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弃教从商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两个月后的晚上,何花儿和爱娃从集上回去。向红正彻底清洗丈夫凌晨3点买回去的鲜鱼。她看见了两人拉着车子走入大门,便赶忙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帮着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了下去。爱娃特地留下的花儿吃饭时。当着向红的面,两人边吃饭时,边总计手续营业执照的事,还谈爱娃特意留下花儿吃饭。当着向红的面,两人一边吃饭,一边合计办理营业执照的事,还谈到选场所和租房子的问题。爱娃对花儿说:“由于你的参与,我们的生意日渐红火。影响越来越大。我年纪大了,小乐的工作也不能耽误,向红又不喜欢出去做这种工作。营业执照以你的名义注册,你当法人吧。”。

第二十七章 弃教从商 精彩章节

两个月后的一天,何花儿和爱娃从集上回来。向红正在清洗丈夫凌晨买回来的鲜鱼。她看见两人拉着车子走进大门,便急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帮忙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了下来。

爱娃特意留下花儿吃饭。当着向红的面,两人一边吃饭,一边合计办理营业执照的事,还谈到选场所和租房子的问题。爱娃对花儿说:“由于你的参与,我们的生意日渐红火。影响越来越大。我年纪大了,小乐的工作也不能耽误,向红又不喜欢出去做这种工作。营业执照以你的名义注册,你当法人吧。”

“不行,我真的不行。”花儿婉言推辞。

“花儿,我信任你。不要低估你自己的能力。你很有商业潜质。”爱娃鼓励道。

何花儿坚持说:“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的确能磨练意志,也练就了一些能力。可我没有您这样的威望和魄力啊。”

“别担心,我会在背后托着你。”爱娃说。

“绝对不行。我的手艺都是跟您学的,我绝不能喧宾夺主,忘恩负义!”

张小乐完全被何花儿的为人所感动。他深情地望着花儿,低声说:“你就别再谦让了。就你的品格和能力,做这个法人绰绰有余。干吧,我支持你!”

向红内心一阵悸动。见丈夫胳膊肘往外拐,便当着花儿的面,使劲剜了他两眼。花儿又知趣地推让了一番。尽管她知道向红不具备法人的条件和能力。但她唯恐自己的出现,会给他们夫妻造成误会。

尽管小乐和花儿见面时显得局促不安。向红却没有多想。她并不知道丈夫与何花儿曾经相恋,并且爱得刻骨铭心,难以自拔。她总觉得自己配小乐绰绰有余,认为小乐心里只有她。何花儿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自打结婚以来,她从未有过危机感。尽管丈夫偶尔会目光呆滞,魂不守舍,但她从不怀疑他的忠诚。

然而,此刻他却把这么重要的职务拱手让人。向红十分疑惑。见他们还在相互推让,向红索性插嘴说:“小何是能干。但是当法人嘛,她太年轻了。”

没等爱娃说话,何花儿抢先说:“就是,嫂子说得对,我太年轻,担不起来。”

向红转而对婆婆说:“妈妈,小何说她担不起来。依我看,这个法人应该由您担当。”

爱娃说:“花儿是谦虚,她在深圳开过餐馆。况且我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我的时间非常宝贵。在我有生之年必须完成手头的几部论著,以免留下遗憾。”

向红认真审视着婆婆,觉得她不仅努力操持一家人的生活,还时刻关注着教育的发展。她不禁被爱娃的精神所感动。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便暗下决心,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地沉沦下去了。她挺了挺胸脯,红着脸毛遂自荐:“妈妈,让我试试好吗?”

爱娃眼前一亮,仿佛看见一棵久旱的花木,抖落一身的尘埃,伸向广阔的空间,冒出新的枝叶,将根深入肥厚的大地。她点了点头,说:“好吧,先谈谈你的想法吧。”

向红思考了一会儿,便侃侃谈了起来。毕竟她当过多年的教师,有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她围绕着自己熟悉的烹饪方法,把怎样将鱼开胸破肚清洗干净,怎样保证真材实料,怎样控制烹制的火候,怎样确保营养卫生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向红把整个程序详细地讲了一遍。何花儿拍手称赞。爱娃也给了儿媳一个满意的微笑。久违的满足涌上向红的心头。

然后,爱娃让何花儿说说自己的规划,花儿说:“我还是不说了吧。嫂子已经说过了。”

爱娃看透了花儿的顾虑,鼓励她说:“向红只讲了加工过程。做生意远不止这些。还应该有更加全面的规划。除了目前急需办理的工商登记,你再说说经营范围及市场销售的策略。”

何花儿微笑着看了看向红,接着转向爱娃,说:“好吧。我把想法说出来大家再商量。既然我们要注册食品餐饮业,就应该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品种。比如像汉堡包、蒸包、煮鸡蛋、豆浆、各种粥类、鸡蛋汤,烤鸡、烤鸭、烤肉、焖鱼、炸鱼等等。”她看了看爱娃,微笑着说:“还有你们俄罗斯族的一些传统食品,像烤牛肉、鱼子酱之类的高档美食,黑列巴面包和三明治都是比较古老的尊贵食物。”

爱娃说:“孩子,照你这么说,可不是个体工商户,可以注册一个大公司了!”

“可不是嘛!咱一个羊也是放,十个羊也是放。公司不过就是规模大一点。经营的同样都是吃的,技术简单容易操作。”花儿一幅驾轻就熟的样子。

爱娃心头豁然开朗,她目光炯炯地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大的格局!”“真了不起!”张小乐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连向红也暗自赞叹不已。

爱娃眉宇间掠过一丝为难:“那要聘多少人啊?”

“哦,我知道您会担心这个问题。不过请您放心,这里用工比较便宜。”何花儿说。

“可是能干活的都外出打工了啊?”爱娃略显焦虑地说。

何花儿扯了扯嘴角,苦笑着说:“家乡要是有活干,谁愿意抛家舍业往外跑啊?都想和老人孩子一起在家过日子。外出打工的夫妻,一年才能过上几天的团圆日子啊?”她红着脸看了看爱娃,接着说:“就拿我们来说吧,一家人三年两年才能全家团聚一次。如果咱们的公司办起来,我就不带孩子出去了,我爱人可以回来当厨师。他正在一家大酒店里做大厨呢。”

爱娃的双眸炯炯发亮,“这么说项目和人工都没问题了。你再说说销路吧,这是最关键的一环。”

何花儿胸有成竹地说了起来:“第一,面对镇上的各类工作人员,有脑力也有体力劳动者,一天工作下来都比较劳累。又没有大城市的娱乐条件。可以常来店里喝喝啤酒,吃吃烧烤,放松放松。有助于消除一天的疲惫。

第二,面对学生要打爱心牌。对留守儿童实行会员制,打折销售。我们需要选好营业地点。就选在学校附近租房子。我们可以根据需要选择合适的门面房。我在广州的时候就选择在学校门口摆摊。中学和小学紧挨着,这两个学校加起来,足有一两千师生。我已经做了调查,听说下面的几所小学和中学都快迁到镇上来了。总人数不下两千多。我们能薄利多销。

第三,面对周围村庄的人口。学校距离卫生院只有一路之隔。各村的孕妇都会来这里定期产检。那里也是赶集的必经之路。我建议对孕妇免费赠送一条或者只收半价。利用您的名字可以锦上添花。用‘爱娃食品’注册。关爱娃娃,寓意亲切。更容易推广。您看行吗?”

何花儿句句话都说在了爱娃的心坎上。她在爱娃心里的打分越来越高。她赞许地说:“你的思路不错。还有吗?”

何花儿继续往下说:“第四,面对高收入人群扩大发展。我们这里有山有水,旅游业已经初具规模。但凡出来旅游的人经济条件都不错。我们可以把焖鱼和烤鱼烤肉做成休闲食品小袋包装,还可以做成真空包装在景区内销售。此外还有莲子、荷叶、鸡头米等土特产品都可以经营。

第五,面对城市。可以将产品送进城市里。让我们的产品出现在大大小小的超市和饭馆里。别人在景区卖东西采取一锤子买卖。不图回头客。坑一个算一个,粗制滥造漫天要价。可咱们不能那样干。咱要货真价实讲究诚信,树立品牌形象。从表面上看我们不够精明,可实际上我们并不吃亏。信誉是无价的,千金难买。那些游客不仅会成为我们潜在的长期客户,还会成为我们的活体广告。通过他们口口相传,我们的产品一定会赢得更多的顾客,进而在城市里站稳脚跟……

爱娃却表示赞叹:“这一番出谋划策就充分表明,你有非凡的商业头脑!”

何花儿谦逊地说:“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商业头脑。我这点想法都是多年闯荡积累下来的。平时多用心观察,多动脑子琢磨。错过了求学的机会,就要另谋前途。”

爱娃说:“当上帝把你关在门外时,它为你打开了一扇窗。坚持干下去,你会成功的!”

何花儿说:“我一定尽力协助您。从小我父母就教育我们知恩图报。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爱娃说:“你配得上这个职位。你放心当法人,我会做你的后盾辅佐你工作。把我们这段时间赚的钱拿出来,作为公司的启动资金。”

向红虽然佩服何花儿的能力,但一听到婆婆让她做法人,心里特别不乐意。然而,象形之下,自己的确不如这个女人。

何花儿看透了向红的心事,她推辞说:“还是让嫂子干吧,我辅佐她。”向红内心一阵激动,眸子里释放出久违的光芒。她眼巴巴地望着婆婆,期待一个肯定的答复。

爱娃却说:“花儿,你就别推脱了。向红只能协助你工作。她目前还不能担任重要职务。”

向红一惊,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担任呀?”

何花儿也问同样的问题,她毕竟不在教育部门任职,不清楚政策规定。

爱娃解释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因为向红和你不一样,她不是自由职业者,她现在还属于教师编制。只是暂时不上课而已。”

向红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她心中暗想:什么叫暂时没有岗位啊?恐怕今后不会再有教学的机会了。况且自己根本不喜欢那个工作。可当她回想起自己走过的路程,从上学到接班,又到教学,经历了这么多坎坎坷坷。如今要将这些付之一炬,她实在心有不甘。不过,面对唾手可得的职位,轻易放弃实在可惜。但如果放弃了教师身份,就意味着失去固定的工资,更不能享受退休后的任何补贴。所以不能因此而辞掉教师的工作。她既要保全工资又想担任公司的要职。怎么才能两全其美呢?

爱娃明白向红的心事。她早就知道向红不胜任教学,而且厌恶看书学习。一个老师应该不断学习,从教学中获取知识,教学相长,直到退休。她如果再脚踏两只船,不但影响学生的前途,还会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向红思量了许久,对爱娃说:“我想辞去教学工作,专心做企业。”

爱娃认真考虑了片刻,慎重地对向红说:“辞职是大事,你和小乐认真商量商量。”向红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张小乐放学回到家里,向红把辞职转行的事情告诉了他。小乐兴奋地说:“你早该这么做的。人家裘才辞职下海了,在南方混得风生水起!况且你不必背乡离井,不必独自一人在外生活。”

尽管向红如释重负,但眼睛里却盈满了泪水。小乐理解妻子的心事,便安慰她:“亲爱的,怎么还哭了呢?终于把这块鸡肋给扔掉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我佩服你这种破釜沉舟的精神,常言道:置于死地而后生。”

向红哽咽着说:“我辛苦熬了这么多年,老了连退休金都领不到了,还不如我爸呢。”

小乐鼓励说:“你这么一个追求进步的人,还用得着靠那点养老金过日子吗?你会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实现你人生的最大价值的。不像我这么没出息,只喜欢教书。”

丈夫的这番话向红真的听进了心坎里,她立刻转忧为喜。‘聪明才智’之类的溢美之词瞬间使她振作起来。她经历了那么多坎坷,遭遇了那么多鄙视,现在终于痛下决心,过好自己的下半生。

爱娃终于看到了希望,她欣慰地对儿媳说:“孩子,好好干!我把你们扶上马再送一程。”

何花儿得知向红要辞职做生意感觉很可惜。心想:当教师是多少农村子女向往的职业啊!她竟然说扔就扔掉了。她当然不了解向红的教学水平,也不清楚她在学校里的真实处境。

爱娃对两个年轻女人做了具体的安排:何花儿做法人,向红负责生产。原因很简单,何花儿经验丰富,工作能力强;而向红历练太少,更缺乏管理经验,因此,她需要在公司起步的过程中,锻炼自己的业务能力,努力提高管理水平。尽早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人才。

尽管向红最初有点失落,但却欣然接受了这个职务。她总算有了具体的人生目标,感觉生活有了盼头。

孔向红摆脱了令她头痛的教学工作。‘停薪留职’的政策为她扫除了后顾之忧。她心无旁骛地做起了生意。上帝仿佛十分眷顾这个家庭,好事一桩接着一桩。公司进展顺利,家庭快乐祥和。向红她怀孕了。正可谓三喜临门!

张小乐好像喝了蜜一般,由内到外除了甜还是甜。一天上午,他向学校请了假。骑上摩托车带着妻子去卫生院产检。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他们随后去了乡政府大院,向计生办申请计划生育准生证。

夫妻俩来到计生办门口。刚放下摩托车,张小乐爽快地叫了一声:“镇长您好!”他刚要向他伸出一只手,不料对方却转过身去。低声说:“我急着去开会,再见!”

孔向红气愤地说:“哼,不就是个镇长嘛,真是狗眼看人低。”

张小乐一脸囧像,说:“人家急着开会去。可以理解。”

“开会也不差这一分半分钟的吧。分明是因为你妈不服从他的安排而记仇了。”向红悻悻地说。

“不会的。堂堂一个领导,哪能连这点胸怀都没有啊。”张小乐一只手挠着头皮若有所思,从第一次看见林镇长时,他就觉得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计生办里挤满了人,小乐没能排上号。工作人员让下午再过来办理,他们只好骑车回家了。下午两人刚来到镇政府大门口,一辆白色轿车迎头开了出来。张小乐一只手指着车喊道:“镇长的车。”小乐立刻刹住车。但轿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扬起了滚滚尘土。向红一只手掩着脸骂了起来:“呸!摆什么谱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个月以后,张小乐陪着妻子再次来卫生院做产检。他放下摩托车,扶着妻子刚走进狭窄的走廊,一眼看见林镇长迎面走来。走廊的另一头是封闭的,镇长再也躲不开了,只好便硬着头皮主动挥手,向小乐打招呼:“张老师,来看病啊?”

张小乐上前一步,答道:“陪我爱人做产检。”

他随即转脸告诉向红:“这位就是林镇长。”

向红凝神一看,瞬间呆住了,半张着嘴巴没出声。两道犀利的目光仿佛要穿透对方的面庞。

小乐接着介绍道:“这是我爱人孔向红。”

镇长沉着地道了声“您好”,便大步向前走去。向红好像没听见似的,两眼直盯着镇长的背影,久久地立在原地。

张小乐牵起向红的一只手,向妇产科诊室走去。他见妻子默默不语,便问道:“再生气也要跟他打声招呼啊。”向红依旧没说话。他哪里知道,此刻向红的心里正在翻江倒海。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被这个男人搅得混乱不堪。

孔向红从卫生院回来以后,多次问自己:“他到底是不是自己曾朝思暮想的高杨啊?如果是他,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呢?如果不是他,哪里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呢?可他明明就是林镇长嘛。”一连串的问号在向红脑子里盘来旋去。

夜深了,向红静静地躺在丈夫的怀里无法入眠。如果那个林镇长真的是高杨,那么近在咫尺为什么不相认呢?她使劲儿闭起眼睛,迫使自己不再想他,但却毫无效果。曾经的画面像电影一样清晰,无法覆盖,也挥之不去。她索性睁开眼睛,在无底的黑暗中一幅一幅地查看。

孔向红失去了高杨,感到非常遗憾,但却并不后悔。她认为自己当初并没有完全放弃他,而是他自行消失了。高杨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她不得而知。他既然早就来镇上工作,为什么躲着不与她见面?做不成夫妻总可以做朋友吧?她越想越迷惑,越迷惑就越想,就这么翻来覆去地琢磨了一整夜。她决定亲自去找他问清原由。为自己的煎熬讨个说法。

孔向红一早起床。打发丈夫上班走后,她精心将自己装扮了一番。骑着摩托车来到镇政府。她找到镇长办公室,在门前放下车。她立在门外,捂住胸口犹豫了片刻,转身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在一方石凳上。待稍稍镇静一些,她起身回到那个门口,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一个年轻小伙子开了门,“请问您找谁啊?”那青年问道。

“林镇长在吗?”向红一只手捂着胸口问道。

“请稍等!”青年转身走回室内,片刻又回到门口,“镇长请你进去。”他说完,擦肩朝外面走去。

孔向红惴惴不安地来到镇长的办公桌前。林杨一惊,站了起来,他凝视着向红布满血丝的大眼睛,静默无语。四目相对,两人都不说话。向红默默地站着,泪水模糊了视线。此刻她几乎断定,面前这个正气凛然的男人不是林杨,而是自己曾经日盼夜想的高杨。向红泪眼朦胧,渐渐看不清对方的模样,跟看不清他的心。不知道此时的他是惊喜,是厌恶,是懊悔,还是别的什么情绪。他是否还像当年那么单纯,那么阳光,那么关爱自己?

向红读不懂面前这个男人。但她仍然希望自己在他心目中,还是那个耀眼的神童,那个纯情的少女。

“你还好吗?”林杨打破了沉寂。而向红却呆站在桌前一言不发,她双眼噙满了悲愤的泪水。不清楚自己对他是爱还是恨,只觉得满肚子都是委屈,都是哀怨。她开始抽泣,泪如泉涌。

林杨见她马上就要失控,立刻递过来一沓纸巾。小声对她说:“上班时间不方便说话。你先回去,等哪天有空我再约你。把事情说清楚。”

向红肩膀一耸一耸地哽咽着,转身朝门外走去。林杨送到门口,探出头左右望了望,见没有人注意,立刻把门轻轻关上。

孔向红回头望了一眼。擦干眼泪,骑上摩托车出了院门。她脸上的泪痕已经被风吹干,她感觉皱巴巴的,便抬起一只手揉搓了几下,长长地吁了口气,陷入了思考。她虽然没能与镇长说上话,但却达到了目的。证实了林镇长就是高杨,自己曾经魂牵梦绕过的初恋情人。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全系灵师 末日最强卡牌搜集大师 甜酒酿团圆 快穿就是不炮灰 神卦宠妃 哈利波特之晨光 迷途路上的一束光 夹在婆媳之间的男人 锦鲤熟能生巧 女配的仙途坦荡 穿越空间好生活 外星闺蜜带我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