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神秘镇长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有一天,小乐去镇里送鱼回去,顺道带回去一个好消息。他说林镇长要给他们提供更多几百平米的生产场所,并给与其他的优惠政策。让他们将生意搬到开发区,能够实现产业的规模化。没想起母亲还说:“你去说他们,我们不做大做强生意。小来小去地赚点生活费而已。”向红听见向红听到丈夫说产业规模,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辉宏的庞大企业。她对婆婆说:“这样在家里小来小去的,到什么时候才能发大财啊?”。

第二十四章 神秘镇长 精彩章节

有一天,小乐去镇里送鱼回来,顺便带回来一个好消息。他说林镇长要给他们提供几百平米的生产场所,并给予其他的优惠政策。让他们将生意搬到开发区,实现产业的规模化。没想到母亲却说:“你去告诉他们,我们不做大生意。小来小去地赚点生活费而已。”

向红听到丈夫说产业规模,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辉宏的庞大企业。她对婆婆说:“这样在家里小来小去的,到什么时候才能发大财啊?”

爱娃问:“你想发多么大的财啊?”

小乐却说:“可是像我们这种小作坊很难发展。而政府帮助推广就不一样了。”向红惊喜地看着丈夫,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爱娃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打牢基础,踏踏实实付出努力。我们现在不具备做大公司的能力。你认为大房子能说明产品质量吗?做事业不能只靠包装。现在搬过去的话,就要承受巨额的房租。另外还有各种费用,加起来又是一大笔开支。如果微薄的利润都用于形象工程,我们就必须举债经营。产品质量就会受到影响,最后甚至连贷款利息都还不上。我们绝不可贪大求洋。”

小乐觉得不无道理。母亲虽然不常出门,但也了解一些时事。赵家沟的寺院就是个现成的例子。寺院工程款被骗以后,相关责任人骑虎难下,竭尽全力亡羊补牢。他们通过集资、参股、罚款等一系列手法,把庙建立起来。结果却没有游客光顾此地。

他沉默了片刻,说:“妈妈,你说得没错。但我觉得,这位年轻的镇长受过大学教育。可能比以前的领导要务实一些。”

“但愿如此!将来等我们的事业发展起来,说不定还会自愿申请搬进开发区呢。”爱娃补说。

小乐满意地说:“对,我们好好干吧!好久不怕巷子深。”

回到卧室,小乐自言自语地说:“这位林镇长好像在哪儿见过。”

向红瞟了他一眼,没说话。小乐挠着头皮思索了片刻,说:“哦,想起来了!那年在县医院......”

向红的心猛然紧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小乐觉察到妻子的情绪,知道勾起了她伤心的回忆。他想把话题再藏回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向红问道:“在县医院怎么了?”

张小乐吞吞吐吐地说:“我好像在儿科走廊上看见过他。”

“那有什么稀奇的,谁家没有个头疼脑热的。”

张小乐迟疑了一下,说:“问题是他跟……跟罗曼在一起。”

“跟谁?”

“罗曼。她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那人不停地安慰她,还拿出手绢递给她擦泪。好像关系听密切。”

“你没问问罗曼吗?是谁生病了?”

“我哪里有那个闲心啊,不是正在抢救我们的孩子嘛!”

提到自己的孩子,向红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淡淡地说:“也许是她的什么亲戚病了,也许是朋友。”

“她家不在本地。谁生病会让她那么难过啊?如果是孩子病了,也应该由二哥陪着啊?”

向红不耐烦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瞎操心。不要再提她了!”

向红虽然嘴里说不提她了,但她很想知道罗曼的消息。自从参加了那场生日宴会,一晃几年过去了。一家人从未在聚到一起。她几次想见罗曼,看能不能在她口中发现高杨的行踪。也许是出于惦记,也许是好奇。总之,她偶尔会想起那个人。但她猜测到,高杨早已经成为别人的丈夫了。

一个炎热的上午,向红烦闷地坐在灶前,灶里架着几根木头劈柴。烈火在熊熊燃烧,白色的蒸汽袅袅升起。她呆呆地望着墙壁出神。白色的蒸汽渐渐变成了缕缕黄烟。爱娃闻到一股刺鼻的糊味,便冲进厨房,揭开木头锅盖。“天哪!”黑烟“呼”地扑了出来,一锅闷鱼烧成了黑炭。连锅盖也没幸免,被烧红的铁锅烤糊了半边,忽闪忽闪地亮着火光。向红这才反应过来,舀了一盆凉水就要往锅里倒。

“住手!”爱娃一声呵斥,“锅就会炸裂的!你没学过热胀冷缩吗?”

“热胀冷缩?你又拿这倒霉的术语刁难我,我不懂,我白痴,你满意了吧?!”

爱娃吃惊地望着她,“你疯了吗?”

“我是疯了。是让你给逼疯的!”

爱娃无奈地两手一摊,说:“你出去歇着吧。”

向红起身走出厨房。站在院子里,回想怀孕的时候,爱娃送给她的那本英文的育儿宝典,她认为婆婆是故意刁难她。如今又用这种生意为难她。她想着想着,鼻子一酸泪珠滚落下来。

爱娃正在厨房里收拾残局,大门突然开了,张小乐带着马秘书朝家里走来,焦糊的气味把他引到了厨房。见到大盆小盆焦黑的焖鱼,他惊叫道:“怎么搞的?人家订好的焖鱼,这可怎么交代呀!林镇长急着要焖鱼呢。”向红把脸背向一边。爱娃遗憾地说:“给他换成烤鱼可以吗?”

“那怎么行那!人家就想吃咱家的焖鱼。”小乐着急地说。

爱娃转脸对马秘书说:“对不起!请您回去告诉林,想吃焖鱼只能等明天了。”马秘书说:“没关系!明天再来。”说完,转身出了大门。

张小乐送走马秘书,回到厨房,埋怨道:“真是的!人家林镇长......”

向红这边憋不住了,指着小乐嚷道:“一口一个林镇长,林镇长,林镇长是你爹嘛!”小乐冲过去就要扇她耳光,却被爱娃一把拉住。爱娃愤愤地说:“林不是他爹。他爹已经不在人世了。请你不要侮辱那位高贵的先生!”

张小乐僵在那儿,双眉紧蹙,两只眼睛更加深邃。僵持了良久,才哆嗦着苍白的嘴唇,气愤地说:“亏你还是个人民教师呢!”

“托你的福,我已经不是教师了。”

平日里,向红总不愿闷在灶膛里烟熏火燎。她认为,做这种仨瓜俩枣的生意,还不如不做呢。她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刚挨了婆婆的数落,丈夫又来催货。她愤怒之下爆此粗口。待冷静下来,她才感觉后悔,但这话已经收不回来了。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

这件事以后,张小乐对妻子大为失望,但日子还得过下去。经历了一个星期的冷战,他打算跟向红好好谈谈。傍晚两人一前一后,默默来到门前的小山丘上。张小乐从腋下抽出两张旧报纸铺在地上,拉向红一起坐下来。向红迟疑了片刻,俯下身将报纸往旁边挪了挪就坐下了。

张小乐强装着笑脸问道:“还生气啊?”向红没吱声。小乐又说:“别生气了,我也是不愿驳回林镇长的面子。人家亲自派人来取货。更何况做生意要讲究信用。在商言商,顾客是上帝,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衣食父母也不能催命啊!镇长就了不起嘛?”向红终于开口说话了。

张小乐讨好地说:“人家催我,我就催你呗。总之,不想失去这个稳定的客户。”

向红的态度缓和了一些,她埋怨道:“一个男人家吃什么不好,非得吃焖鱼吗?少吃一顿怎么了?”

“这次还真不是男人要吃,听说来了个漂亮的女眷。”

“你管他来了女眷还是男眷!鱼烧坏了我本来就很自责。又加上你妈冷言冷语,还让不让人活了!”她呜呜地哭了起来。

小乐恍然大悟,原来妻子当时正委屈着呢。他随即揽住向红的肩膀,将她整个身体搂在怀里。掏出手绢替她擦去满脸的泪水。

“别哭了!都怨我赚钱心切,不理解老婆的苦衷。”小乐尽力安慰着妻子,直到她安静下来。

小乐这才松了一口气,“咱们以后要多沟通,多理解。要互相尊重。踏踏实实地过好日子。”他抚摸着妻子的头发,极力表现出作为丈夫的关爱。但他心底里却很矛盾。他似乎看清了向红虚荣和粗鄙的品行。

他长叹一声,松开妻子,倒在地上,伸展四肢,仰望着黑暗的夜空,寻找那颗珍藏在心中的星星。

此刻见丈夫颓然地躺在地上,向红蓦然生出一丝怜悯。她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后悔自己口不择言,辱骂丈夫,同时也自毁形象。尽管两人结束了冷战,彼此道歉讲和,但从此以后,他们夫妻之间,不自觉地蒙上了一层微妙的阴影,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似有似无。

自从向红岗位落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应该感觉轻松一些。因为她教学工作压力实在太大了。有来自学生的定期评教,有来自领导的不定期检查,也有来自同行的目光。然而,离开了学校,她并没感到轻松。学习没兴趣,干活太劳累。更糟糕的是,整天窝在家里觉得没面子。所以她很想再回到学校去。无论干点什么都可以。

一天傍晚,向红听到,小乐与母亲在隔壁房间谈论着什么。她便来到婆婆的门口,悄悄地侧耳细听。“……这一届领导班子比以往的强多了。林镇长有才敢,工作比较务实,为人也正派。他的确是个能干实事的好干部。”这是小乐的声音。

爱娃说:“你还去谢绝他吧。告诉他,这个经理我不能胜任。”

“妈妈,这都第三次了。刘备请诸葛亮也就三顾茅庐吧。我真的不好意思再回绝人家了。你反正在家里做也是做,不如现在就答应他们吧。”

爱娃说:“孩子,首先你应该了解我涉足生意的目的。”小乐点了点头。

爱娃接着说:“另外,我们现在没有相应的实力。人要有自知之明,我现在还不具备做经理的水平。你去告诉他们,等生意发展起来,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我们自然会把公司搬到开发区去。”

这时,向红一步迈进门来,“妈妈,有这样的好事,您为什么不接受呢?当个大经理又能赚钱,又有面子。”

母子俩还没来得及回答,向红又说:“林镇长让妈去工作也可以。不过,他必须答应恢复我的工作。”张小乐朝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立刻住口。

爱娃说:“你不要拿我去做交易。我是否接受个职位与你的工作没有关系。学校解聘你是在情理之中,你早该主动离开教学岗位的。”

向红立刻脸色大变,指着爱娃嚷道:“你在落井下石!你觉得我还不够惨吗?连你也嘲笑我没学历!”

爱娃则不慌不忙地说:“你要搞清楚问题的实质。学校解聘你,不仅仅是学历文凭的问题,更糟糕的是你品质有问题。你站在讲台上,口口声声教育学生要勤俭朴素,艰苦奋斗,自尊自爱……可你作为老师却骄纵自负,爱慕虚荣……”

“你胡说!”向红情急之下,口不择言。

“我从不会胡说。孟校长都告诉小乐了。他之所以解聘你,除了教学水平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你在课堂上占用学生的大部分时间,炫耀你那高贵的家庭、当官的母亲、从教的父亲,还有你自己曾经的神童身份。甚至还有你手上那枚铝包玻璃的‘白金钻’,以及手腕上那两只塑料的‘翡翠’。”

向红羞得满脸通红,恨得咬牙切齿。她痛恨这个外国女人说话不留半点含蓄,不讲丝毫情面。她歇斯底里地狡辩:“我要说什么,那是我的自由。我爱说学生就爱听。你操的哪门子心那?!”

张小乐问道:“学生真的爱听你那些‘荣耀’吗?他们当面不说是碍于情面。你反倒自我感觉良好,只顾死撑面子,快活自己的嘴巴。就没想想,学生为什么把你锁在教室外面?为什么把扫帚放在门顶上砸你?为什么总要求领导换掉你?校长不止一次让我警告你。我经常委婉地告诉你,可你就是不以为然,我行我素。你可是为人师表啊!况且是思想品德课老师。”向红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爱娃说:“要想教育别人,必须先教好自己,为学生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要说实话,讲原则,不要信口开河。”

向红怒怼道:“心口开合。都这么久了,你还记着我的仇呢!”

“什么仇?”爱娃问。

向红低下眼睛,说:“我,那次骂你儿子。”

“我只会就事论事,不会纠缠任何消极的情绪。就连我们夫妻说遭受的磨难我都已经释怀了。但释怀并不等于忘却。那是教育环境的问题。我指的不是单纯的学校教育,而是整个社会对人们的影响。其中也包括家庭教育。然而,每一个社会体制都倡导尊师重教,培养学生的“三观”及道德水平。可一旦道德教育与个人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人们的信仰就会出现偏移。另外一个自己便暴露无遗。人前讲道德,人后行私利。”

向红听了婆婆的这番训导,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却掀起了小小的波澜。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所以落聘下岗在所难免。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今天又被大魔王娇养了 容华似瑾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不似山上雪 重生真千金变大佬 写给太姥爷的信
推荐阅读 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成为病弱女修后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