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意外落聘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2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一天上午,张小乐上完课准备好回去。刚走出来学校大门,看见了校长站在一辆轿车旁边正与一个很陌生人谈话。他向小乐招招手叫道:“张老师你回来一下。”他指指那人,详细介绍说:“这是镇里的马秘书。”马秘书把手伸到小乐。小乐诧异地望着对方,伸出手手轻轻地握了一下。问着“是我们林镇长要见你。”张小乐一怔。犹豫了片刻,回头看见校长在对他微笑,便钻进了轿车。马秘书坐进驾驶室,轿车发动起来,扬起了一路风尘,直奔镇政府而去。。

第二十三章 意外落聘 精彩章节

一天下午,张小乐上完课准备回家。刚走出学校大门,看见校长站在一辆轿车旁边正与一个陌生人谈话。他向小乐招招手喊道:“张老师你过来一下。”他指着那人,介绍说:“这是镇里的马秘书。”马秘书把手伸向小乐。小乐不解地看着对方,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问道:“你找我有事?”

“是我们林镇长要见你。”张小乐一怔。犹豫了片刻,回头看见校长在对他微笑,便钻进了轿车。马秘书坐进驾驶室,轿车发动起来,扬起了一路风尘,直奔镇政府而去。

张小乐回到家里。把镇长的话向婆媳俩转达了一遍。他说镇长想请爱娃出山,为旅游景区做形象代言。

向红眼前一亮,首先表示赞成:“祝贺您,妈妈!”

但爱娃却没那么激动。甚至表情有些凝重。

夫妻俩一会儿面面相觑,一会儿观察着爱娃的反应。期待她做出肯定地答复。可是屋里像没有人似的寂静。小乐望着母亲漠不关心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见妻子朝自己努了努嘴,便转脸问母亲:“妈妈,这件事您怎么打算啊?”

爱娃说:“先说说您们的看法。”小乐看了看妻子。妻子朝他努了努嘴,示意让他说服母亲,让她接受这份美差。

小乐说:“妈妈,我认为这是个好机会。您可以把智慧释放出来,为乡村建设发挥余热。”

爱娃声音平淡地说:“我只是一个知识分子。承担不起如此重大的责任。”

向红见婆婆不感兴趣,便加入到规劝的行列:“妈妈,您就别谦让了。镇里能想到委你重任,足以说明您有这个能力。再说了,现在这世道……”小乐朝她的屁股捅了一下。向红顿时感觉自己导错了方向,她便不再发表意见,只竖起耳朵听着他们母子的交谈。

小乐说:“现在发展比较快。各行各业都需要有知识的人才。都在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爱娃说:“如果是教学工作,我可以接受。而要我在那种场合抛头露面绝对不行。我既不是实业专家,又不是娱乐明星。”

小乐说:“尽管您不是专家也不是明星。但人家诚心邀请你,这就说明你有价值。”

爱娃说:“当然。如果没有利用价值,人家会用你吗?但是,他们看中的不是我的能力,而是我的高鼻子深眼睛,乃至我俄国人的长相。”小乐似乎明白了,露出几分囧相,低下头,闭上了嘴巴。

然而,向红却不合时宜地说:“这种好事,别人想都想不来。您应该把握这个机会,实现您人生的价值。况且您也经常这样教育我们。”

爱娃郑重地说:“不错。我不仅鼓励你们实现自身的价值,也在努力实现我的价值。但是,我不想亵渎自己的尊严。”

向红不解地问:“这有什么尊严不尊严的?不就是站在台上吸引游客嘛?听说城市里,许多酒店和娱乐场所都用俄罗斯姑娘做招待呢?”

“住口!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尊严。”小乐打断了她的话。

不知道向红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她一脸无辜地看看丈夫,又看看婆婆。

爱娃见她一脸懵懂的样子,不免感到诧异。她索性解释清楚:“在这偏僻的山区,有几个见过外国人的?他们是想拉我去做招牌。这跟耍猴有什么区别?”

向红不情愿地说:“哦,明白了。”但她心里却说:“有条件不用,过期作废。”

一晃在镇上居住了两年。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这种生活让向红觉得寡淡无味。她明白自己的工作朝不保夕。学校每年都有大学毕业生来校报到。其中大部分都是本科生。而自己只上过两年初中。在赵家沟小学的时候还勉强可以,毕竟前些年农村小学师资短缺。自从来到镇中心小学,她面对那些本校元老和高学历的教师,觉得自己可有可无,甚至多余。什么优秀教师、教学能手之类的荣誉都与自己无缘。骨子里的傲慢与自负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自卑和失落,还有面临下岗的压力。

失去儿子的痛苦与懊悔时而折磨着向红。周围的一切都显得虚无缥缈,她感觉生活毫无意义。转眼到了暑假,婆婆鼓励她多看点书,有利于调节心情,增长知识。她却说心里烦乱,看不进去。小乐为了让她走出阴影,想尽各种办法让她高兴。但向红总是感觉不满意。

一次,小乐拥着向红慢悠悠地在大街上闲逛。突如其来的喇叭声将他们逼至路旁。一辆崭新的大踏板摩托车飞驰而过,卷起一大团尘土。后座上的年轻女人朝他们喊了一声,并扬手打了个招呼。

“呵,真牛气啊!”张小乐羡慕地喊道。夫妻俩离开了大道,拐进一条通往湖边的胡同。

向红酸溜溜地问道:“心里痒痒了吧?”

“人家骑车,我痒痒什么?好像我没见过摩托车似的。”小乐说。

“痒痒人呗。”向红说。

小乐若无其事地哼着小曲儿,没搭话茬。

向红问:“你真的没看见那女的是谁?”

小乐摇了摇头,“没有”。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言语。他们默默地来到湖边,并排坐在一块石头上。

向红问道:“刚才摩托车上坐的是焦小丽。”

“你还想着她呢?一个小妹妹而已。”小乐说着,望着远方哼唱起来:“傻妹妹,我的傻妹妹,可是我当初的小妹妹?是谁让你心儿碎?谁让你有话说不出嘴。”唱到这里,他一阵心酸,眼圈都红了。

但向红只顾着思想自己的心事,并没细听那首歌曲,更没注意到丈夫的情绪。她喃喃地说:“老公,连人家焦小丽都比我强。”

小乐似乎没听见。向红晃了他一下,“老公,人家在跟你说话呢。”

“你说什么啊?”小乐无神地望着湖面,粼粼的波光闪烁不定。

“看人家那大摩托车骑着,多威风啊!”向红羡慕地说。

小乐叹了口气,“人家小丽进修了本科,教学也非常努力,已经被中学部录用了。”

小红嘴巴一噘,说:“在别的事上,咱比不上人家。你给我买辆摩托车总可以吧。”她表面上请求,实际上是在命令。

小乐心里明白,从儿子死后,他事事都顺着妻子。这次肯定也不能例外。虽然对妻子有意见,但他还是好言相劝:“我们租房子花了不少钱。你几分钟就走到学校,用不上摩托车。焦小丽住在政府大院,她爱人的宿舍不用交房租。她下了班还要赶回去带孩子。再说了,她是骨干教师,一年的奖金就够买一辆摩托车的。”

“我不管,反正她有啥我就得有啥。”向红的嘴噘得像个油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小乐说:“人家要是买了汽车,你是不是还要我给你买汽车啊?”他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呸!还汽车呢,跟着你这辈子就别想那个事了!”向红说完,便起身独自回家去了。张小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睛盯着湖面,没有焦点,只有暗淡。

第二天上午,一辆鲜红的小木兰摩托车赫然出现在向红的面前。尽管不如焦小丽那辆豪华,但总归是个机动车。

小乐貌似轻松地说:“女式的,你一个人骑着更方便。”向红抓过车把,单腿跨上摩托车。欣赏着丈夫赠送的礼物,感受着期待已久的尊贵。

张小乐抬起双手,摆出一个拍照的架势说:“美女配香车。抬头看这里,笑一个。啪!”向红胜了。她又一次体会到丈夫对自己的宠爱。

夏末秋初,新学期伊始。教师们提前一天到学校开会,准备接受新学年的教学任务。张小乐已经接到通知,鉴于他成绩突出,被提升到初中部工作。

向红为丈夫的进步感到高兴。她一大早起床,打了一盆凉水,开始洗漱。婆婆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早餐。两人吃过早饭,向红从衣柜里取出两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衬衫。一件递给丈夫,一件穿在自己身上。对着镜子上下前后照了照。挺满意地转向丈夫,一边帮他平整衣服上的皱褶,一边羡慕地说:“你高升了!今后更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啊。”

张小乐低头亲了妻子一口。“遵命,老婆大人!”

向红欣喜地推起摩托车,跟着丈夫出了大门。走向了新鲜的学校生活。

当向红骑着崭新的摩托车进入校园时,人们不禁眼前一亮。开会的时间到了,大家都搬着各自的椅子来到办公室前面的大树底下。老师们刚过完假期,一个个身体健康,精神饱满。教务主任刘利点完名,接着便开始宣布教学安排。会场立刻安静下来,老师们个个面色凝重,目不转睛地盯着主任的嘴巴。

每逢这个时候,向红都感到十分紧张。她耐着性子听完了各门主科的分配。当主任念到副科时,她的心越揪越紧。眼看着思想品德课就要分配完了,她依然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她的大脑开始“嗡嗡”作响,但耳朵却不辱使命,专注地倾听着排课的决定。

刘主任如释重负地说:“新学期的课宣布完毕。希望大家恪尽职守,努力工作。出色地完成本学期的教学任务。”他双手抱拳,拜托老师们密切配合。台下即刻响起了欢快的掌声。刘主任站起来补充道:“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老师们尽管提出来。大家再协商解决。”

接着宣布会议结束。向红耷拉着脑袋,极力抑制失望的泪水。她一定要找领导争取上课的机会。她很难想像,失去工作会是怎样一副模样。

她没去找教务主任。而是直接去找分管教学的副校长高中启。就在开学的前几天,向红背着小乐母子,去高副校长家送过礼。高副校答应她尽量给她排上课。所以,没能排上课,纯属预料之外。

她惴惴不安地来到高中启的办公室。他一见向红便解释道:“我原本准备给你安排课来着。可没想到临近开学,又调进来一个教师。就是新安排的品德课教师高彩云。她比你的学历高,是师范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如果我把课分派给你,情理上说不过去。再说了,排课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即使我给你排上了,也使无法通过的。安排课是教学上的头等大事,全体领导都要参与。”

向红立刻辩解:“高彩云看上去比我年轻很多。她肯定不如我的教龄长。我十年前就开始工作了。”

高中启说:“高彩云的学历和资历都比你的高。她年纪轻轻就晋升到一级职称了。”一提起“职称”,向红就头皮发麻。她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晋升到一级职称。

高中启看向红低头不语,便解释说:“上级有文件,推行一个新的教育制度,叫做‘评聘分开’。也就是说,如果不胜任教学工作,即便评上了职称也不能上岗。当然,不上班工资待遇相对降低一些。”

向红对此无话可说。但她扔不甘心。她要求找校长,也许他看在小乐的份上,不会驳她的面子。她来到校长室,开门见山地问他能否帮她把课排上。孟凡志说自己不管排课。具体安排由高校长和刘主任负责。他是想一竿子把向红支出去。

然而向红却说:“我去找过高校长了。他说是领导共同商议的结果。”

孟凡志低着头在看报纸。他只是“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向红追问道:“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单单空下我一个人呢?”

孟凡志说:“你应该明白,教书育人是一种何等重要的工作。常言说:‘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必有一桶水。’你的学历不仅不达标,而是太低了。”

向红强辩道:“我轻车熟路教了这么多年。课本我早就倒背如流了。”

孟凡志说:“作为一个思想品德教师,不是照本宣科这么简单。你要领会教材的精髓。培养学生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用自己的健康的言行举止教育学生感染学生。因此,我郑重地告诉你,教教思想品德课,你真的不够格。”

向红感觉无地自容。她思索了片刻,央求道:“孟校长,您看能不能给我安排其他的课?”

“别的你更教不了。语数外你那样行啊?你学历在这里摆着呢。”

向红觉得就要体无完肤了,她只好退而求其次。“您能给我安排个教工的职位吗?”

“唉!别提教工了,更是人满为患。三个人抱着一个钟敲。传达室里也是挤都挤不下。伙夫多得数不清。保洁人员倒是……”他说着瞟了向红一眼。向红脸上一阵灼热。

他接着说:“更头疼的是有些人不服从安排。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等。竟然还说:‘你们教师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比我们多上了几年学,多读了几本书嘛!我们的老子可是这里的元老’等等之类的蠢话。这些人都来找我要工作,这几天我想得头都大了。对于一些没学历,没能力,没素养的‘三没’人员,上面没地方处置,就都压到学校里来了。学校是什么地方?是圣贤之地,是培养人才的摇篮。这些人让我们怎么安排?”

向红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孟凡志瞄了向红一眼,态度和缓地说:“当然了,在接班的人当中,有许多优秀人才。他们孜孜不倦地学习探索,努力进取。通过多种渠道充实自己。把欠缺的知识都补了回来。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你爱人张小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他父母曾经是大学教师。前些年落实政策的时候,上级安排小乐去父母的原单位工作。然而他觉得自己连高中都没上完,便坚定地谢绝了去北京工作的机会。他上完专科又继续深造。终于拿到了本科文凭。不仅教学成绩突出,他还在自修研究生科目。作为妻子,你应该知道他的情况。”

向红低头不语。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再一次恳求:“看在小乐的份上,您再给我想想办法吧。”

“不行的话你去打扫校园吧。清洁工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那就不用麻烦你了!”向红突然站起身,走出了校长办公室。不过她没像上次那样摔门而去。

向红工作这么多年,从未听到过这样的评价。原来人们这么看不起她啊!那些人当中肯定也包括自己的丈夫和婆婆。她推着摩托车绝望地走回家中。她失去了工作,郁郁寡欢,一连几天吃不香睡不好。翻来覆去地想,始终找不到一条出路。张小乐帮她想了几个办法,都被她一一否决了。难的干不了,容易的又嫌没面子。

婆婆也很心急,打算做蒸鱼的生意。目的是让向红有事可做活得充实。然而向红却说她受不了那份罪。

爱娃不解地问道:“你教着学的时候成天着做生意。现在失业了却又不干了。为什么?”

“我不是失业,只是下岗。不仅有工资,熬到退休还有养老金呢。”

爱娃诧异地说:“你才多大啊?就甘愿吃空饷。让国家白白养着你吗?”向红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耍起了无赖:“他们情愿养着我。”

爱娃知道再说她也听不进去。不如做出个样子给她看。身教胜于言教。从此以后,爱娃就做起了蒸鱼的生意。

她每天让小乐早起买来新鲜活鱼。爱娃忙着给鱼开肠破肚清洗干净。配好调料腌制片刻。然后摆进锅里再吩咐向红烧火。向红看到婆婆和丈夫如此辛苦,便换上旧衣服坐在灶堂前添柴烧火。

蒸鱼出锅以后,小乐上班之前推到集市上去卖。没集的时候他便送到单位食堂去。但时间一常又怕影响教学,他试探着让向红出去送货。他自己只负责早起到湖边把鲜鱼买回来。可是向红不肯不出去。小乐只好请客户们来家里取货。当然价格相对便宜一些。

作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爱娃撂下自己钟爱的写作,改行做生意,目的是想带动向红。培养她树立信心,开创事业。使她不再浑浑噩噩地浪费青春。没想到向红却不肯上道。尽管如此,爱娃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初衷。尽力帮助向红掌握一技之长,过好自己的人生。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穿到哪都有案子??? 长姐她富甲一方 穿越全能网红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今天又被大魔王娇养了 容华似瑾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