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一线光明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自从下岗以后,向红成天闲在家里里,干脆成天躺在床上,干脆坐在院子里呆呆地他望天。她更有甚者连大门也不想跨出一步。爱娃既心痛又心急,日日夜夜为儿媳找寻出路,每当她问她将来的准备时,向红总是会摇了摇头。爱娃强烈建议她说:“不能够教学,学个手艺也很不错嘛。最起码能确保自己爱娃既心疼又着急,日夜为儿媳寻找出路,每当她问她今后的打算时,向红总是摇摇头。。

第二十五章 一线光明 精彩章节

自从下岗以后,向红天天闲在家里,要么整天躺在床上,要么坐在院子里呆呆地望天。她甚至连大门也不想迈出一步。

爱娃既心疼又着急,日夜为儿媳寻找出路,每当她问她今后的打算时,向红总是摇摇头。

爱娃建议她说:“不能教学,学个手艺也不错嘛。起码能保证自己的生活。”

向红乜斜着眼睛说:“你放心,我会有体面生活的。虽然我不去上班,但工资照领,将来也和其他人一样领取退休金。我根本没必要做这么卑微的生意。”

爱娃吃惊地看着她:“你认为这生意卑微吗?那么我问你,什么才是高贵呢?你年纪轻轻,竟然甘愿堕入退休老人的行列,这叫高贵吗?”

张小乐完全明白母亲做生意的苦心。她是想让向红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但向红偏就不想干这种行当。一天晚上,他搬出一个纸箱,拿出了几本自己读过的书,递给向红:“你没事多读点书,免得成天无所事事。”

“好吧。”向红伸手拿过一本,坐在床头上,拧亮台灯认真地读起来。不一会儿,她觉得眼睛模糊眼皮发涩,接连打了几个哈欠。见丈夫依旧坐在写字台前备课,她又低头看了几行,实在读不下去,就招呼丈夫洗漱睡觉了。

张小乐每日放学回家,都看见向红端坐在写字台前看书,不断鼓励她,要坚持下去。几天后的一个傍晚,爱娃当着向红的面对儿子说:“你让向红读书学习,可她根本读不进去。一天到晚闷在屋里,抱着书本发呆,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小乐对向红说:“你不爱读书,自己想想到底要干点什么?”

“唉,我什么都干不了!”向红懒懒地说。

“那就学做鱼吧。妈妈能干你也能干。忙活起来不仅开心,而且还能赚钱。”

向红皱起眉头说:“就做这么点小生意,哪辈子能发大财啊?”

张小乐说:“又说这种傻话。你要发多大的财呀?平头百姓有吃有穿,快乐乐地过日子就够了。要做大生意必须有条件:要有科学的经营理念、吃苦耐劳的精神、企业管理的能力以及切实可行的项目……”

“行了,行了!你别再说教了,我耳朵都让你给磨出茧子了。”向红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爱娃耐心地说:“发财不发财就看自己怎么做。每一个富翁都是从零开始的。”

丈夫和婆婆苦口婆心地说了这么多,向红基本没听进去。她自顾低头想心事。其实,她并没奢望能赚大钱。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想找借口逃避做鱼罢了。因为她总觉得这种生意有失身份。

焖鱼不是什么神秘的技术。它本来就是当地的传统食品。沟头镇两面傍水。土地稀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以渔为生。家家户户以鱼为食。在食油匮乏的年代,人们用垂手可得的鲫鱼,在大铁锅底上铺上一层大白菜帮子,上面摆上一层鱼,再摆上一层白菜,再码上一层鱼,直到把锅摆满。然后劈材烧火,烧开之后用余烬焖几个小时,清香扑鼻的野生鱼就可以出锅了。野生鱼借助白菜的自然鲜做成一种独特的风味,甜丝丝的清香。这种不用任何添加剂烹饪出的佳肴既保留了充分的蛋白质,又富含多种维生素。

农民自家种的白菜不施任何化肥农药。文火焖出来的野生鲫鱼肉不仅质非常鲜美,而且所有的鱼刺全闷酥了。老人和儿童都不会担心被鱼刺扎伤喉咙。

人们生活在湖边,大小鱼儿随处可见。据说鲫鱼是杂草种子生出来的。干旱季节,许多靠近沟溪的野草种子会生出蚂蚱。然而雨季一到那些草种子就会变成鱼苗慢慢长大。咋听起来的确很神奇,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符合科学道理。但有一条可以肯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总能雕琢出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爱娃焖鱼的技术是跟一位卖野生鱼的大嫂学会的。当年张小乐就是通过这位大嫂,才揭开了那个黑心鱼老板骗人的猫腻。

现如今,农民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逢年过节,一家人聚在一起,焖上一锅,就能够吃好几顿。平时人们工作繁忙的时候,往往会买点现成的食品招待客人或者居家改善生活。大多数人家都会做,只不过都缺乏商业意思罢了。

但俄罗斯烤鱼却是爱娃的独创。是她凭着童年的记忆,开发出一种富有民主特色的美食。她把切好的鱼片架在木炭上,烤成金黄色,再撒上调料。使其鲜香扑鼻。咬上一口,外酥里嫩,回味无穷。要说焖鱼是家常菜,烤鱼则称得上是奢侈品。它可以发展成地方名吃。

爱娃在家里试验成功之后,便打算让向红跟自己一起把烤炉搬到集市上去。在烧烤的过程中,烤鱼的香气能吸引过往行人。能够尽快把产品推广出去。然而向红却主张在家里烤制。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片烤鱼说:“好酒不怕巷子深。”

爱娃知道她怕丢面子,便劝诫说:“现在不同了,好酒也怕巷子深。中国的八大名酒也都在各大媒体做广告呢。我们真材实料现烤现卖。看得见摸得着吃着香,这本身就是在做广告。”爱娃语气平和地说。

向红望着婆婆坚定地眼神诧异地问道:“你真要出去烧烤啊?”

“是的,孩子!”爱娃一脸轻松地说:“赶快准备吧。明天镇上有大集。我一早把摊子摆到集市上去。十天四个集,足以把香气扩散到十里八乡。”她朝向红弯了弯嘴唇,传达出一个不可动摇的信号。

向红似乎有所触动。婆婆身为一个知识分子。高贵典雅,秀丽端庄。她这把年纪本应坐在家里品茶看书,悠闲地安度晚年。她却忙里忙外操持家务,还要做生意赚钱。无论忙到多晚,她总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写到深夜。一大早起床把活力展示出来。乡领导曾三次请她出山成就大事,却被她断然拒绝。而如今她却要独自上街摆摊子烧烤。向红惊异的同时也有些羞愧。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拉下面子去做那种营生。她认为那叫有失尊严。

爱娃心里明白,一个教育者要言传身教。不能只靠说教。嘴上说得条条是道,实施起来却大打折扣。这样的教育只能造就出口是心非的人才。

第二天一早,爱娃在儿子的帮助下将烤箱和几个货箱装上了三轮车。“向红,车子装好了,快点出来赶集去。”小乐喊道。

“我才不出去丢人现眼呢。”向红没好气地说。

“怎么说话呢?难道我妈妈出去丢人现眼吗?”爱娃扯了儿子一把,催促道:“别先跟她理论了。慢慢来吧。”

小乐在前面驾着车子,母亲扶着箱子紧随其后,母子二人急冲冲地出了大门。

九月的清晨,秋高气爽,一位皮肤白净,仪态端庄的女士神采奕奕地来到集市上。车子停在了集头的一块平地上。小乐帮助母亲卸下车上的东西,支起烤炉燃着炭火。接着便赶去学校上课。

爱娃从手提袋里取出一顶白色圆顶帽戴在头上,掖了掖双鬓卷曲的褐色头发。把一件雪白的长大褂罩在浅灰色衣裙的外面。一个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瞬间变成了街头摆摊的大妈,但周身依旧洋溢着她固有的高贵与典雅。那双深邃的大眼睛被炭火烤得如同清潭,挺拔的鼻子被烟熏得更显突出,整个面部轮廓更加清晰而立体。无人知道这位身材高大的女士来自何处。更无人知晓她优雅而温婉的表情后面,究竟潜藏着多少沧桑与经典。

赶集的人络绎不绝,多数怀揣着贱买贵卖的希望。人们有的背着一筐青菜,有的提着两只鸡,也有的挎着自家鸡鸭下的蛋,巴望着卖个好价钱。也有人提着蓝子或提兜穿梭于人流中。他们习惯性地猎取价廉物美的必需品。每一个经过烧烤摊的人,都被这独特的香味和新奇的景致所吸引。有人说老板娘是新疆人,有人则说她是外国人。究竟是哪国人无人追问,只觉得她的形象非常养眼,性格也特别随和。

爱娃一边忙着烤鱼,一边笑盈盈地招呼着赶集的人。人们也友好地点点头或招招手,回应着她的热情,但却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急匆匆向集市的中心赶去,仿佛晚到一会儿就占不到摊位,或是买不到便宜的货。爱娃心头掠过一丝冷意,但还是认真细致地烤制鱼排。不一会儿功夫已经烤出了一大排。整整齐齐摆放在白色搪瓷托盘里,用一块清洁的白布蒙在上面。

大约两个时辰过后,人们陆续从集上返回来。卖菜的人卸去重负,买菜满载而归,都饥肠辘辘往家赶。当他们再次经过烧烤摊时,有人停下脚步看看烤箱上金黄油亮的鱼排,又看看招牌上写着的“俄罗斯烤鱼排,两元一片”。他们看看烤鱼,再看看价格,又摸摸口袋,最后不好意思地弯了下嘴角,红着脸走开了。

一个中年男人走近考箱,吸着鼻子问道:“两块钱太贵了,能少一点吗?”爱娃微笑着摇摇头。那人掏出钱来,说:“那就给我来一片先尝尝吧。”那人给开了张,接着又卖出了几份。

爱娃不厌其烦地招呼着过往的客人。眼看着行人越来越稀,马上就要走完了。爱娃正准备收摊子,一个年轻女子步履沉重地从集上走过来。她一手提着两条鱼,一手提着一把芹菜。离得老远就朝烧烤摊这边观望。她在烤箱前停下脚步,双眸直勾勾地盯着鱼片,她仿佛要用眼睛把这种美味吞下去,涎水在嘴里吸溜溜地打着转转。爱娃热情地打招呼:“姑娘,来一片吧?”

女子讪笑着说:“嘿嘿,没钱了。”她说完转身要走。

“等等!”爱娃立刻拿起一个纸袋,夹了一片鱼排递了过来。

女子打着手势婉言谢绝,她突然盯着爱娃的眼睛,惊叫了一声:“大婶儿?!”女子惊讶地叫道。

爱娃眨眨眼睛,蹙起双眉问道:“你是?”

“何花儿,我是花儿呀!您穿着这套工装我都没认出来。”

爱娃眼圈儿红了,她关切地问道:“孩子,这些年你去哪儿了?我们一直都惦记着你。”

“我带着家里人去广东了。我必须赚钱给我爹看病,还要供我弟弟上大学。另外还有三个弟弟妹妹要抚养。”

爱娃心疼地看着这个姑娘,看上去远远超过了二十七八岁。白皙细嫩的鹅蛋脸变得赤红粗糙。鬓角的纹理若隐若现。但两只眼睛却充满了灵气。她问何花儿:“你在外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何花儿弯了弯嘴角说:“是,出去打工哪有不吃苦的?不过,要是都在家里靠着,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爱娃问:“你父母还好吧?”

何花儿哀伤地说:“我父亲不在了。”

爱娃抱歉地说:“天哪,真遗憾!”她冷静片刻又问:“你母亲身体还好吗?还有你弟弟妹妹。”爱娃双手合十,等待着肯定的答案。

“他们都挺好的。谢谢婶儿挂念着我们。”她迟疑了片刻,腼腆地问道:“小,小乐哥哥还好吗?”

“还好。他在这镇上教学呢。可惜他已经结婚了。”何花儿一怔,马上恢复了常态。她用嘴角微笑了一下:“我也结婚好几年了。”

爱娃遗憾地说:“他等了你好多年。进修完本科他又回到了赵家沟小学。一直等到裘才告诉他你结婚的信息,他才与一个同事结了婚。”

“对不起!我家当年太困难了。我爹年纪轻轻就得了那种病。我们这么一大家子人,顶梁柱垮了天就塌了。我要不带他们出去寻个出路,一家人就会饿死。”何花儿的泪珠开始在眼里打转转。其实何花儿生的十分俊秀,自幼聪明伶俐又懂事。由于出身于地主家庭,一家人非常压抑。她们家与小乐家住在同一条胡同里。中学时跟小乐是同桌。两人在学习上互相帮助,小乐经常从家里带一些书籍给她看。类似的童年经历、相同的兴趣爱好使两个少年心心相印,也许默默地爱上了对方。由于何花儿非常自卑,她从不敢奢望与小乐结婚。

家庭的变故使何花儿不得不中断学业外出打工。除了给父亲治病还要赚钱供弟弟上大学。另外还有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要养活。

在分别的前夜,何花儿把小乐约到村外。把自己家的窘境告诉了他。她说先让孪生弟弟去上大学,自己先去外地给父亲治病,等情况好转再继续求学。小乐非常惋惜,但又爱莫能助,只能对她祝福并表示等她回来。

怀着留恋的心情,两位纯真的少年坐在小学前面的山丘上,唱起了那首苏联歌曲:“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美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但愿从此后你我永不忘……”他们吹一阵唱一阵,一会儿用俄语一会儿用中文,反反复复吟唱了数遍。他们却没想到那夜是两人的最后一面。何花儿的柔情、泪水和拥抱似乎永远定格在了那一晚。张小乐常常站在那座小山丘上,放眼南方思念万千。一遍遍吹奏着那首苏联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然而,再也没听到他的花儿随着琴声一起伴唱。

爱娃安慰道:“花儿,别难过了,都是命运的安排。一切都过去了。”她岔开了话题,拿起包好的那片烤鱼,拉过花儿的手说:“来来,尝尝我的手艺。”何花儿转忧为喜,调皮地说:“刚才就奔着你这鱼片来的。这香味太诱人了,馋得我口水咽了几次了。”她接过爱娃递过来的鱼片,恨不得一口吞进肚里。

“有这么夸张吗?”爱娃亲切地问。

“真的大婶,我没说谎。”她下意识地抚了抚小腹。双手捏着鱼片张开牙齿撕下一大块。像狮子见了牛肉一样嚼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解释:“听人说,怀了孩子,如果想吃的东西吃不到,孩子生下来会得眼病。”爱娃惊了一下,眼睛本能地朝花儿微微凸起的肚子瞟了一眼。何花儿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也许人家是瞎说的,为嘴馋找借口。可我真得很想吃。”

爱娃说:“恭喜你!不管怎么说,胎儿必须供给足够的营养,这是科学。”看着何花儿津津有味地吃着鱼片,爱娃不由得想起了向红怀孕的样子。思念起了自己只见过一面的孙子。

何花儿边吃边说:“婶儿,我明天来给您帮忙。我婆家就住在这个村里,离这儿不远。”

“不必了,谢谢你,孩子!你忙自己的工作去吧。我自己可以对付。”爱娃说。

何花儿满意地说:“我没啥工作可做。公婆知道我怀孕以后不放心我,怕在城市里工作累,环境又不好,特意让我回来安静地养胎。”爱娃欣慰地笑了笑。

赶集的人都散尽了。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把摊子收拾起来。何花儿推着车子把爱娃送到胡同口,转身回婆家去了。爱娃望着花儿的背影,内心涌出绵绵的爱怜。

小乐在集市上没接到母亲。回到家向母亲道歉。爱娃告诉他有个顾客帮忙拉回来的。她满面喜悦地告诉儿子,一共卖出去九条鱼片,进账18元。小乐以为母亲是为自己的业绩而高兴,便心疼地说:“妈妈,别再出去摆摊了。风吹日晒的何苦受这份罪呢?还不如在家里继续写你的书呢。”

“写书也需要体验生活啊。”

“这么说你还要再去摆摊啊?”小乐一脸为难地问。

爱娃喜滋滋地说:“为什么不呢?”

小乐沉默了,而爱娃却不自觉地哼起了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熟悉的旋律多么婉转,多么优美,它勾起了小乐深深地怀念……

向红感觉奇怪,心想:“大热天的,婆婆真的这么畅快,还是为了感化自己而装出来的呢?”

又到了赶集的日子。天刚蒙蒙亮,爱娃就隔着窗户叫醒了儿子。小乐瓮声瓮气地说:“妈妈,您年纪大了,不要再出去受累了。”

“干什么不受累啊?‘No pains, no gains.’‘No free lunch in the world.’”

小乐深情情地望着母亲:“yes,I know, but……”

“你们跩什么呀?”向红不耐烦地嘟哝,一脸的傲娇。

小乐一怔,接着解释道:“不劳无获。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向红揉着眼睛,不情愿地开了房门。她帮助婆婆把货物装到车上,就进屋洗漱去了。爱娃换上雪白的工装,招呼儿子马上动身。小乐朝妻子催促道:“向红快点走!不然我就迟到了。”

屋里传来了向红的声音:“你们去吧,我还要在家里看书呢。”

“你在家好好看吧。”张小乐情绪非常低落。他拉起车子就往外走。向红隔窗望着丈夫费力地拉着车子,年老的婆婆在后面使劲儿推着。她突然有一种要流泪的冲动。她心里七上八下,开始怀疑自己的良知。不过这只不过是一闪念。她思来想去,觉得不能在这样浑浑噩噩地耗费青春。然而,一想到眼前的生意,她就头痛。不想为这种营生去抛头露面。但不管怎样,向红已经有了转变的迹象。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不似山上雪 重生真千金变大佬 写给太姥爷的信 娱乐圈bug 长白人参姑娘 农门娇娇有空间
推荐阅读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