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致富美梦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1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课间短暂休息短暂休息时,老师们正闲聊。张小乐却趴在桌子上,辗转反侧,一筹莫展。到哪儿去弄两万块钱呢?“叮铃铃”一串自行车铃声将他从梦中惊醒。邮寄员从门外喊了一声:“孔向红,有你的信。”张小乐几步回到门外。邮寄员一只脚撑着地,坐在自行车上,递过来他一叠报纸。另张小乐几步来到门外。邮递员一只脚撑着地,坐在自行车上,递给他一叠报纸。另外还有一张汇款单。收款人是孔向红。小乐招呼妻子出来,向红在回执上签下名字。然后接过单子,惊叫一声:“啊,三千多呢!什么钱?”。

第二十一章 致富美梦 精彩章节

课间休息时,老师们正在聊天。张小乐却趴在桌子上,辗转反侧,一筹莫展。到哪儿去弄一万块钱呢?“叮铃铃”一串自行车铃声将他惊醒。邮递员从门外喊了一声:“孔向红,有你的信。”

张小乐几步来到门外。邮递员一只脚撑着地,坐在自行车上,递给他一叠报纸。另外还有一张汇款单。收款人是孔向红。小乐招呼妻子出来,向红在回执上签下名字。然后接过单子,惊叫一声:“啊,三千多呢!什么钱?”

“你爸爸寄来的。”小乐指着汇款人签名说。

向红疑惑地盯着汇款单。小乐则撕开了孔令夫寄来的信递给向红。信上说这笔钱是向红每个月给她的工资补贴。他一直都攒着。现在寄过来补贴家用。因为女儿结了婚总会要孩子的。小乐高兴地说:“你爸爸真贴心!”

此刻向红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转。

小乐从邮局取来了三捆十元大钞,外加几张零碎小票。他原封不动地交给了向红。向红坐在床上抱着那些钱,眼睛睁到了极限。她从未见过那么多钱。嘴巴笑出了弧度,两只眼睛熠熠发光。她仿佛看见了崭新的汽车、豪华的楼房、宽大的彩电还有名牌的服装。

小乐坐在床边分享着妻子的幸福。认为她不会再逼自己去搞第二职业了。不料向红眉头一皱,灿烂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郁惨淡。

“怎么啦?”小乐问道。

“我们不能坐吃山空啊。要让这笔钱像母鸡下蛋一样继续生钱。”向红说。

“怎么叫坐吃山空呢?我们不是每月都有薪水吗?”小乐反问道。

“就我们挣这点钱,猴年马月能赶上人家啊?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快不富。”

张小乐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心中的不快。劝道:“咱踏踏实实地教好学生,过好自己的日子就不错了。不要总跟别人攀比嘛!。”

“唉,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向红怆然寡欢,一双明眸瞬间变成了死鱼眼。小乐望着怀孕的妻子,心里又气又急又心疼。他只好把向红的要求告诉了母亲。说他俩凑业余时间做点小生意。但爱娃坚决反对。她说:“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可贵的。但力气要用在自己的专业上。要想教好学生,就要全身心投入教学工作。”

张小乐左右为难,只好让向红去找母亲商议。婆婆对她说:“你们既然选择了教师的职业,就应该把心放在学生身上。如果只盯着赚钱就会分散精力误人子弟。做好本职工作比额外赚钱更重要。”

向红十分气恼,她压了压情绪说:“您老人家成天闷在屋里,也不看看外面的世界。别人都在想着法子多赚钱呢!”

“别的行业我不清楚,但老师不可以搞第二职业。因为没有哪个时间属于他自己。一个合格老师的精力,要时刻放在学生身上。只要一心扑在工作上,内心就不会这么空虚。”爱娃声音不大,语速不急。但观点却坚定不移。

向红见婆婆态度坚决,她一反常态,终于露出了隐藏的牙齿,她连讽带刺地数落起来:“对不起,我竟然忘了,您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者呢!您伟大,我渺小。您无私奉献一辈子。可好心应该有好报啊?”她那种轻蔑的眼神,讥讽的腔调,俨然一个泼皮无赖。

张小乐一阵痉挛,但却压抑着情绪说:“妈妈这么说自有她的道理……”

没等小乐说完,向红就怼了回去:“她的道理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到,抱着书本子,闲吃坐喝。”她那双大眼珠子好像要瞪出来似的。她一边吵闹,一边摸着便便的肚子。端出自己怀孕的筹码。

爱娃起身走进自己的卧室。不慌不忙地搬出了一大摞写满字迹的稿纸。小乐赶紧上前接过来,“砰”的一下放在桌子上,“请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些书稿!这就是你说的‘闲吃坐喝’!你在看看她读过的书。”张小乐愤怒地指向那一摞摞的报刊杂志和书籍。

向红似乎恍然大悟,她夸张地瞪着眼睛说:“哦,怪不得家里穷成这个样子!原来把钱都糟蹋在这些破玩意儿上了!”

母子俩彻底无语了。爱娃望着儿子摇了摇头,两手一摊,做出一个无奈地表亲,回卧室去了。

张小乐低着头,独自郁闷了良久,又不能对孕妇发脾气。而向红却心中暗喜,以胜利者自居。她认为这个回合她胜利了。而且是敌众我寡,一个对付俩。

她每天摆弄着那包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发财梦搅得她想入非非寝食难安。加上妊娠反应,整个人又瘦了一圈。婆婆不断地调整食谱,尽力呵护着向红母子的健康。张小乐心里着急,变着法子逗她高兴。

而向红却好像着了魔一样。尽管婆婆和丈夫极力反对,她还是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小乐端来的水果和点心,她断然拒绝:“别拿这些东西来烦我!除了赚钱我什么兴趣都没有。”

为了妻儿的安全,张小乐除了妥协别无选择。他对向红说:“想做生意你就去做吧,我去跟妈妈解释。”

向红立刻转忧为喜。她搬过丈夫的脸亲了又亲,她欣喜地说:“还是我男人心疼我。”

“你知道就好。想好做什么生意了吗?”小乐问道。

“卖鱼。”向红仿佛已经胸有成竹。

小乐说:“可是大家都直接去湖边找渔民买鱼啊?”

向红好像掌握了秘诀一样,神秘兮兮地爬在丈夫耳朵上说:“我去打听过了,卖鱼的说给我比发价。我们按市价卖出去,中间的差价就是我们的了!假如一家每天买咱一条鲤鱼,利润按一块钱算。全村三百多户人家,你自己算算那将是一个多大的数目啊!”她兴奋得手舞足蹈。小乐却说:“你把人们的生活水平估计得太高了。没有人天天都吃鱼。另外,如果是我,宁愿多走一里路去湖边买。刚打上来的鱼更新鲜。而且可以货比三家。谁愿意放着直销的不买,非要惠顾鱼贩子呢?”

向红的脸臊得像通红。气急败坏地说:“你别‘鱼贩子,鱼贩子’的。我们是人民教师。光荣的人民教师!”张小乐撇嘴一笑:“我已经帮你分析了情况,你真的要干我只能提供协助。帮你干点出力的活。老板你来当,赔赚都是你的。”

“放一百个心吧。肯定只赚不赔!”向红的“神童”气质又回来了。整个人充满了毫无根基的自信。

小乐把眼前的危机告诉了母亲。爱娃叹了口气,既没表示同意也没阻止。

第二天一大早,向红一个咕噜爬起来。推了推正在熟睡的丈夫,催他赶快起床。她一边数着钱一边对丈夫说:“这绝对是个来钱快的买卖。我们要抢在别人前头大赚它一把!多亏我脑子灵活,别人谁能想出这个发财的门路?”见丈夫没有回应,她使劲儿将他晃醒:“快起来!准备出发!我们就要成为这个村子里的老大!”她端起镜子,看着精神抖擞的自己,打开所有的发音器官,喊出了内心的最强音:“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声音雄浑响亮,满满的自信。

小乐迎合着妻子那份难得一笑的好心情。随她一起去了湖边。一个鱼老板吆喝得正欢。几个大水箱排列在湖边,里面有许多大鲤鱼和鲫鱼。向红推着丈夫上前打听价格,小乐一脸疑惑地问:“你不是已经问好价格了吗?”

“骗你的。”向红诡异地说。

小乐走近鱼老板问:“大叔,这鱼多少钱一条啊?”

“不按条卖,按斤称,三块钱一斤。”老板哈哈笑着说。

“我批发你的去零售,批发价是多少?”向红问。

“三块”。老板说。

“你零售三块,我们批发也三块,我还赚谁的钱去?我只要加上一毛钱的利润,人家也不会买我的呀。”

鱼老板寻思了片刻,“说得也是啊。那就让你一毛钱,两块九。”向红默默地计算了一下。卖掉一斤赚一毛钱。十斤赚一块。一百斤才赚十块。她觉得利润太低,便又向那人讨价还价:“这基本上无利可赚,大哥。我们初次做买卖。如果好卖的话以后再说价钱,这次您能不能两块七批发给我们?”

老板把眼睛眯成了两条细缝:“不行,那个价钱我卖不着。两块八毛钱,再少就不能卖了。”

向红心中暗喜:“好吧,一言为定。”

老板又补上一句:“可是,丑话说到前头。你们卖不掉可不准退货啊。”

“好吧。”向红说着,从自行车上解下两只塑料桶。给每只桶里灌了半桶水,提到鱼箱的跟前。

小乐忙活着帮老板捉鱼过称。只见那人拿起网兜迅速地一舀,一条大鱼就被困在兜里了。他左手抓住鱼头,右手抓住尾部闷在水里,向前一推,左手麻利地把鱼头向上提起。右手松开尾巴,抓起杆秤,勾住鱼鳃,开始过称。他每称完一条,就让张小乐在小本子上写下重量。老板将鱼头朝上提着,放进向红准备好的水桶里。每一条鱼都按照同一个方式过称。

称了八条鱼,小乐对老板说:“差不多了。我们只有一百块钱。”老板接过本子,把那八个数字拢在一起,总共三十五斤半。乘以两块八,一共九十九块四毛。小乐准备付钱,老板说让他再算一遍。张小乐说:“不用了,我相信你。”其实,他早已在心里算出了得数。老板接过钱数了数,抽出一块钱递给小乐,说:“兄弟,让你四毛钱。下次再来啊。”

老板帮忙将两只桶架在自行车上。两人乐颠颠地推着自行车向街里走去。

张小乐在赵家沟比较引人注目,除了他教书育人的身份以外,还因为他的祖父张崇智先生在这里交过师孰。他大名鼎鼎,为人师表,忠厚善良,十里八乡无不赞赏。他的父亲张文韬才貌双全。张小乐本人虽是个混血儿,但朴实善良,亲切和蔼。被学生和家长视为亲人。家里还有一位知书达理的俄罗斯妈妈。

街面上空无一人。他们必须大声吆喝。平时他们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口若悬河。而一旦走出校门高声叫卖,两人却变成了哑巴一般。夫妻俩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肯喊出第一声。眼看到了晌午。如果卖不出去,鱼就会缺氧而死。小乐把眼睛一闭,喊道:“卖鱼喽!”向红一怔,满脸通红。万事开头难。一旦喊出了第一声,接着便一声接一声地吆喝起来:“卖鱼了!新鲜的大活鱼,快来买了!”果然一位中年妇女打开大门走了出来,她问道:“卖什么的?”

“卖鱼的。”小乐说。那女人转身就要回去,向红说:“大姐,新鲜的活鱼,便宜。过来看看吧!”

女人一听便宜,便转身回来。她朝桶里一看,几条鲤鱼奄奄一息,头上还爬着两只绿头大苍蝇。她捂着鼻子回家去了。

向红一脸愁容地嘟哝着:“那些学生家长们都跑到哪里去了?”张小乐一惊,原来你是打的学生家长的主意啊!”向红连晒带羞满脸通红。早晨出门时的蓬勃朝气荡然无存。

两人又转了几条胡同,喊了半天也没叫出一个人来。眼看着桶里的鱼都翻起了白肚皮,张小乐心里一急豁出去了。他双手拢着嘴巴,扯起嗓子大喊起来:“原价买的原价卖,不图赚钱光图快喽!”他这一嗓子还真的起了作用。几家的大门有了动静,几个妇女先后从院子里走出来。不知道他们出来看热闹还是捡便宜。她们见两个鱼贩子是自己孩子的老师,都感到意外。

一位矮个的女人问:“我孩子是三年级的赵岚岚,你们认得吗?”小乐想了想,向红抢先说:“认得,这小姑娘挺可爱的!”岚岚娘一怔,小乐忙说:“岚岚这小伙子聪明着呢!”岚岚娘一高兴:“给我称两条大的。”几个家长没讲价钱就买走了那八条鱼。

“原来赚钱这么容易啊!”向红喜笑颜开。将桶里的水倒掉,两人推着自行车一路小跑进了家门。向红迫不及待地把钱倒在桌子上数了起来,“八十七块七?”向红心头一紧,接着把手里的钱调过头来又数了一遍。企图找出漏网的钞票,但结果还是一样。一分钱都没多。

向红疑惑地问:“难道有人忘了付钱了?”

“不可能。每收一份钱我都记着数。”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了那张纸。上面清楚地记着:赵岚岚娘两条,7.5斤,22.5元;赵铁柱娘一条,4斤,12元;…”最后把总数加起来。八条鱼,总额87.70元。钱数正好,但斤两不够。

向红问:“怎么会折秤呢?这又不是贩卖青菜缩水折分量。鱼一直都泡在水里的。怎么会卖不够秤呢?你是不是称错了?”小乐也不能肯定。

接下来的第二天和第三天买鱼时,向红死盯着老板的称。卖的时候她也都仔细的帮丈夫看着称。但结果都发生了同样的问题。于是向红认为一定是那个老板在秤上做了手脚。

第四天一大早,夫妻俩照例来到湖边找那个卖鱼的老板。老板照例热情地招呼他们。向红提出要用自己的称,标一下老板的称。老板圆瞪双眼吼道:“你们两个,看着倒是挺厚道的。怎么狗眼看人低呢!”他伸手抽出了自己的杆秤,朝向红一扔。气哼哼地说:“随便标去吧!标不出问题,看你怎么有脸再说话。”向红胸有成竹地接过那人的杆秤,捡起一块砖头放进塑料袋里。先用自己的秤称了一遍,又换成老板的秤,结果另她大失所望。两杆秤称出得的结果完全相同。老板骂骂咧咧地把自己的杆秤摔到车子上。

“对不起!”张小乐道过歉,拉着向红转身要离开。向红扭着不走,转身回来翻腾着那人的三轮车箱。老板鄙夷地说:“是在找另外一只秤砣吗?是有一杆秤俩秤砣的,但那是别人。老子本本分分做生意,从不干那种缺德的事!”

向红闹了个大红脸,但还是强调说:“我们的确没买够称,少了很多呢。”

“你不会做生意,卖舍了称就该来找我吗?”

“我赔了钱,当然来找你了!”向红一幅据理力争的样子。

老板眯起三角眼,指着张小乐,撇着强调对向红说:“你哪天把他给弄丢了,我还得陪你一个男人了?”

“你胡说八道!”向红怒不可遏,正要向前冲去,被小乐一把拉住。他扯着妻子扭头便跑。把污言秽语都扔在后头。

过了几天,向红对丈夫说:“今天我们换个老板,不去买那个混蛋的鱼了。”

“还去呀?天下乌鸦一般黑。”小乐睡眼惺忪,懒懒的地咕哝了一句。

“我不甘心。就不信治不了他们!”向红愤愤地说。

“你连证据都找不到,怎么治人家啊?行啦老婆。你就少赔点吧。过过老板瘾就算了。你还真以为能发大财吗?要不是学生家长赞助,你连一条都卖不出去。不能再讨饶人家了,影响多不好啊!不信试试,你就是喊破嗓子,人家也不会再出来了。”

向红似乎也参透了这个问题。尽管不情愿,也只能就此作罢。

日子又回到了从前,一家人生活得安然而平淡。直到有一天,小乐从镇上回来。一进门便兴冲冲地喊道:“号外,号外!好消息。”

向红撇着嗓子挖苦道:“什么好事能轮到你的头上啊?”

“学校要拆了!”小乐得意地说。

向红一惊,感到整个人在慢慢萎缩。她仿佛看见了自己失业的样子。大难临头,她才认真考虑当下的状况。现在好歹两个人都有固定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都能按月领取。一家人的生活费用已经没问题了。更何况,熬到退休就能像父亲一样,闲在家里照样能领工资。可是学校要拆掉了,小乐有知识,有能力,他不愁没有工作,而自己却……

张小乐见妻子低头不语,面带忧郁,便诧异地问:“你怎么了?难道你不觉得高兴吗?”

向红还没开口,泪珠就掉下来了。小乐问:“你不是一直都想调出去吗?”

向红沉静片刻,似乎明白过来,仿佛前一亮,问道:“你是说......”

“对,机会来了!我们要去镇里工作啦!”小乐揽住妻子的肩膀,心情无比激动。

向红别过头去,抹掉泪珠。她舀来一马勺凉水,一边洗脸,一边问道:“消息可靠吗?”

“完全可靠!我几天遇见了教办的一个老师,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向红终于舒了一口气,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开始构想新的工作环境。

后来听说,周围村里的几所小学都将集中到镇上,合并成中心小学。因为学龄儿童在逐渐减少;另一方面,把学校集中起来便于教学管理。中心校的规模扩大了,孩子们能共享优质的教学资源。减少师资浪费。不过,要按照学历文凭和教学水平聘用教师。不胜任的,无论公办还是民办教师,一律裁掉。

向红这才意识到真正的危机。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非正式探险笔记 全系灵师 末日最强卡牌搜集大师 甜酒酿团圆 快穿就是不炮灰 神卦宠妃 哈利波特之晨光 迷途路上的一束光 夹在婆媳之间的男人 锦鲤熟能生巧 女配的仙途坦荡 穿越空间好生活
推荐阅读 楚后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