是想说服妻子。

等待向红说完,他极力控制住情绪,解释说:“这是建教学楼,质量问题关系到孩子们的生命。”

向红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她低声说:“建好几座教学楼,哪里就差我的这仨瓜俩枣的?就我拿这点东西,跟别人比起来还不到九牛一毛呢。”

“你怎么不跟好人比呢?”

一句话又激起了向的火药气,她乜斜着眼睛说:“哼!就你是好人。你真以为自己是伟大的救世主啊!”

张小乐见劝说无果,气愤地指责道:“孔向红,你看看自己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做事要动动脑子,不要我行我素,仗着破鞋不扎脚。”

“你说谁是破鞋?”她开始无理取闹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胡搅蛮缠。就你这智商,当心上当受骗!”小乐严厉地警告她。

孔向红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一段时间,基本练就了双面夏娃的本事。她一扫刚才的霸气,娇滴滴地对丈夫说:“知道了老公,你都是为我好,关心我。”在心里却骂道:“傻瓜!蠢货!谁都别想毁掉我来之不易的幸福。”她觉得自己有吃有花有存款。还有有情人的呵护,有丈夫的疼爱。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上天对她的眷顾。

而张小乐却对她忧心忡忡。他把妻子的那些价格标签保存起来,以便核实那些货物的实际价格。因为他不完全相信那些建材商,觉得他们不可能送这么昂贵的礼物,怀疑他们是否见过真品都难说。因为他们都是小庙上的神仙,没见过大世面。

爱娃食品有限公司的规模越做越大。他们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决定在开发区建设分厂,地址就选在新建学校的对面。既保证稳定的客源,又方便为贫困学生提供优惠健康的饭菜。

一天下午,向红正在工地上班。她走出办公室,正要查看一批建筑材料,偶然看见马路对面停下了一辆白色轿车。向红一眼就认出是高杨的车子,她满心欢喜,以为高杨专程过来看望自己。

驾驶室的门开了,但车上走下来的不是高杨而是马秘书,她有点失望。紧接着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下车的正是高杨。两人分别拉开了两侧的后门,只见高杨伸手挡住上边的门框,以免碰到要下车的脑袋。“哇,他真周到啊!”向红正在慨叹,一只精巧的白色细跟皮鞋伸出车门,轻轻地点落在地上。接着便露出瀑布般的秀发,一只白嫩的玉手搭在高杨的腕上,像金蝉脱壳一般将纤纤玉体牵引出来。站在车旁稍作整理,便是一位娟秀高雅的女士。与此同时,马秘书在另一侧迎下来另一位女士。她虽不像对面的女士那么清秀,但也非常有气质。

只见他们两男两女并排向前款款而行。两位男士时而向周围指指,时而转过脸对女士们谈论着什么,像是在规划着某种蓝图。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们又朝路边的汽车走来。向红透过玻璃窗遥望着两位女士,感觉有点熟悉。待她们走近汽车时,向红贴近玻璃仔细一瞧,她突然吓了一跳!天那,这不是孟馨慧和罗曼嘛!

向红猜测着是外来投资的商人,但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是她们俩。她非常纳闷,她们妯娌俩来这儿做什么?难道也是来投资的吗?孟馨慧夫妇做大生意有钱投资,可罗曼跟来做什么?她和孔德化都是工薪阶层,并没有多少钱可以投啊。难道老二夫妇也发财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在向红心里拧成了一个惊叹号:罗曼借机来见高杨!这个念头一闪,便俘获了向红的整个身心。“不行!我绝不让罗曼死皮赖脸地缠上高杨!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此刻如果不是有高杨在场,向红真的会冲出去大骂一场,出了这口恶气。她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拿起手机给高杨拨了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情人像伺候太太那样殷勤,那样的周到,她不由得醋意大发。她见四个人上了汽车,一路绝尘而去。还没等到下班时间,向红便发动起纵情摩托车,加足马力朝着汽车驶去的方向追去。向红来到镇党委办公室,没看见那辆车。她又找到高杨的宿舍,门是锁着的。她只好调转车头,悻悻地朝自己家走去。

向红坐在床上,向那个号码拨了无数次,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午夜时分,张小乐哼着小曲进了大门:“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他推开房门,打着饱嗝酒气熏天地来到卧室,嬉皮笑脸地朝妻子脸上呼出一口酒气,问道:“香吗?”

“臭死了!”向红心烦地凶道。

“不臭。茅,茅台!好喝,不上头。”

向红气急败坏地嚷道:“你就知道喝!”

张小乐感觉妻子不高兴,便引逗她说:“我不光会喝,还会唱呢!今天高兴,嘿嘿!”他晕晕乎乎地唱了起来:“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晚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多明媚,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向红心烦意乱:“这是跟谁喝的?”

“你猜!”向红没搭理会他。

“猜不到吧?告诉你吧,镇长!我跟镇长一起喝的。”他说着偷眼瞧了瞧妻子的表情。

向红头皮一麻,接着便强作镇静,问道:“你怎么跟他弄到一块去了!你们俩吗?”张小乐心虚地‘嗯’了一声,瞟见向红正在瞪着自己,便吞吞吐吐地说:“还有马,马秘书。”

向红警觉地问:“还有谁?”

“还,还有你大嫂孟慧馨,孟总。她可是个大客户,以后大量购进我们的食品,在她的超市出售。今天是来考察公司实力的。”

向红逼问道:“那罗曼呢?她也是大客户吗?”

张小乐吃惊地问:“你都知道了?罗曼倒不是什么客户,是陪大嫂一起来的。”

“是来陪高杨的吧!”向红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张小乐机警的问道:“陪谁?你说罗曼陪谁?”其实张小乐早就想起来了,在大学里跟罗曼形影不离的男生正是高杨。但他不能跟向红透露。他不能泄露那种复杂而危险的关系。重重迹象表明,罗曼才是高杨心里的情人。而向红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也正是这个原因,张小乐才放松了对高杨的防备。

向红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把话题岔开。“既然我的两个嫂子都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怎么说我也应该尽尽地主之谊啊。”

张小乐见瞒不住了,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向红。“其实,放学后,我刚回到家,妈妈就让我送她去湖心岛酒店。何总通知妈妈说,今天来了个省城的大客户,需要她亲自出面接洽。我们到达时,他们四个人刚到酒店。说是去开发区考察爱娃公司的新厂址了。”

见向红拧着眉毛专注地听着,他打趣地说:“你看,同学成了亲戚,亲戚又成了客户,我们太有缘分了!”

向红抱怨道:“论公事,我是没资格参加接待。但她俩毕竟是我的嫂子啊,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呢?”

“她们俩倒真是问起你了,问你身体还好吗?孩子……”张小乐赶紧打住。

向红此刻甚至无暇为夭折的孩子们而伤心难过。她继续追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倒是说呀!”

张小乐见她揪住不放,便实话告诉她:“我索性都坦白了吧。我当然想让你们姑嫂亲戚见面,既能联络亲情,又能拉近公司与客户的关系。可我正要给你打电话,镇长一把摁住了我的手,他说工作上的事,不必麻烦你。说你上一天班已经很累了。临散场时,他又嘱咐我,回家不要说罗曼来过。我也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张小乐正眼盯着向红,向红的脸一直红到头发根。

这件事以后,张小乐起码弄清了两个事实:一是,向红对高杨属于单边追求;二是,向红收到的礼物全是假货。因为他拿了那些标牌让孟慧馨看过。所以张小乐的压力缓解了一些。

然而,向红心头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她开始怀疑高杨的感情,但却没有勇气找他理论。她不敢得罪他,她很怕失去他。对于高杨与罗曼的感情,向红宁愿信其无,不愿信其有。但在潜意识里,她对罗曼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嫉妒和仇恨。她所有的报复心都集中在罗曼一个人身上。面对高杨,她即便内心有些失望,但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她每天提着名包,穿着名牌,带着名牌手表,揣着他送的手机,就像高杨紧贴在她的身边,爱抚她,庇护她。她视乎没觉察到自己在掩耳盗铃,欺骗自己。

从此向红暗下决心,不要让任何女人靠近高杨。这个男人只属于她孔向红一个人。然而罗曼的影子就像幽灵一样,时刻萦绕在向红的身边,萦绕在她的心头,她的梦里。那影像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恨得她满口的牙根都痒痒,她为此几近疯狂。她昼夜思索着对策,要报复,要行动。可她愁于没有抓住他们的证据,她只能在暗地里打探,试图摸清罗曼的动向。甚至想告知孔德化管住老婆,逼迫她远离高杨。

几天后,向红借故探亲,回到了红旗镇,正巧碰到向东母子三人在家休假。两个宝宝活泼健康,咿咿呀呀,可爱得像天使一样。向红捂住心脏,俯下身去,在他们的小脸蛋儿上分别亲了亲。宝宝们似乎排斥这种陌生的亲昵,使劲儿地向外挣脱。小三子很久没见过大姐了,显得有些害羞,甚至自卑。

向红打起了向东的主意,想让她把罗曼的出轨的事告诉孔德化,让他对罗曼的行为严加管束。她假装关心向东,简单问了她的近况。向东将自己的情况一一告诉了姐姐。她看上去很幸福,很知足的样子。

向红拿起LV包,拉开拉链,取出钱包,抽出一沓百元钞票。分成两份,对向东说:“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你们,事先没准备红包,这点钱你收下,给孩子们买点吃的用的。记住要买名牌的,孩子们吃穿用的东西不能将就。”

向东看见姐姐给她这么多钱,一再推让。最后见姐姐真心诚意,就收下了。

向红从LV包里拿出一个套包,将随身的细碎东西放进去。然后拎起LV递给了向东,“这个包给你用,洋品牌奢侈品。你应该有一个像样的包,跨在手上显得高贵。人要衣裳马要鞍嘛!”

向东黑亮的眸子一闪,问到:“姐姐,你发财了?!”

“发财算不上,就是工资和奖金多了一些。我婆婆在公司里多少有点分红,小乐在公司也参点股份。产品都卖到省城去了,大嫂前几天还来订货了。”她把话题转向大嫂。

向东惊喜地问道:“大嫂来了呀?!”

向红将话题很自然地转到攻击目标罗曼的身上,“可不是嘛,二嫂陪同她一起去的。”

“怎么?高桦也去了吗?”向东疑惑地问道。

“谁?你说谁去了?”向红给弄迷糊了。

“你不说二嫂吗?高桦是二嫂啊。”

“嗨!我说的是罗曼!”向红说。

“哦,她离婚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刚生完孩子就离了。”

向红一下子愣住了。

向东关切地问道:“你见到罗曼了?她还好吗?孩子怎么样?”

这一连串的问题,向红好像没听见似的。

小三子轻轻摇晃着大姐的肩膀,喊道:“大姐,二姐问你呢。”向红这才回过神来,喃喃地说:“她怎么就离婚了呢?什么原因?”

向东说:“不知道。二哥离婚后,接着娶了高桦。”

“哪个高桦?”向红心不在焉地问。

“你应该记得她,就是高杨的妹妹。她是我的同学,现在成了我们的二嫂了。惊奇吧?”向东仿佛有点小得意。

“这哪跟哪呀?这关系是怎么扯到一起的?”向红越捋越乱,越查越没了头绪。她直接问向东:“罗曼为什么离婚?她又跟谁结婚了?”

向东摇摇头,回答:“不知道,只知道两人是协议离婚,罗曼带走了儿子。”

“那高桦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嫁给孔德化的?”

“上大学的时候,她跟二哥在同一个学校,她比二哥低两级,她在艺术系。毕业后,去了县文化局工作。二哥与罗曼离婚后,很快就和高桦登记结婚了。有些人还怀疑高桦是第三者插足呢。我清楚高桦的为人,她性格是有点孤傲,但内心却纯真善良。我觉得她不可能拆散二哥与罗曼。他们俩的婚姻,表面看上去很顺利,但也费了好大的周折。”

向红皱紧了眉头,看着向东的眼睛,等待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向东解释说:“高桦的家人对这门婚事横加阻拦。他们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她爸爸是当官的,听说她哥哥高杨也当了什么领导。高杨的爱人一家三口都做官。再说了,二哥是结过婚的人,长相也配不上高桦。高桦如果穿高跟鞋,比二哥还显高呢。还有性格,高桦天生丽质,又擅长音乐,能歌善舞。在这个县城里,她什么样的男人配不上啊?可二哥呢,长相一般,不善言辞。虽然男人沉稳内敛不是坏事,但高杨家却不觉得这是优点。唉,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向红此刻没法再追问下去了,调查只能到此为止。可她总觉得罗曼这个人很神秘,害怕她会成为自己的情敌,将高杨从她身边夺走。

回到沟头镇,向红对高杨更加言听计从,频繁约会,企图用这种办法套牢高杨,以免他得空亲近罗曼。

虽然张小乐诚实质朴,但不愚蠢。那次在湖心岛喝完酒回家,与向红的交谈中,他察觉妻子在死心塌地地追求高杨。他曾经多次旁敲侧击,苦口婆心地劝她收回心来,好好过日子,但她就是不听劝告。

爱娃也三番五次地警告她:做人要有原则,不要做出违背良心的事。可她只是表面上接受,私底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行我素,自甘堕落,丧失了起码的标准。

又到了周末,张小乐在餐馆里闷闷不乐地喝酒,正巧见罗曼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来店里吃饭。张小乐站起身与她打招呼,罗曼高兴地对孩子说:“杨杨,快叫叔叔。”

“应该叫姑父吧。”张小乐抱起孩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罗曼告诉张小乐,她趁周末的时间带孩子来湖边景区游玩。

两人谈了很多事情,但没涉及个人问题。张小乐向罗曼介绍了爱娃写的新书《教育的本质》。罗曼说母亲在出版社工作。如果有新书出版,她可以帮忙联系。两人越谈越高兴,张小乐便邀请罗曼母子来家里做客。

两个人越聊越热情,也说到了向红的一些做法,和失去两个孩子的苦恼。并没有提及向红和高杨的关系,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同时也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他只说让罗曼劝劝向红,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向红下班回到家,一见到罗曼,先是惊奇,继而厌恶,仿佛看见了敌人一样。心想:踏遍铁鞋无觅处,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罗曼微笑着,朝向红伸出一只手。而向红却纹丝不动,没有与客人握手的意思。成功地给了罗曼一个下马威,让客人的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罗曼感到非常意外。

张小乐赶紧过来打圆场,“杨杨,叫姑姑。”

向红阴阳怪气地说:“杨杨?呵呵!不仅长得像,连名字都一样啊!”

罗曼看了看小乐,不知如何应对。

张小乐似懂非懂,蹲下身去,端详着杨杨,又看看罗曼,说:“哦,男孩儿像妈妈。但细看起来,还是像二哥比较多。”

罗曼稀里糊涂地应和着。而向红却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其实她不过是醋意大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并没怀疑杨杨是孔德化的孩子。向红作为孩子的姑姑,如此冷漠,并恶语相加,小乐感到愕然。然而罗曼却异常冷静,两个女人的品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乐全都看在眼里。

爱娃正在隔壁看书,听见有客人来了,款步走了进来,罗曼热情地迎上前去,与爱娃双手相握,激动不已。“阿姨,您好!那天在湖心岛酒店,大家只顾谈生意,我没顾得上了解您的大作。这次登门拜访,想一睹为快。”

他们三人这番谈话,自然把向红冷到了一边。两个女士在谈作品,小乐则逗着孩子玩。

爱娃紧握着罗曼的手,谦逊地说:“还不太成熟。你来得正巧,请帮我挑挑毛病,做我的兼职编审吧。”

“阿姨,您过奖了!我们这些小年轻儿,哪有能力挑您的毛病啊,学习还跟不上趟呢!不过我可以带给我妈妈看看。”

爱娃说:“你这孩子谦虚,一看就很有教养。你妈妈是教师吗?”

“我妈妈在编辑部工作。我爸爸在科学研究院上班。”

张小乐搭话:“你们全家都有文化,我说你气质不凡吧。”

罗曼回赞小乐:“你也不错嘛!机智幽默,聪慧坦诚,魅力不凡。”

向红听着他们相互称赞,她妒火中烧,但却无法找茬报复,她甚至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只好知趣地退到院子里,一个人去生闷气。

几个人聊了许久,罗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哦,我们该回去了。”

“吃过饭再走。”爱娃说。

“不麻烦了。在你店里吃过了。”

爱娃问:“感觉饭菜还可口吗?”

“你们做的鱼太好吃了!我们每次来这里都点这个菜。”罗曼边说边起身告别。

罗曼的话向红都听进心里,满腹的怒气难以遏制。

然而罗曼还没忘了张小乐托她的事。她走进向红,夸道:“你们一家人真好!向红,你应该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

向红突然打断她,讥讽道:“我珍惜着呢!至少我和丈夫还没离婚呢。”

罗曼讪讪一笑,脸颊有点泛红,但却显得更加迷人。向红恨得眼睛快要冒出血来了。

爱娃一头雾水,觉得向红莫名其妙。

罗曼似乎完成了一项任务。牵起孩子告别了主人,朝门外走去。

向红见过罗曼以后,知道她常来镇上。她情绪越来越糟。别人都诚心诚意地欣赏这个女人,甚至连向红自己羡慕不已。但她就是不服气,她默默地跟罗曼较起劲来。心想:你罗曼不惜为高杨而离婚,我孔向红也甘愿为他破釜沉舟!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女配的仙途坦荡 穿越空间好生活 外星闺蜜带我飞 我似乎忘了我的天使 九千月 女剑仙 星空始祖觉醒中 深藏海底的浪漫,随浪潮涌向天空 女配每天都在求反派做个好人 犬夜叉之扮演妖刀开始 女配遥指修仙路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推荐阅读 当反派被咸鱼作者娇养后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