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清水芙蓉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母子俩一前一后,推着一车货物走出来大门,回到街上。较为于儿子的心情,母亲反而看起来很简单轻松。一路上哼着那支美妙绝伦的歌曲:“……长夜快过去的,天色天刚,真诚地真诚的祝福你好姑娘……”小乐受母亲的感染,情绪缓减了许多。他把车子拉到上一次的烧烤地方。没等支起来烤小乐受到母亲的感染,情绪缓解了许多。他把车子拉到上次的烧烤地方。没等支起烤炉就已经有几个人等在那里了。。

第二十六章 清水芙蓉 精彩章节

母子俩一前一后,推着一车货物走出大门,来到街上。相对于儿子的心情,母亲反倒显得比较轻松。一路上哼着那支美妙的歌曲:“……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小乐受到母亲的感染,情绪缓解了许多。他把车子拉到上次的烧烤地方。没等支起烤炉就已经有几个人等在那里了。

“小乐!”身后传来女人的叫声。张小乐转过脸去,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的这位大姐,一双温顺的杏眼让他觉得非常熟悉。对方讪讪一笑,嘴角现出两枚小小的酒窝。小乐心头一热,“花儿,是你吗?!”声音轻得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小乐心里一阵凄楚,泪眼朦胧地望着花儿,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何花儿转身抹了一把眼泪,苦笑着说:“你快上班去吧,这儿有我呢。”但小乐却像雕塑一般愣在那里,直直地望着何花儿,一动不动。

何花儿凑近小乐,低声问道:“我们晚上七点去泉涌湖说说话好吗?”

张小乐这才回过神来,他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活,快步向学校跑去。

爱娃认出了等在摊位前的人们,他们都是回头客。一个个掏出两块钱放在案子上的纸盒里。何花儿趁机把两个钢镚儿放进去。爱娃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次欠您的鱼钱。”花儿答道。

“哎呀这孩子,那是送给你的。”爱娃伸手要拿钱退给她。

何花儿推脱着说:“婶儿,做生意一分一毛都要记入账里。不然怎么计算成本和利润啊?”看她那幅认真的态度,真像一个生意精。

爱娃点了点头,笑眯眯地打量着何花儿。她身上的衣服不新,但却干干净净。指甲剪得短短的。这次她把头发梳了起来,高高地挽起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整个人看上去比上次精神了许多。她干起活来干净利落,的确是个好帮手。她试探着问道:“你来帮忙不会影响做家务吧?”

“不会。偶尔来给您搭把手,顺便在集上买点菜回去。我公公婆婆年纪都不算太大,能下地干活。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我怀了孩子没出去。公婆说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孩子稀罕。要生个健康的宝宝。我平时在家里光做做饭。不过我在外地忙活惯了,乍一停下来觉得不太适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在这里帮忙还可以跟您学点手艺。”何花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囧笑着问道:“婶儿,您不怕我学会了争您的买卖吧?您放心,我不在本地经营……”

爱娃敞亮地笑笑:“孩子你尽管学。年轻人就要多学点东西。”她蹙了下眉头,感叹道:“要是向红能像你这么好学我就放心了。”何花儿投来了疑问的目光。爱娃立刻补充道:“哦,我是说小乐的对象。”

“她准是挣工资的。不像我农村户口,收入没保障。”

“一个人是否有出息,跟户口没有关系。”爱娃惆怅地说。

“不过,家境贫寒的孩子,对温饱的欲望更强一些。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父母可以依靠,只能自己拼搏。有山靠山,没山独担。”何花儿说着,从手提袋里掏出了一顶白布帽戴在头上。又麻利地拿出套袖,把两只手腕和胳膊装了起来,口罩也是现成的。

爱娃惊奇地说:“哦,这些你都准备好了啊!”

“我初到广州的时候推着三轮车卖夹饼。城市人叫做汉堡。就是仿造肯德基和麦当劳做的那种汉堡。我们在面饼里只加上蔬菜和鸡蛋。爱吃肉的顾客也要求加上一片火腿,再抹上些酱汁。我从不加奶油,听说商店里卖的大都是人造奶油,那东西不利于健康。”

爱娃问道:“你当初卖一个汉堡能赚多少钱?”

“以前大约赚三毛钱。可有人能赚五六毛呢。不过他们用的油和火腿都不好。食品的质量和卫生绝不能含糊。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讲诚信。”

爱娃钦佩的眼光看了看花儿,便埋头专注于烧烤,她每考一炉就分给几个等待的顾客。何花儿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个赶集的人。这一老一少,两位女士配合得天衣无缝。

散集了,何花儿帮忙拾掇起摊子。然后推着车子送爱娃回家。当她们走进大门时,向红正坐在在院子里烧水。见婆婆回来了,拉车的却不是丈夫。她立刻起身,问道:“这位是……”

没等爱娃介绍,何花儿就抢先答道:“你好!是嫂子吧?”

“是的,小乐的妻子。”爱娃介绍说。向红狐疑地打量着这个略显土气的女人。

爱娃对向红说:“这是何花儿,帮我干了半天活了。非常感谢她!”

何花儿爽朗地说:“哪里的话。都是一家人。您太客气了!”何花儿边说,边解开绳索。然后就要搬箱子。

爱娃立马喊道:“你放下!别动了胎气。快坐下休息一会儿。喝杯茶,歇会儿。”

何花儿笑盈盈地说:“嗨!庄稼人,没那么娇贵。”

向红从葡萄架下面的小桌上端来了一杯水,指着脚边的矮凳说:“坐下喝杯茶吧。”

“不用了,嫂子。我回家再喝。”她转向爱娃,说:“婶子,我该回去做午饭了。下个集我一早过来,别让小乐送你了。”她说着话,脚已经出了大门。

“你吃口饭再走。”

“不了婶子。”

爱娃送到门口,望着何花儿远去的背影,赞赏着:“这孩子真好!”

爱娃回到院子里,她还在念叨着:“拖着怀孕的身子忙活了一大早晨,连口水没喝就走了。真是辛苦她了。”

然而,向红却想当然地说:“赚钱哪有不辛苦的?”

爱娃说:“你以为她是我雇来的帮工吗?不,她不要工钱。”

“那她图什么呢?”

“她什么都不图。她说公婆下地干活,她一个人待在家里闲着不习惯。出来帮我干活,顺便学点手艺。”

向红听出了婆婆的意思。见她如此赞赏何花儿,难免有点儿醋意。但她却以同情的口吻说:“一个农村人,没文化,没工作。不干活怎么生存啊?”

爱娃仿佛看穿了向红真正的意思。认为何花儿的做法,起码能让她有所触动。因此便抓住时机,循循善诱,她声音柔和地说:“人家花儿有文化。她是高中毕业,那年与弟弟同时考上了大学。但由于父亲生病,家里供不起两个大学生,所以她就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弟弟何烨上了法学院,姐姐何花却带着一家老小去了南方,靠打工赚钱养家。结婚以后,花儿和丈夫继续在深圳打拼。她怀孕以后,公婆不放心,便让她回来,在家养胎。”

向红无语了,她自忖道:跟何花儿比起来,的确自愧不如。在婆婆与何花儿面前,她深感自惭形秽。

见向红一反常态,低着头沉默不语。爱娃又说:“花儿这孩子,简直就是一支清水芙蓉。这样的品格才是真正的高贵与圣洁!”向红若有所悟。她抬起头,望着婆婆那双深邃而充满期待的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

次日早晨在集市上,何花儿约小乐晚上在泉涌湖见面。那面湖离村子不远,湖面不大,却深不见底,因此水面显得比较平静。然而,在这一泓平静的下面,肯定有泉流在汩汩地翻滚,因为这个小湖没有入口,只有一个出口。从湖里流出的清水,漫过一方光滑的青石向下流去,自然形成了一帘精致的瀑布。湖水在春夏两季季清流涓涓,可一到秋冬便如泪水潸然。

张小乐早早来到湖边,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凝神望着夕阳下那面金色的涟漪,回味着十年前何花儿留在他脑子里的影像……

“小乐哥!”声音熟悉而亲切。小乐紧忙站起身,本能地伸出双手,扶着花儿一同坐在石头上。

何花儿眼泪汪汪地说:“对不起!”接着便是一阵哽咽。小乐习惯性地捧着她的脸,两个大拇指想汽车上的雨刷一样,为她抹着眼泪。“别哭了。你嫁给别人肯定是有原因的。”

何花儿从衣兜里摸出手绢,擦了擦眼泪,平静了一会儿,说:“我今天约你来,是想给你一个交代……”话没说完,何花儿又啜泣起来。张小乐背过脸去,面朝着那一方水帘,和着“哗哗”的流水声,泪如泉涌。

这一对昔日的恋人悲痛了许久,何花儿才又重启了那个悲怆的话题:“咱们那天晚上分别后,我第二天带上癌症的父母亲去了广州,在市郊租了一口简陋的小屋住下来,我便四处找工作。我在离我们的出租房不太远的一个快餐店里,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刷碗、洗菜、做早点。我就是在那里遇到的胡水生,他就是我现在的丈夫。”

何花儿下意思地抚摸了一下小腹,似乎想说自己已经怀上了他的骨肉。但她没有说出口,她实在不忍心刺激曾经爱过的这个人。于是便轻描淡写地又说了几句:“他比我去得早,我们初来乍到,举目无亲。水生在我家走投无路的时候,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我父亲生病住院,水生不仅提供资金,还像儿子一样地接来送去,并且替我在医院陪护。就连我父亲的丧事都是他协助我办理的。办完父亲的后事,我就打算回来找你。没想到在我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的遗嘱,他说水生是个好人,我们不能欠他这么大的人情。父亲要我一定与水生结婚,了却他的一桩心愿。天那……”

说到这里,何花儿哭得几乎不能自持,差一点滑进水里。小乐一把揪住她,把她揽进怀里,花儿瘫软地倚在小乐胸前……俩人互相舔舐着对方的伤口。沉默了许久,何花儿又说:“从那天以后,我就中断了给你的书信。”

小乐说:“难怪我给你的信都仿佛石沉大海!我猜测着你可能换了住处,忙于搬家,或者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写信。”小乐叹了口气,接着说:“为了等你,我毕业以后回到了村里。我天天去那个小山上,天天盼着你的回信,直到裘才写信告诉我,你已经结婚了。”

“对不起!”何花儿又一次道歉。她从小乐怀里拖出神来,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说:“还好,你很快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对象。向红嫂子各方面的条件都比我强。她不仅长得漂亮,又有正式的职业。你们郎才女貌,而且门当户对。”何花用羡慕地语气说。

小乐又叹了一口气,说:“当时,我突然失去了你,心里空出了一个大窟窿。所以才匆匆结婚的。唉……”张小乐茫然地抬眼望向平静湖面。

何花惊异地望着小乐,问道:“你们俩……过得不幸福吗?”

“唉,一言难尽……不说了,你以后慢慢了解她吧。”小乐淡然地说。

两人各自谈论着分别以后的遭遇,不知不觉天黑了。大半个月亮已经从东方升起,金星的光芒在西方遥相辉映。小乐站起身,把手伸向花儿,牵着她的手站起来。两人借着月光,边走边聊,不一会儿便要各自回拐进自己的家。这种离别虽然有些遗憾,但终归了却了一桩心事,消除了彼此的挂念。然而。何花儿重又刷新了自己在小乐梦里的影像。

有时候,张小乐夜间说梦话,向红将他叫醒,问他为什么喊叫“花儿”。为了安慰妻子,他说梦见自己在唱歌,接着便睡意朦胧地唱上几句:“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红得好像燃烧的火……”唱着唱着,便又进入属于他自己的梦乡……

何花儿逢集都来给爱娃帮忙。两个女人配合得相当默契,大大减轻了爱娃的负担。营业额一次比一次增高,何花儿越干越起劲。她欢快地吆喝着:“烤鱼了!烤鱼了!吃一口想一年了!”仿佛一只百灵鸟在欢唱。谁都看不出她正在被妊娠所累。人们经她这一吆喝,买不买的都来凑个热闹。但也召来了工商管理人员。三个身穿制服的人,腋下夹着黑色皮包,快步朝摊位走来。何花儿惊慌地说:“坏了,城管来了!我这几嗓子把‘鬼’给召来了。”

领头的大个子工商一脸严肃地走过来问道:“你们有营业执照吗?”花儿说:“大哥,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芝麻大点儿小生意刚刚开始,哪能办得起执照啊?”她说着同时朝爱娃眨了眨眼。顺手拿起三片烤鱼,分别送给三个管理人员。笑嘻嘻地说:“哥哥们,请品尝!如果客户觉得好吃就说明有市场。有了市场咱就去办证营业。您看行吗?”何花儿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工商。大个头迟疑了一下,接过鱼边吃边抽出皮包拉开拉链,取出票据和圆珠笔说:“今天就交十元吧。”

何花儿赶紧伸手抓住笔,央求道:“别呀,大哥!都是乡里乡亲的。卖青菜的交三块,我也交三块吧。”另外两边嚼着嘴里的美味边打圆场:“三块就三块吧,她们也不容易。等正式开业再说吧。”其实大个头正等着同伴们统一意见呢。他边写边说:“行,就缴三块吧。不过要想继续干下去得马上办营业执照。”何花儿说:“好的,大哥。我们先试试。等卖得好了我一定去办证。遵纪守法照章办事嘛!”

“好吧!你们忙着吧。”说完,几个人迈开大步,朝别的摊位走去。

爱娃虚惊一场。她本以为会遭遇罚款的,没想到何花儿处理事情竟然如此机敏干练。何花儿转过身,笑眯眯地说:“这样做国家和咱个人都没吃亏是吧?送他们几条鱼是人之常情,显得和气。和气生财嘛!他们认识的人多,一传十,十传百,自然能帮我们推广。嘿!免费活广告。”

爱娃伸出大拇指,“干得好!那就赶快去办证吧。”

“不急,看看销售的势头再说。干上一两个月再办证也不晚。”

“可我们如何向他们交代呀?”爱娃担心地问。

“工商比以前人性多了,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要是生意不好做他们也不想为难老百姓。不想看着人们到处跑证白忙活。况且做食品生意不仅要办营业执照,还需要卫生许可证、健康证明、环境污染证等等。”

见爱娃的眉头越蹙越紧,何花儿安慰道:“婶儿,您不用愁。等您确定干下去的时候,我再开始帮您跑证。我是本镇的,比您认识的人多。”

爱娃羡慕地看着儿花,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孩子,你真能干!”分别十年,何花儿真的让她刮目相看。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今天又被大魔王娇养了 容华似瑾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不似山上雪 重生真千金变大佬 写给太姥爷的信 娱乐圈bug
推荐阅读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